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鄭爽馬天宇,郭敬明都不想給你們背鍋

關 注電 影 派,和 片 荒 說 拜 拜

電影派

Vol.1903

熱搜女王,又回來了。

綜藝第一期,就逼得不少男友粉瞬間變佛——

不到五秒,就被死黨馬天宇反手一個將軍懟了回去——

當晚,#鄭爽想生三個孩子#話題就上了熱搜。

鄭爽+馬天宇,為《我們長大了》貢獻了第一波熱度。

而現在,兩人再次合作。

反而,雙雙成為“毒瘤”。

但派爺覺得,“毀劇”這個帽子,扣的,真的有點大。

說到這,相信已經有人猜到了。

說的就是它——

《流淌的美好時光》2019

郭敬明小說改編劇,又來了。

但粉絲們當心了。

在郭敬明作品裡當主角,可不是什麽好差事。

因為它,專注『毀顏』

不管你是江直樹,吳亦凡,陳偉霆。

都能變身CG霸總

讓粉絲瞬間遺忘帥氣模樣。

聽到《悲傷逆流成河》翻拍,派爺松了一口氣。

起碼,顏值不會被殺馬特髮型封鎖了。

但回過神來想想,早戀+墮胎+自殺。

哪一項不在狠狠打臉社會主義價值觀。

要過審,怕是有點難。

也確實,上映前,緊急改名。

《悲傷逆流成河》,成了《流淌的美好時光》。

顏值保住了,但劇情,完全崩盤。

但這次崩盤,可賴不上郭敬明。

畢竟,從開播到現在。

原著小郭,對這部新劇,是一條宣傳微博都沒捨得發。

首先崩盤的,就是被過度美化的場景。

易遙和齊銘是上海弄堂裡的鄰居。

弄堂,就是承載故事的那條河。

原著裡,郭敬明提到這個弄堂,用得最多的一個詞——潮濕

潮濕,其實就是見不得光

說白了,兩個人的關係,是存在悲劇的。

雖然是鄰居,但算不上親密,兩個人之間,是有間隙感的。

這層間隙感,就來自於家庭的差距。

齊銘,是學校“好學生”,鄰居中間的別人家孩子。

老爸開飯店,是個準暴發戶

易遙,名聲不怎麽好的“不良少女”。

但在家裡,卻是個操心婆娘

人家吵架擔心家庭破裂,她家吵架卻還沒實現摔杯自由

窮就算了,老媽也不怎麽喜歡自己。

日常口頭禪就是,“你個賠錢貨”

距離越近,差距感越大。

鄰居這個身份,大多數時候,功能是一把刀。

負責分裂易遙與齊銘,讓兩人漸行漸遠。

弄堂,就是一道冷酷分割線。

所以在影版,有斑駁的牆面、潮濕的地面。

家家戶戶懸掛的衣物,也有久濕未乾的負重感。

但到了這,弄堂,不僅不潮濕,還陽光到不行。

更誇張的,是兩家之間的差距,也被弱化了。

硬是讓貧農家庭易遙,住進了豪華主題大三房。

再加上柔光濾鏡這麽一打。

本該天差地別的兩個家庭。

看起來都是某團上可遇不可求的五星級民宿范。

這貧富差距,都被濾鏡給吃了。

派爺是一點沒瞧出來。

青梅竹馬、上海有大房。

易遙與齊銘,完全是門當戶對男才女貌的一對天寶奇緣啊。

就是苦了小郭,傷痕文學,弄成了純愛漫畫

要知道,原著,可是個徹頭徹尾的悲劇。

四大主角,三個都領了便當。

悲劇導火索,就在易遙和齊銘那。

他們永遠無法理解對方。

注定,只會有兩種結果。

一種,是『死亡戀人』,雖然在一起,但一定會互相折磨。

一種,是陌路人,會赤裸裸的嫉妒對方的愛情。

這一點,電影版《悲傷》留住了。

最大的矛盾點到位了,就剩怎麽點燃的問題了。

再看劇版,還是那個老毛病,過度美化

首先遭到美化濾鏡的,就是男主齊銘。

小說中,易遙拜託他去藥店買驗孕棒,遭到了藥店老闆的譏諷。

而他並沒有抗爭。

因為他和藥店老闆娘一樣,不理解易遙這樣做的原因,所以無力反駁

同樣在劇版。

幫易遙買驗孕棒,被藥師嘲諷“女生太不檢點”。

齊銘,轉身就是一個高端回懟。

齊銘,變成了一個喜聞樂見的完美人設。

無條件相信易遙,無條件站在易遙那一邊。

夠偶像,夠討好。

但原著之所以能打動一部分人。

不就是因為這點人性當中的掙扎麽?

第二個遭遇美化濾鏡荼毒的,就是易遙。

原著情節裡,懷孕這件事,是因為遇人不淑造成的意外。

是易遙的自願行為,也是絕對無法出現在螢幕上的。

但其實。

懷孕,只是為了把易遙變成一個異類

所以在影版,易遙變成了性病攜帶者

成為了校園凌霸的對象。

易遙的汙點。

其實不過是用來加深易遙與齊銘差距的工具。

讓倔強的易遙,對兩人的感情,產生自卑心

這個汙點,是這個故事的必須。

劇版也意識到了這一點。

保留了這個汙點,但手法,並不高明。

通過降低智商的方式,牽強的促成了這個汙點的保留。

情境題:男A,追求了你很久,你知道他圖謀不軌。這天晚上,他把你約到酒吧,能開房的那種。

並向你承諾,只要喝完了一桌的酒,從此再也不騷擾你。

此時,你可以有兩個選擇。

一、一個左勾拳招呼過去,把酒賣給鄰桌,賺他一筆,然後小跑離開。

二、和他砍價,隻喝一半的酒。

但是易遙,選擇了第三種。

乖乖聽話,不用他幫忙,自己灌醉自己。

酷姐易遙,居然連基本的防身意識都沒有。

而且,第二天一早。

還能看起來啥事沒有,和鄰居嘮嘮嗑。

汙點,居然被美化成了一次簡單意外?

不止女主沒了個性,男主,也沒了智商。

男主保護女主的方式,更是讓派爺,想替他打個110熱線。

齊銘不了解來龍去脈,但知道易遙受到欺負。

馬上發揮了男閨蜜的職業精神,對A男展開了瘋狂報復。

報復方法。

也完美符合中小學生行為規範守則

一、製造迷妹小紅的人物形象。

二、以小紅名義,約他傍晚十點到女生寢室敘敘舊。

三、豁出校草名聲不要了,以自己為誘餌。

引來宿管阿姨,製造女舍恐慌。

四、讓A男被宿管阿姨逮個正著,從此拉進女生寢室進入黑名單。

終於,成功為強暴犯,貼上了一個失足少年的logo

派爺就想問一句,這樣,你覺得開心麽?

遇到壞人,千萬報警好麽。

別動不動私刑,小學生守則,真不是這樣用的。

偏偏易遙,也是個心大的。

聽到齊銘的報復計劃,兩人無縫玩起了砸蛋糕遊戲。

易姐,你這笑得太天真明媚I am fine了吧。

那這劇,就真的是個皮包劇,有名沒實?

其實也不是。

反而,一直被吐槽台詞功底的鄭爽馬天宇,還為這劇,意外加了一點分。

兩人相處,看起來是真默契,真自然。

單獨藏在衣櫃裡時,鄭爽抓著娃娃的頭點了點

確實有那麽點面對暗戀對象時,少女藏不住的雀躍感。

也大概,是這劇最大的真美好所在了。

有個細節動作,也如實還原了易遙的性格。

易遙母女兩吵架。

櫃子裡的東西,被易遙媽媽一個個翻了出來。

易遙的第一反應,不是吵架,而是把東西一個個放回去

這個動作有很多意味。

第一層,能看見麻木,說明吵架,是一件常有的事。

第二層,能讀到順從,說明易遙已經習慣自己收拾爛攤子。

《流淌》能看到原著的細節,但在原著的大框架全線崩盤的情況下。

要找回原著的共鳴,太難。

但偏偏,主要情節被和諧,野心,卻還有點大。

52集,任務擺這呢。

怎麽辦?

好辦,主角加戲,配角再多幾個,不信盤不熱場子。

把別人家女主女二都會有的配件一個個安排上。

女主不悲傷,給她個漫畫女孩當閨蜜。

順便使出一招軟綿綿攔車舞,成功襯托易遙的冷靜智慧。

反派唐小米也別端著。

給配上個網絡職黑+修圖高手+東北段子手的忠犬前男友。

這下,“職業反易遙”陣線聯盟,可算是走上高端范了。

這樣一看,鄭爽這次任務不重,完全一個《楚雨蕁外傳》啊。

他們悲傷逆流成河沒不知道。

反正讀過原著,也看過影版的派爺,是很悲傷。

人設顛覆、背景篡改、內核丟失,一次注定面目全非的改編。

為什麽,還要繼續下去?

答案,很簡單,它討喜。

青春劇+高顏值主角+人氣小說改編。

作為暑期檔爆款該有的佐料,配齊了。

但原著《悲傷逆流成河》,真的具備改編成電視劇的潛質麽?

來看一串數字。

原著小說,24萬字,但是《流淌》,有整整52集。

《小時代之折紙時代》,原著80萬字,是《悲傷》的三倍還多。

拍成電視劇版,也只有32集。

和《流淌》一樣拍了50集的《花千骨》,原著也有86萬字。

而相比郭敬明《小時代》,《悲傷》的人物線,稱得上是極簡。

心理活動描寫,要多於具體情節。

這也提早注定了,《流淌》,只能成為一個消費情懷的注水劇

它符合市場,但究竟能不能靠這種捷徑一直作威作福。

派爺想,時間,會默認它真正的價值區間。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