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豆瓣9.5,它揭秘了《八佰》的真相,卻無人問津

取消上海電影節首映、撤出暑期檔、重新定檔8月21日,《八佰》顛簸了近463天。

無論褒貶,在瞬息萬變的不確定之中,它沒有被遺忘。

在影探的後台留言裡,我經常看到影迷對它的念念不忘。

影迷在影探眾多文章底下的呼喚

作為一部根據真實歷史改編的戰爭片,如果不了解歷史,就很難快速融入《八佰》的故事裡。

單靠大螢幕上的幾行字,總是些許單薄。

為了幫助大家快速進入觀影狀態。

今天,我結合一部紀錄片,還原那段國難戰爭史,講述真實的“八佰”。

《生死地——1937淞滬抗戰實錄》

一、淞滬會戰

《八佰》的故事發生在淞滬會戰期間。

想要真正認識“八百壯士”,就必須先了解淞滬會戰。

淞滬會戰,又叫做,八一三戰役

它是中國、日本在抗日戰爭的第一場大型會戰。

3個月的鏖戰,百萬軍隊的廝殺,上海變成了一座生死地。

>>>>先下手為強

七七事變之後,日本侵略者要滅亡中國的野心人盡皆知。

華北戰事已經打響,日軍下一步就是華中。

此時,中國決定先下手,把上海日租界的日軍清除出去。

這一仗是掃除潛在危機,更重要的是,打給外國人看,把英美牽扯進來。

1937年8月9日,日軍中尉大山勇夫、一等兵齋藤要藏駕駛軍用汽車闖入上海虹橋機場,滋擾生事。

中國保安隊將他們擊斃,還自損了一名保安隊隊員。

這就是引發日本不滿的,虹橋機場事件。

事發當晚,上海市長俞鴻鈞會見日本駐上海總領事,說明衝突經過,希望通過外交手段解決爭端。

囂張的日本留了兩手。

一方面,擺出不擴大事態的姿態。

除了要求賠禮道歉、懲處責任人,還要中國撤退保安隊,拆除停戰協定區域內的一切防禦設施。

另一方面,暗中增兵。

日本海軍第三艦隊司令長長谷川清下令向上海增兵,大批軍艦駛入黃浦江。

這一次,中國人沒有妥協,拒絕了日本的無理要求

8月11日晚,備戰待命的司令張治中(後面簡稱為張),征用了京滬沿線的火車、汽車。

把駐扎在蘇州、無錫一帶的陸軍第87師、第88師,以及炮兵部隊運往上海。

九一八,敵打我,我不還手;一二八,敵打我,我還手;這一次,敵準備打我,我先下手

既然先下手為強,就應該早一點打。

出其不備,可以讓日本措手不及。

一切準備就位,張請求8月13日拂曉發動進攻。

不曾想,等來的是“等候命令”

為什麽會這樣呢?

其實,蔣對於國際調停一直抱有幻想,希望美英出面

等啊等,直到13日晚上,還在討論如何應對。

此時,俞鴻鈞發來電報。

日軍衝入寶山路,與駐守在西寶興路附近的中國保安隊發生衝突。

下午,日軍炮轟了閘北、江灣等地,中國軍隊立即予以反擊。

淞滬會戰正式爆發了。

萬萬沒想到,中國人決心在淞滬一戰的烽火,被日本侵略者搶先一步

>>>>十日圍攻

張認為,陸軍的地面進攻必須得到空軍的配合,陸空協同作戰才能有效打擊。

於是,中國調用空軍,向日軍的公大紗廠、匯山碼頭、海軍陸戰隊司令部大樓等據點投下炸彈,並對停泊在黃浦江的日本軍艦展開空襲。

值得一說的是,此時,中國空軍成立不到5年。

全國有500多架飛機,但實際可以參戰的只有91架

這次空襲,幾乎是拿出了所有家當。

8月14日下午,轟炸之後,張下令,2個師向日軍據點發起總攻。

在軍事力量差距懸殊的情況下,中國軍人沒有膽怯。

面對死亡,他們心中只有國家和民族同胞。

“有的人說,來生再見。有的同志說,補我一槍,我受不了。”

在狹窄的街道,為了爭奪一屋一巷,展開殘酷的肉搏。

要知道,打巷戰,難度特別大。

戰線不容易拉開,還特別容易遭受伏擊。

日軍在樓頂架設了大量火炮和機關槍,使用交叉火網封鎖附近的道路。

“炮襲之後,我們一個營帶著一個排,就衝進了敵人的司令部。我們情報還是很差,不知道敵人裡面有暗堡,也不知道它那個門是電動的。衝進去,他把門關了,打了有半個多鐘頭,就被消滅了。”

黑夜沒有光源,仗更難打。

天黑之後,他們只能摸著黑,近身肉搏

“摸到老百姓的屋子裡面。老百姓都跑了。就摸他的頭盔,日本的頭盔是圓的,中國軍隊的頭盔兩邊都有擋住的。弄到後來用牙齒咬。”

三天鏖戰,中國軍隊沒有取得戰果。

此時,張改變了戰略部署。

除了繼續進行正面攻擊外,從各地調抽出精乾人員,組建一支500人的突擊隊

從閘北方面,向虯江路一帶發動突擊行動,試圖切斷日軍司令部與虹口日租界之間的聯繫。

8月17日,張下達了第三次總攻的命令。

為了配合第88師,炮兵先猛烈轟擊,突擊隊員趁機沿著虯江路向敵後挺近。

一開始,效果挺明顯,步步為營。

但是,深入目標之後才發現,日軍早安排了兵役裝甲車,隨時阻擊中國軍隊的攻擊

結果,可想而知。

因為火力差距懸殊,突擊隊犧牲巨大,進攻宣布停止。

得到後方支援後,張下令第四次總攻,攻擊相對薄弱的匯山碼頭。

這一次,他們有秘密武器,裝甲兵團的新式戰車

值得一提的是,裝甲兵團下轄3個營,已經初具規模。

第一營是英式的六噸半坦克,第二營是水陸兩棲坦克,第三營是德國製的馬克一型坦克。

在戰車的掩護下,戰士以血肉之軀強行衝鋒,到達了匯山碼頭。

只可惜遭到日軍的埋伏,犧牲在敵人的火網之下。

“第一次把戰車都攻到目的地了,算打了勝仗,但是步兵跟不上,不能佔領陣地。指揮官叫戰車回去,再攻第二次。敵人都把戰車防禦炮調了過來。攻第二次的時候把戰車都打壞了。連長也犧牲了。排長也犧牲了。”

就這樣,一連攻打了10天,中國軍隊沒有把日軍打下黃浦江

>>>>由攻轉守的陣地拉鋸戰

8月23日凌晨,日軍登陸寶山的小川沙地區。

一旦站穩腳跟,形成橋頭堡,後果將不堪設想。

張下令,調第87師半數兵力、教導總隊1個團增援吳淞,調剛剛到達的第11師增援羅店。

同時,護住圍攻市區日軍的第9集團軍的側背。

8月底,中國軍隊在蕰藻浜以北,長江南岸的吳淞、寶山、楊行、月浦四點構成菱形防禦地帶,準備打陣地戰。

據當時資料記載。

人數上,日軍每個師團平時配備在1.2萬人,戰時配備2萬-2.5萬人;而中國最好的中央軍整編師全額兵力在1.4萬左右,出征的實際人數則少得多。

裝備上,日軍一個步兵小隊配備3具擲彈筒;步兵中隊配有1-2挺重機槍,有的還有1到2門迫擊炮;步兵大隊配備2-4門九二式步兵炮,另增配4-8挺重機槍,有的還加強2門四一式山炮;步兵聯隊,4門四一式山炮,或者6-8門九二式步兵炮,6門37毫米反坦克炮。

反觀中國軍隊,據老兵回憶全國只有26門炮,只有輕重機槍、手榴彈,擲彈筒、卡賓槍都沒聽說過。

在火力差距懸殊的情況下,重鎮寶山、羅店、劉行等地接連失守

蔣不得不下令,退守廣福、蕰藻浜。

此時,日軍也改變戰術,以滬太公路為主軸,由北向南突擊,直取大場和上海市區的蘇州河北岸。

雖然火力不夠,但中國軍人保家衛國的決心沒有滅。

他們要打給世界看一看,中國人是不是這麽好欺負的。

戰士拿著戰友的屍體堵住封口,機槍就架在戰友的屍體上。

川軍拿著大刀,滾到敵人身邊,白刃肉搏。

最後,中國軍隊與日軍在大場展開決戰。

大場位於上海西北大約6英裡的位置,這裡是中國軍隊抗擊和阻止日軍會師的最後機會。

火力差距,決定了戰爭的勝負。

有的軍隊,坐火車轉坐汽車,走了100多天來到這裡,不到一天,就基本全軍覆沒。

日軍集結了大批步兵、700門大炮、150架轟炸機輪番攻擊,最終佔領了大場。

淞滬戰場的形勢惡化,日軍掌握了主動權

二、八百壯士

10月25日晚,蔣下令,主力西撤,閘北留下一隻孤軍,死守上海。

他在蘇州河前線的講話中說,

“有一個根據地,非得命令,就該效死勿去,與敵人死拚到底,使各國認識知道我們中國軍人有為國而死的程度和精神。”

於是,第88師派出一個加強營的兵力,堅守蘇州河以北的四行倉庫

領導這支隊伍的就是第524團團附謝晉元

四行倉庫,曾經是大陸、金城等四家銀行的儲備倉庫。

這是一個龐大的鋼筋混凝土建築,易守難攻,糧彈充足。

它的西邊、北邊已經被日軍佔領,南邊與公共租界隔著一條蘇州河。

四行倉庫的過去與現在

26日,臨危受命的謝晉元,會同第一營營長楊瑞符,邊打邊撤。

最終,400多人退到了四行倉庫。

為迷惑日軍,他們對外說,八百人

後來,他們被世人稱為“八百壯士”

退守後的八百壯士

第524團是一個加強營,本來有800人,但經過蕰藻浜一戰,全部戰死。

謝晉元率領的“八百壯士”是第五批的補充兵員

他們多為湖北保安團的團員,年輕,缺乏作戰經驗。

堅守四行倉庫,大家都明白,這就是去赴死的。

老兵楊養正,四行倉庫保衛戰的親歷者。

那一年,他只有22歲。

雙目失明的他講起那段往事,依然鏗鏘有力。

“我們是抱著決死的決心去守四行倉庫的。”

駐守四行倉庫之後,戰士們就地取材,通宵構築工事。

利用大豆、小麥的麻袋,將其層層壘在倉庫的大門和各層的牆邊上。

由於特殊的地理位置,日本不太敢用轟炸和炮擊。

萬一轟炸不準炸到租界,就會引起英法美的不滿。

投鼠忌器的日軍只能採用步兵地面作戰的方式

此時,倉庫西面的建築被日軍佔領。

借著這個建築,日軍用機槍、平射炮把倉庫轟出一個缺口。

“八百壯士”就利用這個缺口,朝著日軍反擊。

倉庫的對面就是租界,那裡的人們關注著中國軍人。

英美記者坐在河邊的咖啡館,一面喝咖啡,一面看著對岸中日激烈交戰。

租界的中國人不顧流彈橫飛,為中國軍人鼓掌助威,提醒他們注意日軍的偷襲路線

這樣的場景,是中外戰爭史上從未有過的“奇聞”。

一個懂得軍事旗號的人自告奮勇地向對岸打旗號,問他們需要什麽要緊的物資。

對方回答,什麽都不要,只要一面國旗。

後來,租界的童子軍團楊惠敏把4米長的國旗裹在身上,冒危險進入倉庫。

於是,倉庫樓頂上升起的國旗,鼓舞了租界的中華兒女。

受到“八百壯士”不屈不撓的精神鼓舞,請求入伍的年輕人越來越多。

“中國不會亡,中國不會亡,你看那民族英雄謝團長。中國不會亡,中國不會亡 ,你看那八百壯士孤軍奮守東戰場。”

這首壯歌詠流傳。

10月31日,鎮守4天5夜,打退了日軍6次進攻,這支孤軍贏得了支持和同情。

但,他們收到了全員撤退的命令。

因為倉庫東南方有兩個大的煤氣罐,一旦炮火偏離,便會危機租界民眾。

於是,公共租界當局通過外交途徑,要求從人道立場下令撤退,避免無謂的犧牲

“他要我們撤退,我們不能撤退,我們死守,我們不能撤退”

戰士們不想退,他們要繼續鼓舞中華兒女。

但為了顧全大局,謝還是接受命令。

當天24點,謝下令突圍,趁著天黑衝過蘇州河上的垃圾橋。

此時,狡詐的日軍用密集的火力封鎖了橋頭。

“八百壯士”用盡所有的武器,壓製敵人火力,拚命往對面的租界跑。

謝是最後一個撤離出來的,當時他已經淚流滿面。被解除武裝後,中國軍人被運送到膠州路孤軍營

放下握了幾日都不曾松手的槍,戰士們的臉上寫滿了茫然。

“這些人拿著德製步槍、德式鋼盔,他們滿臉是淚,激動得渾身顫抖,發出了好像受傷的動物一樣的吼叫。”

按照約定,他們原本可以離開租界,但因為日本的壓力,租界把他們圈在孤軍營。

在那裡,謝晉元被收買的叛徒給殺了

至此,中國軍隊全部退出了蘇州河北岸的陣地,上海市區再無一支中國軍隊。

三、潰不成軍

11月5日,大量日本軍艦出現在杭州灣附近,準備從金山衛登陸。

駐守那裡的第62師的兩個步兵連,炮兵2旅2團6連,因為沒有重炮、沒有修工事,徹底被擊潰。

日軍登陸後,殺害了當地1015名百姓。

據集團軍總司令陳誠兒子回憶,

“日本人把老百姓的手臂砍斷,讓他們站在河邊,等我父親去看。”

日軍,打開了淞滬會戰南翼的命門。

此次登陸,日軍迅速往嘉定、吳江、昆山、太倉一線推。

一旦與北面的日軍合圍,嘉興、杭州、蘇州、無錫,甚至南京都會有危險。

面對急轉直下的戰局,眾人提出戰略撤退。

蔣猶豫不決,他想利用外交手段,對九國公約保持期望。

事實上,英法注意力在希特勒,美國奉行孤立主義,它們不可能製裁日本

11月12日夜,日軍把松江、青浦、南市、浦東全部攻佔。

淞滬會戰結束,中國軍隊戰敗,上海淪陷

日本戰機四處炮轟掃射,數十萬軍陷入可怕的混亂,撤退變成了沒有計劃的潰敗

雖然淞滬會戰失敗了,但它在抗日戰爭史上有重要的意義。

日軍曾狂妄道,3個月滅亡中國。

但,淞滬一戰就打了3個月。

它挫敗了日本中央突破、速戰速勝的戰略意圖,打碎了日本的如意算盤

殷憂啟聖,多難興邦,共赴國難,不怕敵人,不懼死亡。

淞滬會戰讓我們看到了中華民族,在國土淪陷、兄弟姊妹被日本侵略軍欺凌的時候,民族意識、國家意識被激發了出來。

中華民族的血性、氣節充盈在每一個國人的胸膛

1937年,上海淪陷那一天,我們看到一篇聲明:

“終有一天,中國將士會勝利歸來。各地戰士聞義赴難,朝命夕至,其在前線以血肉之軀,築成壕塹,有死無退,陣地化為灰燼,軍心仍堅如鐵石,陷陣之勇死事之烈,實足以昭示民族獨立之精神,奠定中華複興之基礎。”

我想告訴先烈們。

如今,我們中華民族做到了,正在為民族偉大複興而努力!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