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不去日本,如何欣賞泉屋博古館裡的中國文物精粹

泉屋博古館:中國青銅重器收藏

日本關西地區不止有頂級中國書畫收藏,還有世界一流的青銅器收藏——泉屋博古館,其館藏核心為住友春翠的青銅器收藏。

與一街之隔人聲鼎沸的銀閣寺、南禪寺京等都名勝相比,這幢古樸方正的小樓顯得非常清幽寂靜,裡面收藏著3000余件中國古代珍貴文物。京都鹿谷的泉屋博古館並非長期開放,僅在每一季限時開放一段時間,而今年最後一次開館是在11月3日—12月9日。

目前正在展出“中國青銅時代”之常設展,每季的主題不一,今季以金文、紋樣為主題的中國青銅器展覽,與以往一樣有四間展廳,分別陳列的是商、西周、春秋戰國、漢唐的青銅器,從腦洞大開的虎卣、夔神鼓、鴟鴞尊(商代版本的“憤怒的小鳥”)、陳介祺舊藏編鍾、“梁山七器”到鳳柱斝、金銀錯螭梁盉……品類之富、數量之多、品質之高,令人歎為觀止,青銅收藏愛好者必打卡之處。

神秘、詭異的虎卣

虎卣(或稱虎食人卣、乳虎卣),商代後期,高35.7厘米,重5.09千克,x光掃描,可以看到虎卣的器壁非常的薄,中間是土芯,最厚的地方是喉嚨與人頭連接的地方,大概2.8-3.5mm,背部極薄,不到2mm。

該卣(讀音:[yǒu])造型取踞虎與人相抱的姿態,立意奇特。虎的兩足及尾巴構成等邊三角形支撐身體。此器具提梁,為運酒器卣的一種。虎的頭部為器蓋,上飾圓雕鹿形鈕。器表飾饕餮及各種龍形紋飾。虎前爪所抱持的人背部飾有獸面,腰部飾蛇紋。這件青銅器曾見於羅振玉《傭廬日劄》,它原本收藏在晚清高官盛昱家中。1899年盛昱死後,此卣流入日本。1903年住友春翠斥巨資4000日元從藤田彌助手中購得。

形製大體相同的虎卣僅兩件,另一件現存法國賽努斯基博物館(Musee Cernuschi),最初是歸德國商人EdgarWorch,第一次世界大戰法德交戰,法國政府沒收並拍賣虎卣,法國賽努斯基博物館於1920年購入,比日本住友春翠晚十七年。有學者推斷兩器出自同一青銅鑄造作坊、同一時間鑄造的;關於兩件虎食人卣的來源,目前學術界一般認為出自湖南寧鄉與安化交界處的溈山。

除獨特的器形外,這件器物更引人注意的是人與虎母題所代表的含義,究竟是虎食人?還是虎哺人?

仔細觀看青銅器本身,可以看到老虎口中的人,泰然自若,筆者更傾向於中國社科院考古研究所陳星燦先生的說法,虎的形象源於人為了狩獵而披著虎皮,從而具有一種超人的能力,這符合商代巫術信仰。

夔神鼓,商代後期,高82.0厘米,重71.1千克

“虎食人”主題裝飾青銅

事實上,以“虎食人”為主題的裝飾青銅器,除了兩件流失國外的虎食人銅卣,還有1957年安徽阜南出土的龍虎紋銅尊、婦好墓出土的二虎食人頭紋銅鉞以及著名的“後母戊”大方鼎。此外,“虎食人”的裝飾,不僅出現於三千多年前的商周青銅器上,也存在現在人們的日常生活中,如常見的虎頭帽。虎頭帽是我國民間傳統兒童服飾中比較典型的一種童帽樣式,老虎是剛健勇猛的象徵,能祛除邪惡,民間百姓給初生嬰兒戴上虎頭帽,希望能得到老虎的庇佑,健康成長。

夔神鼓上的鱷魚紋

另一件鎮館之寶為夔(讀音:[kuí])神鼓原為圓明園舊藏,在戰火中流失海外,住友春翠於1903年購入。鼓的兩面貼有鱷魚皮,器壁厚度只有三至五毫米。青綠色的器表布滿精細的紋飾,特別是鼓身上的神像讓人印象深刻。神像雖是人面,卻有羊角、虎耳、獸爪,並持羽毛。

《書經·舜典》中記載帝舜曾命夔為掌管宮中典樂的樂官,該神像有可能就是夔神。此鼓原是圓明園舊藏,是非常罕見的青銅太鼓,隻1977年在湖北崇陽出土過一件與之類似。關於本器及其與崇陽銅鼓的異同,李學勤先生曾做過細致研究,並認為其產自今湖南地區,學者一致認為其時代屬殷墟時期。

蟬紋俎,商代後期,高18.8厘米,重4千克

俎是祭祀和宴會中使用的禮器,用於宰殺和擺放祭牲,所謂"人為刀俎,我為魚肉"中的俎即為此物。該俎面飾一圈蟬紋,兩端飾夔紋,支腿上飾獸面紋,足部附近飾蕉葉紋,本器曾為鳥尾小彌太所藏,羅振玉定其名為“俎”(容庚:《海外吉金圖錄》)。迄今為止,出土和傳世的俎都十分罕見,可見於河南博物館淅川下寺出土的鏤空俎、錦州博物館懸鈴俎兩件。

商 鴞尊 泉屋博古館藏(商代版的“憤怒的小鳥”)

戈卣,這件鴟鴞卣,內有銘文“戈”,因而稱作“戈卣”。以上青銅器紋飾雖精美,但對於青銅器來說,其歷史價值才是最重要的。

不去日本,也能欣賞文物精粹

限於篇幅,泉屋博古館中的中國青銅重器難以一一言明。有能力的藏友可以親自到日本身歷其境欣賞。但去日本畢竟不是每個人都能做到的,這本《海外藏中國古代文物精粹·日本泉屋博古館卷》可以帶你尋訪那些身在日本國寶重器。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