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Uber CEO專訪實錄:保持創始人激情和心態對成功至關重要

劃重點:

【騰訊科技編者按】網約車巨頭Uber首席執行官達拉-科斯羅薩西(Dara Khosrowshahi)日前接受媒體專訪,談到了該公司第二季度業績,該公司試圖從IPO以來的艱難開局中恢復過來,並向投資者證明其可以實現盈利的決心。

在接受採訪時,科斯羅薩西稱該公司第二季度52億美元的巨額虧損是“百年難遇”的打擊。這一虧損主要是由於與股票相關的薪酬成本以及表現不佳的業績所致,導致Uber股價周五下跌6.8%。

科斯羅薩西還談到了最近乘車價格上漲的問題,並透露,在競爭對手DoorDash以4.1億美元收購外賣服務Caviar之前,該公司也曾考慮收購。

採訪全文如下:

主持人:讓我們首先從股價開始。正如大家所看到的,Uber的股票面臨著巨大壓力,至少到目前為止是這樣。Uber確實在頂線和底線上都沒有達到預期。但是,在表面之下發生了很多可怕的事情,這至少會讓許多投資者感到困惑。所以,我們邀請到了Uber首席執行官達拉-科斯羅薩西,幫助解釋這一切並回答我們的問題。很高興見到你,科斯羅薩西!

科斯羅薩西:很高興來到這裡,謝謝!

提問:我們此前探討過與IPO相關的39億美元薪酬補償費用、司機獎勵以及很多不同的調整。所以,我想問你,如果你削減所有這些,這家公司的收入增長率到底能達到何種程度?我們現在看到的增長率是多少?你對未來的預期是什麽?

科斯羅薩西:我認為IPO對我們來說是一生只有一次的時刻,這對公司來說也至關重要。我們所做的許多事情,比如司機獎勵計劃,我們分給全球超過100萬名司機的獎勵接近3億美元,這對我們來說真的很重要。從會計的角度來看,這創造了混亂的PNL,但我認為這隱藏了潛在的趨勢,這些趨勢實際上對公司非常健康。

如果你看看我們公司的發展趨勢,會發現長期趨勢才是最重要的:我們的總預訂量超過160億,同比增長37%;出行量同比增長35%;我們有廣泛的閱聽人,每月活躍的平台客戶現在超過1億人,增長30%。

提到實際的收入增長,必須放棄司機增值獎勵,因為這只是一次性的。我確實告訴我們的投資者,預計這一趨勢將加速到今年下半年。今年下半年,你將看到趨勢是否保持不變,收入增長超過30%。當你審視盈利能力時,你會發現我們擊敗了自己預定的內部目標,我們也超過了華爾街預期。但我們虧損了6.56億美元,這仍然是個巨大的損失。不過,虧損正在改善,利潤率也在提高。

提問:的確如此。你曾在分析師電話會議上提及禁售期“到期”的問題。我曾簡要地討論過你的評論以及其他人的評論,但我想從你這裡得到更多評論,那就是:如果你做好了自己的工作,你說總需要有所取捨,你可以在調整支出的地方進行權衡,在提高底線的同時提高行銷和激勵支出的效率。你現在能給我舉些例子來說明你在做什麽,或者在未來幾個季度裡,你希望在提高盈利能力和總體貢獻利潤率方面做些什麽?

科斯羅薩西:好的,你會在這個季度看到。同樣,如果你收回些一次性費用,我們就從8億多美元的虧損變成了6.56億美元的虧損。我們在行銷方面的效率提高了很多,實際上行銷佔收入的比例下降了,而我們的營收仍在以超過30%的速度增長。因此,就這家公司的網絡效應而言,我們正處於境地改善的狀態。

Uber現在不僅僅是乘車共享公司,它也是一家運輸公司。在這方面,我們不需要繼續增加行銷和激勵舉措,我們可以推出忠誠度計劃,無論是對乘客和司機,這將增加公司的杠杆,並最終提高公司的盈利能力。還有,這是一家營收利潤率超過20%的上市公司。收入利潤率也在逐年增加。因此,我們不僅希望達到某種程度的現金流收支平衡,而且我們希望業務在到期日時實現有利可圖。

提問:這都是大手筆的支出,近期支出將開始下降嗎?

科斯羅薩西:我認為我們的支出佔收入的比例有所下降。當出行量同比增長35%時,支出也會隨之增加。但我們相信,我們將在行銷線路上獲得杠杆,而且我們肯定會在未來獲得固定成本杠杆。這個市場證明了這一點,這一季度的業績也證明了這一點。我認為我們必須在接下來的幾個季度裡繼續達到我們的目標。這是個競爭非常激烈的市場,但我們很有信心,我們對這個季度的運營情況十分滿意。

提問:我知道你喜歡歷史,而且對歷史知識相當了解,可能比大多數CEO都要好得多。腓特烈大帝說過:“處處設防等於不設防。”在拉丁美洲,Uber Eats正對抗競爭對手Door Dash。我的意思是,為什麽你決定進入這些市場。你知道你必須捍衛一切,這將花費一大筆錢?

科斯羅薩西:嗯,拉丁美洲是我們在拚車共享業務中最好的市場之一。這是個巨大的市場,那裡的GDP在增加。以阿根廷為例,布宜諾斯艾利斯現在是我們全球第五大網約車服務城市。我們知道如何在拉丁美洲運作,Uber這個名字在拉丁美洲很受歡迎。我們認為自己就是個服務平台,然後把其他服務也加入其中。所以,就像Uber Eats已經成為美國日常詞匯一樣,我們認為在拉丁美洲也是如此。這裡的確需要很多投資,但我們在Uber品牌和我們在當地建立平台方面擁有巨大的優勢,我們相信在拉丁美洲也能取得美國一樣的成功。

提問:我曾與萊爾-羅恩(Lior Ron)聊過,我認為他是個天才。目前,他正領導Uber Freight。分析師們似乎對Uber Freight的態度不冷不熱。你們花了很多錢,但碰巧是在錯誤的時間,你能給我們提供更多細節嗎?因為這在電話會議中沒有被詳談。

科斯羅薩西:是的,如果以年為基礎計算,我認為Uber Freight的頂線增長可以超過150%。如果你看看客戶群,會發現我們的客戶喜歡我們,我們簽約的新客戶,以及客戶的使用率都在逐年遞增,且繼續以非常顯著的速度增長。貨運業在今年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遭遇了疲軟。

我們進入並調整到這個疲軟業務,更積極地向客戶銷售,如果你看看現在的Uber Freight,會發現增長率令人興奮,我們仍然看好它。它可能需要幾年的時間發展壯大,但這是個價值數十億美元的行業,我們認為我們已經擁有了最好的解決方案,擁有最好的技術和偉大的品牌。我們認為我們可以在那裡取得很大的成功。

提問:你知道,競爭當然是投資者最關心的問題之一,無論是美國國內的Lyf還是其他市場上的滴滴,他們認為這將對定價造成持續的壓力。這種情況是不是已經開始緩解了?例如,滴滴在倫敦推出服務的可能性,是不是可能成為你們必須面對的另一場戰鬥?

科斯羅薩西:所以,我們在每個市場都有競爭對手。對嗎?如果你在追逐一個超過10兆美元的市場,你不會只有一個競爭對手,你會有多個競爭對手進來,我們碰巧是這個行業中最大的,所以當競爭對手進來時,他們都想要和我們競爭。仔細審視下乘車共享空間,你會發現這裡處於競爭狀態,但你看到乘車份額的使用率實際上比季度增加了100多個基點。

所以,雖然面臨著激烈競爭,但我們希望如此,我們在巴黎和倫敦都與對手競爭,我們經營的每個城市都有多個競爭對手。通常我們佔據60%、70%甚至80%的市場份額。我們參與競爭,但我們最終贏了。Uber Eats市場繼續競爭激烈。所以,在拚車領域,我說競爭環境是穩定的,變得更好,我們會看到Uber Eats也是如此。我認為Eats今年和明年將迎來更激烈競爭。

提問:有趣的是,你提到資本流入,因為這確實讓我想到了你最大的投資者之一——孫正義(Masayoshi Son)。他們也在募集願景基金。可以想象的是,這些錢中的一部分將會流向那些你剛才提到的、你將與之競爭的公司中,這些公司將會有無限制的戰爭籌碼來降低價格,比如Eats市場。你怎麽看?你有沒有去向孫正義表示:“讓我喘口氣兒?”

科斯羅薩西:我認為,生活中很多人都會希望孫正義給他們一個喘息的機會。但是孫正義會繼續下去,我認為他是個商人,而且他不會一次又一次地拋出大量資金。當他把錢投入公司的時候,那是因為他相信它們,他認為它們會成為各自領域的領導者。

我們是全球最大的單一投資目標。所以,我認為我們的利益和孫正義的利益是非常一致的。他們認識每個人,他們了解市場,我非常高興有他們作為投資者。我認為軟銀在這個市場上是個非常好的參與者。他們會把錢放在市場上,幫助擴大市場。而我們將會是這方面的廉價受益者之一。

提問:說到一些投資者,禁售期“解鎖期”很快就要到來了,或者我應該說它將到期。你是不是期待很多潛在的賣家將會進入市場,這些人在IPO後被禁止出售股票?

科斯羅薩西:是的,你知道,我喜歡專注於我能控制的事情。我誠實的回答是:我們不知道。將會有些投資者,我們認為他們絕對是像軟銀這樣的長期投資者。當然也會有些投資者賺了一大筆錢,並借機出售股票。

你知道,如果我們專注於建立業務,我們專注於繼續以30%以上的速度增長,繼續提高利潤率,其余的問題就會自行解決。老實說,我期待著把禁售期拋在腦後,因為我認為人們談論得太多了,我們真正想要建立的是持久的企業,一個能夠吸引世界上最優秀人才的企業。這才是我花時間要做的事情。

提問:我們必須回到有關資金之前的問題和Uber Eats上。我很熟悉Door Dash,我親自和他們打交道,因為我擁有一家餐館。但我很好奇,Door Dash擁有無限的資金。他們出價4億美元收購了Caviar。你有沒有試著去買Caviar,你是否認為他們為尚未上市的Caviar支付了過高的價格?

科斯羅薩西:事實上,我們關注市場上的每一筆交易。我們是Uber,每個人都想和我們談談。我們調查了Caviar,這是一個偉大的品牌,但這對我們來說不是合適的交易。我不能和Door Dash交談,也不知道他們是否多付了錢。我們只是認為,Eats對我們來說最好的增長載體是有機的,特別是在美國市場。

我們現在越來越多地使用Uber Ride忠誠度計劃,讓用戶先進入Uber Rides,然後是Uber Eats,本質上是在兩者之間來回移動用戶。我們認為,與其他參與者相比,這創造了客戶獲取成本優勢。我們認為它比其他參與者創造了終身價值優勢。我們有信心的是,從市場行銷的角度來看,我們的Eats業務比我們的任何美國競爭對手都要高效得多。這就是平台的力量,這才是我們真正關注的地方。

提問:這是個非常好的觀點,我不能低估客戶的終身價值。在這次電話會議中有個生死存亡的時刻,你談論更貧窮的地區,人們負擔不起價格上漲的負擔。你打算怎麽做?你認為應該為服務分級嗎?你認為不太富有的人用不起你們的服務公平嗎?你不覺得這種情況應該改善嗎?為什麽人們不能得到平等的對待?

科斯羅薩西:我認為這是個悲劇。我認為當你將非市場驅動因素納入規則中時,你最終會幫助特殊利益集團,同時也會傷害其他人。而事實是在紐約市,由於新的TLC規則,我們不得不限制某些進入市場的司機,我們不得不提高價格,有很多紐約人可以負擔得起。我們在紐約的生意也做得很好。但是我們在最需要交通工具的社區裡的業務不會進入社區,通常是公共交通。我們的生意在那裡很難做,這是不公平的。

真的,紐約正在發生的事情是,那裡正在創建一個二級系統,限制司機的數量和汽車的數量。我們知道,第一次嘗試以無數人的淚水告終。現在我們又來了,我們認為這是一場悲劇。我們正在盡我們所能在紐約市傳播我們的信息。而且,你知道,最終我們認為好的邏輯會贏。但是,現在我們正處於一個艱難的境地。我們將盡最大努力走出去,確保我們的服務對每個消費者都是可用的。

提問:說到那個和其他服務,為什麽你們在某些大都市地區在一定程度上推廣使用公共交通?提供這些信息給你的用戶帶來的總體好處是什麽?

科斯羅薩西:我們的使命是通過啟動世界來點燃機會。我們想要幫助人們移動,我們希望成為這樣的服務:如果你在一個城市從A點到B點,當你醒來,你來到我們這裡,我們從汽車開始。但我們試圖做的是把你帶到你要去的地方,我們認為公共交通是這個等式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這對生意有好處。每天來優步查看優步信息的人越多,我們為他們提供服務的機會就越多。

同時,它也是很好的交通工具。我想你已經看到了,在許多城市,公交出行人數始終是持平的。我們認為,如果你帶來Uber服務,客戶體驗的愉悅、易用性,從信息到預訂的所有途徑,我們認為我們可以成為公共交通真正重要的需求創造者。這對環境有好處,對城市有好處,最終對消費者也有好處。我們認為這也是一筆好生意。

提問:就像你說的,你的主要競爭對手是汽車所有權,不一定是市場上其他任何前面提到的競爭對手。你知道,在過去的10到15分鐘裡,我們已經在這裡討論了很多關於你對未來的看法。但是你覺得你在這一點上對你的業務有很大可見度嗎?你可以對你所做的預測充滿信心,比如你將在不同的市場看到什麽,以及你繼續競爭的成本是多少?

科斯羅薩西:我認為我們對自己的業務有很好的可見度,就業務模式而言,我們可以如何調整,以及如何通過行銷支出、激勵支出、管理費用等提高效率。團隊非常一致,並在此基礎上執行策略。我確實認為競爭環境可以迅速改變。坦率地說,去年我們的競爭環境變得更加糟糕。今年,競爭環境持續改善。在某種程度上,這是我們無法控制的事情。

但我確實認為這是我們可以控制的,通過成為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強大競爭對手,通過在我們需要的地方反擊,然後在我們可以帶來利潤的地方,我們認為我們不能隻關心生存,我們真的可以在這個行業蓬勃發展。再一次,當你看到在160億以上的預訂規模下,營收增長了37%。這些都是大生意,我認為我們會成為贏家。

提問:你能談談賦權的事嗎?坦率地說,與剝削相抗衡。我們經常讀到司機被剝削,我經常認為你為那些永遠不會有工作的人提供了一種賦權,特別是在Uber Freights上,西班牙裔、錫克教徒,他們通常受到歧視。告訴我你在為平等做什麽?

科斯羅薩西:我認為就我們的司機合作夥伴而言,這是我們與他們建立夥伴關係的一個非常重要的部分,他們喜歡使用我們的平台賺錢的首要原因是他們可以使用我們的平台,總之,任何時候他們想要的都是自己成為老闆,他們想做什麽就做什麽。同時,隨著現在社會的發展,人們對安全網、醫療保健、最低收入等都有期望。我們現在正積極與監管機構在這方面進行接觸。

我們希望成為解決方案的一部分,在這裡兼職工作不再被人看不起,你也可以同時擁有自由和安全網。我們絕對認為Uber可以成為這方面的領導者,這是我的個人看法。如果這是我們不能實現的,我們作為一個團隊在接下來的幾年裡沒有完成的事情,我會認為這是一個失敗。但我們必須進行對話。它必須超越情感,超越政治,它必須服務於我們的司機夥伴,這就是我們正在努力做的。

提問:在紐約證券交易所的首次公開募股期間,那一天有什麽遺憾嗎?該股的交易價格繼續比IPO價格低5美元。

科斯羅薩西:那是非常棒的一天,公司上市,讓我們也走上盈利之路。我認為我們必須在向市場講述我們的故事方面做得更好。我認為公司執行得非常好。不知何故,它沒有通過噪音的考驗。而且,你知道,我認為在某些時候,你只需低下頭,然後執行。而市場短期內雖然不能控制,但長期市場前景樂觀。這就是我們現在關注的。

提問:你必須讓人們相信這個終極目標,到期日你可以成為現金流量機。就目前而言,儘管EBITDA損失為6.56億美元,但我認為這只是暫時的,你同意嗎?

科斯羅薩西:我認為當你有這樣的損失時,我們會認真對待這些損失。但你必須看一看業務的基本面,這是個規模擴大50%或60%而收入利潤率僅增長20%的業務。每一年,我們都會以20%的收入利潤率增加150億美元的總訂單額。所以,這基本上能為我們帶來30億美元的收入。與6.56億美元的季度虧損相比,你可以看到,隨著兩年30億美元加上收入的到來,你將能夠彌補這些損失。我對此非常有信心。

我經營的上一家公司Expedia,營業利潤率為11%或12%,我們能夠達到20%的EBITDA利潤率。在這裡20%的收入利潤率,我們不僅要實現現金流的收支平衡,而且我們將在這裡獲得長期可觀的利潤。這需要更多工作,我們對此非常清楚。但是相信我,我們非常有信心實現這個目標

提問:最後,我們上次見到你的時候,Uber創始人卡蘭尼克也在這裡。人們會說:“聽著,你在某種程度上解決了接管公司時存在的一些文化問題,做得非常出色。”但他們確實想知道,Uber是否已經失去了創始人驅動的那種緊迫感,畢竟許多公司在創始人掌舵時會有這種緊迫感。你如何回應那些懷疑你的人?

科斯羅薩西:我認為我們公司內部絕對有這種緊迫感。就在兩天前,我們舉行會議,仔細研究了所有我們技術上正在做的事情。會議從早上8點半開始,直到晚上9點之後才結束。在晚上,我們再次進入了那個房間,我們解決了每一個情況。所以,創始人的心態、優勢、激情,絕對是我們想要在公司繼續發展下去的東西。這是公司成功的重要原因,我絕對相信這將是Uber未來成功的一個重要部分。

主持人:非常感謝你抽出時間接受我們的採訪,幫助我們解讀這個複雜季度的細節,期待著在未來再次見到你,謝謝!

科斯羅薩西:謝謝你們邀請我!(騰訊科技審校/金鹿)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