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治刷單、薅羊毛、殺豬盤,不能放過“卡販子”

圖片來自新京報。

殺豬盤、美女詐騙、薦股類詐騙,薅羊毛、刷粉、刷量和刷單……這些網絡黑產的下遊黑灰產業,在網絡中早已不是陌生的名詞。而今天新京報的報導,就曝光了這些網絡黑產上遊源頭行為。

據新京報記者調查,在整個账號買賣黑產鏈條中,卡販子,即在業內所謂的“卡商”,處於網絡黑產的上遊地位。有知情人就透露,黑產人員只需要通過卡商和接碼平台即可獲得手機號和驗證碼,再利用自動化程序工具,即可完成整個注冊流程。目前,不少接碼平台已“入駐”微信公眾號,通過他們可以在短時間內注冊多個APP的账號。

在整個下遊鏈條中,買賣社交和婚戀網账號,專門盯住“婚戀粉”,成了熱門的“業務範圍”。據報導,“微信帶圈(即朋友圈)老號400元,探探女性账號170元,男性账號200元”,這些“殺豬盤”獵手們常用的招式,就是通過卡販子批量注冊账號實現的。

關於鏈條中下遊黑灰產業所做的惡不必多說,以往種種案例,已讓其危害不言而喻。“薅羊毛”等曾讓不少大型企業損失慘重;電信詐騙等也曾讓不少受害者深陷網絡“殺豬盤”等戀愛賭博騙局。可以說,不論是對於企業還是個人,遏製網絡黑產已成全社會的共識。

但網絡黑產從來沒停止過“進化”,如今早就逐步發展出公司化、組織化、合作化的特徵。但萬變不離其宗,如果把網絡黑產看作一場網絡病毒,那麽上遊的“卡販子”無疑就是病毒滋養和蔓延的源頭。正因如此,要打擊網絡黑產,最有效的方式就是源頭治理,直接打掉其產業鏈上遊的惡意“卡商”。

就報導內容看,一個成規模的卡商,往往握有幾百萬張手機SIM卡,通過介入驗證碼平台,可提供上萬個網站項目的接收驗證碼服務,平台可提供的服務項目大概有上萬個,從如此龐大的卡號數量以及觸及項目的廣泛,可謂觸目驚心。這可能給網絡環境注入的泡沫、對公共利益的損害,可想而知。

據了解,這些手機卡號,大多是物聯網卡、個別虛擬運營商流出的非實名號,也就是說,當這些账號一旦被用於惡意注冊、虛假認證、電信詐騙等,也很難通過账號直接追溯到账號使用者個人,這相當於為一些“黑產犯罪者”提供了一道“識別障礙”。

值得注意的是,記者調查發現,不少接碼平台已經“入駐”微信公眾號,也在微信中衍生出不少“黑話”,以規避微信監管。

客觀來說,微信平台方面對治理黑產,也采取了不少行動,其發布的《互聯網账號惡意注冊黑產產業治理報告》,就指出卡商是惡意注冊產業鏈條的源頭。

但問題在於,在明確平台的主體責任之外,平台對卡商的監管還需在技術上不斷改進,譬如,對平台中的異常交易進行格外審核,加強對入駐账號功能的管理,讓治理跟上黑產手段的變化,提高黑產生意在平台內生存的難度。此外,也該做到一旦發現有黑產账號就能實現精準打擊,平台與卡販子之間避免落入你追我打的“貓鼠遊戲”。

治理黑產源頭需要平台把關,更需要來自監管部門的發力,加強平台方與監管體系之間的信息共治與聯動,做到前期有嚴監管、後期有重懲戒,從源頭處抬升網闊黑產的犯罪成本。黑產上遊在平台中生存不下去了,下遊黑灰產業自然也就會慢慢減少。如此才能真正有效地遏製下遊的黑灰產業,讓網絡黑產無處遁形。

伯揚(媒體人)

編輯 胡博陽 校對 吳興發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