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深度拓展數字普惠金融

文 | 郭峰

普惠金融已經成為全球金融業發展的一個重要理念。在傳統金融機構加大普惠金融實踐的同時,依賴智能算法、大數據和雲計算等創新技術的數字金融模式進一步拓展了普惠金融的觸達能力和服務深度。

為了科學、準確地刻畫中國數字普惠金融的發展現狀,北京大學數字金融研究中心課題組利用螞蟻金服數以億計的微觀數據,編制了一套覆蓋31個省、337個地級以上城市和約2800個縣域的“北京大學數字普惠金融指數”。指數分為兩期,第一期為2011年-2015年,第二期在此基礎上進一步更新了2016年-2018年的數據。該指數不僅包括總指數還包括覆蓋廣度、使用深度和數字化程度等多個分指數,刻畫了中國不同地區數字普惠金融的發展趨勢。

第一,中國數字普惠金融實現了跨越式發展。2011年各省數字普惠金融指數的中位值為33.6,到2015年增長到214.6,到2018年則進一步增長到294.3,指數平均每年增長36.4%,中國數字金融快速的增長趨勢由此可見一斑。而從分指數來看,在2011年-2018年期間,普惠金融數字化程度指數增長最快,數字金融覆蓋廣度指數次之,數字金融使用深度指數增速則相對最慢。

第二,數字金融使用深度的增長開始成為數字普惠金融指數增長的重要驅動力。不同年份各分類指數增速不盡相同,在2014年-2017年期間,使用深度指數增速是非常快的,成為數字普惠金融指數增長的重要驅動力。隨著數字金融的覆蓋廣度和數字化程度達到一定程度,數字金融的使用深度將越來越成為各地指數增長的重要來源。中國的數字普惠金融已經走過了粗放式的“圈地”時代,進入了深度拓展的新階段、新時代。不過,對比2018年的最新數據可以發現,2018年的數字金融使用深度較2017年又小幅下降,這主要是在政策限制等因素影響下,貨幣基金指數和投資指數有所下降,其他幾個業務指標依然保持增長趨勢。

第三,數字金融出現“中部崛起”現象。通過最新指數可以發現,一些中部地區的省份和城市數字普惠金融指數發展相對更加迅速,呈現出了明顯的數字金融“中部崛起”趨勢。對比第一期2015年與2011年的排名變化和第二期2018年與2015年的排名變化,可見,近幾年排名相對上升的城市主要集中在華東、華南和華中等區域,而東北和西北等地區的城市排名大多有所下降。具體而言,在省級層面,安徽、江西、河南等省份數字普惠金融發展相對更加迅速,而在城市層面,三亞、鎮江、武漢和南通等城市的排名上升幅度非常搶眼。東北和西部的部分地區則相對增速放緩,數字普惠金融指數也可以反映區域經濟的此起彼伏。

第四,中國數字普惠金融的發展表現出很強的地區收斂性,不同地區數字普惠金融發展差距總體上大幅縮小。數字普惠金融為經濟落後地區實現普惠金融趕超提供可能,並為廣大中低收入者和弱勢群體獲得覆蓋更廣、使用深度更大的金融服務奠定基礎。

第五,數字普惠金融空間集聚性明顯。雖然理論上數字金融具有超地理的特徵,但數字普惠金融指數依然表現出很強的空間集聚性,有的區域數字普惠金融發展普遍較好,有的區域數字普惠金融發展則整體相對落後。例如,在縣域指數上,長三角地區,特別是杭州市和上海市的市轄區在縣域數字普惠金融排行榜當中基本壟斷了前20強。具體而言,縣域數字普惠金融指數前5強的地區,4個為杭州市市轄區,前10強當中杭州市市轄區佔據了7席。縣域數字普惠金融指數11-20強的地區則又被上海市市轄區佔去半壁江山:10席當中的6席。

第六,中西部地區在數字金融覆蓋廣度上與東部沿海地區差距大幅縮小,但數字金融使用深度上則尚有一定的追趕空間。在2011年,除極個別地區之外,數字金融使用深度指數呈現出明顯的自東南沿海向內陸的階梯性。到2018年,各地區的數字金融使用深度相對於該年最高值,差距大幅縮小,確實也表現出了某種整體收斂性,但通過對比地理經濟學當中著名的胡煥庸線,依然可以發現,2018年數字金融使用深度指數發展水準靠前的城市基本處於胡煥庸線以東,而胡煥庸線以西區域仍然有較大的發展空間。而在數字金融覆蓋廣度指數中,胡煥庸線的特徵並不明顯,2018年胡煥庸線以西的很多城市,數字金融覆蓋廣度的排名也可能佔據較前的位置。數字金融在觸達性和地理穿透性上的優勢展現無遺,但同時也說明中西部地區的數字普惠金融在向縱深拓展上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數字金融進入依賴深度拓展的新時代後,其空間格局將如何演變,拭目以待。

(作者為北京大學數字金融研究中心特約高級研究員;編輯:陸玲)

(本文首刊於2019年6月3日出版的《財經》雜誌)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