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雷軍組建“復仇者聯盟”,能撐起小米新10年嗎?

小米創始團隊隱退,開啟經理人時代。

文 | Tech星球 周曉奇

時隔三年,前暴風TV CEO劉耀平又開始更新了微博。

“我今天的早餐,完全沒有刻意安排,是小米粥加蘋果”。5月7日,劉耀平用小米10手機發了微博,定位顯示北京清河,小米科技園所在地。

十年前,雷軍與林斌、黎萬強等人喝下小米粥,成立小米公司。十年後,劉耀平飲下一碗小米粥,正式官方宣傳加入小米,擔任小米電視部總經理,直接向雷軍匯報。

至此,小米麾下又增添一名來自友商的高管。值得注意的是,雷軍在收攏友商高管的同時,小米創始團隊成員卻在陸續淡出小米。

今年5月中旬,根據天眼查信息顯示,小米八位創始人之一的林斌卸任小米法人代表、經理等職務,同時退出公司經理、董事。小米法人代表由小米聯合創始人洪鋒接任,經理、董事分別由劉德和洪鋒接任。

至此,小米創始團隊八位成員,除雷軍外,周光平、黃江吉、黎萬強三人已經正式離開小米;打造出小米生態鏈的劉德在2018年改任為組織部部長;同年洪峰擔任小米金融董事長兼CEO,負責金融業務;今年初,最後一位在業務線的高管王川,也轉任為首席戰略官。

小米創始團隊已然全部淡出業務一線,而外部經理人則陸續上場成為頂梁柱。從金立集團總裁盧偉冰,到聯想集團副總裁常程、小辣椒手機創始人王曉雁、努比亞聯合創始人苗雷,再到現今的暴風TV CEO劉耀平,小米儼然組建了手機圈的“復仇者聯盟”。

新加入的職業經理人,過去是“抬杠”的友商,現在則是雷軍的心腹。

然而,雷軍並不滿足於此,他希望聯盟更加壯大,為此在劉耀平官方宣傳加入小米當天,他還發微博表示,“小米將堅持海納百川”人才政策,持續引進更多牛人,歡迎大家加盟。”

在低迷經濟環境下,雷軍“抄底”吸納更多人才,歷經十年征途的小米,也想要做更多的事。

撬來友商高管鞏固手機業務

去年底,小米2020新品效大會海報顯示,前努比亞手機聯合創始人苗雷已經入職小米,擔任小米相機部總監,負責小米手機新影像技術領域。

小米科技園,圖源盧偉冰微博

據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了解,2012年努比亞創建品牌時就將手機攝影作為主要研究方向,在手機攝影領域擁有近3000項專利。雷軍拉苗雷入夥,很明顯想要直接提升小米相機部門的水準。

苗雷或許沒有讓雷軍失望,今年2月小米舉辦線上發布會,推出旗艦小米10系列,這是小米品牌衝擊高端的第一款產品,不僅起售價衝到3999元的價格,而且在性能方面也超過了華為。

發布會上,雷軍當場宣布小米10在DxO中的總分為124分,在拍照、音質等方面超越此前排名第一的華為Mate 30 Pro 5G,“在相機技術上,小米第一次超越了友商”,雷軍表示小米第一次實現了對友商的全面超越。

據悉,小米在三年前就成立了影像核心器件部門,三年來一直被華為壓著一頭,此次首度超越華為,也難免雷軍難掩激動。

相機是各大手機品牌的重要賣點,小米的相機部門也有近千人,屬於小米的大部門之一。雷軍對苗雷的安排,可以預見苗雷將在小米和手機領域獲得更大空間。

借行業口碑拓展AIoT邊界

小米並不僅僅只想做一家手機公司,還想成為一家AIoT平台。

2019年初,雷軍在年會上發表演講,小米正式啟動“手機+AIoT”雙引擎,表示將會All in AIoT,5年內持續投入超過100億元。

其實,早在2013年,小米就推出了可接入IoT設備的小米路由器,再到2014年全面布局生態鏈業務,2017年推出小米AI智能助手小愛同學,小米已經逐步建立起生態。

今年5月,招募前暴風TV CEO劉耀平,更加凸顯小米想要加重布局AIoT的想法。儘管劉耀平此前所在的暴風TV崩盤,但並未影響到劉耀平的口碑。足以看出這位“互聯網電視第一人”的行業地位。

2001年,劉耀平在創維集團任職市場總監,期間一路做到行銷總部總經理的位置,在這段時間內,創維和阿里巴巴聯手,推出了互聯網電視品牌“酷開”,這被認為定義了中國第一台互聯網電視。

劉耀平離開創維後,被暴風集團創始人兼CEO馮鑫招入麾下,擔任暴風TV CEO,在其帶領下,暴風TV一度發展迅猛,2016年,暴風TV銷量銷售80.9萬台,營收達到9.3億元,佔到上市公司整體營收的56.4%。

雷軍在小米年會演講,圖源網絡

劉耀平在互聯網電視行業積累的多年經驗與能力,或許是雷軍拉其入夥的重要原因,他需要有經驗的高管,帶領小米在AIoT領域殺出一條血路。

2019年小米電視全球出貨量達到1280萬台,國內出貨量達到1046萬台,成為國內首個年出貨量破千萬的電視品牌。這一成績單引發了榮耀、一加等競爭對手的警惕。

劉耀平的加入,顯然是雷軍想把小米電視這把火燒得更旺,而電視是小米AIoT的重要布局。

據小米發布的2019年財報和2020年第一季度財報顯示,從2019年Q1開始,小米loT的收入同比增長一直在放緩。開年之後,因為疫情緣故,小米loT與生活消費的收入受到了嚴重衝擊,收入為130億元,是最近四個季度以來的最低值,環比下降了33.3%。

小米電視要保持現有優勢也不容易,當前不少手機、傳統家電廠商都在加碼布局智能電視市場,競爭對手不僅有華為榮耀等老對手,還有傳統家電廠商如TCL、創維、海信等。

劉耀平的前方路,必然充滿挑戰。

「復仇者聯盟」的戰鬥力

等待劉耀平的,注定是一場血雨腥風的惡戰,而與其面臨同樣處境的,還有盧偉冰。

去年,盧偉冰曾表示大家電面臨著巨大的機會,市場格局多年來沒有變化,電視行業也如此,“之前我們探索大家電,現在是要發力了。”

為此,去年Redmi不僅推出了多款手機,還發布了紅米首款筆電電腦RedmiBook 14;超大尺寸的紅米電視;Redmi小愛音箱Play以及紅米路由器AC2100等數款產品。

今年2月,盧偉冰在接受採訪時表示,2020年重新梳理和確定了小米在中國市場的戰略,即手機+AIoT的雙引擎戰略,第一件事情就是將這個戰略在中國市場做好落地和執行。

雷軍曾表示,2020年是小米推動“手機+AIoT”戰略的關鍵年,可以想像在這個時刻,盧偉冰和劉耀平在小米的重要性。

2019年初,盧偉冰剛加入小米時,擔任小米集團副總裁,兼任紅米Redmi品牌總經理,負責紅米Redmi的品牌打造,產品設計,生產和銷售等。

僅僅一年時間,2019年底,小米發布新的高管任命通知,其中剛加入不到一年的盧偉冰出任中國區總裁,並繼續兼任Redmi品牌總經理,向CEO雷軍匯報。

當年,正值小米分離Redmi,將其作為獨立品牌運作,與小米形成區分,分別衝擊“極致性價比”和高端市場的“極致體驗”。

然而,就在Redmi獨立後不久,vivo主打性價比的子品牌iQOO發布,OPPO召回海外市場的子品牌Realme,隨後就推出了專注性價比的Realme X系列產品。

面對強敵,盧偉冰的壓力可想而知,不過為了保證其有足夠空間發揮,雷軍也給予其相當寬泛的權限。

好在盧偉冰沒有讓雷軍失望,他上任後的首款機型Redmi Note7,在7個月內銷售超過2000萬台;升級版Redmi Note8,三個月銷量就突破了1000萬台。

與此同時,在盧偉冰的帶領下,Redmi不僅保持著“極致性價比”,還帶來了首款旗艦產品Redmi K20系列,並且銷量在六個月內也達到450萬台;首款5G手機Redmi K30 5G起售價更是直接定為1999元,將5G手機價格拉到了全新的維度。

據小米2019年報和2020年Q1財報顯示,2019年小米與紅米全年銷量達1.246億部,同時第三方機構Canalys表示,Redmi Note 7是2019年全球銷量最好的中國品牌手機,Redmi Note 8系列則是2020年第一季度全球熱銷第二的智能手機。

2019年,Redmi的整體表現甚至超過小米,同時由於Redmi極具性價比的特性,還有一些小米用戶轉而購買紅米,這被網友調侃為“乾翻小米”。

在盧偉冰的帶領下,紅米進一步強化了極致性價比標簽,他也由此在小米建立起穩固地位,而極致體驗則由小米承擔,為此小米也在廣招各方面人才。

經理人時代與小米下一個十年

常程從沒停下過他的“碰瓷”行銷套路,原先在聯想集團擔任副總裁時期,常程就一直在“碰瓷”友商,小米更是他經常“碰瓷”的對象。

今年1月,常程前腳剛從聯想離職,後腳就接受了雷軍的橄欖枝,擔任小米集團副總裁,負責手機產品規劃。

此後,常程更是直接表示,小米要與友商全面對標,Redmi品牌對標榮耀,小米的Pro系列對標華為Mate系列,數字系列對標華為的P系列,MIX系列對標iPhone。

左起第二位為常程,圖源雷軍微博

而在加入小米後,常程的微博行銷也沒有斷過,每天都會發三五條微博,為自家產品宣傳造勢。

然而,常程剛到新東家沒多久,就給小米帶來了行銷危機。今年4月,在宣傳小米10青春版時,為了突出其攝影、變焦等能力,使用了窺探隱私、作弊等內容,瞬間引起爭議。

儘管常程及時刪除了此條微博,但還是為小米帶來了嚴重的不利影響,為此小米公司和常程雙雙道歉,常程還向公益基金會捐款10萬元,以此為戒。

這並不是小米首次對職業經理人進行處罰。

2017年,小米挖來原天語手機副總裁汪凌鳴,擔任小米集團副總裁,到年底小米網改名銷售與服務部,汪凌鳴升任為副總裁兼銷服部總經理。

當時小米銷服部是全公司人數最多的部門,達到6048人,佔總人數41.7%,而銷服部總經理原先由小米元老級人物林斌擔任,也是在其帶領布局小米銷售渠道後,將小米逐步拉回正軌。

讓汪凌鳴擔任這一重要部門總經理,可見雷軍對其的看重,而在次年1月,汪凌鳴也立下軍令狀,表示要小米在10個季度內重回中國第一,但剛過一年,他就前往小米國際部擔任國際部副總裁,負責推動小米非洲業務的拓展。

然而令人萬萬沒想到的是,2019年5月23日晚間,小米集團向國際業務部全員下發內部郵件,火速辭退汪凌鳴,理由是違反治安管理處罰法。

儘管汪凌鳴有供應鏈、行銷、零售等領域的管理經驗,但雷軍還是放棄了他,同時雷軍招募來的外部高管,也並不是都能留在小米。

更早之前,小米在2013年10月,曾挖來谷歌負責安卓產品管理的副總裁雨果·巴拉(Hugo Barra)擔任小米副總裁,負責小米國際化業務拓展,以及與谷歌Android的戰略合作。

據第三方機構IDC數據顯示,在雨果·巴拉任職期間,小米2016年第三季度智能手機出貨量在印度市場排名第四,僅次於三星、聯想和Micromax,小米在印度尼西亞等東南亞國家受到歡迎,但投資巨大的南美市場最終折戟,其他市場暫無建樹。

2017年,雨果·巴拉表示因健康原因離開小米,回到矽谷。

如今,小米海外市場正越發重要。據小米2020年Q1財報顯示,海外市場總收入為248億元,同比增長47.8%,佔比首次突破總收入的一半。

今後,小米必然需要注重海外市場的競爭,雷軍失去了雨果·巴拉,之後更加需要找到能帶領小米走向國際化的牛人。

另一方面,小米創始團隊也逐步隱退。

盧偉冰加入時,小米還公布了小米聯合創始人黎萬強因個人原因離職的消息。黎萬強也不是第一位離開小米的創始成員,2018年周光平、黃江吉兩位成員就已經離開。

隨著小米創始團隊成員逐個離開,外部經理人則步入升遷之路,用雷軍的話說,小米開始步入下一個“重新創業”的十年。

去年小米發布2019年中期財報後,林斌即出售了4131.34萬股小米集團股票,套現約3.4億元人民幣,這一舉動無疑引起中小股民對小米股票價值的質疑。為了穩住股價,雷軍直接簽署了“總裁的禁售期承諾”,披露一年內林斌將不再出售小米股票。隨後在2019年11月,林斌卸任了小米集團總裁,改任小米集團副董事長,淡出小米一線業務。

“放下過去的包袱,重新創業。”3月27日,雷軍在微博中表示。

新人進,老人出。彼時的小米已經是世界500強公司,再也不是那個躋身在銀谷大廈辦公的小公司,而是擁有34萬平方米科技園的小米集團。

小米走過初創十年,下一個重新創業的十年,雷軍需要更多帶有經驗、資源與團隊的高管,助力小米登上下一個巔峰,小米正從合夥人時代,走向經理人時代。

下一個小米十年,不知又會講述怎樣的故事?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