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夏日,有片藤蔭,便可靜好

炎炎夏日,有片藤蔭是極好的。

種了兩株紫藤,平時也不怎麽理它,清明一過,便一串串開出來,如紫玉般。花過葉生,一年密過一年,藤乾也漸漸有了蒼老的感覺。

藤架的周圍,是一些大大小小的盆景,菖蒲是不喜歡曬太陽的,天竹也差不多,刺柏和榔榆、松倒是要見光,麥冬和腎蕨就種在藤根邊上,鐵線蓮、蔦蘿還是沿著牆攀爬吧。

紫藤生得快,不消一個禮拜的時間,繁花密葉一層層,“自非亭午夜分,不見曦月。”而生在下面的葉子,遂變黃搖落,每天早上都要掃出許多。

奈良之春日大社紫藤甚有名,我去的時候,正逢冬天,未見藤花,卻也見了人家修剪的技術。這些藤架不高,沒有過長的、零亂的枝蔓,可見修剪之勤。我見了之後,便也爬上自家藤架,大加砍伐,如此一來,春天的花便稀了不少。

蘇州拙政園的紫藤花,我是見到的。此藤為文徵明手植,喚“文藤”,歷經兵火、冰霜,開了幾百年的花,這實在是個集合了植物學與美學的奇跡。

上海本地嘉定有紫藤園,我是在電視新聞裡面得知,乃數年前一個日本人引進,有上百株之多。似乎日本的紫藤文化頗為悠久,《枕草子》、《源氏物語》中都可見對它的描述,《源氏物語》第三十三卷《紫藤末葉》中便有幾處。作者在描述內大臣欲將雲居雁許配給公子夕霧時這樣寫道:“時值四月上旬,庭中藤花盛開,景色之美,迥異尋常。坐視其空過盛期,豈不可惜。於是舉行管弦之會。夕陽漸漸西沉,花色更增豔麗。”據說這末一句便是化用白居易詩句“紫藤花下漸黃昏”的意思。

紫藤仿佛是天生作為藝術家創作的粉本存在的,其藤乾或古瘦虯勁,或流暢飄逸,其花濃淡相間,疏密相宜。而其藤一老,便如臥虯,以枯墨寫之,乃十足的草書線條,令人猜想張旭的《古詩四帖》是否從中得到了靈感。

春天的時候,向晚散步,忽聞小貓叫聲,發現小家夥蜷縮在女貞叢裡,去抱它,也不跑,於是帶回家。院子裡一直有幾隻貓日日來食,有飯團、黃豆、大排、黑皮諸君,這新來的,黑白相間,取名豆花。豆花最小,難免被欺,但其機靈無比,很快便找到了避難所——藤蘿架,一有風吹草動,迅速逃離,身手敏捷地鑽進“樹屋”,這種場景,書齋中畫藤畫貓者,大約都想像不出吧。

紫藤花期不長,花謝後,有莢生,狀如菜豆,所不同者,生著一層絨毛。當庭園中凌霄開放,白頭翁做巢的時候,紫藤漫不經心地孕育著種子。夏日驕陽,一顆顆指甲大小的種子便落下來,如細心,每年可收數十顆。只是這樣的種子,不能指望鳥來播撒,風也幫不上忙。

貝聿銘氏設計的新蘇州博物館內,有“文藤”的種子出售,裝在一個精致的小紙袋裡。不過,人生苦短,紅塵滾滾,待種的紫藤開花,怕是急煞人吧。蘇博內有株紫藤,據說嫁接了文藤的枝條,那用意和我們買一粒種子一樣。

說起來,這些攀緣植物蔦蘿細細的,花美卻無蔭,牽牛亦然。安吉拉和薔薇“開到荼蘼”,便是無窮無盡的噴藥休眠期。爬山虎功在垂直,只有視覺上的清涼。只有凌霄與紫藤略似,卻志在高遠。紫藤的蔭卻是少有,一種植物,春予人花朵,夏予人蔭涼,幾可稱為楷模了。(李濤)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