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三場刺殺,後兩場引發世界大戰,日本人乾的那次,卻喜劇告終

朋友們曉得,第一次世界大戰,乃因一個塞爾維亞小夥子,拔槍乾掉了奧匈帝國的皇儲所導致的。

當時誰也不會想到,這樣一場在那個時代並不少見的刺殺,竟然引發空前的大戰。

整整一代歐洲男人戰死疆場,其慘之狀,乃是歐洲人從未見過的。

所以, 一戰也被認為是終結一切戰爭的戰爭。

顯然,這是人們的期望。

但這種期盼,太過於浪漫。

一戰結束二十年後,也就是1938年,又一場刺殺發生了。

紐約時報11月11日報導:

德國爆發了一場自“三十年戰爭”以來規模最大的打砸搶事件……成群結隊的納粹黨人攻擊了猶太人的商店、辦公場所和會堂。

(水晶之夜)

沒錯,這就是水晶之夜——

到處都是破碎的玻璃,在清冷的月色下,閃著寒光……

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德國入侵波蘭開始,實際上,在此之前,就已有很多導火索。

驅逐猶太人,就是其中最重要的一根。

這年10月,有近2萬猶太人被剝奪了財產之後,押趕到德波邊界。

11月3日,一個叫貝爾塔的女孩,給自己在巴黎的兄弟寄了張明信片,訴說一家的淒苦,請弟弟寄些錢來。

弟弟赫舍爾2年前15歲時,被送到巴黎姑姑家裡生活。

他身體不好,沉默寡言,接到姐姐的信件後,備極苦悶。

有人說他是求德國使館求助的,有人說,他就是打算以死反抗的,反正,使館三秘恩斯特·馮·拉特倒在了血泊中,兩天后不治而亡。

拉特的死,納粹們真是笑傻了。

因為,他正是納粹為數不多的批評者之一。

納粹們利用拉特之死,挑起久已狂熱的德國人的怒火,黨徒們持著大棍,衝上街著,打砸搶燒。

警察們對這一切置若罔聞……

哦,也不是無動於衷。

他們拘捕了很多保衛自己財產的猶太店主。

紐約時報記者觀察到,以前發生小規模反猶事件時,納粹總是推卸責任,說是那些不負責任的狂熱分子做的,甚至推給布爾什維克分子。

但這次,這些搪塞“均不再使用。之前一進無視這些事情的德國新聞局,以及德國各家報紙,均如實報導了這些事情”。

(赫舍爾)

他們已經不要臉了,不再掩蓋了,直接恐嚇猶太人——

搞的就是你們!

水晶之夜以後,大規模排猶提上日程,德國人的戰車,越奔越猛。

與這兩起刺殺形成鮮明對比,是1891年5月11日的大津事件。

當時,俄國皇太子坐著黃包車正在日本大津遊玩,卻被維持秩序的警察,極端民族主義者津田三藏刺傷。

局勢一度危機,日本很怕俄國人會以戰爭來進行報復。

他們做出了一系列補救措施。

明治天皇親自登艦探望;

有個女的留下道歉遺書,以死代國家謝罪;

內閣還願以大逆罪判津田三藏死刑。

終於,花了很多力氣,才使皇太子消了氣……

這下,可以處理津田三藏了。

哪料,大法官兒島惟謙卻認為,大逆只針對日本皇室,外國皇族,並不天然能比照處理,只可當一般刑事案件。

內閣呆眼了,我們都說好了判死刑給人家看啊……你這樣搞,不怕打仗?

兒島也怕,但他堅持認為,法律就是法律,一切都要按法律執行。

此事引發日本行政與司法機關的嚴重對立,列強在旁圍觀,看他們誰厲害。

(日本車夫)

最終,津田三藏沒有判死刑,卻很快在獄中因病死去。原因嘛,大概是,你懂的。

然此案使得列強認為日本的司法已經獨立,已經步入文明國家行列,願意修改治外法權……

而這是幾年前伊藤博文等人想盡辦法,通過鹿鳴館沙龍美人外交,都難以達到的。

尼古拉回國後,雖然還有點耿耿於懷,罵日本人是猴子,卻送了很多錢給救自己的兩個車夫,直到日俄戰爭,都還在發放。

不過,有一個說我愛國,不要了;另一個則一直收著。

可以說,這場刺殺,對於日本而言,乃是喜劇告終。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