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男子稱被官員父親派車接回荊州 紀委:其父系荊州商務局科長,已停職

剛剛,@荊州發布 通報“男子稱當官父親派車從天門接回荊州”事件:多部門介入調查,證實該微博網民真實姓名何昊,其父何炎仿,系荊州市商務局市場運行科科長,目前已對何炎仿作停職處理。

長安街知事注意到,2月14日17時42分,微博網友@Euamoter 發布了一條微博:“從沒覺得我爸有多大本事,當了一輩子官我沒沾到一點好處。直到這次疫情,在全省封路的情況下,通過他的關係派車把我從天門接回荊州。

當天19時44分,@Euamoter 再次更新了一條視頻,並配文“天門拜拜”,畫面為天門高速入口。

在全國上下抗擊疫情的關鍵時期,如此公開炫耀“特權”,引起了廣大網友的強烈反感,回應稱“你爹可能要大意失荊州了”。

很快,網友發現@Euamoter 曾經公開“曬出”2019年支付寶年度账單,其總支出為286萬餘元。這又引起網友的猜測和聯想,懷疑@Euamoter 利用父親的權力牟利。

2月15日早5時31分,@荊州網警巡查執法 發布微博回應這一事件,稱因網上各種沒有依據的猜測和以訛傳訛,讓荊州不少何姓同志無辜“誤傷”,當事人何昊(@Euamoter 真名)已在網上公開致歉,他的父親並不是大家猜測的那幾個人,事情原委並非大家想象的那麽複雜、那麽“水深”,有關部門正在做進一步調查核實。

就在剛剛,@荊州發布 通報稱,經連夜調查,已證實該微博網民真實姓名何昊,其父何炎仿,系荊州市商務局市場運行科科長。14日,何昊在天門完成規定隔離期後,通過其父何炎仿的私人關係,聯繫一輛由天門來荊州採購物資的順風車返回荊州,途中在微博上發表相關言論。

據荊州市紀委監委介紹,目前,荊州市紀委監委責成派駐紀檢監察組會同荊州市商務局黨組就此輿情反映的問題展開調查,荊州市商務局黨組已對何炎仿作停職處理

長安街知事注意到,早在今天凌晨4時18分,@Euamoter 在另一微博账號@Needdu742 發布道歉書,表示自己是一名在廣州從事服裝經營的個體戶,支付寶年度账單是其經營流水,內容真實,並非父親給予;其父是荊州商務部門的一名科長,接他的車並非父親“派車”,而是利用朋友的關係,聯繫了一輛運輸生活物資的返程車輛。

道歉書全文如下——

“各位網友新年好,在我國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關鍵時刻,由於我的魯莽無知,在微博上發表了非常不恰當的言論,給大家的生活帶來了極大的困擾,我對此向大家表示最誠摯的道歉。

我叫何昊,是一位在廣州從事服裝經營的個體戶,為了炫耀自己的成績,在微博上發表了自己的支付寶年度账單截圖,這是我經營的流水账單,账單所反映的是真實的,並不是我父親給予的。

我父親叫何炎仿,是荊州市商務部門的一名小小的科長,也無權派車把我從天門接回,疫情期間,我在天門隔離了22天,急於回家,就要求我父親想辦法把我弄回。由於虛榮心作怪,在網上宣稱是我父親派車接回的,其實只是我父親利用他朋友的關係,在天門聯繫了一輛運輸生活物資的返程車輛將我帶回的。

以上所說如與事實不符,我願真誠地接受網民對我的譴責和監督。從今以後,我將嚴格遵照國家的法律、法規,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為社會的和諧穩定貢獻自己微薄的力量。

再次誠懇的向廣大網民朋友們道歉!”

長安街知事注意到,1月24日,在武漢“封城”的第二天,荊州也宣布“封城”:自當天12時起,荊州火車站離荊州通道暫時關閉;1月24日17時前,市區所有公車、道路客運班線車、旅遊包車、農村客運車輛、渡口渡船暫時關閉停運。恢復時間另行通告。由屬地政府牽頭,安排專班,在火車站、長途汽車站、客運碼頭、高速公路口等地按要求設置體溫檢測點,實行24小時輪班。

截至2月14日24時,荊州市累計報告新冠肺炎病例1478例(含臨床診斷病例257例),累計治愈出院192例(含臨床診斷病例42例),累計病亡32例(含臨床診斷病例3例),目前仍在院治療1254例(含臨床診斷病例212例),其中:重症104例(含臨床診斷病例6例)、危重症39例(含臨床診斷病例3例)。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