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張偉麗:太強悍的女人沒人敢娶?抱歉,我不會為野心羞恥

張 偉 麗×拒絕野心羞恥

Ta們說

太強悍的女人誰敢娶

不如乖巧點讓男人來保護

我說,我的世界沒有認輸和示弱

拚盡最後一秒也要把夢想捍衛到底

女人,不必因為野心而羞恥

我肯定會贏,我一定要贏,走進八角籠,我一直這樣想。

3月8日,在美國拉斯維加斯舉辦的世界頂級綜合格鬥冠軍賽(UFC)女子草量級世界冠軍衛冕戰,是我職業生涯的首場衛冕戰。波蘭選手喬安娜想在這次比賽上挑戰我的金腰帶,那是去年8月我從拳王安德拉德手中贏下的,那場比賽讓我成為UFC歷史上首位中國冠軍。

按照正常情況,我可以拒絕去拉斯維加斯打這場比賽。因為沒有冠軍會長途奔波、輾轉兩個國家到美國,倒時差來衛冕自己的腰帶。我是冠軍,應該是我在哪兒,你就來挑戰我,而這次我更像是去挑戰別人。但我去了,因為那段時間全國都在抗擊疫情,我想用一場勝利給所有人加油,讓他們知道,我們很強,我們可以戰勝所有困難。

其實我的狀態並不好。頻繁轉機,時差紊亂。每天訓練前我都要給自己做10分鐘心理輔導,告訴自己要加油,要頂住。在比賽前兩天我甚至因為格鬥周密集的採訪安排,沒能靠訓練將每天都喝下的7升水及時排出而遭遇水中毒。

比賽那天,我在前兩個回合腦袋發蒙,頭腦一片空白;直到第四、五回合的時候,才開始按照訓練時的方式去打。所以從技術角度看,那場比賽我有很多備戰時的東西沒有發揮出來,而是依靠自己的本能在拚。但最後我還是贏了,我成為第一位衛冕UFC世界冠軍的黃種人。

我一直都挺自信的,我從來不懼怕說出自己想贏,這種對勝利的渴望也一直在激發著我。取得勝利,與其說是野心,我更認為是一直以來的目標。

2014年在業餘練了四年拳後,我辭掉健身房的工作,準備成為職業運動員。但我的腰受傷了,一傷就是九個月。那段時間我非常迷茫,當時我的目標是就算不做運動員,也要做跟格鬥相關的工作,然後告訴自己,等到傷好了,就開始訓練,然後去打比賽。當成為一名職業運動員的時候,我就想著我要贏,我要拿金腰帶,我要打UFC,我要進前十,我要拿冠軍。將大目標分成一個一個小目標,然後一一實現了。

實現目標,我依靠的是日積月累從不松懈的日常訓練。無論有沒有比賽,我的訓練都是高頻率、高強度,每天早上跑步,上午訓練三小時,下午訓練三小時,晚上還加練,而且需要嚴格地控制飲食。有媒體說我把自己訓練成了“格鬥機器”。雖然很辛苦,但我享受這樣的生活,因為每一天的訓練都是我成功路上一級扎實的台階。

很多不了解綜合格鬥的人,都覺得這個運動非常粗魯,非常殘暴,非常血腥,更不理解為什麽女性要練這個。也有很多人說女性練這麽暴力的運動,你找對象誰敢娶你。但我覺得,女孩不應該就只有一面。每個人都是一個個體,你不能說我到了年紀我就必須結婚生子,我必須得溫柔……女孩也可以勇猛,可以有力量,可以有頑強拚搏的精神,女性不應該被定義。

拉斯維加斯的比賽後,我跟喬安娜前後腳去到了醫院,我倆隔了一道簾子,她進來之後就一直哭。因為語言的隔閡,我不知道該怎麽安慰,就對她說,good job(你做得非常好)。她跟我說,你要一直衛冕下去,我會看著你,後邊會越來越難,你要加油。

這讓我感覺到一種惺惺相惜,也感受到了她對我的認可。我知道比賽後有些人在網上調侃她,但我覺得以擂台為界,上了擂台,我們是對手;但是下了擂台,我們是朋友。以武會友,相互尊重,每一個站在八角籠裡的運動員都值得被尊重。

對我來說,這只是第一場衛冕戰,未來的路還有很長,我希望能夠衛冕七次,這樣按照UFC比賽的傳統,以後在每條金腰帶上都會有一面中國國旗了。

我們與惡的距離有多遠?

韓國“N號房事件”的曝出,再一次掀起女性的集體憤怒與反抗。在N號房裡的女性被稱作“XX狗”“來月經的東西”,多達26萬人在社交平台消費她們被性剝削和性犯罪的視頻。因為被施暴者掌握了私密照片和視頻,那些女孩們在“你想身敗名裂嗎”的恐嚇中,一步一步被脅迫為奴役的對象。明明是受害者,卻只能活在害怕被社會輿論撻伐的羞恥感裡。如此極端的施暴之所以發生,是建立在女性一次次地被輕視、消費、貶低、羞辱,卻又一次次地被忽視、忍耐、包庇、原諒之上。

N號房只是一扇女性借此疾呼的窗口,在那間房裡,還有對女性年齡、身體、月經等的種種羞辱與玩弄。是時候對那些欲加之恥Say No了!發聲本身就是一種反抗,要讓那些充滿惡意與羞辱的房間,沒有被打開的可能。

本文依據採訪口述整理

首發於時尚COSMO 5月刊

《NO SHAME:身為女人,何必羞恥》

編輯:程晛、宮哲怡

口述整理:凌青

新媒體編輯:Jacob

圖片來源

視覺中國 / 東方IC / 新浪微博

時尚COSMO原創內容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如需轉載,請聯絡我們獲取版權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