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王思聰都被法院限制高消費了,大連一方安全感還剩多少?

全文3194個字,閱讀時間預計6分鐘。

本周,富豪王健林、王思聰父子承包了媒體財經版甚至是娛樂版的頭條!周一,王思聰被北京二中院列為被執行人的消息傳出;周四,一年一度的富比士中超富豪榜張榜,王健林的資產總額縮水近 700 億元人民幣,排名狂跌 10 名;今天,根據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的信息,王思聰在 10 月 12 日已被上海市嘉定區人民法院發布限制消費令,即不得實施高消費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費行為,連普通班機都不能坐了。想來,王健林父子這個禮拜的心情不會太好,那麽大連球迷的心情又會是怎樣的呢?

今天傳出的消息更加勁爆,上海市嘉定區人民法院對王思聰擔任董事長的上海熊貓互娛文化有限公司發出了限制消費令。文件顯示,上海市嘉定區人民法院在 2019 年 8 月 12 日立案執行申請人曹悅申請執行熊貓互娛其他合約糾紛一案,因熊貓互娛未按執行通知書指定的期間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給付義務,被采取限制消費措施,限制其法定代表人、主要負責人、影響債務履行的直接責任人員、實際控制人王思聰不得實施高消費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費行為。

法院限制消費令中所涉及的高消費主要有乘坐交通工具時,選擇飛機、列車軟臥、輪船二等以上艙位;在星級以上賓館、酒店、夜總會、高爾夫球場等場所進行高消費;購買不動產或者新建、擴建、高檔裝修房屋;租賃高檔辦公大樓、賓館、公寓等場所辦公;購買非經營必需車輛;旅遊、度假;子女就讀高收費私立學校;支付高額保費購買保險理財產品;乘坐 G 字頭動車組列車全部座位、其他動車組列車一等以上座位等其他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費行為。巧合的是,王思聰上一次引人關注,是他在成都一家日料店消費了一萬五千多元後,在網上給這家店打了一星差評。如此瀟灑地給差評,王思聰恐怕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內都無法做到了。

對於 “我交朋友不在乎有錢沒錢,反正都沒有我有錢” 的王思聰來說,之前所有他的相關新聞,都是有關他怎麽花錢的,如今出了 “王思聰被限制消費” 的消息,也算是 “活久見” 了。王思聰之所以被法院限制消費,直接指向的是他經營失敗的熊貓直播。據報導,十年之前,王思聰剛剛從倫敦大學哲學系畢業,王健林給了王思聰 5 億人民幣創業啟動資金,隨後,王思聰成立了北京普思資本並擔任董事長。

北京二中院並沒有對王思聰限制高消費,但上海市嘉定區人民法院對王思聰發布了限制消費令

十年來,王思聰投資涉足電競和娛樂等行業,這其中,熊貓直播最受爭議。熊貓直播是由王思聰在 2015 年創辦的一家彈幕式視頻直播網站,上線後主打遊戲直播,並且不斷拓展內容品類,包括戶外直播、娛樂直播、綜藝直播等。今年三月,資金鏈斷裂的熊貓直播在官方微博上宣布關閉伺服器,今年七月和八月,上海靜安區人民法院和北京朝陽區人民法院分別將熊貓直播的運營主體上海熊貓互娛文化有限公司列入了失信被執行人,此番王思聰被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列為被執行人,隨後又被上海市嘉定區人民法院發布限制消費令,就是與熊貓直播項目的投資糾紛有關。如今,王思聰已經很長時間沒有更新他的微博了,他的微博也在近期被設置為近半年可見。王思聰在娛樂方面遭遇挫折,也讓外界開始擔心起他投資的電競戰隊 IG 了。在 S9 世界賽半決賽中,衛冕冠軍 IG 被淘汰出局,與此同時,LPL 賽區的轉會窗口馬上就要打開,王思聰又陷入了債務問題,他的 IG 戰隊還能否繼續保持在業界一流水準,也便打上了問號。

投資人陷入債務危機,隊伍成績下滑甚至面臨危機,這樣的故事在中國足壇可能還算新聞,卻不夠吸引眼球,足球職業化 20 年,沒人說得清這樣的一幕上演了多少遍。所以,當王思聰遭遇經濟難題,人們會自然而然地想到他的父親王健林,同樣也會聯想到大連一方足球俱樂部。在本周四新鮮出爐的富比士中國內地富豪榜上,王健林的資產相比去年縮水了 682 億,縮水額排名全榜第一,他的排名也罕見地從維持了多年的 TOP 5 滑落至第 14 位。

雖然資產縮水了 44%,但王老闆還是坐擁八百多億元人民幣的身家,短時間來看,大連一方足球俱樂部的運營應該不會受什麽影響,而且關於那不勒斯鋒線大將卡列洪將追隨哈姆西克腳步,在明年加盟大連一方,以替代想回歐洲的卡拉斯科的聲音一直沒斷。

不過,王老闆的資產縮水確實是值得警惕,不僅僅在於老闆損失了多少錢,更要關心是什麽導致如此嚴重的資產縮水。同時,投資人的資產縮水是一定會在足球俱樂部的運營上有所反映的,最直觀的例子就是河北華夏幸福俱樂部。2016 年初入中超,華夏幸福以秦皇島為主場,並且先後引進了任航、張呈棟、馬斯切拉諾和拉維奇多名實力出眾的內外援。這其中,拉維奇 2830 萬歐元的年薪,即便放在今天,也能進入世界足壇前十。然而在經歷了兩年的燒錢後,河北華夏幸福隊並沒有取得太出色的成績,連亞冠聯賽資格都沒有取得過。此後,華夏幸福俱樂部搬家至廊坊,有關華夏幸福集團 “資金鏈斷裂”、“裁員” 等消息一再傳出,該俱樂部也從此前的一擲千金,轉為精打細算。從拉維奇的微博內容來看,他可能會在這賽季結束後告別華夏幸福,而華夏幸福近一階段的引援也可以看出,該俱樂部已經基本告別大牌內外援了。

與華夏幸福足球俱樂部運作風格的變化步調一致的是華夏幸福投資人王文學過去幾年的資產變化情況,特別是從 2017 年的 420 億元到 2018 年幾乎腰斬到 238 億元,相信即便是不看財經新聞的足球迷也能在 2018 年感受到王文學的手頭有點緊,最終波及到球隊層面是今年的成績嚴重下滑。雖然今年總資產回升了不少,但華夏王老闆在投資足球這個問題上會恐怕也難複當年之勇了。

更鮮明的一個例子是北京人和足球俱樂部和他們的投資人戴氏家族。2014 年,戴氏家族的代表人物戴秀麗的資產總額達到 12 億美元,因為是英國國籍,所以當時戴氏家族還不參與國內排名,但資產總額與排名那一年富比士中國富豪榜第 142 位的福耀玻璃所有人曹德旺(紀錄片 《美國工廠》中大戰工會的那位老闆)基本相當。

曾經,北京人和的前身貴州人和是中超勁旅,拿過足協杯冠軍,打過亞冠聯賽,而隊中不乏孫繼海、於海和米西莫維奇這樣的中外球星,甚至上演過為了追求好成績讓宮磊和朱炯輪流執教的戲碼。2014 年,戴氏家族的戴秀麗衝上富比士財富榜,那一年也是貴州人和最後的輝煌,2015 年戴秀麗落榜,而貴州人和也從中超降級。

此後便是人和戰略性錯誤地 “流浪” 到北京,並被中國足協一紙禁令釘在那裡,雖然球隊在 2018 年以北京人和的身份重新回到中超,並且取得了第八名的成績,但其母公司人和集團在最近幾年經歷了相當痛苦的戰略轉型,股價甚至在 2018 年達到歷史低點,而這也是 2019 賽季這支球隊沒有任何投入,反倒將隊內頂梁柱王剛出售的原因。和華夏幸福的王文學一樣,經歷了港股上市名稱已經從 “人和” 變為 “地利” 的人和集團正在逐漸走出低谷,但投入足球的熱情估計已消磨殆盡……

從河北華夏幸福到北京人和,幾乎一模一樣的故事反映的是,沒有盈利手段和能力的中國足球俱樂部一旦 “金主” 沒錢或是不想再花錢,那結局一定不會美妙。這兩個例子的投資人都是富翁級別,中國足球這個江湖裡手裡趁幾億玩玩足球,玩不下去跑路的故事也並不鮮見,扔下的是討薪無門又找不到工作的球員。那麽,大連一方的未來就是安全的麽,就一定不會重複河北華夏幸福乃至北京人和的故事麽?這一點恐怕連王老闆本人都不敢保證……

或許對於中國俱樂部來說,為自己建立安全感的方法就是待到職業足球聯盟成立,讓投資人更加規範地投資,幫助職業俱樂部找到真正屬於自己的生存方式。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