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終於來了,國產恐怖片翻身之作

屏住呼吸。

驚心動魄的事情馬上就要出現。

為了這一天,我們等了兩年。

2016年的FIRST電影節上,一部電影驚豔亮相,Sir第一時間寫過,此後的兩年間不斷有毒飯在催問:什麽時候上映?還能上映嗎?

終於,4月4日,它來了——

(這個日子選得就有點邪門……)

《中邪》

甚至你可以說,我們等了二十年。

Sir上一次看電影被嚇得如此頭皮發麻,還是2001年的《恐怖熱線之大頭怪嬰》。

而要找到一部恐怖量級相當的內地電影,那恐怕更要追溯到1990年的《聖保羅醫院之謎》。

所以Sir的建議簡單粗暴:

膽子大的,上電影院會會《中邪》。

膽子小的,帶上男朋友,必要時捂住眼睛撲進他懷裡。

再不行,就帶上比你膽子更小的朋友,聽著他(她)的尖叫聲,你或許覺得沒那麽恐怖,反而有幾分……滑稽。

今天Sir就來預告這部《中邪》(無劇透),好讓你做到心裡有數。

先說前幾天發生的一事兒吧。

在某個“致敬港產片論壇上”,王晶炸了,撂下一段狠話之後,摔話筒走人:“你們說的主題是致敬香港電影,在我看來這是網絡電影集體盜竊香港IP。”

他順便還舉例了一部片,《筆仙大戰貞子》。

我不相信它拿了日本的版權,也不相信他們向《筆仙》那個電影拿過任何版權,我覺得是無恥!

類似的還有什麽《筆仙咒怨》《筆仙撞碟仙》……

貞子,日本IP;筆仙,韓國IP;碟仙,港片IP。

把它們排列組合,又是一部“新片”。

呵呵。

《中邪》就是來打臉這路貨色的,給辣雞們上了生動的一課:怎樣用地地道道的本土元素,嚇死你。

不信邪你就先戳預告片——

| 時長:01分12秒 |

也許還有幾分粗糙,但它結實生猛,勝在不鑽營取巧,倍兒有骨氣。

中邪,中國民間的一種迷信說法,多形容人被“不乾淨的東西”上了身。

各地有不同的傳說,也有不同的驅邪儀式。

《哭聲》詳盡展現過韓國版的“跳大神”。

而《中邪》一定會讓你覺得親切。

一個“半仙驅邪”的故事。

話說電影學院的學生丁鑫和劉夢,為了完成畢業設計,計劃拍攝一部以“封建迷信”為主題的紀錄片。

經人介紹,他們結識了一方有名的算命大師,王婆。

王婆不僅能算會卜,還能做法“還人”(驅邪的一種叫法),靈得很。

一次王婆受邀前去還人,丁鑫兩人也同行跟拍。

殊不知,那裡邪門的事情,超過了所有人的預料……

採用偽紀錄片的方式來拍靈異事件,極大地創造了臨場感和真實感,緊張到仿佛就有一把凶器死死抵在胸口上。

當然,這種“偽紀錄片”的拍攝手法,不算新鮮事。

早在1999年,就有一部《女巫布萊爾》嘗試用電影學生的拍攝視角,記錄了荒野的離奇事件。

但《中邪》,在Sir看來更可怕。

因為它所利用的恐怖元素,全都來自於中國人熟悉的日常。

熟悉到讓你覺得——

這是現實裡,真的會撞上的那種“中邪”。

故事發生的地點,全在偏僻的農村。

而王婆最後一次去做法“還人”的地方,更偏,一個方圓十幾裡沒有人煙的山莊。

到了夜裡,四下漆黑異常,院內也只有幾盞電燈籠搖曳,倏然一聲狗吠,能把魂兒嚇飛了……

這時候,再來點蹊蹺,那驚悚的氣氛,嘖嘖。

想象一下——

你的眼睛跟隨著搖晃的鏡頭,進入只有零星燈火的村子,鏡頭往左你也往左,鏡頭往右你也往右,你再回到正前方……

王婆伸著一根手指,顫顫巍巍地說:

你身後……好像有人!

哈哈哈。

好了好了,大晚上的Sir就不嚇你們,不然這文章恐怕讀不下去。

咱們切個輕鬆的話題,緩口氣。

《中邪》是導演馬凱的處女作。

成為導演之前,他只是個在橫店漂了多年的小演員。

沒戲拍的時候,和你一樣,他也是影迷,就愛窩在出租房裡看片。

尤其鬼片。

看多了他想:何不自己拍一部?

說乾就乾。

雖然拍攝過程中發生了不少波折,其中有4天拍的素材根本沒法用,但就這樣,《中邪》還是成為了當年FIRST青年電影展上最大的一匹黑馬。

不僅展映期間場場爆滿,最後還收獲了一座“最佳藝術探索獎”以及主席王家衛的點讚。

然而,這個夏天之後,馬凱和他的《中邪》卻消失了。

哪去了呢?

原來,為了讓電影能夠上映,馬凱集結了劇組原班人馬,回到拍攝地補拍了一些鏡頭,然後通過修複與調整,重剪出一個更加適合院線的版本。

一年半之後,回爐重做的《中邪》回來了。

看到“重剪”,有的毒飯心涼了一半。

不過Sir告訴大家可以把心放肚子裡。

這次不是那個剪刀手,而是一把“金剪刀”——由獲得過金馬獎(《推拿》)的孔勁蕾擔任剪輯執導,重新梳理敘事。

已經看過前後兩個版本,Sir可以說新版出人意料的好。

節奏更加緊湊,場面更加嚇人。

是的,沒有“妥協”與“和諧”,加量不加價。

刪去了一些冗雜無關的情節。

比如開頭女主角找幾個路人體驗民間算命,對話絮絮叨叨,畫面也雜亂無章。

新版簡化了三段次要的算命經歷,濃縮篇幅,交代完劉夢兩人的來歷,立馬進入“尋找王婆”的節奏。

因為王婆的做法“還人”,才是劇情主線。

這趟她遇到的,是一個住在深山老宅裡的女人陳麗。

因為一場車禍意外,老公和孩子都死了,陳麗開始變得行為異常,偶爾發瘋,用她自己的話說:“感覺身體被別人控制了。”

周圍人都說她中了邪。

為此,她的弟弟便請來王婆為姐姐做法驅邪。

一切的怪事,就此開始。

Sir以為,看過了一遍,第二次看不會那麽可怕了。

誰知道導演使詐,這次又加入許多全新的恐怖元素,嚇得Sir措手不及。

除了這些感官上的增強外,馬凱新加入的一些小細節,也完善了影片的基調。

比如,影片開始的片頭字幕標注上“騰訊影業春藤電影工作坊根據丁鑫的拍攝素材完成了本片”,這招虛實結合玩得6,讓人差點以為還真有那麽回事。

又比如,王婆在分析陳麗的“症狀”時,特意長篇大論了一番“地府小鬼來收人”的理論。

這段戲在原版中,可沒這般詳盡。

再比如,還人後的破度假村開始鬧鬼。

不得不說,原版在描述這些撞鬼的場景時,無論鏡頭還是方式都略顯單一了些。

這也是新版裡做出的一大調整,讓丁鑫深夜的幾次撞鬼,用不同的情景與不同的視角展現出來。

新增的“鬼”視角

這下你也該懂了Sir為什麽又被嚇到——

明明記得沒有這個場面,也沒有這個鏡頭的呀,哎喲,我去!

最後說說本片的結局。

舊版本的結局,是被觀眾集體吐槽的一大遺憾。

那麽酷的恐怖片,最後怎麽變成《今日說法》了?

縱然不適,喜愛本片的觀眾還是能夠理解:國產片嘛,崇尚科學反對迷信、符合相關法律法規是必須的,總得妥協一下。

然而,驚喜的是,新版本《中邪》用非常機智的技巧,化解這種尷尬。

到底是什麽?嘿嘿,你以為Sir會告訴你們。

只能給你們類比一下。

舊版是這樣講故事的——

從前有個和尚,常常靜坐在河中央,從來不下沉。一個小孩問他怎麽做到的,他笑著說:“我屁股底下有根通到河底的木樁。”

好沒勁啊。

修改過以後的新版本就巧妙多了——

從前有個和尚,常常靜坐在河中央,從來不下沉。一個小孩問他怎麽做到的,他笑曰:“阿彌陀佛,不可說。”

妙在哪,大家可以親自去品一品。

4月4日,跟隨著搖晃的攝影機,一起魂飛魄散吧。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