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判刑十年,出來後,他成了全村首富

“活到五十歲,我發過兩次財。”

“那時候17歲……村裡還沒通電,我就給家裡搬來電視機和冰箱!”

“現在,房子、車子、票子都有了,很安逸。”

如今,已經是七二村“致富帶頭人”的李遜,年過半百,卻容光煥發。

誰能想到,他曾經是令人聞風喪膽的“劫道班”的一員。

而他所在的七二村,從1993年到2004年的11年間,竟有一半以上家庭有犯罪記錄。

“要過七二彎,留下買路錢!”

要說李遜發財記,時光倒流回1986年,那時李遜才17歲。

李遜所在的七二村位於遵義市桐梓縣城向北21公里,村外盤山公路是連接川黔的必經之路。往來長途貨車從山腳到山頂要繞72彎,公路蜿蜒曲折,車行緩慢。

說到小時候的家庭狀況,李遜臉上難得浮現出一絲難堪:“家裡面窮到揭不開鍋,實在沒吃的時,連梧桐樹皮都剝下來加工吃過。”

饑寒起盜心。“公路飛虎隊”、“劫道班”和“飛車大盜”隨之成勢立。

月黑風高夜,氣象惡劣時,卻是李遜最期待的時候。

“下雨下雪,車子打滑,司機請我們幫忙,我們就故意把車弄翻,出高價才肯把車抬出來,想辦法訛錢。”

“天一黑,我們就三五成群,守在路上,讓司機留下大米、罐頭……”“要過七二彎,留下買路錢!”

盜搶盛行,司機談路色變。

靠著一次次盜、搶、敲詐,包含李遜在內的七二村人“發財”了。

但是,想象中的好日子卻沒有來。

發“路財”,吃牢飯!從1993年到2004年的11年間,七二村400余戶人家,一半以上家庭有犯罪記錄,261人因盜竊搶劫被判刑,其中40人被重判,2人領極刑。而李遜也因搶劫罪被判處十年有期徒刑。

“家裡有人在坐牢,比窮還讓人抬不起頭來!”

接下來十年,包括李遜家在內的七二村承受了極大落差,村民們最害怕兩件事就是——出村和過年!

“家裡有人在坐牢,比窮還讓人抬不起頭來!”七二村村民受盡了白眼和冷臉。

一到過年時,一半的家庭都吃不上團圓飯,家家的老母親都坐在桌前掉眼淚,這還過啥年?

幾年後,終於盼到李遜等人出獄。日子卻並沒有因他們回家而變好起來,反而一系列問題開始出現…

“那時候村風混亂不堪,就因為看你不順眼就呼你一巴掌。打架的就更多了。”不僅是李遜,七二村的村幹部也意識到要過上好日子,得先治好病根。

什麽是病根?

治標要治本,治窮先治愚。

怎麽治?

都餓著肚子呢,誰有閑功夫聽你嘮嗑?

村幹部自掏腰包,“三斤瓜子兩包煙”一壺農家老鷹茶,農家的簷前院下和村組的院壩草坪上,茶香四溢,引得村民參加。

“一開始聊聊家常,聊開心了, 就從大家關心的土地糾紛啊婚姻糾紛入手來擺故事、講道理。”當時的鎮人大代表叫張紹武,為了在七二村開展普法教育,他沒少操心。

“大家都受過法律的苦,你說法律好,正一套反一套都是你們說的唄?”瓜子磕了,茶喝了,卻沒人買帳,還有人當場唱著反調。

李遜也不太信。偶爾被鄰居拉來開會,他也會早早離開。

可是有時候,不想啥來,啥就偏找上門來。

“土地所有權受法律保護,誰也搶不走你的!”

“這塊地是我爸爸留給我的,必須歸我!”

李遜怎麽也想不到,自己的親侄女會跟自己來爭土地,而且把他告上法庭,“就只為了一塊三分地

這地其實是屬於李遜的,但是親侄女不聽,非說是她的。“為了一點點土地,親戚間的臉面也不要了。”氣上心頭,李遜甚至跟前來調解的村幹部也推搡起來。

“土地所有權受法律保護,誰也搶不走你的!”張紹武趕忙把他們拉開。

“法律真這麽說?那我能保下我的地?我以為法律隻說不準幹啥呢!”李遜驚訝了,通紅的臉也緩和了下來,沒想到“法律”還有這樣的好處。

“那肯定,法律是保護你的嘞!有時間我帶著你看看相關書籍,上面可寫得清清楚楚!”

接下來,李遜果然抱著本《土地管理法》開始看起來。

李遜入了迷,還看起電視和網絡上的法治節目,也學著用網絡搜索起法律條文來。

最後,李遜沒上法庭,他辦手續把土地轉給了侄女:“你說土地是你的,是要有憑證的。但是么爸覺得親情比什麽都重要。”

跟李遜一樣,越來越多的子女贍養糾紛,婚姻糾紛通過“法律”解決了,村民們開始主動學習法律,在外出務工時保護自身權益。

學法、懂法、守法、用法,七二村的法治氛圍如那涼風埡吹來的風,越來越清醇。

“現在我資產上百萬!”

愚治了,窮還在,怎麽辦?

2002年,崇遵高速公路建設推進到桐梓縣城。七二村兩委開始活絡思路,引領村民特別是刑滿釋放人員進入高速路建設工地打小工,搞沙石運輸。

“當小工賺不了錢!”賺過大錢的李遜可不滿足。不同的是,這次,他要堂堂正正地賺錢。

在村裡支持下,他成立了一家勞務公司,承接農村安居工程、鄉村公路建設,項目越做越大,錢越賺越多。

“過去在農村,土地是命根子,一家人吃得飽不飽全靠它。現在啊,土地成了搖錢樹,一家人吃得好不好全靠它。”李遜富了,一個人富還不行,他還想著帶民致富。

“《土地管理法》我認真研究過,耕地荒廢,如果荒廢期超過三年,土地是會被收回的。”

李遜算過一筆账:村裡不少人外出打工,土地荒廢了,可惜;村裡小家小戶種植,沒技術還費勞力,聽天吃飯,啥時候能發家致富?

機械化、專業化、大規模種植是大勢所趨,李遜一拍大腿,做了個決定。

他帶著村裡的“法律明白人”挨家挨戶上門勸說:“我們找村裡的法律顧問擬合約,白紙黑字寫清楚,有法律效力。你們就出地,我來種。等到收成時候,賣了多少大家分一半。”

聽到李遜這樣說,有了“法律明白人”的解說,有了“法律”的保護,村民們都安了心。

“現在我有328畝花椒田,生意紅火得很!”如今村裡鄉親見到李遜,都會親熱地叫他一聲“李總”。

去年,七二村農民人均純收入達到了12000餘元。全村55%以上的村民家庭年收入超過10萬元,7戶家庭年收入超過100萬餘元。

“現在我資產上百萬!”村裡戶戶都有了轎車,李遜還開上了寶馬。

李遜多了兩個身份,他成了村裡的“致富帶頭人”,還申請入了黨。

發了財,按法來。七二村實現了從“大亂”到“大治”。從2007年至今,七二村連續13年都保持了零違法犯罪、零事故、無黃賭毒、無邪教的記錄。

現在,在七二村民主法治展館裡,有一面牆,貼著村裡入選“好人榜”的人物肖像。

李遜照片擺在最上方,笑得最甜。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