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民國幽默哪家強?章太炎自負,郭沫若機智,史量才有骨氣

01

史量才曾言,“國有國格,報有報格,有人人格”,他認為“報紙是民眾喉舌,除了特別勢力的壓迫以外,總要為人民說些話,才站得住腳。”

有一次,蔣介石找史量才談話。

蔣說:“把我搞火了,我手下有一百萬兵!”

史冷了地回答:“我手下也有一百萬讀者。”

這是槍杆子和筆杆子的一次對話。

1934年11月13日下午,滬杭道上,史量才遭暗殺,終年54歲。

02

【史海遺珠】孫傳芳是北洋軍閥時期的東南五省聯軍總司令。當時孫中山首倡,袁世凱發揚光大,都說要當人民公仆。孫傳芳看了報紙幾乎笑破肚皮。他說那些爭當人民公仆的其實都是騙子,他要當就當人民的父母,不當人民的公仆。因為當仆人的沒一個好東西,不是拐騙主人的小老婆就是偷主人的錢財,而天下當父母的沒有一個不愛自己孩子的。

大家對此有何感想?

03

與紐倫堡審判相比,東京審判的一項創新在於,將主要責任人的消極不作為舉動一並納入了定罪和量刑的考察範圍。這是因為在中國南京、菲律賓馬尼拉等地發生的大規模屠殺和劫掠中,日軍最高指揮官並未明確發布帶有“處決”字樣的命令,從表面上看與德國對待猶太人的屠殺不甚相同。但法庭認為,當屠戮和虐待戰俘乃至平民的行為已經普遍出現,且領軍指揮官對此明確知曉時,若其未能做出有效地阻止舉動,則可視為默許或縱容,同樣應該承擔責任。

04

1945年在重慶的一次聚會上,郭沫若經人介紹認識了廖冰兄。廖冰兄告訴他,因為其妹叫廖冰,所以他就叫廖冰兄。

郭沫若作出

恍然大悟的樣子說:“哦。我知道了,那邵力子的父親一定是邵力,鬱達夫的妻子就是鬱達了!”

05

在是否應該追求裕仁天皇的戰爭罪時,麥克阿瑟經過深思熟慮後,給杜魯門總統寫信說:“起訴天皇無疑會在日本國民中引起巨大的騷亂,其影響不容低估。天皇是日本人保持團結的象徵物,推倒了天皇,日本必將瓦解。到時我們不得不在此駐扎一支100萬人的大軍,無限期地為維持安定而煩惱。”

06

九一八事變前,本莊繁給當時的日本陸相南次郎寫了一封信,信中對侵略中國東北對日本的重要作了闡釋:“熟察帝國存在及充實一等國地位,勢非乘此世界金融凋落、蘇聯五年計劃未成、支那統一未達之機,確實佔領我30年經營之滿蒙……則我帝國之基,即能現固於當今之世界。”

07

1945年12月15日,近衛文麿在宅邸服用氰化鉀自殺身亡。他在遺書中寫道:“在日華事變以來犯下了許多政治錯誤並深感負有責任,但被當作所謂戰犯在美國法庭上被審判對我而言是無法忍受的。”

08

甲級戰犯東條英機曾說:“有些時候,我們要有勇氣去做點非凡的事情——就像從清水寺的平台上往下跳一樣,兩眼一閉就行了。”

09

據《鶴林玉露》記載,北宋權臣蔡京生活非常奢侈。他被抄家後,他府中的一個小妾流落京城,被一個士大夫給買了。士大夫問小妾:“你在蔡京府上是做什麽的?”女子回答說:“我是蔡太師府上包子房裡的人。”士大夫便令她做包子。她回答說不會做。士大夫不解地問:“既是包子房裡的人,為何不會做包子?”女子回答說:“妾乃包子廚中鏤蔥絲者也!”連做包子用的蔥絲都有專人鏤刻,可見分工之細密。這包子做得真是講究到極致了。由此可見蔡京的生活有多奢侈。

10

清末,湖廣總督張之洞在武漢開設“兩湖學堂”,課程既有論語、周禮、尚書,也有數學、地理、測量、化學及體操等科目。學生的待遇尤其優厚,每人宿舍有兩間,一間書房,一間臥室;每月可以領膏火銀四兩,每月考試時,成績列“超等”的,可以得到獎金十二元,連“平等”的也能得到八元獎金。學生張知本回憶“當時米一石隻售數百文錢,故學生生活極為優裕,甚至可以贍養家眷”。而考試的計分體系最為獨特,以四分為最高,因為張之洞認同宋代學者邵雍對司馬光“君實九分人也”的評價,認為學生能夠達到司馬光的一半,“即足為當代佳士”了。

11

很多人知道約翰·托爾金是通過其小說《魔戒》,但是很多人不知道,寫小說只是他的副業,偶爾為之。他的主業是語言學教授,從小便是學霸。他母親從小教他英、法、拉丁、希臘四種語言,中學時代托爾金是學校辯論隊的頂梁柱,他還可以用地道的希臘口音表演古希臘戲劇。上大學後,托爾金深入研究古英語、芬蘭語、冰島語、中古威爾士語,他所著的《中古英語詞匯》是語言學的重要作品。1918年他參與編寫《牛津英語詞典》,接觸了英國及北歐的各種神話和民間故事。2年後,托爾金當上利茲大學的英語高級講師,1925年回到牛津工作,成為該校歷史上最年輕的教授,當時他才32歲。

12

章太炎出生於中醫之家,據《余杭縣志》記載,章家三世皆知醫,並都曾懸壼鄉眾,行醫救人。在此影響下,章太炎在兒時就埋下了對中醫的鍾情與志趣。他耳濡目染於先生俞樾,遍涉醫典,也是得益良多。晚年更是投入大量精力在醫學研究領域。有人問章太炎:“先生的學問是經學第一,還是史學第一?”

他答:“實不相瞞,我是醫學第一。”

13

20世紀40年代,張愛玲在多篇小說發表後,一時洛陽紙貴,胡蘭成寫了一篇《論張愛玲》,大讚其“貴族的血液”。這種招搖引來當時另一名女作家潘柳黛的嫉恨,她寫了《論胡蘭成與張愛玲》,對“貴族血液”大加諷刺:“這點關係就好像太平洋裡淹死一隻雞,上海人吃黃浦江的自來水,便自說自話說是“喝雞湯'的距離一樣。” 其諷刺實在是絕妙。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