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蒙曼實力如何?為何《詩詞大會》頻頻“翻車”,專家一語道破實情

引言

《呂氏春秋·博志》曾雲:“全則必缺,極則必反”。這句話也是我們常說的“月滿則虧,物極必反”的出處,體現了中國傳統文化的中庸理念。然而,尺有所短,寸有所長,所謂尺寸感,卻是一般人很難把握的標準和界限。

《運命論》裡有一句經典名言:“故木秀於林,風必摧之,堆出於岸,流必湍之,行高於人,眾必非之”。 人站在高處,必然會受到更多的關注與敬仰,若一旦出錯,便會被其他人抓住不放,摔得很慘。就比如許多國學愛好者非常推崇的蒙曼老師。

01

如今中國迎來了“傳統文化熱潮”,在這些浪潮當中,蒙曼無疑是最受歡迎的“文化網紅”,因為《中國詩詞大會》而吸粉無數的她,沒想到也因詩詞大會遭到無數抨擊。在《中國詩詞大會》的第5季中,蒙曼對“鋤禾日當午,汗滴禾下土”。作出如下解讀,“鋤禾日當午”是指農民播種的過程,這一解讀引來了眾多網友的議論,畢竟這首詩是大多數人從小必背的古詩,。

俗話說:詩讀百遍,其義自見。廣大人民群眾對於這首詩已經十分熟悉,對於詩意的理解已經有了自己穩固的認知。許多網友都認為這一句描述的,應該是農民在正午烈日之下進行鋤草,並非蒙曼所稱的“播種”。“播種”應該是在春天,此時描述的時間現在夏季,因此蒙曼在詩詞上的實力也遭受了廣泛質疑。

02

北大詩歌研究所研究員孫紹振先生,就曾直言:蒙曼對於詩歌的解讀,實在不敢恭維。他舉出了兩個例子,一個是蒙曼對於劉禹錫的《烏衣巷》中“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的解讀,蒙曼認為詩句所呈現的是一派富貴天氣,詩中的“百姓家”是“和美之家”。但對這首詩理解比較深刻的人,都知道該詩句描寫的是物是人非的變遷滄桑,並非“蒙曼”所言“和美”的想法。

另一個例子是杜甫的《春夜喜雨》,對於詩中的“曉看紅濕處,花重錦官城”,蒙曼的解讀是:“火辣辣的,連火鍋的味道都出來了”。孫紹振先生對此不敢苟同,他認為當時的杜甫看見春雨來臨,萬物復甦,心中驚喜的心情,並非蒙曼所說的“火辣辣”的滋味,蒙曼的這一解讀,與詩中的意思偏頗太大。據孫紹振先生所言,蒙曼的專業是歷史,並非古典詩詞,研究不夠深入就向公眾傳達自己的解讀,難免會有所錯漏。

關於蒙曼對《憫農》這首詩的解讀言論,額昂許多人開始質疑蒙曼的實力,其實這不免有些過於嚴苛了。早在2007年,蒙曼就登上了百家講壇,評述一代女皇武則天。當時蒙曼年僅32歲,是歷屆中最年輕的主講人,這一記錄至今還會被打破。她以精彩而通俗的語言,解讀了唐朝武則天這段厚重歷史,讓觀眾沉浸在猶如聽評書一般的享受。

03

蒙曼在講台上同樣是受歡迎的老師。2002年已經是北京大學歷史系博士的蒙曼,回到母校中央民族大學任教。據說她進行備課後,教材裡每個知識點她都如數家珍,講起課來深入淺出,贏得了學生們在課堂上的滿堂喝彩。

因此,蒙曼的課常常是座無虛席,有時走廊上都擠滿了慕名前來聽課的學生。雖然她這次在《詩詞大會》中有所紕漏,作為事實無可推脫,但如果因此就要一棍子打死她的實力的話,卻有些矯枉過正了。

出生於書香世家的蒙曼,光是家裡的書架就有二十幾個,在家庭文化環境的熏陶下,蒙曼從小就養成了閱讀的習慣。七八歲時,蒙曼便開始接觸詩詞,在父母的引導之下,每天都保持閱讀兩個小時的書籍。隨著時間增長,蒙曼成了一個不折不扣的書迷。因為長年累月的閱讀,高中時她的語文與歷史學科尤其出色,後來被直接保送至中央民族大學的歷史系。一路走來,蒙曼也一直不敢怠慢,還是始終認真對待文化知識。即使在盛名之下,她的表現,大家都有目共睹。對於詩詞的感悟,總有她足夠獨到的見解。

結語

對於這個時代而言,蒙曼是難得的傳統文化引領者之一。大家的批評可以有,但若是過於苛刻。對於公眾而言,未必不是一種損失。古人言:“盡信書,不如無書”,同樣的道理,盡信人言,也就失去自我的見解。在知與行之間,其實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自我積極探索,才能夠找到人生價值的鑰匙。

參考資料:

《運命論》

《呂氏春秋·博志》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