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廖群:新基建應抓緊發力

  文/新浪財經意見領袖專欄作家 廖群

  新基建,即新型基礎設施建設,作為一個新概念和政策導向被提出已近3年。3年來政府不斷地在規劃方面進行政策推動,市場上企業力量也開始進行實際的產業布局。但由於去年發生百年不遇的新冠肺炎疫情,與初始的市場預期相比,新基建的實際發力程度沒有達到應有的水準。從整個基礎設施投資去年僅增長0.9%,比前年放緩2.9個百分點,比當年整體固定資產投資增長速度也慢2個百分點,與今年前4個月其復甦速度也慢於整個固定資產投資的情況來看,甚至可以說還沒有真正發力。

  現在疫苗接種達至群體免疫水準的預期下我國新冠疫情正趨向完結,新基建是時候抓緊發力了。

  新基建應抓緊發力,首先在於其對今後經濟發展不可估量的長遠意義。

  關於何為新基建,市場上一度有過熱烈的討論。2020年4月20日國家發改委終於明確地給出了新基建的定義和涵蓋範圍。國家發改委是國家社會、經濟與產業發展政策的製訂者,其對於新基建的界定是最權威的。

  首先,新基建定義為:以發展理念為引領,以技術創新為驅動,以信息網絡為基礎,面向高質量發展需要,提供數字轉型、智能升級、融合創新等服務的新型基礎設施的建設。其中, “以信息網絡為基礎” 凸顯了信息網絡在新基建中的基礎地位。

  第二,新基建涵蓋三大方面,一是信息基礎設施,包括5G、物聯網、工業互聯網、衛星互聯網為代表的通信網絡基礎設施,以人工智能、雲計算、區塊鏈等為代表的新技術基礎設施,以數據中心、智能計算中心為代表的算力基礎設施等;二是融合基礎設施,指深度應用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技術,支撐傳統基礎設施轉型升級進而形成的融合基礎設施;三是創新基礎設施,主要指支撐科學研究、技術開發、產品研製的具有公益屬性的基礎設施等。這三大方面顯然大大廣於一度流行的新基建七大領域的說法。

  由此看出,新基建的核心是信息基礎設施的建設。定義中明確指出“以信息網絡為基礎”;三大涵蓋範圍的前兩大範圍實際都屬於信息基礎設施範疇,第一大指的是信息基礎設施的本體,第二大則為本體信息基礎設施應用於各個行業以致經濟的各個方面所形成的信息與產業融為一體的基礎設施。

  而信息基礎設施對於人類將來的意義是如何估計都不會過高的。

  人類正在進入以信息網絡為中心與標誌的信息時代。互聯網、物聯網和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術將主導今後人類經濟的發展。因此新一代信息技術為我國五大戰略性新興產業領域,或八大戰略性新興產業(以前為七大,後加入數字創意產業)之首。 將來的人類經濟就是信息經濟,或稱之為數字經濟或智慧經濟。

  而信息技術是高度資本密集型的,信息經濟呼喚相應的新一代基礎設施;信息基礎設施於是應運而生,成為信息經濟的發展基礎。

  鑒於此,以信息基礎設施為核心的新基建將支撐起將來經濟的整個大廈。這正是新基建的歷史意義所在。此意義使得新基建的經濟貢獻較之老基建更大,更有突破性和全局性,從而對於整個經濟發展更具決定性。

  正因為如此,新基建也將是今後中美及國際經濟競爭的關鍵領域;誰在這方面走在前面,誰將率先建設起信息經濟,從而在國際競爭中勝出,進而引領全球經濟發展。

  當然,這將是今後逐步顯現的前景,對很多人而言目前還需要有高度的前瞻性來想像。可能有人會批評這樣的前瞻性及想像力過於豐富。但如果我們回顧一下10余年前有多少人想到了微信通信及其支付功能能夠普及到並頻繁與高效地應用到了今天的地步,我們不應該反省一下當年我們的前瞻性及想像力是多麽貧乏嗎?實際的情況將很可能是, 我們今天的前瞻性及想象力若乾年後將被事實證明為過於貧乏,而非過於豐富。

  如果說長遠意義要基於想象與前瞻性過於抽象的話,那麽新基建對於經濟的中短期意義更可預料和具體且不可低估。

  很多人關心新基建到底代表多大的投資規模。對此尚沒有正式的統計數據,市場上的一些估算也都不全面。但可以指望,隨著新基建發力這一規模將是龐大的。僅就5G而言, 據《2019年中國5G產業市場研究報告》預測,今後15年全球5G產業的投資額將高達3.5兆美元,其中中國市場佔約30%,並將創造出12兆美元的銷售額,由此可見一斑。

  更應該認識到的是,信息基礎設施投資對於整個經濟的拉動作用,即其乘數效應是顯著的,包括在上遊與下遊兩個方向上的拉動。

  在上遊方向上,信息基礎設施,包括5G網絡、人工智能平台、物聯網網絡、大數據中心、雲計算網絡、區塊鏈網絡等,都是由各種信息技術設備組成的,這些網絡/平台/中心的建設需要購買這些設備,必將帶動這些設備的投資;這些設備又是由各種元部件組成的,又將帶動這些元部件的投資;元部件又將帶動金屬/非金屬材料的投資,…。應該看到,這一上遊產業鏈長而又粗, 帶動其他行業投資的力度,即信息基礎設施投資的乘數效應遠大於一般行業,將直接地拉動信息設備製造、電子元部件製造(包括集成電路)與金屬及非金屬材料製造(包括半導體材料)等行業的發展,同時還將間接地促進很多其他行業,如機械、化工、黑色和有色金屬采掘、封裝、物流及信息服務等的增長。

  在下遊方向上,信息基礎設施建立起來後將大大提升各行各業的生產能力及效率,如”互聯網+”效應。展望今後,5G網絡將大大提升智能化水準從而使得人工智能的應用得到普及;大幅提高萬物相聯的能力從而促成物聯網,包括車聯網的實質性崛起;大大提升VR/AR的效果與效率從而將VR/AR嵌入實體經濟與人民的生活。這樣, 智慧工廠、智慧辦公室、智慧交通、智慧家庭和智慧城市等將從夢想變為現實,信息經濟將逐步惠及整個經濟與社會,或者說整個經濟和社會將逐步地信息化。在此過程中,經濟繼續快速增長,產業結構日益升級。這將是信息基礎設施更為廣義的經濟乘數效應。

  近年來我國經濟的固定資產投資需求減弱,一個原因就是在大規模的傳統基礎設施投資和製造業投資歷史性地放緩後尚未找到大的新投資方向。而新基建正提供一個空前龐大的新投資領域,且其乘數效應又是如此顯著,對於中短期穩定我國的固定資產投資和經濟增長的意義是不言而喻的。疫情後我國經濟將在恢復性甚至是報復性的復甦後如何實現中高速增長正是市場的高度關切,抓緊發力新基建無疑將是對這一關切的一個最佳解決方案。

  基建在哪個國家都需要政府的引導與推動。新基建,較之於老基建,市場前景更好,因而企業力量將發揮更大的作用。可新基建畢竟也是基建,政府的引導與推動,尤其是在初期階段,是必不可少的。

  令人鼓舞的是,去年底的中央經濟會議再次強調“大力發展數字經濟,加大新型基礎設施投資力度”,最近發布的“十四五規劃”則提出將頒布“十四五新型基礎設施建設規劃”,意味著疫情後新基建發力已勢在必然。但時不可待,機不可失,應該抓緊。

  (本文作者介紹: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首席經濟學家、中國首席經濟學家論壇理事)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