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80門火炮齊轟,林彪一線督戰,怒摔望遠鏡:浪費炮彈

作者:老街巷口

1947年2月23日,東聯第6縱隊對德惠實施圍攻作戰。而第1、2縱隊則在布海南面中長山路兩側打援。當時,參加德惠作戰的我軍炮兵計有炮1、2團與2縱炮兵團4個連,算上第5師的山炮營、佳木斯炮兵團的兩個連,“東聯”在德惠方向總共投入了80門火炮。

司令員林彪對此次作戰非常重視,決定親臨一線督戰。

林彪沿著塹壕走在最前,他的身後跟著劉亞樓、朱瑞二人。

“林總,這回我軍集中的火炮較多,主要是想看一下步炮協同作戰的問題……”朱瑞話剛說一半,林彪突然擺了擺手:“不必多說,我一看就知道!”

“林總,6縱的司令員與政委……”

劉亞樓剛準備匯報情況,同樣被林彪打斷:跟他們說,不要讓他們過來。今天我們只是來觀摩,仗讓他們來打,我們隻負責看,不發言!話音剛落,林彪便舉起了手中的望遠鏡,趴在塹壕邊看了起來。

朱瑞(1905-1948),江蘇宿遷人,我軍炮兵奠基人,德惠作戰時擔任“東聯”炮兵司令員職務,1948年10月1日於義縣觸雷犧牲,是解放戰爭中我軍犧牲的最高將領之一

兩發紅色信號彈的騰空而起,“東聯”的炮兵開始發威。

林彪一邊看著,一邊詢問劉亞樓各部的兵力、火力配置情況。

根據劉亞樓闡述,17師加強23門火炮,負責德惠城東作戰;18師加強21門火炮,負責城北作戰;16師加強18門火炮,負責城西南作戰,而獨2師則加強18門火炮,負責城西作戰。

一聽說四面分兵,林彪稍稍皺了眉頭。

80門火炮將炮彈從四個方向射向德惠城,頓時傳來陣陣爆炸聲。此時,“東聯”步兵尚未進攻,但林彪的臉色顯然很不好看:

攤子鋪得大,仗打得倒是熱鬧。”

過了一會,步兵向著德惠城發起攻勢。可還沒攻多遠,原先那些被“摧毀”的蔣軍陣地上,又傳來了密集的槍炮聲。而“東聯”的炮兵此時卻啞巴了!很顯然,等步兵衝擊時,各炮兵部門的炮彈早已打光。加上四處平分兵力,炮兵的一番轟炸收效甚微,步兵也因此四下受阻。

“回指揮部!”林彪怒不可遏,將望遠鏡丟在了雪地裡,扭頭就走。身後的警衛員眼見此狀,趕緊拾起望遠鏡緊隨其後。回到指揮部,林彪始終記掛著6縱攻打德惠的這一仗。可最終,6縱還是敗了。人員傷亡不說,還浪費了不少寶貴的炮彈。

在隨後的戰鬥總結中,林彪尖銳地指出問題:

炮有了,可就是不知道怎麽打!當年紅軍強渡大渡河,全軍就一門炮,三發炮彈,照樣能打勝仗。這回倒好,炮越多,反而不知道怎麽打了!”

一旁的劉亞樓表示:“林總,現在很多部隊的指揮員還無法掌握步炮協同作戰,這個問題很嚴重啊!”

“給他們一段時間,再不會就別指揮了!”

其實在德惠作戰之後,“東聯”總指揮部便起草了一份特殊的電報,專門闡述步、炮協同戰法。其內容如下:

當前我軍附有炮兵作戰的條件下,各部應組織好步、炮兵部門的協同作戰,通常不少於四個小時的白天時間。步、炮兵部門指揮員應共同偵察,選定好步兵攻擊的目標與炮兵射擊目標。倘若規定在黃昏發動攻擊,則部隊必須在黃昏前5小時抵達目標附近;倘若規定在下午4時進攻,則部隊必須在中午12時抵達目標附近,隨後做好攻擊準備,再發起攻勢。切不可到達後不經過任何準備,衝動發起攻勢。

林彪從劉亞樓手中接過這份電報,看了一會後表示:

“我們的戰法得改改,下一步主要是對敵軍的堡壘、城防發起攻擊,要是不會用炮兵,這個仗就沒辦法打下去了!”

炮兵指揮員朱瑞也談起了自己的看法:“6縱在德惠的表現,兵力過於分散,炮兵也沒有形成一個拳頭,集中起來。過去,咱們炮少,只要有幾門炮就能打出勝仗;現在不行了,就算有幾十門,上百門的炮,用不好照樣是浪費,白打!”

隨後,劉亞樓開了腔:“這個問題十分突出,野戰軍的指揮員光會步兵戰術,不會指揮炮兵,那就是空談!”

“那就讓他們指揮。”

“可現如今的炮兵部門都是歸總部指揮啊。”

一聽這話,林彪大手一揮:“沒什麽不好辦的!把炮全都分下去就行!”

截止1947年2月底,“東聯”總計有炮兵連160個。林彪批準後,“東聯”總部隨即下發命令,進行統一調整。炮兵以營、團為編制配屬到各個縱隊中,強化步兵的攻堅能力。

3月26日,蔣軍調集20個團,數萬人的兵力,分三路向臨江發起攻勢,“東聯”的四保臨江之戰打響。3縱、4縱一部在紅石鎮設下埋伏,同時將所屬炮兵也分為三道火力,專等蔣軍上鉤。

4月1日,3縱以1個團的兵力,在紅石鎮以東10多裡長的戰線上,與全美械裝備的蔣軍王牌——第89師爆發激戰。雙方戰至中午時分,38233營營長魏學書看見炊事班將做好的飯菜端了上來。恰好,蔣軍趁此時也發起了攻勢。魏營長隨即下達了全軍撤退的命令。

一聽這話,有些戰士不樂意了。就連幹部都發起了牢騷:這早不撤晚不撤,剛剛開飯讓人撤!

炊事兵也滿臉不悅:“我這一鍋高粱米,辛苦做出來的豬肉燉粉條,全都留給敵人了!”

最後,魏營長掏出配槍,硬是把全營“逼”著撤下了陣地。我軍撤下山後,蔣軍隨即進駐陣地。透過望遠鏡,魏營長清楚地看見蔣軍軍官正用電台向上級匯報戰果,而其他士兵正在享用著可口的米飯與菜肴。

吃飽了飯的蔣軍,膽子更肥了。他們派出1個排的兵力,繼續追擊“潰敗”的3營。

打後衛的8連張連長沉不住氣,轉身詢問魏學書:“營長!這敵人欺人太甚!就一個排的兵也敢追我們,要不,我帶我的連先把這幫兔崽子收拾了吧!”

“不準亂來,打兩槍就調頭跑!”

最後,3營用這一鍋的高粱米與豬肉燉粉條,把蔣軍89師引進了我軍伏擊圈。天黑之時,敵人深入妖群嶺。剛準備扎營過夜,四周突然響起了槍聲。緊接著,一陣陣炮聲從山谷兩側傳來,把慌不擇路的敵人打的暈頭轉向。

3縱、4縱的幾個師都投入了戰鬥。10多個小時後,戰鬥結束了。此戰,我軍兩個縱隊斃傷蔣軍660餘人,俘虜少將、副師長張校堂、敵政治部主任秦世傑以下官兵7500人,繳獲武器上千,其中不乏新型的美式火炮、火箭筒等。

這個蔣軍89師副師長張校堂,在開戰前就向杜聿明保證,一定攻下臨江,為東北的蔣軍做個榜樣,順帶把“副”升“正”。沒想到,仗沒打多久就失敗了。當了俘虜的他仍是一頭霧水。張校堂找到魏營長問道:一開始打的還好好的,我們一衝你們就潰敗了,連你們吃飯的家夥都變成我們的戰利品,飯菜都是熱騰騰的,怎麽打到最後反而是我們敗了?

魏營長看著他,笑而不語。

“哦!你們一定是增援部隊,後換上來的。你們友軍被我們消滅了!這麽說,我們也算是打了個平手!”

前後都是我們的部隊,那鍋高粱米、豬肉燉粉條子,也是我下令丟給你們的。不給你那一鍋飯,你還能乖乖進我們的包圍圈嗎?”

此時,張校堂可算明白了。他低下了頭,沉默不語。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