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我有點害怕《權遊》結束

難得有個大周一早上,朋友圈的人們都精神抖擻、喜氣洋洋。只為了這件事——

《權力的遊戲》最終季,終於在大家不捨又渴望的複雜心情中播出了。

說起來,《權力的遊戲》真的是現在少有的現象級美劇

雖然距離第一季播出已經過去了8年,但在大洋彼岸的中國,它卻依然能讓大家追劇時情緒(=讓大家想追殺喬治啊啊馬丁的心情)高漲,熱情似火。

但凡是個愛網上衝浪的人,哪怕一秒鐘也沒看過這部劇,也不可能不知道它的大名。

在即將完結時能在朋友圈刷屏的美劇,不多。現在大概也只有走過12年的《生活大爆炸》能與之抗衡了。

雖然題材、形式都完全不同,但《生活大爆炸》即將在美國時間5月16日播出最後一集的消息,同樣讓中國的觀眾傷感不已。(也不知道他們的電梯到底能不能修好)

說起來,目前在中國最有名氣的幾部長跑美劇,比如《摩登家庭》、《犯罪心理》等,都已經宣布即將迎來最終季,要和不離不棄的觀眾說再見了。

儘管有的劇之前就已經略顯疲態,但在宣告結束的那一刻,還是讓人有種戀愛長跑多年、無疾而終分手的空虛,和不知道以後該盼著點啥的茫然。

隨著權遊開始引領這一波美劇的謝幕,或許很多人都會有這種感覺:

這可能就是盛極一時的美劇,在中國觀眾這裡最後的黃金時代了。

美劇在中國第一次成為現象級的追捧對象,毫無疑問是2005年《越獄》第一季在國內爆紅之後。

可以說,現在的美劇就算再火,也不可能複製當年《越獄》在中國的火爆程度了。

擱現在的情況來看,這種節奏快、犯罪題材、還是嘰裡呱啦外語的電視劇,太小的和太老的肯定不是它的閱聽人。

但在當時,學生都在想盡辦法追劇,班上好多男生把英文名改成Scofield,上至40歲阿姨下至14歲少女都要親切地管男主叫一聲“米帥”,甚至家裡的叔叔大伯都會在電腦上把下載文件拷來拷去追著看。

現在回想,這是第一部撞上了中國互聯網開始高速發展節點的舶來電視劇。

2005年左右,速度慢、過程複雜的撥號上網逐漸被淘汰,寬頻上網開始提速,電驢、BT種子(這些詞簡直是時代的眼淚)這些古早下載工具飛速普及。

因此,中國的網民得以和大洋彼岸最火最新的電視劇只有一夜之隔,美劇也在當時尚且無人在意版權的灰色地帶,在中國觀眾中播種了唯一一次廣泛年齡層內的影響力。

再加上當時那一批美劇《絕望的主婦》、《迷失》、《豪斯醫生》、《24小時》等等,質量都可圈可點,算是和《越獄》一起構建了那幾年美劇在中國的影響力。

當時人們愛看美劇倒不是像後來那樣,一邊看好劇、一邊對國產劇恨鐵不成鋼,只是單純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原來美國的電視劇是這種製作模式啊。

其實,除了網絡的傳播,以前中國觀眾和美劇的蜜月期也離不開電視。

對於現在的00後來說,在電視機上看一本正經的翻譯腔美劇可能是件不可思議的事情。

但央視其實從80年代就引進了一系列美劇,什麽《加裡森敢死隊》、《來自大西洋底的人》、《神探亨特》之類的,90後可以問問爹媽,這些老古董美劇中間必定有一個他們的男神。

在央視熱播美劇,也一度造成萬人空巷的局面,每一部的題材都算是當時觀眾的一種啟蒙。

許多90後也還記得,自己小時候在CCTV8看了不少配音奇怪但劇情好看的美劇,從《成長的煩惱》到甜心希拉裡·達芙的《新成長的煩惱》,都是人畜無害、還挺有教育意義的。

後來網絡很發達了,但央視還是在嘗試引進譯製版當紅美劇——儘管引進的時候距離人家首播已經過去了N年,一成不變的配音也讓人覺得與時代脫節,但至少美劇還是能在很重要的文化平台上露臉。

當然,當美劇滯後地出現在電視上已經沒人care時,是因為當時的主戰場早就轉移到視頻網站上了。

人們一度以為,這是一道跨越語言關、把中國觀眾和國外好劇連起來的最好的橋梁。

畢竟在2010-2014年這幾年,幾大視頻網站採購美劇等海外劇版權的架勢,就像“軍備競賽”一樣迅猛。

各大字幕組面臨嚴峻的版權問題後,有些關停,也有些轉型和視頻網站合作,嘗試摸索一個對彼此都好的解決方法。

在視頻網站看美劇的巔峰期,大概是2014年《紙牌屋》第二季在國內外都大火時,搜狐跟上了Netflix一口氣放出全部13集的腳步,讓中國觀眾在第二天就能看到。

但後來,經過了視頻版權的規範和政策的調整後,大家似乎也並沒有像想象中那樣合法又便利地看到想看的熱門美劇

2017年左右,傳說中愛奇藝和Netflix建立了合作關係,但如今愛奇藝的美劇庫也只有62部而已,也並無Netflix熱劇的身影。

2018年艾美獎獲獎名單上,關注影視的人會知道,上面許多名字都曾在影視大號中被安利、被稱讚——

《王冠》、《了不起的麥瑟爾夫人》、《巴瑞》、《美國犯罪故事》、《使女的故事》……

然而你很難在國內幾大視頻網站的美劇庫中找到它們。

這種現狀也讓人想起一個討論:論壇上有人發問,為什麽這幾年越來越覺得美劇不行了,感覺沒那麽多人看美劇了?

得到最高讚的兩個回答,切入角度截然不同。

對於一直關注、愛好美劇的人來說,他們對創新和突破永不滿足;但對於更多的人來說,美劇早就不是個必須要追才能顯得自己不被時代落下的潮流,也不像以前那般唾手可得。

現在很多人對待美劇往往是,聽說最近這個劇挺不錯的,但一想到要費半天勁才能看到,氣就泄了一半;

再一想又不是非看不可,反正其他選擇那麽多,就乾脆擱下了。

想看劇又不知道怎看的你

因此,看美劇不知不覺間門檻變高了——當你得有足夠的耐心和強烈的意願才能看到一部劇,那它怎麽可能有廣泛的話題度和群眾基礎呢?

所以現在中國觀眾再看到美劇的動靜,往往會有種隔岸觀火的感覺。

美劇雖在中國越來越糊,但它本身其實還是在向前的。

Netflix、HBO、亞馬遜們都在拚優質原創內容,都很捨得砸錢。今天你宣布《權遊》最終季單集成本1500萬美元,明天我宣布花5億美元成本打造劇版《魔戒》,也是一種意義上的“軍備競賽”。

技術上,之前Netflix突破性地推出了互動電影《黑鏡:潘達斯奈基》。儘管毀譽參半,但依然是一個值得一探究竟的作品。

國內媒體也爭相在娛樂板塊報導了它的問世,但除此之外,我們很少有人能做一個切身體驗它的觀眾。

世界上最先進的電視劇生產力仍在前進和探索,而因為一些原因,有人脫節了。

只要不是《權遊》這種早在中國有基礎、也有穩定觀看渠道的大劇,很多美劇就是再火,對於我們來說也漸漸只是遙遠的、無關的東西。

觀看渠道的變化,娛樂方式的多元化……和以前的美劇熱相比,現在美劇在中國觀眾這裡的地位自然是顯得衰落淡薄。

它讓人最無奈的結果是,在建造自己的精神世界這件事上,我們與從前相比不知不覺少了很多可能性,而這種可能性也變得難以預料。

當然,美劇這東西本來就不是像每天吃飯一樣,不看就活不下去。

甚至即便它因為《越獄》大紅過,其他99%的時間也不過是中國觀眾中不算大眾的取向,只是和其他國家電視劇相比起來沒那麽小眾罷了。

只是在如今的情況中,美劇迷在自己的圈子裡自娛自樂的屬性愈發加強,像《權遊》這種精彩又有廣泛影響力的大劇,還真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出現了。

· END ·

如果喜歡這篇文章

歡迎分享到朋友圈

或點擊底部右下角的“在看”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