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無川不成軍!西充800壯士出川抗日,只剩下1人

1937年7月7日,“盧溝橋事變”爆發,全國抗戰的呼聲很高,中共中央明確提出抗日民族統一戰線政策,主張停止內戰,一致對外。

時任四川省政府主席的劉湘立即向中央和全國通電請纓抗戰:“和平果已絕望,除全民抗戰外,別無自存之道,要求當局早決大計,我願率川軍供驅遣抗敵!”不久,在南京召開的國防會議及黨政聯席會議上,劉湘慷慨激昂,再次用四川話聲明:“四川為國家後防要地,今後長期抗戰,四川即應負長期支撐之巨責。四川竭力抗戰,所有人力、物力,無一不可貢獻國家。”

隨後劉湘又發表《告川康軍民書》,對全省做出動員:“中華民族為鞏固自己之生存,對日本之侵略暴行,不能不積極抵抗!凡我國人,必須歷盡艱辛,從屍山血海中以求得最後之勝。四川為國人期望之複興民族根據地與戰時後防重地,山川之險要,人口之眾多,物產之豐富,四川7000萬人民所應負擔之責任,較其他各省尤為重大!”

我們應該不難想象,當年的劉湘主席用四川話對川人發出的抗日號召是多麽的發人深省,這個號召的力量是偉大的。

1937年8月,各路川軍將領集議抗戰事宜,決心放棄前嫌,統兵14個師,組成兩個集團軍開赴抗日前線。從此,川軍的足跡遍布了全國的抗日戰場,幾乎所有的對日大會戰中,都有川軍將士的身影。民族危亡之際,他們以國家利益為重,深明大義,忍辱負重,慷慨赴死。

在這之前,川軍從來都被視為軍閥武裝,雜牌中的雜牌,但是日軍的入侵跟劉湘主席的號召讓他們組成了一支在抗日戰爭中佔重要地位的武裝力量。從川軍出川的背景我想到,作為新時代的我們不管什麽時候,不管有沒有內憂外患,不管有沒有領導的號召,我們都應該保持深明大義、忍辱負重和注重團結的精神。

在成都市檔案館裡,至今留存著一批沒有發出去的川籍將士抗日陣亡通知書。

抗戰八年,近30萬份陣亡失蹤將士通知書陸續從前方發回四川,送達遺屬手中。但因為戰時混亂,很多都沒能送達。這些數字背後,是一個個鮮活的無名英雄。

據統計,八年中共有350餘萬川軍先後充實到抗戰隊伍中。也就是說,大約每15個四川人中,就有1人上了抗日的前線;全國抗日軍人中,每5個中就有1個是四川人。川軍傷亡總人數約64萬,這意味著在八年中,川軍每天犧牲200人。

冬天裡只有草鞋穿的川軍,曾被稱為最糟糕的軍隊。但八年抗戰中,他們幾乎無役不戰,付出了最慘烈的犧牲,最終贏得了“無川不軍”的稱號。

位於四川盆地北部,屬南充市下轄的西充縣,一個八百壯士出川抗日的故事,至今仍婦孺皆知。

2005年,西充八百抗日壯士惟一生還者李宏毅老人病逝。臨終前,他將一本親筆所寫的《征途劄記》留給了兒子李汝江。在書中,老人字字血淚地講述了自己親歷的那段歷史。

1937年9月23日,是西充縣佔山鄉老百姓趕場的日子。人們爭相去看貼在聯保主任辦公室門前和戲樓台上的紅紙告示:“有志抗日的知識青年,參加義勇壯丁隊出川抗日!”20歲出頭的李宏毅看了告示後,熱血沸騰,隨即報了名。

一周後,鄉上通知集合,李宏毅才知道本鄉裡和他一樣報名的有18人。在鞭炮聲中,18人胸戴紅花到西充縣城集中。此時的李宏毅不知道,大他8歲的妻子連日來一直背著他流淚,母親默默無語一直送他到村口,直到望不見他的背影,仍不肯回家……

和李家一樣,妻送夫,父送子,兄送弟,人們把擔憂藏在心裡,笑臉送壯士出川。大家不約而同地把報名的年輕人當成一家人,有人拿來了水果,有人送上來熟雞蛋,一群縫紉工人抬了幾籠熱包子……

李宏毅記得,那一天是1937年10月1日,陰歷八月二十七。在西充縣東門中學操場,856名作為西充後援會招募的第一批義勇壯士集結完畢。10月2日,這856名西充人被分編為八個連隊,補充進入川軍四十三軍二十六師,編成了野戰補充營,開赴江西訓練。

李宏毅在回憶中寫到,這次招募壯丁,是為川軍出川抗日補充所用。“當時的省政府給西充分配的兵員任務是150名,但首批招募,就有856人踴躍入伍,後有一人因身體原因被退回。”

武漢會戰中的湖口保衛戰是西充八百壯士一戰成名的第一仗。李汝江根據父親的回憶介紹:“當天他們和鬼子交火多次,各有死傷,但我軍兩側高地上的輕重機槍以交叉火力構築起密集彈網,日本人雖然多次突擊,但都以失敗告終。”這場戰役,湧現出了帶領20多個弟兄活捉4個鬼子的西充英雄李利民。

西充人好說當地土話“錘子”二字,人們對這些士兵遂有“錘子兵”的叫法。他們性格火爆,敢打惡仗,戰鬥中曾舍身炸敵人的碉堡、炸坦克、咬著鬼子耳朵肉搏。二十六師師長王克浚非常欣賞西充川軍,凡是遇到攻堅戰,久戰不決的時候,總會發出讓西充壯士組成敢死隊衝鋒的指令。

到1943年,西充八百壯士已經陣亡六百多人。當時西充抗敵後援會在西充晉城鎮立有一塊木質碑,上面鐫刻了這六百多名為國捐軀的壯士的名字,以資紀念。

據何允中整理的資料顯示,第二次龍衢戰役之後,西充八百壯士只剩下三人。1945年8月8日,四十九軍奉命直逼杭州,二十六師進攻昌化縣城(現為杭州西南臨安市昌化區),作為主攻的七十七團尚有西充壯士兩人,都任連長。在突擊城垣時,兩名壯士陣亡。

這時,全師的西充八百壯士僅剩李宏毅一人。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