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從SHE的Hebe到自己的田馥甄,她孤獨得很精彩

有人說薛之謙原唱《演員》的感覺是一個屌絲的無奈和無力,當然又自甘成為備胎的墮落。

而Hebe的改編是一個女神為了自己的男神放下身段卻無法得到垂青的委屈。

這是一場各有千秋的較量,但是我卻被田馥甄的不卑不亢所吸引。

2017年,《夢想的聲音》這檔節目的完美謝幕後,田馥甄可算是吸粉無數。

《凡人歌》《黑色柳丁》《癢》在當時齊上微博熱搜,《當你》直接觸及關於和JJ 兩個人的戀愛解密,而《演員》更是直接引發她和薛之謙兩個版本的高下爭議……

這些,無不是對田馥甄的褒獎與肯定。

而她也早已超乎對擂競賽之外,把舞台當做了了自己的秀場:

用極具穿透力的複古嗓音,把一首《追夢人》唱得魂牽夢縈;

以妖冶媚俗的天籟之音,將一首《癢》演繹得飄飄欲仙;

而到了《演員》,她則儼然是自作自地唱著自己的本真。

從SHE的Hebe,到單飛後的田馥甄;從敢愛敢恨的小家碧玉,到特立獨行的文藝女青年,田馥甄不像任何人,但也從不差任何人。

音樂也好,生活也好,早就成了魚和水的關係。

她是“天生歌姬”,也是獨一無二的歌手田馥甄。

和SHE一起長大的女孩

從來都有一顆剛毅的心

田馥甄是客家人,出生在台灣省新竹縣,從小就對音樂表現出極大的興趣,從小學習鋼琴,熱愛唱歌,更是樂此不疲。

2000年,17歲的她便參加了“宇宙美少女實力爭霸賽”,初試亮相便展露出清亮迷人的嗓音和可塑性極強的音樂素養,這些被評委直言有成為明星的潛質。

賽後更是化名Hebe,與參賽成員任家萱(Selina)、陳嘉樺(Ella)簽入華研國際音樂,組成了華語女團S.H.E組合。

也是在組合中,她們根據嗓音特色,揚長避短,Ella音色低沉,說唱居多;

Selina甜美可人,負責甜膩的表達;

而Hebe嗓音清亮中富有穿透力,則在高音區展現強大實力。

這種緊密的配合和專業團隊的打造,讓SHE迅速紅遍大江兩岸。

無論是出道即走紅的《戀人未滿》,還是一首首爆紅單曲《Super Star》《美麗新世界》《波斯貓》《不想長大》《中國話》……

SHE從來就是青春的代名詞,無數人的偶像。

於是,那些年裡的SHE,不斷盤踞在G-music排行榜單前三,街頭巷尾循環的都是她們的熱門單曲,四處橫飛著的三人合照貼紙也成了暢銷品。

單單是唱歌這件事,SHE就從台灣唱到了大陸,從大街小巷唱到了春晚的大舞台。

不得不說,Hebe是和SHE共生的。

但Hebe在三人中更像那個最知心的姐姐,剛強勇毅,給她們撐起了一片蔭蔽:從集體同居開始,三個女生就廝混在一起,形影不離,形同姐妹。

一行三個人總是愛開玩笑,也總會在音樂上爭執得面紅耳赤,而更多的是會在聊到某個話題上收不住腳。

Hebe一如我們認識的那樣,雖看起來高貴冷豔,但總會適時地把眾人的情緒整合來起來;而凡是遇到情感潰堤的難題時,Hebe亦會在一旁冷靜地充當心靈療傷的角色。

她實在太清楚彼此的軟肋了,也太懂得如何去照顧兩個好姐妹了。

單飛後的浴火重生

烈焰裡的引吭高歌

但終究再熱門的組合、再好的姐妹也會迎來各自人生生涯裡的分散,不得不做出一個抉擇。

於是,雖然三個人仍是最好的親人,但單飛不解散的決定也意味著各自選擇了自己的另外一個未來:Selina轉向拍戲,Ella去了自己熱衷的主持行業,Hebe留守在了自己的一片淨土之上。

唱歌,唱自己喜歡的歌,唱自己想要的歌。

Hebe的每一步都在試錯,看似無意,卻仿佛愈發精準地走在了正確的路上。

重新出發,以真名田馥甄,單槍匹馬地向樂壇重新進軍。

第一張專輯《To Hebe》,她把自己置身於大眾的視野之下,淺唱低吟勾勒出一個真且實在的小我“田馥甄”;而到了第二張專輯《My Love》,田馥甄則化身紅髮美女,電眼撩人,一副百轉千回的好嗓子惹發人情緒間的悸動。

《渺小》作為田馥甄的第三張專輯,則放大了她的音樂才華。

無論是訴說態度的《渺小》,還是滿懷難捨難離情緣的《你就不要想起我》,都慢慢地讓田馥甄得以驚豔亮相。

當然,這些前面的鋪陳,直到《小幸運》連同《我的少女時代》紅遍全國之後,才真真正正讓大眾注意到田馥甄的不一般:

她不再是SHE裡面緘默的Hebe,而是驚為天人的文藝女青年田馥甄。

但她依然沒有因此貿然滿足於現狀,反倒是在採訪中表露出一種謙遜和上進:

“我覺得是多了一個運氣讓更多人聽到我的聲音,有些朋友本來不是我的歌迷,透過《小幸運》這首歌認識我,進而可以再聽見我其它的作品,所以我把這個『幸運』,用這個方式去想象。”

“這首歌,不會成為我自己的冠冕,讓自己的頭抬不起來,也低不下了,然後,讓自己因而動彈不得。”

於是,第四張叫好又叫賣的專輯《日常》,當年在《夢想的聲音》完成謝幕的田馥甄,在烈焰裡引吭高歌,引發掌聲連連。

試想,大概只有如同田馥甄這般淺唱低吟間嫵媚至極,身姿綽約中流離冷豔的演繹,才會賦予《凡人歌》新的生命力吧。

實乃:鳳凰涅槃,浴火重生。

你以為愛就是被愛

你揮霍了我的崇拜

而除卻田馥甄令人驚豔的音樂外,她的愛情更是令人唏噓、歎惋。

曾經如影隨形的兩個好夥伴,一個周轉在離婚的程序中,一個輾轉在生育的過程中時,獨獨唯有她,始終不曾流露出一份愛意,連愛情的細微末節都很難捕捉到。

說她不近人情,憾惜她未曾遇到彩虹。

即便是在舞台的演唱,她也會常常被人指責沒有情緒代入,面部表情過於呆板。

可她就是那樣一個人,特立獨行,淡然的骨子裡緊閉上了愛情的大門。

縱然是03年出道就宣稱喜歡她的林俊傑,她也絲毫沒有接受他的愛意,這麽多年來一如既往地婉拒,甚至於最後一期的《夢想的聲音》,在導師互相挑歌環節,幫林俊傑選了一首梁靜茹的《崇拜》:

你的姿態 你的青睞

我存在你的存在

你以為愛 就是被愛

你揮霍了我的崇拜

這種無形的拒絕更是袒露著一絲婉拒的氣息:

對你,更多的是崇拜,而非愛。

即便她唱起了那首林俊傑為王心凌作曲、後又自己在《她說》專輯中翻唱的《當你》,兩個人的“愛情”,始終停在了一個臆想中的“當”字上:

當你的眼睛 眯著笑

當你喝可樂 當你吵

我想對你好 你從來不知道

想你 想你 也能成為嗜好

亦如田馥甄多年前所說:“我和他不太可能,兩個人都很忙,沒辦法花時間培養感情。”

文藝青年田馥甄

鄰家有女初長成

當越多越多的歌手開始追求多棲多領域發展,開始把時間精力放在投資、影視甚至餐飲上時,田馥甄依然一如當年的她,懷揣著音樂的初心,盡可能在每次登台都驚豔亮相。

服裝是精心設計的、歌曲是認真編排的、唱歌是用心演繹的。

沒有一星半點敷衍,更不是為了唱歌而唱歌的貿然。

不得不承認,田馥甄拿出了她做音樂的態度。

幾十年如一日,永遠把最好的一面給了所有觀眾,獻給了最偉大的舞台。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