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元気森林的“底褲”被扒了!輕資產運作,是門好生意嗎?

前不久,一則“元氣捷報”刷屏了食品圈。

元気森林官方數據顯示:企業5月份的業績已達2.6億+,超過2018年全年銷售業績總額;而在前五個月的市場表現,分別為7400萬+、3900萬+、1.2億+、1.7億+、2.6億+,粗略算來五個月賣出6.6億。

對於這家“網紅”企業2019年達到了近10億的銷售額,燃茶佔了近1/3,元氣水佔到60~65%的銷量。無論是無糖茶還是氣泡水,元氣森林剛好踩準了兩大健康熱門飲料品類的發展節點,借勢騰飛!

除此之外,元気森林陸續進軍了優酪乳、奶茶、能量飲料等熱門品類,力圖尋求企業業績增長的新動力。隨著企業的發展壯大,其代工生產的現狀也遭受到了質疑。

要知道,元氣水由健力寶代工,果茶、膠原蛋白水由東洋飲料代工,燃茶、乳茶由統一代工,能量飲料由奧瑞金代工……元気森林是典型的輕資產運作企業,但輕資產運作是門好生意嗎?

中國食業越來越“輕”

不只元気森林,“輕資產”有無數成功先例。

通過輕資產代工運作,三隻松鼠專注於品牌和產品創新,借著互聯網的春風短短幾年實現百億營收,成為中國互聯網零食的第一品牌。

2016年開始,可口可樂對外宣布未來將致力於讓灌裝業務100%歸於特許經營公司完成。這意味著,未來可口可樂將依靠售賣濃縮汁,開始自己的輕資產運作。今天,你在市面上喝到的可口可樂主要由中糧和太古兩家公司罐裝生產,可口可樂大部分收入來自濃縮漿,而非終端可口可樂產品。

2017年,中糧入股清遠加多寶30%股份,而清遠加多寶是加多寶工廠中唯一專業負責濃縮汁生產的工廠。當初,中糧入股清遠加多寶,看重的便是加多寶的核心科技——濃縮汁。

賣濃縮汁比直接賣飲料有諸多好處,比如更容易標準化、更容易運輸、更容易分銷,自然毛利率也就更高了。

2017年,康師傅也出售了5家非核心飲料生產工廠。與可口可樂全部出售在華瓶裝業務邏輯相同,康師傅有意向“輕資產”模式靠攏。

2020年,阿里巴巴低調進軍休閑零食領域,並低調推出了自有品牌“棒倍特”,在天貓超市獨家開售。作為中國最大的電商平台,阿里系幾乎掌握了中國的所有電商流量,擁有一手的上遊工廠資源,並且掌握著準確的消費大數據。棒倍特可以說含著金湯匙出生,通過輕資產運作亦能輕鬆上馬。

日前,宗慶後又迎來了他的第三次創業——以輕資產加盟方式擠入茶飲店。企查查數據顯示,宗慶後的受益股份僅為20.3102%。

其實,中國休閑零食的頭部品牌為三隻松鼠、良品鋪子、百草味,三家均不同程度採用ODM(貼牌模式)、OEM(代工模式)進行輕資產的品牌運作。因為輕資產模式成本低、試錯速度快,尤其是對中小企業來說,更能發揮優勢。

做企業精髓不在自建,而在於能否主導

2016年,可口可樂對外稱,公司未來將致力於讓灌裝業務100%歸於特許經營公司完成。

2016年,賣掉了價值10.35億美金的資產,主要是北美的灌裝廠;

2016年,賣掉了價值5.65億美金的資產,主要是北美和巴西的灌裝資產;

2017年,賣掉了價值38.21億美金的資產,主要是北美和中國的灌裝廠;

輕資產、重品牌,砍掉生產部門和它們所掌控的銷售和終端觸角,最後對於可口可樂公司來說,最終留下的所余不多的業務越來越集中於100多年前它所起家的可樂原漿業務。通過售賣原漿業務,可口可樂的毛利潤越來越高。

歸根結底,經營企業的精髓不在於自建,而在於能否主導產業。

比如,利樂控制了包材,靠一張紙年盈利千億,被譽為“乳企軍火商”,讓國內幾大乳製品企業都在“替它打工”;東洋飲料為伊利、三得利、加多寶等企業提供PET瓶裝產品的銷售,成為眾多企業新品推廣的試驗場;奧瑞金成功實現三片罐攔截,靠一個易拉罐年入近百億……上述企業通過掌握包材、生產線等方式,從而掌握飲料生產鏈上的話語權。

當下,技術已經成為改變手機行業格局的關鍵。目前整個移動設備市場,高通芯片、安卓系統、索尼攝影頭、三星螢幕成為手機最核心的配件,外資企業擁有多項技術專利,從而掌握了手機制造鏈上的話語權。

結語:做一個有“芯”的企業

作為世界製造大國,中國製造企業仍大量從事OEM代工生產,鮮少擁有自己的品牌和行銷體系,只能賺取“辛苦錢”,大部分利潤被委託企業賺走。

輕資產,一定程度上也不失為一種好選擇。但輕資產的關鍵,在於能否主導製造鏈上的話語權。在未來的競爭中,食品企業和經銷商成敗關鍵在於有沒有核心的競爭力,能不能在服務鏈上的某個環節做到極致。

所以,不論是個人還是企業,我們都需要思考,什麽能被替代,什麽不能被替代,並從不能被替代的部分中尋找自身的核心競爭力。

做一個有“芯”的企業、商家,才能不被市場淘汰。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