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我不想為了這樣的娛樂圈“賭”上人生

文 | 吳喋喋

編輯 | 何潤萱

晁然只是“短暫”地成為了演員一下。

晁然應該屬於大眾眼中的“美女學霸”,本科就讀於中國傳媒大學計算機科學與技術專業,大學開始當廣告模特並創業,機緣巧合開始演戲。

她隻拍過三部作品,處女作是被選角導演“騙”到橫店演了一個月的貴妃,從此她對做演員產生了興趣;第二部戲隻拍了幾天,播出後卻迅速讓她成名——晁然在2016年播出的高分網劇《最好的我們》裡飾演高光角色“洛枳”;此後找上門的劇本幾何式增加,但她信心滿滿接演的第三部戲,卻讓她經歷了可能是影視圈中最為荒誕的拍攝氛圍,直接勸退了晁然的演員夢。

許久沒拍戲的晁然今年3月入駐B站,發布了一則討論演藝圈的視頻,在網絡上引發了熱議。其中一些句子被轉發了上萬次:“你能感覺到那是一個極度階級化的社會,能不能被真誠地對待完全取決於你紅不紅”、“有些劇本真的寫得非常糟糕,你不會想成為裡面任何一個角色”、“不專業的劇組會慢慢讓這些演員和從業人員都變得很麻木”。

這種熱度一方面源於晁然的大膽,她幾乎可以說是實名吐槽了娛樂圈亂象。只要對晁然簡單的演藝生涯稍加檢索,就能對標她口中不專業劇組是哪個劇組,不敬業的導演又是哪些導演。因此不少網友轉發時感歎:太敢講了,她會不會被報復?

另一方面,這段話是可以超越對娛樂圈的“獵奇”心理而引發普世共鳴的。“娛樂圈”只是社會的一個極端化縮影,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人們無往而不在上位者的威壓之中,又都渴望身為一個普通人被尊重,渴望自己所在的行業能夠尊重智力、變得高效而專業。

但儘管有人會因為對行業亂象感到失望而選擇離開,並不意味著這個行業毫無閃光點。晁然仍然覺得表演是一門令人著迷的藝術,她也目睹眾多誠懇的創作者奮鬥其中。

如今成為一個網紅的晁然經營著兩個品牌、當著B站UP主,忙碌到一整年沒有假期,但她還在抽空看遞到手上的劇本。她說萬一呢,“萬一有的話,比如說是個特別厲害的導演,我還是會想都不想地去演。”

以下是晁然的自述,整理自毒眸與晁然的對話全文。

“我一直都膽子比較大”

其實說實話,我本來就一直在微博這些平台上說話,所以一開始沒有想到那則視頻的影響會這麽大,錄製的時候並沒有想那麽多;而且我也不是這個圈子的人了,所以也沒有太擔心。

另一個是,雖然我外表看上去是這樣(柔弱),但我一直都屬於膽子比較大的那種。 比如小時候學校裡有一個同學們都特別討厭的老師,上課不認真,還總在課堂上講一些八卦,什麽“我以前在哪個學校很厲害,那裡的學生怎麽樣”之類的,有一次這個老師當著全班人的面罵我們班一個同學的家長是潑婦,我就收集了一些證據,站出來跟他對抗。這事發生在我自己身上的時候反而不敏感,發生在朋友身上就會更生氣。

長大之後有在克制自己這一點,但可能我本來就沒把自己當成娛樂圈的人,也不像其他演員有經紀公司所以會受到一些限制,就比較自由散漫。

晁然對副導演辱罵道具小哥的畫面印象深刻 大概是2013年,大三的時候我有了第一次拍戲的機會。

之前接觸到的大部分是廣告的組,和影視劇組不太一樣,廣告的組資金比較充裕,都是一些很大的企業,比如說雀巢啊、法國標致,就是會很正規很高效,攝製組都是很厲害的攝影師,在裡面感覺可以學到很多東西,氛圍也很好。

但是我第一次拍戲就被騙了,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那種不是很專業的劇組的氛圍。你說我一直在一個比較不錯的學校,突然進入社會有點不習慣?可能有這種落差吧,我的確感覺突然進到了一個,在我看來是烏煙瘴氣的地方

晁然在視頻中敘述自己的初次拍戲經歷

“如果我是一個有組織的人”

你或許會有些奇怪,為什麽我拍完這個戲之後還想做演員?

我從小到大都還挺喜歡模仿的,小學當過文藝委員,我也很喜歡電影,所以我是有興趣的。後來拍廣告,得到廣告導演和廣告商的認可以後,我會覺得很有成就感。在那一刻我就想,我也許可以試一試去詮釋一個更完整的角色,可能還不錯。

晁然拍攝三星note4的廣告

所以拍完第一部戲其實更促使了我去簽演員經紀公司,那時候我打扮成貴妃的樣子,第一次演了一個完整的角色,還是挺興奮的,倒也沒有那麽的不愉快。我的想法是,如果我是一個有組織的人,我在一個更專業的公司裡做藝人的話,可能就不會遇到這種很“邊緣”的事情了,它反而不是一個阻礙。

我從橫店回來不久,一個我不認識的師姐找到我說她在一個經紀公司,問我要不要去試一試,我就去了,去了以後當即決定要簽約。 對方覺得我形象和氣質都很適合,但是在專業上要多學習,要減肥——其實我覺得自己挺瘦的。我當時進到那家公司,看見有些藝人在上台詞課,感覺好像挺專業,那個時候我還沒有那麽強烈的印象,現在知道了,原來那是一個很厲害的經紀公司。

簽約時我已經和男朋友老王在一起了,我倆“戲”比較多,簽約當天我們倆抱頭痛哭,想象了一下以後聚少離多的生活、還可能不能公開之類的。

但說實話,經紀公司沒有特別要求你不能公開戀情或者怎麽樣,只是有一次,我有帶著男朋友去了劇組,經紀公司就說最好不要這樣,比較不專業,只是這麽提了下,我覺得也是合理的。

“那種氛圍下,我可能會生800次氣”

我從簽約到解約,花了不到半年。 簽約後,因為我還在學校上課,經紀人會偶爾讓我去劇組試鏡,估計也就十幾次,就發現跟我想象的不一樣了。我想象中會有很多很棒的劇本,事實上作為一個新人,你都不一定知道劇本是什麽樣子的,只是給你一個角色,你就去試一試。

在劇組的氛圍,讓我覺得好像怪怪的。某一些劇組裡,人跟人之間不是一個平等的、至少是禮貌的溝通方式,而是很粗魯,很愚蠢的。其實遇到這些也都沒問題,不管哪個行業都會有,更令人不舒服的是他們在試鏡中給你的反饋,甚至有點猥瑣。

大家可能都以為,我是因為不喜歡被選擇,事實上不是這樣。拍廣告也是一樣的試鏡,我拍廣告可能試鏡的次數更多,一個一個去拍,它也是被選擇,被觀看。但是這是兩種完全不一樣的感覺,它的觀看和選擇不是出於專業性,我覺得它是一種無效的、不專業的、很愚蠢的那種方式。

廣告照片

除了試鏡,我們也會去探班一些公司的戲、去到一些片場,就發現有的劇組特別的不專業,包括群演,包括工作人員,是被特別粗魯地對待,那個是我不太能接受的,我覺得長期在那種氛圍下我可能會生800次氣。

然而我發現大部分人對此習以為常,大家都會說你就是還小,以後就習慣了,包括經紀人也跟我說,沒關係,你要加油,你再熬一熬,紅了就好了。

我發這個視頻以後,評論說哪個行業都有這樣的,我不否認。但我想的是,我不知道我以後會變成什麽樣,但是我希望我不要變成那樣,所以至少在我能選擇的時候,我還是不要跟他們在一起比較好。

“他們說,想看一下演洛枳的是什麽樣的人”

解約後不久,我接到了《最好的我們》中洛枳這個角色。

跟經紀公司解約以後,我的劇本來源是一些casting導演,有的選角團隊既做廣告的casting,也做影視的casting,這些人會有一些劇本找到我。

但當時我已經在創業了,就邊創業,邊拍廣告,有劇本找到我,就看一看劇本,沒有以成為一個明星為目標。所以我的試鏡變成了一個比較自然輕鬆的狀態,去的都是我認可的劇本,我曾經拒絕了很多自己不滿意的劇本,被casting導演罵:“你知不知道你是誰,你要幹啥?”

但我反正無所謂,我是一個局外人的心態,心裡想:你又不知道我要幹什麽,我可是一個老闆好嗎?我只是把演戲當作興趣,我也挺忙的,一共也就面試過兩三個劇組,其中就有《最好的我們》。

《最好的我們》劇照

這個劇組一看就很靠譜,劇本也很棒,我很興奮也很努力地去試鏡,可能導演也覺得我的氣質比較符合吧,運氣比較好,一次就通過了。 這是一個很專業,很高效,氛圍很好的劇組,大家都知道自己在幹什麽。

很多人說,是不是娛樂圈都是對最紅的人才會好,對不紅的人不好?也不是這樣,我當時就是一個完全的小透明,但進組以後被非常友好地對待。 不管是導演、主演還是其他跟我接觸的工作人員,特別是譚松韻,因為他們都在劇組裡生活了很久,我隻去了幾天,也不是很熟悉,比如我胃疼,譚松韻給了我胃藥,還告訴我劇組便當不好吃,讓她的助理幫我點餐什麽的,非常友好。

大家也都在專注於把角色塑造好,沉浸在角色裡,記得我當時去的時候,好多演員甚至是主演們專門來看我化妝,我就很奇怪,因為我的戲在那個劇裡其實是很小很小的部分,我就想他們好熱情啊,這是在幹嘛?他們說,想看一下演洛枳的是什麽樣的人——就非常可愛

“我沒有被不好地對待,是這個戲被很不好地對待了”

《最好的我們》播出之前,我已經在籌備我現在開的服裝店,同時也拍廣告,維持著和之前一樣的生活,直到這部劇播出。

完全沒有想到它會那麽火,也沒想到我演的角色會上熱搜,火了之後就有很多經紀公司來找我談簽約,也有很多劇本找到我。

晁然目前經營著服裝店

所有的經紀公司我全部拒絕了。因為我還是記得曾經那種不愉快,我希望能對自己負責任,就覺得,雖然火了也挺好,但還是不要簽公司了。經紀公司有那麽多人要養,不可能說必須遇到一個最好的劇本才去演,就光等著,但我自己可以這樣。

我做了一個當時看來無懈可擊的選擇,就是出演我的第三部戲。我認為自己選了一個非常好的劇本,那個劇本是一個我覺得很有趣、絕對是水準線以上的劇本,我也專門查了製作公司,而且那個戲投資非常大,我也是主演的身份,我覺得完全沒有什麽問題。所以這件事情對我打擊才最大:我以為只要你堅持自己、選擇好的劇本、好的製片人,就可以堅持出好的作品。然而不是這樣的。

我沒有預期過自己要火,我甚至都無法覺得自己能保證自己在一個靠譜的劇組,這是讓我最不能接受的,我不喜歡這麽隨機的事情。 這部戲的劇本內容原來是很好的,編劇也是一個業內比較有名的編劇,我們一群年輕演員去新加坡拍攝,陣仗很大。你想,投資那麽大,怎麽會出現這種事情呢?本來大家對這個劇是充滿了期待的。

開拍後出現了不好的苗頭,我們開始還相互鼓勵說,作為演員要專業、要相信導演。但是情況變得越來越嚴重,開始隨便、大量地刪改劇本,現場經常一整天只有副導演在拍,他會帶著自己的女朋友——一個年紀非常小的女朋友來劇組。 然後在現場有一個群演拿著一個杯子,副導演說這個杯子一看就不像那個角色拿的,就開始罵美術,說你今天要不找到合適的杯子,我們今天就不拍了,所有人都在現場等著,一整天就這樣在副導演的冷暴力下過去了。

再說導演——反正我也不是那個圈子的,他應該不會找黑社會來打我吧?導演只有在投資方出現在劇組的時候才會來,然後殺青的時候也有來,一共就沒來幾天。他每次出現,就是在跟演員套近乎,類似那種“晁然我覺得你超棒的,你以後肯定能火,你火了以後千萬不要忘記我”,也不乾專業的事情,只是在這裡跟你聊閑天。

好多人覺得,我是不是在現場被不好地對待了,所以才生氣?其實不是,那個導演對我們特別好,只是因為太不專業了。我們簽的片約是三個月,可是三個月後,戲連三分之一都沒有拍到。 我就對導演說,繼續這樣的話,我就不會出現在片場了,這是我能做的所有的努力。結果對方就是打太極,後來變成只要拍我的戲份,導演就在片場,我一天就幾場戲,我的戲一結束他就走。聽起來是不是覺得很滑稽?我自己都覺得很滑稽,所以我其實沒有被不好地對待,我覺得只是這個戲被很不好地對待了

所以我還是曾經試圖改變過的,改變這個小小的生態。我覺得我不遲到,不早退,我也希望大家都按契約走,然後我希望能抗爭出結果,但是沒有任何作用。但完全不能怪其他人麻木,因為他們有經紀公司,要是我有經紀公司,可能我也沒辦法這麽無所顧忌。

“等我以後成了有錢人,我要帶資進組”

但我覺得敬業的人在演藝圈裡面還是很多。 我的一些演員朋友是很專注在這件事上。

有人就說你受不了,為什麽他們能受的了呢?我覺得他們可能是更專注自己做的事情,不去看外面的世界,他的成就感、他的快樂,來自於他能演好那個角色,而不來自於我所謂的內心秩序,這也是另一種我很認可的方式,只是我沒有辦法做到而已。

我現在在家看那種特別好的電影、電視劇的時候,還是會憧憬,要是我也能夠是他們的一員,我也能參與就好了。之前看過於正的一個節目叫《演技派》,看了以後覺得,哇,我真的很憧憬跟這樣專業的劇組合作,業內肯定還是有很多厲害,很努力的人。其中有一個導師張頌文,我好佩服他,如果我能跟他交流,聽一聽他對演技的看法都覺得很幸運。

《演技派》中的張頌文我一開始不喜歡於正這個人,之前也有副導演拿著於正的劇本找到過我,一看是他,算了,不去了,現在我超後悔。你看他們拍那種戲,對道具的要求那麽高、對光的要求那麽高,是因為能賺錢嗎?不完全是,所以,我相信這個娛樂圈一定有很多這種又很熱愛,又很專注的人,以至於他們可以為此忍受我忍受不了的東西。

我離開了演藝圈,但有時候也有些羨慕。比如我的朋友變得特別紅,我會覺得好羨慕,他們如果現在開始從商,肯定比我簡單一些;然後更多的方面是我看到很好的戲,很好的劇本的時候,就想如果我還在這個行業,我就可以去爭取一下,有可能成為其中的一個角色。我現在的想法是,等我以後成了一個很有錢的人,一個很厲害的商人以後,我要帶資進組

現在雖然也還是有劇本找我,但是你知道,我不是一個有經紀公司的人,所以不會有那麽多很好的劇本找到你。而且即使有這樣的劇本,也要求你簽約什麽的,現在找到我的劇本都沒有那麽打動我。而且自從上次那個劇以後,我會更謹慎一些,畢竟那可是五個月,時間多寶貴啊,我不想去賭我的人生。

“蘑菇可遇而不可求”

我太忙了,做演員的時候是我最閑的時候。

自從有了現在的品牌,每一分鐘都非常的寶貴,我去年一整年連一天假期都沒有。 當時看到你的問題說,我告別演員身份變成一個網紅,你說得比較客氣,其實很多人覺得在娛樂圈混不下去的人就會去做網紅。

我就突然想到東野圭吾的《解憂雜貨店》裡有一個故事,一個小鎮青年去大城市去追尋他音樂的夢想,後來失敗受挫了,他就打電話給他賣魚的爸爸說,如果我在音樂這行還是沒有辦法繼續下去的話,就回來跟你賣魚,他爸爸就很生氣,說賣魚不是那種你做不好音樂回來隨便做一做,就可以做好的事情。

其實在我們現在看到的網紅裡,最厲害的網紅除了長的好看,一定有很多別的特質,努力是其中基礎的特質。網紅也有它的門檻,只是門檻和藝人不太一樣而已,去做網紅的演員多了,最後有多少個在網絡上被大家認可呢?其實沒有多少。

我現在過得非常開心,唯一的苦惱可能就是被說蹭“洛枳”熱度這件事。

這個身份變成了某一種小小的偏見。本來你作為一個博主,內容做的好了,被說你好棒。但是當我去做了一個不錯的內容的時候,大家第一反應是你在蹭熱度;我以前自己也創業得到的可能都是好的評論,但是我現在做護膚品,找以前創業時認識的很厲害的合夥人去做,但是大家都會認為這是“網紅自製”。

當然這只是我的吐槽,現在這個戲的熱度也過去了,我想它是我人生的一部分,我不想去回避它,當然也不會消費它,它是我很美好的一部分,還是感謝這個劇給我帶來的那些好的東西,畢竟因此喜歡我的人其實更多。

如果打一個比方,做演員這件事有點像我去山上要砍樹,如果我在艱難的上山路上偶爾看到了幾朵很漂亮的蘑菇,也可以采一采,但蘑菇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就像《最好的我們》,它有可能突然就冒出來了,你路過它,就遇到了。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