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只有盒子,才是鑒定宅男壕力的唯一標準

  一年一度的中秋節又要到了,但老王卻高興不起來。因為身處中國西部某城市的他,沒能買到虹橋錦江大酒店與萬代南夢宮聯合推出,僅限上海地區銷售的《太鼓達人》限定月餅。

  目前,該月餅早已在官方管道售罄,而經過黃牛的炒作,其在淘寶、閑魚等平台上售價也大大超出了原本260元的官方價格。這讓老王最終還是放棄了入手計劃。

モホテヌソユ

  對於老王這樣的資深遊戲愛好者來說,月餅本身到底好不好吃其實並不重要,哪怕這些月餅全是五仁餡的,他也會照單全收。因為在他看來,《太鼓達人》造型的月餅盒子才是本體。

  他就是江湖傳說中的“盒控”。

  “只有盒子,才是我們這些盒控的財富象徵。”老王說。

モホテヌソユ

  所謂的“盒控”,即特別喜歡收集盒子的人。戰國《韓非子·外儲說左上》有雲:“楚人有賣其珠於鄭者,為木蘭之櫃,薰以桂椒,綴以珠玉,飾以玫瑰,輯以羽翠,鄭人買其櫝而還其珠。”這說的就是中國歷史上“初代目盒控”的故事。

  在很多人的眼裡看來,包裝盒其實就是一堆無用的廢紙或者是廢塑料。但是在廣大“盒控”的眼裡,那些漂亮的盒子,本身就是金錢和文化財富的最佳體現,亦能充分發揮社交優勢,快讓他們與同好快速打成一片。

モホテヌソユ

  現代盒控的起源已經不可考,但相信在很多禦宅族的印象中,“盒控”最頻繁出現的地方,莫過於模玩界了。

  無論是成品手辦還是拚裝模型,這些宅物本身就蘊含著ACG類IP的文化價值和經濟價值。為了收割一波粉絲經濟,讓廣大禦宅族充值信仰買買買,這些玩具廠商要麽就找幾位圈內知名大觸畫個酷炫狂霸拽的封繪,要麽就讓外包裝與玩具本體能夠有所聯動。

  總之,把產品的包裝搞得漂漂亮亮,讓人產生購物衝動,就是玩具廠商的慣用伎倆。這就像嫁女兒一樣,不搞個風風光光的排場,禦宅族們又怎麽會高高興興地把“老婆”抱回家呢?

モホテヌソユ

  除了模玩界外,電玩界也同樣是“盒控”經常出沒的地帶。

  早年間,玩主機遊戲本身就是一種相對奢侈的娛樂方式,所以很多主機遊戲玩家都養成了定期清潔電子設備,並認真整理收納遊戲產品及相關周邊的好習慣。這其中,遊戲主機、遊戲卡帶/光碟的包裝盒,他們都一般都是不會輕易丟棄的。

  因為丟掉這些看似沒用的盒子,就是跟錢過不去。

モホテヌソユ

  從PS3時代開始,隨著遊戲主機破解難度越來越大,加之中國玩家的正版意識和經濟條件也正不斷提升,越來越多的人在購買正版遊戲的同時,也會私下裡進行二手交易給自己“回血”。這其中,“箱說全”(即包裝盒、說明書都齊全)的二手遊戲往往更容易受到其他玩家的青睞,出售的價格往往也會更高。

  此外,還有一群禦宅族成為“盒控”,是因為他們有收藏需求。無論是模玩還是主機遊戲,那些經典且限量的禦宅周邊產品,成色優良且箱說完好,甚至全新未拆封,才是廣大禦宅族們所追求的“收藏級品相”,可以彌補自己曾經因種種問題而錯過發售的遺憾。

  雖然這種心態看起來有些扭曲,但“盒控”在本質上也是對美好事物,追求完美的體現。而這種對漂亮盒子的癡迷,除了模玩、電玩之外,其實都廣泛存在於社會的每一個角落。

  比如體育潮流界AIR JORDAN系列球鞋的收藏交流,時常能看到二手鞋盒的交易買賣。買家面對幾個紙盒不惜斥資高價入手,而賣家則在金錢的誘惑下不停地動搖自己完美收藏的決心——畢竟只有搭配鞋盒,才是完美的AIR JORDAN球鞋收藏。

モホテヌソユ

  再比如電腦主機板、CPU、顯卡等電子產品的包裝盒,雖然沒什麽用,但很多人到最後都選擇了收起來供著。

モホテヌソユ

  甚至一些奇怪衍生品的限定包裝,也能成為瘋狂的粉絲們掏空錢包也要入手的理由。

モホテヌソユ

  這種對外包裝盒的癡迷,不僅感染了一批又一批的年輕人加入到了“盒控”的行列,還鬼使神差地提升了各大電商商家的打包水準。

  為了能讓包裝盒經受住中國快遞物流公司十八般地獄式的考驗,完好無損地送到買家的手裡,這些商家不僅會按照包裝盒的實際大小來定製快遞紙箱,甚至還會裡三層外三層地加入各種緩衝、保護材料,從此讓開箱成為了一種樂趣。

  “八角尖尖”,即是“盒控”們對商家服務的最好褒獎,而那些在包裝上不上心的商家,也只能在“盒控”們的一片差評和控訴中逐漸被市場所淘汰。

モホテヌソユ

  倘若你問一位禦宅族:“你的盒子都是怎麽處理的?”

  TA一定會這樣回答:“留著傳家。”

モホテヌソユ

  但倘若你又問:“那你想過斷捨離嗎?”

  TA一定會脫口而出:“想過。”

モホテヌソユ

  2009年,日本山下英子創作了一本名為《斷捨離》的家庭生活類著作。所謂的“斷”,即是不買自己不需要的東西;所謂的“舍”,則是處理掉堆放在家裡沒用的東西;至於說“離”,就是讓自己捨棄對物質的迷戀,讓自己處於寬敞而舒適的太空。

  簡單總結下來,這本書對於如何闡述規整家庭太空,總而言之一就是三個字:扔、扔、扔。

  對於廣大的家庭主婦/夫來說,“斷捨離”的概念顯然很容易受到他們的一致歡迎。但對於廣大的禦宅族,尤其是“盒控”來說,這樣的生活理念卻無疑是一個噩夢。試問,把這些漂亮的盒子丟掉,又如何將其作為傳家寶,又如何迎接未來可能會到來的“成色新,箱說全”的一天呢?

モホテヌソユ

  對於家中堆積越來越多的盒子,像老王這樣的“盒控”們內心是極其矛盾的。

  一方面,有盒子才有收藏價值,最不濟還可以在賣二手的時候多買點錢,在關鍵的時候給自己的錢包續上一口。另一方面,這些盒子都是要供起來的傳家寶,絕大多數情況下他們並不輕易捨得出售,但不賣的話,盒子的價值又得不到體現,那收藏這些盒子的意義又在哪裡呢?

  何況這些盒子還特別佔地方,如果太多,難免就搞得家裡就像收廢品的一樣。而以目前的房價或者房屋租金水準來衡量,佔用家裡的數平米太空,用盒子砌上一面“歎息之牆”,簡直就是一種近乎奢侈的行為。

モホテヌソユ

  所以說,“宅男一面牆,北京一套房”的說法顯然是不準確的。真正的土豪,就是敢於屯一屋子盒子,也只有盒子,才是衡量禦宅族“壕力”的唯一標準。

本文僅代表訂閱平台作者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遊民星空僅提供發布平台。未經允許嚴禁轉載。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