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獨善其身”的巴厘島,以及被困的中國遊客

新冠疫情發展5個月,幾乎與世隔絕的印尼巴厘島突然在5月15日表示,由於成功控制了新冠病毒的爆發,這座熱帶度假島嶼可能在10月重新向遊客開放。根據統計,截止5月15日,巴厘島隻報告343例冠狀病毒病例和4人死亡,與整個印尼群島16,496例的感染病例和1076人死亡的死亡率相比,無論是感染人數還是死亡率都非常低。

這對於本身擁有420萬龐大人口,更兼每年接待數以百萬計國際遊客的巴厘島來說,不啻是一個奇跡。據印尼總督韋揚·科斯特(Wayan Koster)表示,遍布全島的約1500個傳統的村委會成功地遏製了病毒的傳播,這些村委會對大多數印度教居民有相當大的影響力。

3月22日,零星遊客在海灘上

“獨善其身”的旅遊島

“之前很多人都非常擔心巴厘島會受到新冠病毒的嚴重影響,因為它是印尼最大的旅遊目的地,”科斯特在接受電話採訪時說。”但到目前為止,情況完全相反。”

印度尼西亞由18000多個島嶼組成,但巴厘島的村落結構比較特別。“村莊對社區的影響非常大。無論村裡的長輩們說什麽,人們都會遵守,”巴厘島旅遊局顧問Ngurah Wijaya說。”這使得政府能夠有效地將政策下放到社區一級。”

此外,該島的新冠感染治愈率超過了66%,而印尼全國的平均治愈率為22%。目前,島內的三個實驗室現在每天可以檢測近500份標本。科斯特說,這讓當局可以加快接觸者追蹤和隔離的速度,這讓當局可以加快接觸者的追蹤和隔離。

從春節期便被困在巴厘島上的上海遊客M先生為澎湃新聞梳理了巴厘島逐步關閉的時間線。

2月5日,印尼政府宣布禁止中國班機和中國人入境。

3月中旬,全球疫情漸露苗頭,3月18日前後,巴厘島開始陸續限制疫情爆發國家的班機。

到3月30日,巴厘島幾乎停掉所有國際班機和大部分國內班機,直到現在,巴厘島的國外遊客已經處在隻出不進的狀態中。

“首都雅加達及周邊地區是印尼的重災區,一千萬人口的雅加達的感染者將近6000。三月初之前,印尼只有零星的案例,直到3月12日馬來西亞吉隆坡的大城堡清真寺萬人宗教集會後,造成馬來西亞、新加坡、印尼等國的較大範圍傳染。

3月25日正好是巴厘島上最重要的宗教節日Nyepi(安寧日),除了必要部門如警察醫院等,各行各業都歇業,甚至機場都停止起降一日,巴厘島政府借機宣布從24日至28日部分封城。之後隨著印尼政府30日發布的強製政策,實際的封城措施一直持續到現在。”

往日喧囂的海灘空蕩蕩一片

M所說的巴厘島當地防疫措施包括:分發宣傳新冠病毒的知識和預防措施的資料、鼓勵密切接觸的行業如餐飲酒吧按摩等行業歇業、所有服務行業尤其是零售業酒店業強製戴口罩、限制公共海灘的進入、車輛沿街噴灑消毒劑等。

“我身邊的巴厘島人也是如臨大敵,雖然醫用口罩早在1月份就已經被當地華人和中國僑民收購完,一直缺貨中,但她們還是佩戴了非醫用無紡布口罩或是布口罩。少部分沒有口罩的人用頭巾蒙住口部。”他說。

出不去的中國遊客

M先生直到今天還未能返回上海。2月,由於巴厘島關閉往返中國航線,且國內疫情嚴重,他選擇留在島上暫避,並將護照送交雅加達移民局辦理了“人道主義簽證豁免”,以解決旅遊簽證到期問題。

3月,M買了3月21日亞航轉運站吉隆坡的班機回國(其他可轉機國家已經禁止中國護照持有者入境轉機,吉隆坡成了唯一選擇),然而臨出發前,由於前述馬來西亞吉隆坡的大城堡清真寺萬人宗教集會導致的多國新冠爆發,馬來西亞政府事實停了大部分國際班機,20日之後的所有從吉隆坡往返的班機被取消。

無人的機場

之後,他預定的4月7日班機也被取消,由於並未收到亞航的取消通知,他曾抱著萬一呢的想法去了機場,往日熙熙攘攘的機場幾乎空無一人。

據L估計,巴厘島和雅加達各有500人左右滯留中國遊客,其他地區可能有零散數量,具體數目不清楚。此外,巴厘島上常年有一批歐洲和澳大利亞的退休老人常住,這批人並沒有回國的打算,因為歐洲的情況更糟糕。除此之外,也有一大批3月份入境的國外遊客滯留在這裡,估計數量在1-2萬人左右。

所幸被困生活還不算太糟。早在印尼病例爬坡階段同時限制國際班機時,口罩/免洗洗手液/消毒酒精/一次性手套等防疫設備在當地已經脫銷,故而採購不到防疫物資的滯留中國遊客一度生活非常低調,避免與他人的接觸。不過,現在已經過了防疫物資最緊缺的時候,除了醫用口罩還是買不到外,其他都有售。總體受影響不大。

日常生活方面,受影響最大的當屬在外就餐,M估計現在只有一兩成餐館飯店還在營業,導致不能像往常一樣可以隨意就餐,且大多數仍在營業的餐飲業不接受堂食。其他方面都還正常,超市藥店等供應有保障,除了少數緊俏的防疫物資,一切應有盡有。

酒店業大跳水

M先生告訴澎湃新聞,他曾短暫加入過巴厘島滯留中國人的微信群,據他觀察,群內大約一半是滯留的遊客,一半是在巴厘島工作的中國籍員工,如餐飲業,婚紗攝影業,旅遊業等。員工還居住在自己的宿舍裡,而滯留遊客大多數都住在原先落腳的酒店裡。

據外媒報導,一對1月來巴厘島度假的烏克蘭母女安娜斯塔西婭和拉瑞莎如今住在住在庫塔海邊的一座嶄新的豪華酒店裡,每月只需240美元,時不時的她們還和同樣滯留的遊客一起做海灘瑜伽,這讓她們樂不思蜀。

滯留島上的烏克蘭母女

對於M先生來說,酒店並不是突然降價的,“4月價格才突然便宜下來,各個酒店都盡量籠絡住無法離島的客人。”他說。

M說,從某些OTA如繽客上看,酒店價格並沒有明顯下降,但如果到店詢問,往往會給3月份價格基礎上的半價。一位他偶遇的中國朋友告訴他,他們住的酒店從剛入住時的春節旺季價格的約500人民幣/間夜,被他們砍價到300人民幣,之後再降到200人民幣。

後來,他們一家最後搬到了水明漾地區的高檔別墅。據中介說,旺季時一間這樣的別墅價格為3000+人民幣/晚,現在由於所有酒店別墅都幾乎處於空置狀態,業主願意以約11000人民幣/月的價格出租。

2月,巴厘島還以“安全度假島嶼”的賣點推廣過,然而到了3月,遊客數量下降了60%,4月,抵島遊客數量為零。Aveda精品酒店是一家位於庫塔海灘的四星級酒店,總經理Luh Putu Rena Widyarti說,目前該酒店的入住率為9.2%,過去,酒店房間價格為60-70美元一晚,現在月包價格則為625美元。

“公司決定提供這個套餐並不是為了盈利,只是為了維持酒店的運營,讓我們的員工有一定的收入。”他說。

另一家四星級酒店Swiss-Belhotel Rainforest的總經理Andreas Lelanoh則說,目前可以預訂到的房間價格為每月360美元,比平時的價格要低很多。在繽客上,該酒店頁面顯示的每晚房費為18美元左右。

巴厘島酒店經理協會的的會長阿斯塔瑪在接受採訪時透露,目前,巴厘島80%以上的酒店是關閉的。通過包月套餐,酒店可以支付一些員工的工資。不過,這樣的措施做多可以實行三個月,之後,業主和管理團隊將發現很難繼續這樣經營下去。

被困在酒店裡的日子似乎也不是很難捱

M所居住的度假村總經理曾在2011年前後在上海的金茂凱悅工作過,他告訴L,酒店管理層考慮過暫時歇業,但熱帶氣候的特點是,房間即使無人居住,也必須每隔5天左右清掃通風,不然潮濕發霉會大大影響下次使用,並有潛在的健康風險。所以,即使酒店每日虧損嚴重,只要仍有客人續住,就仍然維持必要的員工隊伍保證度假村酒店的正常運營。因此,雖然據當地媒體報導巴厘島酒店業的入住率已經只有5%,但許多酒店仍然勉強營業,哪怕可能只有2、3間客房有人入住,有些樂觀的酒店業主甚至還借此機會大興土木,要麽收購附近土地擴建別墅,要麽裝修改造。

目前,巴厘島的平均酒店入住率降到了原先的1%至2%,數十萬員工被裁員或停工。有120萬巴厘島居民以旅遊業為生,而據巴厘島旅遊局主席阿斯塔瓦說,有超過巴厘島420萬人口一半的居民的生計或多或少和旅遊業相關。

巴厘島旅遊業帶動的經濟復甦的長期前景也不確定。“如果印尼設法解決疫情,即使在那之後,巴厘島也會有很長的路要走,因為我們依賴國際遊客。”阿斯塔瑪說。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