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救治組專家詳解廣州疫情特點:發燒患者多,轉重症僅需幾天

從5月21日至6月10日24時,本輪廣州疫情累計報告128例境內感染者,其中確診病例121例、無症狀感染者7例。6月10日,廣州2名新冠肺炎確診患者達到出院標準正式出院,還有2名無症狀感染者解除醫學隔離觀察。

廣州本地疫情首批患者出院,令人歡欣鼓舞。從臨床救治來看,廣州本輪疫情有什麽特點?針對首次在中國發生社區傳播的新冠病毒Delta突變株,廣東積累了哪些救治經驗?

6月10日,南方日報、南方+記者專訪了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綜合組廣東工作組(下稱“國家工作組”)醫療救治組的兩位專家張忠德與管向東,他們同時也是來自廣東本地的醫療救治專家。

臨床表現:

發燒患者多,轉重症比例高

張忠德是廣東省中醫院副院長,被大家親切地稱為“德叔”。管向東是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重症醫學科主任,也是國內的“重症八仙”之一。自從去年初疫情暴發,他們屢次出征馳援疫情救治,哪裡有疫情就去哪裡。

德叔張忠德回到廣東省中醫院。

醫院重症醫學科及相關部門同事在白雲機場迎接管向東教授回家。

5月26日,德叔剛從遼寧營口支援抗疫歸來,5月29日就立即加入國家工作組醫療救治組,投入了此次“家門口”疫情的救治。而管向東也剛在4月底結束對雲南瑞麗疫情救治的馳援。

管向東認為,與以往國內發生的20多次局部聚集性疫情相比,廣州此次疫情在臨床表現上有4個特點。

第一,病毒潛伏期較短,大部分都是在感染後的一周以內就發病。

第二,患者發病以後轉為重型、危重型的比例比以往高,達到了10%-12%,12%以上的病人都需要氧療。而且轉為重型、危重型的時間提前了,以往需要6-10天,此次大部分只有3-7天。

第三,患者的CT值非常低,CT值越低就表示體內病毒載量越高。

第四,因為病毒載量高,患者核酸轉陰所需要的時間也延長了。以往10天左右,就可以發現有核酸連續陰性的案例。而這次廣州疫情從5月下旬到了6月10日,才開始出現連續陰性的病例,才有首批4名感染者出院。

張忠德醫生與同事討論病人的胸部CT片。南方日報特派記者 徐昊 攝

“此次本地疫情表現出明顯的家庭聚集性,而家庭聚集性疫情的一個特點,就是老人和小孩被感染的多。”管向東指出,這一次疫情,重型病人大多是70-90歲的老人家,也給救治增加了難度。

張忠德也觀察到了同樣的特點。他表示,這次疫情,高齡患者比較多。其中,60歲以上患者超過40%,目前病區裡80歲以上的患者就有9位,最高年齡95歲。

“患者體內的病毒載量都比較高,核酸轉陰相對較慢,但病情的進展又相對較快,有的患者發病3-4天就轉為重症了。”張忠德說。

他表示,從中醫證候看,本次跟既往的國內本土疫情也有較多區別。“出現發燒症狀的患者特別多,超過80%,這在之前的疫情中很少見。其中,高熱患者也比以往多。”

其次,患者濕氣困濁引起的證候表現也比較多。“我們發現不少患者出現胃腸濕困的症狀,胃口不好,舌苔很厚很膩,好像鋪了一層黃泥,大便也不好。”張忠德說。

中西醫結合:

對患者“一人一方 一人一策”

為了全力以赴地救治患者,國家、省、市三級專家聯動成立了醫療救治組,堅持中西醫結合協同救治。“我們從接觸到患者開始,不管是輕型、普通型還是重型,都開始積極地采取中西醫結合治療。”管向東說。

張忠德表示,經過臨床觀察,中醫專家們把此次疫情的核心病機定位在“濕、熱、毒”三方面。國家及省市專家聯合為每一個患者進行臨床辨證論治,制定了“一人一方、一人一策”的治療方案。

6月10日出院的4例感染者中,均采取了中西醫結合的方法進行救治,取得了良好效果,達到了可以出院的標準。

張忠德說,在危重病人的治療上,中醫採用扶正祛邪的辦法配合西醫治療,為患者的康復贏得時間。

管向東與專家團隊查房。

針對患者以發燒為主的症狀,中醫按照“辨證論治 一人一策”來選定治病的湯藥幫助患者退燒,此外,也會選用一些中成藥搭配使用。

張忠德說,一位50多歲的男患者,進院後迅速高燒,經過3天的治療,到6月9日下午體溫仍超過39攝氏度。醫療救治專家臨時加大了中醫藥辨證施治,並搭配使用了中成藥。

當天半夜開始,患者就不再燒了,精神狀態、胃口都有好轉,停止了向重症發展。“看到這個實實在在的效果,雖然很累,但是大家都非常興奮。”張忠德說。

他透露,在此次疫情的患者救治中,中醫較多地採用了麻黃、石膏、藿香、蒼術等藥材。在針對需長時間治療的患者扶正祛邪時,則以西洋參、陳皮、高麗參等補氣的中藥材為主。

因為病毒載量很高,本次疫情的感染者轉陰所需的時間特別長。張忠德表示,接下來將探索中西醫結合的辦法,盡量縮短患者核酸轉陰的時間。

關口前移:

及早采取俯臥位治療,營養支持很重要

目前,針對新冠病毒並沒特效的抗病毒藥物。經過一年多的新冠肺炎臨床救治經驗積累,此次疫情救治中,治療用藥更加謹慎,盡可能選擇對病人損害較小、切實對患者有幫助的藥物。

“沒什麽幫助或者副作用比較大的,原則上就不採用。不能盲目地憑經驗給患者增加任何似乎有用的藥物,可能反而會給病人帶來損害。”管向東強調。

沒有特效藥,目前對患者采取的治療措施都是綜合性,其中最關鍵的措施就是提早氧療及俯臥位治療。如果患者有白細胞、淋巴細胞下降的情況,就采取增強細胞功能與免疫的措施。此外,營養支持也是重要的治療手段。

“我們在臨床觀察到,那些不吃飯、休息不好、精神緊張的患者,病情就容易惡變。”管向東說。此外,他還強調,一定要在早期就采取及時、恰當、積極的措施,例如俯臥位治療。

“重症八仙”之一管向東教授從雲南瑞麗平安歸來。

這次新冠疫情,俯臥位治療是大家公認的臨床治療效果比較好的手段。為何僅僅一個體位的改變,就能夠收到很好的臨床療效?

管向東解釋,新冠肺炎的炎症滲出通常是在雙側肺的下部。患者平常多為仰臥,這些炎性滲出液就堆積在下肺的後背部。采取俯臥位的時候,雙肺炎性滲出就不會聚集在下部,可以改善肺水的流動和肺的氧和。

“我們在臨床觀察到,有的患者血氧飽和度只有93%、94%的時候,只要趴下來,即使不吸氧,就能達到97%、98%,效果很明顯。”管向東說。

管向東介紹,對新冠肺炎患者的救治要通過關口前移的治療措施,盡量不讓輕型、普通型轉為重型和危重型。轉到重型和危重型的,則實施積極的氧療、體位治療以及相應的支持治療,包括呼吸支持、血液循環支持乃至於人工肺(ECMO )的支持。

“人民至上,生命至上。我們這麽做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要全力以赴托住患者的生命,使他們度過危險的炎症期。”管向東解釋,人體遭受病毒入侵後,通常在10-15天內就會產生相應的抗體來中和病毒,病毒消失了,對人體的損害就會消失,患者就會康復。

“家門口”抗疫:

為應對病毒變異株提供“廣東方案”

曾多次支援國內其他地方的局部本地疫情救治,此次作為國家工作組的救治專家,在“家門口”抗疫,是否有不一樣的感受?

“我既是國家工作組的專家,也是廣東醫生,更是一個廣州人。”張忠德表示,這一次疫情就發生在自己“家門口”,自己的壓力和動力都比以往更大,“別人都來幫我們了,我們更要全力以赴,守護自己的家園。”

對管向東而言,這已經是他這一年多來經歷的第九場戰“疫”。從去年疫情暴發到現在,他在疫情現場已經奔波了240多天。

此次,在“家門口”參加疫情救治,他坦言並沒有感覺什麽特殊。“隔離要求、工作狀態、對病人治療的心態都是一樣的,都想盡可能地發揮好治療的效力,早日戰勝疫情。”管向東說。

面對病毒變異株這個更強大的“對手”,身經百戰的兩位“國家隊”廣東專家依然非常有底氣。張忠德說,面對病毒變異株,一開始確實感受到了比以往更大的壓力。不過,專家們很快就探索了此次疫情的核心病機、發病過程及演變規律,制定的治療方案也逐漸成熟。

管向東則笑言:“我一直很有信心。”他說,和以前國內的20多次局部本地疫情相比,雖然患者的臨床表現不太相同,但經過這半個多月以來正面交鋒,已經有好幾個重型的患者轉為輕型了。

目前,每天上午下午,國家工作組的醫療救治專家們都會聯合省市專家們各查一次房。對一些症狀比較重或者治療效果不太好的病人,每天晚上都會組織開展病例討論。每天忙完,往往已經是深夜。

“在‘家門口’,再辛苦也是應該的。”張忠德希望,能盡快結束這場戰“疫”,總結經驗,為全國乃至全球提供應對新冠病毒Delta突變株的廣東方案、中國方案。”

來源 南方+

編輯 李拓

流程編輯 劉偉利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