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我在 B 站拍 Vlog:B站95後UP 主養成記

作者:Hayami,從16年末關注到國內Vlog,希望結合產品經理的視角和Vlogger訪談,來做一個「vlog系列」,和大家分享這個產業的所見所聞和所想。

題圖來自正版圖庫 圖蟲創意

全文共 6608 字 20 圖,閱讀需要 14 分鐘

———— / BEGIN / ————

寫在前面

筆者96年-1歲產品經理,現任職於某TMD,對O2O、社交、生活、社區產品比較感興趣。還在持續打怪升級中,希望能有機會和這些領域的前輩交流。

十年前,Bilibili還叫Mikufans。這個名不見經傳的二次元小站,被創始人徐逸在百度貼吧稱為「只是A站(AcFun)的後花園」。

十年後,這個從垂直、封閉的ACG文化社區起家,以「視頻內容+彈幕文化」形式傳播的產品,已經慢慢泛化走向主流社會。越來越多的z世代年輕人伴隨著這個網站成長,也因此被寄予「中國最有可能成為下一個YouTube」的希望。

(注:Z時代,美國及歐洲的流行用語,意指在1995至2000年後出生的人。是第一個自小同時生活在電子虛擬與現實世界的原生世代,由科技發展形塑的社群關係與價值觀深深影響了此世代的自我認同。——Wikipedia)

作為強文化社區,B站的UP主是內容生產環節中最重要的元素。截止2018年末,UP主創作的原創高質量視頻(PUGV)撐起了B站全網85.5%的流量,該比例仍在上升。

鬼畜剪輯白鼠/獅子/局長/路人(四大欠王),遊戲領域老番茄/敖廠長/散人/老菊,美妝博主黨妹/栗子/毛蛋/nya……

當我們提起這些名字,會發現儘管其中很多已成主流互聯網界的KOL,但還是和「B站UP主」這個標簽緊緊捆綁。如此強烈的社區歸屬感和認同感,是從何而來呢?

本篇文章從Vlog切入,以bilibili為載體,站在Z世代創作者的角度,來聊聊風口、平台,和在這個浪潮之巔奔跑、歡笑、尖叫的年輕人。

文章目錄

一、前言

二、我在B站拍Vlog

第一支Vlog:新人都是怪物!

第六支Vlog:太長不看?!播放量最慘淡的Vlog

第八支Vlog:上了B站首頁Banner;最喜歡的果然還是blackpink!

三、平台生態和粉絲關係

只有B站才是UP主想投稿的網站嗎?

知乎和B站的對比

四、商業化變現

不想賺錢的UP主不是一個好UP主!

五、後記

文章共有6000+字,大家可以拉到自己感興趣的地方看(不要太長不看啊喂!ヾ(°д°)ノ゛)

一、前言

康康現在在香港中文大學讀information engineering。

和人們對工科生「木訥寡言、不解風情」的刻板印象不同,95後的康康更像是二次元語境中「可愛的男孩子」——他追星、染發,喜歡動漫、日音,會用美顏相機裡的小松鼠貼紙,並且有著可以和《銀魂》設定媲美的吐槽力。

我和康康在去年互聯網校招的時候認識,他志本不在此,畢業後便申去了香港繼續讀書。

也是因為一開始接觸vlog就在b站,18年11月末,他選擇B站作為開始投稿的平台。

截止現在投稿10個,主要以校園生活為主,除了自習、期末考、看書等校園元素之外,還有追星、旅行、染發等日常生活。

第一支校園Vlog收獲2.4萬+播放量和上千粉絲,總計觀看數13w+——對一個沒有團隊運營、沒有買錢推廣的素人來說,可謂是「新人都是怪物」式的成績了。

二、我在 B 站拍 Vlog

2.1 第一支vlog:新人都是怪物!

在拍第一支港中大的Vlog時,康康選了一個沒有課的周二。

在網上的Vlogger中,他很喜歡賓大的博主李萬一,還有南加大的台灣YouTuber女孩craziejulia;他覺得前者是漂亮小姐姐,而後者更接地氣,和身邊隨時能看到的普通人一樣。

julia的Vlog像杯不溫不開的白水,而她在YouTube第一支vlog下熱評第一的留言說:

為什麽那麽多人喜歡這種影片?因為可以從你的身上找到大家共同的影子。這種影片雖然簡單,但是最能代表廣大海外留學生每天的真實日常。

因為自己正好也在香港讀書,康康把自己的Vlog定位切到了「校園」的垂類。

在拍第一個視頻時,康康把julia和李萬一的視頻看了很多遍。開頭也模仿了julia vlog1視頻裡拍攝起床洗漱的流程,他笑稱:

“不過這個是梳洗整潔之後又爬回床上表演起床的。”

“那為什麽要把第一個視頻設定為到「港中大one day with me」?”

“當然也有蹭一波學校牌子流量的目的啦哈哈哈。”

康康對第一個視頻的預期播放量是幾千

第一個視頻經過了三個階段:

1)冷啟動:

手段:剛放出時沒有什麽自然播放量。轉發到朋友圈,請熟人幫忙轉發投幣收藏;

結果:很多朋友轉發。獲取到7-800的播放量;

2)自然新增:

2-3天:漲到1w;

一周後:漲到2w多;

自然新增的量應該是有平台輔助的推動。

我們可以合理猜測一下:

來自用戶側的流量入口:

熱點事件,因為用戶主動發起搜索行為而獲得「搜索流量」;

知名UP主,在用戶關注的時間線/主頁feed流裡獲得「粉絲流量」;

來自平台側的流量來源:

(1)運營位Banner(無差別)

全網優質內容,運營人工篩選,無差別推薦。

(2)首頁feed流(個性化)

訂閱話題/標簽的相關內容分發;

熱門內容的推薦(如「很多人點收藏」「5k點讚」「動畫.硬幣飆升」「萬物皆可逮蝦戶」)。

在初投稿的情景下,用戶側沒有任何場景,平台側也沒有運營位Banner,可以推測出是在首頁feed流中被平台推薦了。

進而推測一下b站的推薦應該是:投稿在一定時間內自然新增達到一定量級,觸發某種算法進入人工複審隊列(初審在投稿),再進行主feed推薦和Banner推薦。

另外,自然新增的來源除了用戶側的粉絲關注之外,還有平台側的頻道入口。

B站的PC端完全按照時間來排序,但是APP端不是,投稿時間在一定時間範圍(大概是7天)內的都會被展示。

說了那麽多,敲黑板劃個重點:想要獲得後續平台的流量推薦,初發布的時間內,一定量的自然新增很重要。

(以上純屬推測,如有偏頗,歡迎拍磚)

2.2 第六支 vlog:太長不看?!播放量最慘淡的 Vlog

第六支Vlog拍的是聖誕節的香港迪士尼。

拍攝這支視頻時,康康在香港買了個B站美妝博主人手一支尼Canon g7x。

“是因為手機拍攝已經沒法滿足需求了麽?”

“倒不是。人想買買買的時候,總是會給自己找到各種理由的嘛。”

在朋友圈,康康吐槽過香港的蟑螂飛進了室友乳溝;在這支視頻,康康吐槽背後的小飛象永遠只在地面打轉。在結尾,他還模仿起志玲姐姐早年去迪士尼玩的時候「這是最幸福的地方」的梗。

不過這個有趣的視頻只得到了4k+的播放量,不符合康康的預期。

B站的UP主有個視頻數據管理的後台,可以看到不同稿件的增量數據、播放終端佔比、觀眾屬性、觀看留存等。

結合數據分析,康康“複盤”了一下這個視頻播放量比較低的原因:

內部原因:視頻時長在11分鐘47秒,對一個Vlog來說比較長。所以播放完成度也集中在前一分鐘,觀看完成度比率較少(—>這大概就是傳說中的太長不看….

外部原因:聖誕節在年輕人中很受歡迎,是一個熱門行銷節日。在這個時間段集中投稿的視頻比起往日激增,流量被稀釋很多

於是在後面的四個視頻中,康康把視頻時常三個都控制在5min左右。

2.3 第八支 Vlog:上了 B 站首頁 banner;最喜歡的果然還是 blackpink!

康康拍過的Vlog中,有一個上了B站的banner位。

“打開B站被自己的大臉嚇到了”,他說:“運營把封面圖的淺間寺P前面去了,還換了個標題。”

「誰能憑愛意要富士山私有」導語是陳奕迅那句著名的歌詞,“可能是看到彈幕有在刷這句話,也有可能是運營喜歡Eason吧。”他表示並不理解為什麽這個視頻能上banner位。

旅行主題是Vlog中很常見的一個題材。在YouTube,Andreas Hem、Vincent Urban都是專心耕耘旅遊垂類;TK tv辭職做全職YouTuber後,也在拍周遊世界的Vlog;在國內,支付寶錦鯉“信小呆”也在各種平台發布日本旅行的Vlog。

陌生的城市、放鬆的狀態、有趣的異域風情,旅行本身的觀賞性很高;但和「記錄」掛上鉤時,會產生一些矛盾——在拍攝時,記錄者需要把更多精力放在鏡頭上,於是會不自覺忽略掉身邊的人和景,多多少少失去了旅行本身的樂趣。

這是康康的第一支旅行Vlog。

在平衡「旅行」和「記錄」這個矛盾點上,他的解決方式是:事先選擇一個主題/目的地,去旅行時,挑出一天的時間專門拍Vlog,其他時間就完全放在旅行上。

問及最喜歡的Vlog,康康暴露出了追星男孩的真面目“果然還是Blackpink男粉有多拚那支吧!見到四位仙女真的太開心了!每個人都好瘦好美,實力開麥,又寵粉!又酷又萌!太用心了吧!感覺自己是出不了坑了!還能再愛粉墨一萬年!#?%?%…#@$&^&……”

這支Vlog是所有視頻中指標最高的一支,一共有4.2w播放量和1k+彈幕;甚至有不是很熟的朋友,在自己B站的信息流裡靠推薦刷到了這支視頻。

三、平台生態和粉絲關係

康康第一次接觸Vlog是在B站。

去年秋天,大學同學給他發了個鏈接。

“看完之後,可能中了B站的某個推薦模型,b站開始瘋狂給我推送Vlog相關的內容。”

同學們比較害羞,不會主動在康康的Vlog裡出鏡。

但在康康剛開始拍Vlog時,轉發、評論、點讚、收藏、刷彈幕一個都沒少,非常賣力。

“愛康寶是以前現實中叫著玩的啦,他們現在就用在彈幕裡了。”康康哭笑不得地說。

但他嘴上很嫌棄,身體卻非常誠實地把自己的勳章名稱設置為「愛康寶」。

3.1 B站在17年7月上線勳章功能

UP主側:

關注數大於1000或者播放數大於10萬的UP主可開通粉絲勳章,並設置自己的勳章名稱;另外還可以指定“騎士”,給予一定權限來維護彈幕、評論、直播間。

粉絲側:可以通過為一個UP主投幣20+/9900銀瓜子/充電/直播間投喂金坷垃,來獲得粉絲勳章的領取資格。獲取勳章之後,只會在此UP主的評論區出現相關標簽。

like this

初期上線的第一版裡,粉絲勳章的標簽統一叫做「真愛」。而且UI設計為:標簽介於自己頭像和名稱之間,導致看起來非常像「真愛自己」(手動滑稽):

17年的B站為了做社區化還做過很多努力,比如在11月份上線了“動態”功能。

其實在更早之前,b站模仿貼吧做了“興趣圈”,模仿P站(pixiv)做過“畫友”,這些社交嘗試最後要麽以失敗下線告終,要麽被整合成最終的“動態”形態。

同年11月份,知乎的“想法”上線,並且在客戶端給予了僅次於“首頁”的Tab位置。

早幾個月,知乎還做過“群組”的嘗試,產品形態非常像豆瓣小組;這個叫做groups的產品小範圍內測過一段時間,還沒等到全量上線就胎死腹中了。

“想法”和“動態”上線時,幾乎受到了用戶清一色的差評和反對聲音。

時至今日,再回頭看下這兩個產品的現況:

左圖一:b站和知乎創作者——粉絲量均在17w左右,同為平台認證的遊戲區優質創作者,在差別不大的時間段內發布相似內容(節日祝福+配圖)。

右圖二圖三:B站和知乎官方账號發布的抽獎內容。

單拎這個數據出來對比當然是不科學的,比如:

(1)知乎在Web端並沒有“想法”入口,客戶端也是單獨一個Tab的形式;而B站的客戶和網頁端都有,且把動態雜糅進了關注作者的視頻feed流;

(2)B站的DAU本來就是知乎的兩倍多;

絕對滲透值更高是一個方面;

垂類頭部創作者的粉絲數量不是一個量級(B站頭部用戶“滲透”“番茄”粉絲量級300w+,知乎20w封頂)。所以相對於算了絕對粉絲量,拿b站的腰部作者去對比了知乎的頭部作者。

但即便如此,知乎的想法參與度低很多(這一點在中腰部創作者裡更顯著)。

從創作者方面看,一個有趣的現象是:不管是以前還是現在,大部分B站UP主會在視頻中/個人主頁附上微博,而知乎創作者比較少。

B站和微博是一個互補的關係:B站的創作們一開始用視頻輸出內容。

——因為視頻的發布門檻高、製作周期長,積累了一定創作價值之後,單純視頻一個緯度已經無法滿足創作者和普通用戶的雙端需求。

這時候,作為「當前中文互聯網上,唯一一個能發表碎片信息且有一定公開影響力的地方」,微博的補充就非常順其自然了。

而B站也不會坐以待斃給微博做導流,就做了個「B博」作為多元化的創作工具嘗試,來形成消費閉環,留住用戶。

而在知乎,“想法“的產品經理孫妍曾用一句話解釋過——“關係形態決定了核心創作屬性”。

他們相信:知乎基於共同興趣,建立起社區文化,在這兩點基礎建立起了“人”的連接;那麽也可以基於人,再去做內容分發和創作——他們相信這樣的碎片化創作場景也是存在價值的。

但是知乎和微博並不互補,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是一種互斥的關係——同是以文字和圖片為載體,因為我在微博看不到嚴謹的討論、認真的態度、優質的輸出,我不想聽到太大的噪聲、看到太多的垃圾信息,我才來知乎進行創作和消費。而違背了這個初衷的“想法”,是產品經理的需求,但不一定是用戶的需求。

(不過如果我是知乎的產品經理,我也會去做這個嘗試——這確實是個很有趣、很值得探究的場景)

四、商業化變現

不想賺錢的UP主不是一個好UP主!

首先看下KOL報價一般流程:

品牌方找代理公司報價,代理公司(俗稱乙方)內部媒介通常會采取自己直接找KOL+第三方(俗稱丙方)報價。

第三方會直接支付KOL費用並給乙方墊款,乙方收到甲方匯款後再給丙方打款。

有些KOL會同時也維護微博、公眾號、朋友圈等SNS,這個時候也會涉及到PKG打包價和視頻單價。舉個單價的例子,B站頭部美妝博主“機智的黨妹”(粉絲200w+)推廣價在20w左右。

最近一個月,康康在B站也有收到一些廣告主的私信。

一個電動牙刷的廠家找到了康康,寄給他一支牙刷、報了一個價,要求只需在鏡頭裡露出使用此牙刷的場景即可;還有一個英語培訓和留學機構,讓康康在微博上發英語學習經驗的帖子,在這中間植入軟廣。

“不過微博這一萬多粉絲,有一萬個是有生日的時候同學買來送的僵屍粉”,康康笑著說“而且那些僵屍粉清都清不掉,還時不時會點個讚。”

康康打算接下這兩個推廣。但有個給高中生列印錯題的mini印表機,沒有推廣費,回報是送兩個印表機。“我拿兩台錯題印表機有啥用”,康康哭笑不得:“還有一些留學機構什麽的,這些就算了。畢竟事關重大涉及到別人前程。”

B站上還有一些黏性較高的粉絲,每次發布視頻的時候都會搶佔前排留言,也會給康康充電支持——因為B站會從充電中抽取三成的稅費,所以這位95後UP主在個人簡介裡寫著「 不用給我充電啦,去買奶茶喝吧~」。

他的語氣活潑而輕快,就像這十支Vlog一樣。

五、後記

7年前從YouTube起源的Vlog,是如何在國內「忽如一夜春風來」的?

第一代Vlogger民間組織,是怎樣一點一滴孕育出國內vlog生態的?

歐陽娜娜Vlog是怎麽爆火的?頭條工廠的APP矩陣為何沒承接住此IP?

微博、B站、vue、貓餅……產品經理如何打造Vlog社區?

明星和巨頭入局。是平民的狂歡,還只是資本的遊戲?

經過17年的萌芽,18年的普及,2019會成為Vlog的井噴之年嗎?

接下來讓我們走近科學……

———— / END / ————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