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中年網紅俞敏洪,想退休了

出品|虎嗅大商業組

作者|格根坦娜

題圖|IC Photo

疫情期間,俞敏洪一共寫了56篇“疫情日記”。

從1月29日起,這些日記以每天一篇的頻率在他自己的微信公眾號“老俞閑話”上穩定更新著。閱讀量從初期的3、4萬,逐步提升到了5、6萬。3月24日,俞敏洪在最後一篇疫情日記裡表示,由於工作開始忙起來了,加上我國抗擊疫情已取得階段性勝利,他的疫情日記將轉為周記形式。其最後一篇日記的閱讀量超過了10萬。

次日,俞敏洪在參加“亞布力中國企業家論壇“線上直播時表示,他在疫情期間“已經在考慮自己的退休和退休時間,只不過現在不能公開”。雖然做新東方已經有27年的時間,但他在直播中表示,自己對做企業到現在也沒有太大的興趣,如果說自己有興趣的話,新東方應該比現在更大一點。

俞敏洪表示,未來新東方將會交給更年輕一代的人去做,自己則會去做“更好玩的事”——讀書、旅遊,直播,不管是旅遊途中的直播還是平台式的對話型直播,他都想嘗試。

在這場直播裡

,俞敏洪同時也表達了,新東方目前仍有許多工作等著自己去做。但他認為,相比起企業家這個角色,他覺得自己更擅長做老師、善於與人交流、愛讀書寫字。

除了56篇日記外,他在疫情期間於新東方旗下App、抖音、快手等各種平台上完成了近10場直播,分別面向10歲以下的兒童、初高中學生、新東方老師、年輕創業者等等;快抖雙平台累計新發布了107條短視頻,拍攝內容包括英文名句賞析、書籍推薦、北京春天花卉大賞等等。

看起來,退休後的“網紅老俞”正在積極醞釀中。

疫情期間,俞敏洪的抖音、快手账號開始頻繁更新

全面打造“網紅老俞”

如果你仔細閱讀俞敏洪的56篇疫情日記,會有種恍惚感:自己究竟是在看一個公司市值將近200億美元的創始人的日記,還是在看嗶哩嗶哩或者Youtube上生活博主的日常Vlog?

每篇日記的結構都差不多,以當日的疫情數據作為開頭:累計確診了多少、累計治愈了多少,隨後談及與疫情有關的新聞,他在日記中哀悼李文亮醫生、探討引起爭議的方方日記,也以流水账的形式簡單記錄自己一天的工作、生活安排,記錄自己讀了什麽書、看了什麽電影。在北京正式進入春天后,喜歡隨手拍玉蘭花;極偶爾地,日記裡甚至會出現他的自拍。也有那麽一兩篇日記,因為談論敏感話題而被刪除。

有讀者質疑俞敏洪的日記都是他定基調與文章結構、具體則由團隊裡的小朋友操刀,他在底下回復說:“哈哈,日記和回復,每個字都是我自己敲的,我的文字,從來不讓人代筆。”

俞敏洪疫情日記截圖

在絕大多數日記的結尾處,他都會放上新東方的各種廣告海報,為課程與App引流。但從內容教角度來說,俞敏洪的日記是相當個人化的。如果真的如他所言,完全是自己在打理這個公眾號,那麽每日寫作、仔細閱讀評論、挑出20-50條來進行回復,他在打造個人IP這一點上真是耗費了相當大的精力。

他在最後一篇日記裡寫,“每天的日記寫作,要花費我2到3個小時的時間。其實我寫作的速度還是比較快的,更多的時間花在了對於重要信息的搜尋和甄別上。“至於為什麽堅持把每天的疫情數據記錄下來,俞敏洪認為,“信息轉瞬即逝,只有固定的文字,才不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消失。”

典型的新東方老師風格又出現了:愛和人交流、喜歡說話寫字、也愛說笑話。他在直播裡這樣概括自己的狀態——

我喜歡寫東西,但是我真的不喜歡管理,所以我從沒有任何管理能力到現在勉為其難去管理,從沒有任何戰略思維到努力學會自己的戰略思維,從局限於人文情懷的思維擴展到面對管理和整個大局的布局上,這對我來說是一個挑戰,這個挑戰到今天都沒有完成。我每天寫老俞疫情日記給大家看,我就覺得很開心,但一想到新東方的管理,我的頭就開始炸了。

這段話的最後一句是,“所以說,新東方犯的錯跟我個人是有關係的。“

決定新東方天花板的俞敏洪

在俞敏洪的自傳《我曾走在崩潰的邊緣》裡,他寫過:“直到今天,新東方很多事情的成敗和我的個性、性格依然是密切相關的,這也就意味著新東方能發展到什麽樣,都會帶有我個性的影子。”

他覺得自己脾氣比較溫和,也比較大方,願意與人分利,但這也導致了自己有時權威不足,也有時不能堅持原則、容易過分寬容。由於自己做事時會瞻前顧後,推動力不夠,就導致了新東方的很多變革速度比較慢。

這裡的“速度慢”主要體現在三個方面:

1、新東方的科技能力提升得慢,一開始對於把高科技作為生產力的重視不夠,“導致到今天為止,新東方的高科技和教育的結合依然處於一種相對落後狀態”;

2、新東方對行業新業務機會的敏銳性不夠,比如從一開始的GRE等出國考試培訓,到面向所有年齡段的學生,再從英語覆蓋到全科教學,再到對在線教育的投入,都較為遲緩、保守;

3、新東方對人才更替、培養的速度不夠,俞敏洪認為,這主要是由於自己“人情和溫情關係比較強烈”。

疫情期間,俞敏洪面向學生的直播活動

一方面,他覺得自己的能力、性格在某種程度上妨礙了新東方的發展;另一方面,他的個人志趣也有所轉移。在3月25日晚的直播裡,俞敏洪說:“我覺得把生活過得好玩,比把生活過得所謂的雄心壯志更重要;讓自己的人生和生命更加快樂,熱愛生命,比熱愛能給你掙錢的機器要更重要。”

話語體系裡常有這樣信手拈來的排比句,也是新東方老師的特點之一。

新東方創立以來堅持的“名師”戰略可能就注定了,這是一家擅長打造IP的教育公司——出走的羅永浩,馬上就要登陸抖音開啟自己的直播帶貨生涯;出走的李笑來,能用自己的各種話術輕鬆攪動整個幣圈。能在大課堂裡妙語連珠、包袱不斷地吸引學生的注意力,就能在互聯網上更輕鬆地吸引流量。

這樣的IP打造,也正發生在俞敏洪的身上。對他來說,從“新東方教育科技集團董事長俞敏洪”切換到“網紅老俞”“洪哥”,是他目前努力嘗試的事。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