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現代單身經濟

漸漸地,中國人都不怎麽結婚了。

也不知何時起,年輕人也不愛造娃了。

老齡化的趨勢線,更愈發陡峭。

注:粗結婚率——每千人中婚姻的數目| 來源:國家統計局

單身、無子、老去,大國人口的一系列坍縮現象,就像鏈式反應,引發了一連串社會問題。

孤獨,首當其衝。

單身需要日狗,空巢需要吸貓。

狗看門、貓捕鼠的參數不斷調低,陪伴屬性一路走高,貓狗作為寵物漸漸走進中國人的日常生活,開始填補孤獨造成的空洞。

翻閱大量寵物研究材料,幾乎都指向同一個結論:

七成以上的人群,養寵是為了陪伴;八成的人,更視寵物為孩子和親人。

偉人說:“感覺隻解決現象問題,理論才解決本質問題。

從現象到本質,由本質到推論,君臨開始思考一個嚴肅的投資問題:

寵物行業是否值得長期配置?

1

1975年,44歲的北大中文系教師蘆荻,被帶到那間著名的游泳池書房。

藤椅上的老者,讓她朗誦劉禹錫的《西塞山懷古》。

那時的北京高樓稀少,月朗星稀、萬籟俱寂。

夜空下,一隻貓躡手躡腳踩過屋頂的琉璃瓦,敏捷的蓄力一躍,消失在這片綠瓦紅牆的皇家園林。

在那個特殊年代,大批高級知識分子下放乾校,大量帶不走的貓狗,被送給這位樂善好施、菩薩心腸的中國古文學研究專家,得到了妥善照顧。

夏衍的貓送來了,冰心的貓也來了。

那時的中國,只有拿著高等級工資的高乾賢達、名流雅士,才可能從有限口糧中勻出一份給這些小精靈。

從此,她與小動物結下了不解之緣。

改開後,兒女皆在美國的蘆老師,成為空巢老人,最高收養近800多隻小動物的她,雖飽讀詩書,卻不善經營,經費虧空時,不惜將北京房產出售,苦苦支撐她最後的事業。

1992年,在她不懈的奔走推動下,中國小動物保護協會從民政部拿到了出生證。

朝堂上終於有了KOL,愛寵人士們找到了組織。

同年,製革廠廠長,溫州人陳振標進入寵物咬膠行業,並創立佩蒂股份

94年,瑪氏、雀巢等外資進來了,北上廣開始出現國內首批寵物用品商店,西方寵物理念引入國內。

98年,煙台外貿商人郝忠禮摸到門道,投身寵物食品加工行業,發展出中寵股份

00年,比瑞吉創始人許久從北歐回國,用北歐營養理念切入寵物主糧行業;

........

最後的侍講學士播下一顆種子,國內寵物行業破土而出,並隨著中國經濟的狂飆突進,形成一條完美的上升通道。

《2018年中國寵物行業白皮書》顯示:

中國寵物行業(貓狗)市場規模達到1780億元,其中狗1056億,貓652億。

來源:2018年中國寵物行業白皮書

通過上圖可以看出,在人口結構問題的催化下,近年來寵物行業規模增速明顯加快,

根據沙利文谘詢統計,我國寵物貓、狗的保有數量,截止2018年已分別達7400和6700萬隻,合計規模1.41億隻,已接近美國約1.85億隻的規模。

雖然不同渠道顯示的貓狗保有數據存在差異,但貓比狗多應該沒多大問題。

社交媒體上的數據也印證了這一點:

知乎上,貓的關注超過65萬人,而狗的關注為42萬;

貼吧上,貓吧221萬人關注,狗吧只有112萬人關注;

百度搜索指數上,貓也顯著高於狗。

幾組數據,呈現出一個有趣的現象:

貓的數量比狗大,但市場規模卻顯著小於狗。

數據的異象,既是現實的投影,也是常識。

談錢,《彭博商業周刊》曾公布一份世界各地寵物消費圖表,養貓的花費不足養狗的一半;

談時間,狗過剩的精力,需要鏟屎官日常戶外遛狗;

談房,養狗需要鏟屎官有更大的房子,最好帶個院子,不然分分鐘拆給你看。

梁文道說,最理想的現代城市裡的人際關係,幾乎就像人跟貓這種若即若離。

“它跟你作伴,但是又不干擾你,你又要尊重它的空間,尊重它的獨立性,不要過分騷擾它,大家的界限還是存在的。”

一邊害怕孤獨,一邊堅守邊界;一邊渴望親密,一邊又期待留有一定距離。

那麽也就不難解釋另一現象,能在網上吸貓的,大多為年輕人,也就是說,養貓以年輕人居多。

恰好對應了寵物經濟的主要消費人群——年輕人的兩大標簽:窮和忙。

由此可以得出幾個推論:

1、經濟水準是寵物行業的基礎推動力;

2、作為大消費行業,寵物行業正在以遠遠高於其他消費行業的速度發展,處於朝陽期;

來源:國家統計局,信達證券

3、經濟發展導致了人的城鎮化,城鎮化又進一步推升了寵物數量的增多,寵物行業的膨脹。

4、人均居住面積的狹小,讓寵物大趨勢中貓的小趨勢異軍突起;

5、新生代消費者登堂入室,全新的寵物消費觀念是行業發展的另一助推器。

看起來,寵物行業是條極好的高增速賽道,但有疑問的是,這種增長的持續性?

2

是什麽導致了年輕人的窮忙?

答案恐怕是現行的土地制度。

對土地的深度管制,製約了城鎮建設用地按市場的方式進行配置,供給跟不上城鎮化對土地的需求,價格虛高的結果並不難推測。

麵粉貴了,麵包無法廉價。

一方面,花在房子上的錢多了,只能在其他方面緊縮開支;

另一方面,年輕人可負擔的房子越來越小,恰好解釋了貓更強勢的邏輯,因為不需要多少活動空間。

但這恐怕還只是淺層現象。

現代社會有一種普遍觀念,認為隨著社會現代化,受教育年限增長,平均收入提升,生活多姿多彩等因素,將無可避免的帶來生育率下降的問題。

不過卻經不起實踐的檢驗。

下圖是美國人口前35的大洲的房價中位數、生育率、公寓佔比數據。

來源:微博

規律特別明顯,公寓佔比最高者,生育率也位於低位,存在明顯的相關性。

歐洲的情況也是如此。

來源:微博

典型如北歐國家,例如丹麥,早在70年代生育率就跌破1.39。

而從1980年開始,北歐的出生率出現顯著回升,伴隨生育率的上揚,是民眾尤其是中產階級在社會發達後離開城市中心,重返郊縣和鄉鎮。

其實這也符合常識,擁擠讓人心煩意亂,大多數家庭喜歡相對私密的獨居。

著名白鼠無限繁殖實驗也揭示,縱使有豐富的食物,但太過擁擠的生存空間,會讓雌鼠生育行為日漸減少,進而導致鼠群的崩潰。

更糟的是,由於執行嚴格的計劃生育政策,又讓人口情況雪上加霜。

更能印證住房情況與生育率相關性的,是近年來全面二胎放開後,並未出現人口學會那幫專家口中的生育暴增,年出生人口達到3500萬以上。

2018年,全國出生人口只有1523萬人,創1961年以來新低。

中國不僅已淪入低生育率國家,而且生育意願低迷的速度和程度,遠超所有人預期。

可悲的是,一個民族的自我閹割,反而成了寵物經濟繁榮的加速器,也讓這種繁榮有了人口結構這個超長期推動力。

好了,政策爭議的問題留給廟堂,作為投資者,我們繼續思考以下問題:

在高速增長的行業裡,如何獲取更高的市場佔有率?

3

寵物行業,進一步細分為食品、用品、醫療、培訓、美容。

從平均收入上看,我國處於寵物經濟初級階段,寵物食品作為剛性需求,具備高頻次的消費特點,目前是寵物產業中最大的細分市場。

再說,相比後幾者,服務業擴張慢,而一錘子買賣的食品,風口來襲時,爆發更快。

所以無論從市場規模,還是增速上看,寵物食品都值得重點關注,也是本文討論的重點。

目前兩市僅有的上市公司,也正好分屬這兩大領域。

國外巨頭得益於起得早、進入國內市場早,目前國內市場外資品牌佔據了半壁江山,存在較為顯著的品牌溢價。

來源:歐睿,信達證券

而消費行業,進入門檻不高,競爭點首先是品牌,其次是渠道。

有意思的就在這裡,掌握頂尖技術的公司,往往看起來有很深的技術護城河,但企業一旦松懈,競爭對手就可能超過你。

現實中的例子,莫過於996的華為和吃老本的蘋果。

消費品要反過來,技術往往是最弱的壁壘。

中國這幾十年,許多行業,比如電力、采掘、重型機械、高鐵都取得了技術突破,家用電器,電子產品等更是強勢崛起,反而是技術含量低的東西,在有些領域,卻難以突破。

化妝品、護理用品、碳酸飲料,啤酒,至今基本被外國品牌壟斷、衝擊。

而國內品牌壟斷的領域,往往是有著獨特口味護城河的領域,比如白酒、調味品、涼茶、零食。

那麽不存在口味護城河的寵物食品領域,按道理說適用於前者。

這意味著國內品牌很難彎道超車。

但歐睿統計顯示,截止2017年,新興品牌的佔比由2013年的15.7%上升至28.9%。

相對的,龍頭市場集中度下滑15.9個百分點,其中新興品牌蠶食了13.2個百分點,中遊品牌則為2.7個百分點。

來源:歐睿,信達證券

查閱天貓和京東兩個渠道,就主糧這個品類來說,沒有想象中的一家獨大,反而是琳琅滿目,一派戰國N雄的爭霸景象。

這種反常現象,起碼可以說明外資巨頭市場地位並非想象中穩固,對消費者心智的佔領程度不牢靠。

可以從價格和經營運作兩個維度來解釋:

一般而言,外資品牌的價格區間,主要在30~20元/KG,國產品牌則大多位於20元/KG以下。

剛從家庭剩飯過度到寵物專屬糧食的國內消費者,對價格敏感程度不言而喻。

來源:君臨綜合整理

但並非所有自主品牌都走廉價路線,通過對線上產品的調研,比瑞吉的狗主糧重量加權平均價甚至高於皇家等外資品牌。

與此同時,由於地租高昂,加之人口密集,規模效應下,我國商超弱、電商強,Euromonitor數據顯示中國線上渠道佔比超過40%。

線下份額則依賴各個分散的終端,如寵物生活館、社區寵物用品店等等,商超渠道佔比僅13%。

與品牌集中度高的歐美比起來,其53%的份額來自大型商超渠道。

換言之,習慣於大兵團作戰,主導商超渠道的外資品牌,在中國遭遇了自主品牌的“農村包圍城市”。

也就是說,通過渠道差異,自主品牌在觸達消費者層面,佔有獨特的優勢,而且通過收購國外品牌,“洋”為中用,有機會隨著行業高速發展完成對消費者心智的佔領。

不過,根據市場經濟的一般規律,自主品牌群雄並起最終會走向優化和整合。

未來,大概率將形成外資巨頭與自主新貴齊頭並進的局面。

會是目前已經上市的佩蒂股份中寵股份嗎?

4

總體來說,通過收入來源地區和前五大客戶可知,這兩家公司目前主要收入源於寵物食品OEM。

處在產業鏈中遊,上遊是種植、屠宰,下遊是品牌商。

收入情況如下:

來源:年報

2015年兩公司增長開始加速,符合行業爆發的趨勢。

中寵股份,以寵物零食起家,目前營收來源依次是零食、罐頭、主糧。

2018年營收比例:零食82.8%,罐頭13.3%,主糧3%

利潤比例:零食78.7%,罐頭21.3%

成本比例:零食88%,罐頭12%

境外收入11.57億,佔比82.18%;境內2.51億,佔比17.82%。

來源:官網

佩蒂股份,以寵物咬膠起家,目前營收來源依次是咬膠、可食玩具、餅乾、零食。

2018年營收比例:畜皮咬膠45.6%、植物咬膠42.2%、肉質零食12.2%;

利潤比例:畜皮咬膠45.6%、植物咬膠45.4%、肉質零食8.1%;

成本比例:畜皮咬膠45.8%、植物咬膠40.4%、肉質零食14.2%;

境外收入8.01億,佔比92.17%;境內0.68億,佔比7.63%。

來源:網絡

從產品角度看,兩家公司的切入點,都是食物,所以打造品牌是未來競爭的關鍵。

先不管兩家公司在經營層面上如何運作,我們就財務報表反應的關鍵數據進行分析。

從應收款、應付款上,可看出兩家公司的代工特徵。

下遊客戶掌握品牌、渠道,處於強勢方,可以欠上市公司錢,形成應收款;

上遊供應商為無差別農產品,可替代性強,處於弱勢方,上市公司欠錢,形成應付款。

換言之,上市公司可以將佔用資金的壓力傳遞給上遊。

具體看,中寵能100%傳遞,佩蒂能傳遞約60%。

換言之,佩蒂對大客戶的依賴性還比較強,代工特徵更為明顯。

資產負債率上,兩公司2017年完成IPO,實現了降杠杆。

來源:公司年報

關鍵是2018年,中寵再次進行了凌厲的加杠杆操作,顯示了較為急迫的搶抓市場機遇心理。

佩蒂則較為保守。

中寵的杠杆,主要加到了產能建設和費用上,費用具體表現在銷售費用和研發費用的猛增。

一個靠2B業務起家的公司,本不需太多銷售費用,中寵的銷售費用大增,應該大多發生在國內,進行品牌推廣。

2018年報工作回顧第一點:“開展資本運作,戰略布局搶佔先機”,可印證此邏輯。

比起佩蒂幾年來保持了3%營收佔比的研發投入,中寵要算研發新兵。

但2018年中寵不僅研發投入猛增,研發人員也實現了翻倍,年報中相應的表述為:

“隨著相關組織機構和規章制度的逐步完善、研發團隊的不斷培育和日益壯大。”

推測應該是引入了研發帶頭人,搭建好了研發框架,理順了研發方向。

來源:中寵18年報

過去研發投入的差異,也從側面解釋了為什麽兩家公司都是靠零食起家,但佩蒂產品毛利高於中寵的原因。

中寵的激進,反映了準備在國內市場大乾一場的決心,也為此做好了產能和產品研發上的準備。

回到年報中關於工作回顧的第一點:

來源:中寵18年報

南京雲吸貓、安徽中寵頌智、威海好寵,這三家國內公司,都是中寵以佔股51%的形式與當地的行銷公司合資成立,目的就是為加強國內渠道布局。

而海外的動作,就是寵物行業目前流行的洋為中用,收購整合國外品牌,開拓國內市場。

從境內外收入結構看,中寵的境內營收佔比高得多,國內品牌基礎好於佩蒂。

就目前的情況看,中寵借助IPO,拿到了一筆優質融資,很快就投入到事業開拓上去;而佩蒂雖有擴展國內市場的想法,但似乎還沒想好該如何操作。

換言之,中寵的激進,契合了國內高速增長的行業趨勢,那麽未來肯定不缺看點。

商場如戰場,抓住先機可謂成功一半,就成長性來說,我們認為未來中寵將好於佩蒂。

但激進是有代價的,一方面費用大幅攀升導致2018業績負增長,另一方面長短期債都大幅增長。

假若未來國內市場開拓不及預期,利息支出還將進一步拖累業績表現。

5

消費品行業,倘若滿足於OEM,前途自然有限,想要獲取超額收益,必須要獲得品牌溢價。

一個正面典型是正進行IPO輔導的比瑞吉

成立於2002年的比瑞吉,剛開始是以代理產品,銷售起家,但很快就認識到光代理、無品牌,會辜負中國寵物經濟爆發的大時代。

2007年開始,比瑞吉開始轉向品牌商。

銷售起家的比瑞吉對國人的消費心理,尤其是關於吃的消費心理有著非凡洞察。

體現在產品定位上,以這句話最具代表性:

“在西式處方糧營養改善的基礎上,以‘東方草本內在調理’為核心。”

十多年時間,在進口產品獨攬一方的市場格局下,比瑞吉以此為獨有優勢,在市場競爭中崛起,銷量以十倍量遞增釋放,已經佔據寵物處方食品市場1/3份額。

公開信息顯示,2017年比瑞吉營收破8億,通過上文電商渠道調研,我們推測比瑞吉營收絕大部分應來自國內。

換言之,比瑞吉耕耘了十多年的品牌,已成較大氣候,中寵和佩蒂還有一段艱辛的路要走。

但實際上,發達國家寵物食品雖然起步早,但品牌集中度卻不怎麽樣,綜合各家研究機構的數據看,CR5約20%左右。

其實這也好理解,發達國家寵物食品行業歷史悠久,分類精細;

大類就分為主糧、零食和保健品,而且還進一步按高、中、低檔價位以及餵養對象的不同(大小狗、成幼貓、不同狗貓品種等)繼續細分。

給產品進一步細分定位提供了豐富的機會。

這裡還需明確一點,品牌和廠家不能劃等號,發達國家是廠家寡頭競爭,但采取的方式是“多生孩子好打架”,采取以核心品牌為主,多品牌細分市場的發展路徑。

這就造成了品牌集中度低於廠家集中度的現象。

也從側面進一步解釋了為什麽自主品牌在蠶食外資巨頭的份額。

如此看來,中寵和佩蒂還有大片空地可佔,未來並不缺機會。

投資充滿著風險,我們不能拍拍腦袋就能輕易做出的決定。

除了基本面的機會分析,還需要對財務風險、業績確定性、業務競爭格局等進行更深入的考察。

更多信息可關注“君臨”獲取。

作者:君臨團隊.

更多成長股分析、行業解讀盡在“中國新一代投資研究服務機構”——君臨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