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監管風暴中的培訓班:一邊恐慌,一邊奔跑

深燃(shenrancaijing)原創

作者 | 王敏

編輯 | 向小園

2021年的教培行業,用四個字形容最貼切:風聲鶴唳。

就在近日,一段四川省犍為縣教育局局長為高三學生跳霹靂舞減壓的視頻火了,而這位教育局局長,也下達了讓全縣81家校外培訓機構自4月2日起停業整頓一個月的要求。

這背後,是2021年以來教培行業遭遇的新一輪嚴格整改。

在四川犍為線下全面停課整頓之前,北京早已從3月開始對線下培訓機構實行嚴格的整頓;而在線上,雖然表面上並沒有如同線下停課一般嚴格,但也面臨著監管趨嚴,在線教育廣告投放、主講老師教師資格證持有情況,都已經遭遇了嚴查。

3月下旬,多則關於教培行業監管趨嚴的傳聞引發中概股股價大跌,3月31日教育部相關負責人表示,“2021年將把校外培訓機構治理工作列入重點工作任務”。

有業內人士表示,無論線上還是線下,教培行業正面臨新一輪全方位、全流程的整頓,“史上強監管”時代已經到來。

山雨欲來風滿樓,教培行業籠罩在一種緊張的氛圍當中。深燃了解到,有的企業選擇低調,減少春季的行銷活動,有的機構暫緩外地開店的計劃,擴張速度變慢。但對於整個教培行業來說,很難停止奔跑,線下機構經歷了疫情的重創,還處於回血階段;在線教育企業燒錢多年,競爭的壓力也不允許其停止奔跑。

“短期內,教培行業一定是處於陣痛之中,形勢不容樂觀。”有從業者這樣評價,但只有經歷了陣痛,這個行業才能走得更長久。

線下線上迎來“最強監管”

清明節假期前,北京的家長李迪打算為女兒報一門線下英語課程,給朝陽區一線下少兒英語機構打電話谘詢時,課程顧問告訴她,機構於3月接到了“停課令”,目前還沒有線下複課,不過孩子可以先來上體驗課,等到線下複課之後再來正式上課。

至於線下究竟何時複課,該課程顧問並沒有給出清晰的時間點,只是說,目前已經將全部資料提交給了相關部門,包括工作人員接種新冠疫苗情況、辦學許可證、消防許可證等等,待相關部門審批通過後就能複課,預計最早要到4月下旬。

另一家機構則告訴李迪,這次整頓範圍很廣,也很細致:“會檢查消防設備,防疫設備,教師資質等等,內容要求有好幾頁”,教委檢查是一部分,消防、街道、防疫等部門也會逐項盤查,只要有一項不合格,就很難複課。有的機構由於員工還尚未接種第二針新冠疫苗而被卡住。

李迪又給附近其他幾家少兒英語機構打了電話谘詢,得到的結果基本相似,都是可以先來試聽體驗,而正式線下上課則要等到5月左右。

據這些線下教培機構的反饋,這一輪整改開始於2021年3月10日前後,如今仍在持續。

“沒有想到,這次的整頓會如此嚴格。”多位北京線下教培機構從業者向深燃表達了類似觀點。事實上,早在2018年底,線下教培行業便曾經歷過一輪整頓,辦學許可證、教師資格證、消防、樓層、面積、下課時間等都是整頓的焦點。以海澱黃莊為例,巡查組曾多次到店突擊檢查。

有從業者指出,2021年這一波整頓的力度,要比2018年更嚴格。

今年的整頓當中,最受關注的一條當屬資金監管。

教培行業“預付費模式”下亂象頻生,一些教培機構會挪用家長交的預付費款,用於快速擴張開店等方面,還有一些機構甚至會直接攜預付費跑路。這一模式,是導致無數教育機構暴雷,資金鏈斷裂、家長退費無門的本質原因。

2018年的整頓,落實重點在於收費周期,要求培訓機構一次性收費不得多於3個月,而2021年這一輪,資金監管的整治則成為了重點之一。北京已經開始試點與銀行合作進行資金監管,比如,海澱區教委要求,校外培訓機構申請線下複課時,必須提交與銀行簽訂的監管協議,由監管銀行按“一課次一消”的原則,將相應課時費劃轉給培訓機構。

根據公開報導,在2021年新一輪整頓下,直到3月底,北京僅有70多家培訓機構被允許複課。而2018年開啟的那一輪整頓中,北京市教委摸排了的校外培訓機構的數量有12681家。按此數量計算,2021年這一次,整頓了近一個月之後,北京得以線下複課的機構不足1%,可以想象整頓力度之嚴格。

“一些中小機構目前的首要目標,是能夠安全退出市場。”一位從業者表示。

線下遭遇強監管的同時,針對在線教育的監管也在加強。

首先,針對在線教育廣告亂象,繼2021年1月“四家在線教育機構同請一人錄製宣傳廣告”的事件被曝光之後,央視在2月底左右便停播了在線教育品牌廣告;在線教育廣告素材面臨的限制也在增多。“在線教育廣告視頻因為素材被點名多次,後續有誘導因素的視頻都不能過審。”一位教育行業廣告投放商告訴深燃。

與此同時,對於在線教育機構主講老師教師資格證的檢查也在變得嚴格。2月,一批還沒有獲得教師資格證的主講教師不再允許對外授課,據悉,大批網校教師的課程已經被下架。除此之外,對於線上的監管要求還在不斷細化,比如,線上直播培訓活動不得晚於晚上21點。

3月以來,與教培行業監管相關的消息如同雨點一般落下。3月下旬的一個周五,三則傳聞可以說一度讓整個教培行業陷入混亂。其中最直接的表現是,當日多隻教育中概股暴跌。

一、一則網傳錄音中,北京某區教委執法人員指出,6歲以下學科類培訓或將暫停;

二、一份“雙減”試點工作座談會精神的情況匯報透露,校外培訓治理將聚焦“三限”,即限培訓機構數量、限時間、限價格;

三、雪球上有人爆料“0-6歲在線教育產品將被禁止”。

三條傳聞中,一和三還處於傳聞階段,尚未有明確細則落地,至於“雙減”政策,雖然教育部辟謠“謹防誤傳形成不確切信息”,但多位行業人士認為,這並沒有否認對於線下教培機構的整頓。

“在限制培訓機構數量的趨勢下,辦學許可證相較此前更難辦理,很多地方的辦學許可證基本處於階段性停辦狀態,在這個階段,相關部門也在觀望政策。”一位行業人士告訴深燃。

3月31日,教育部基礎教育司司長呂玉剛表示,“今年教育部把校外培訓機構治理工作列入重點工作任務”,被認為是明確了2021年是教培行業“監管年”的基調。近日,四川犍為縣的停課整頓,或許也預示著全國範圍內的線下機構,都將被這一輪監管覆蓋到。

從年初的在線監管趨緊到如今的線下全面收緊,政策動向,已然成為教培行業2021年的關鍵詞。

從“群魔亂舞”到“選擇低調”

“該來的一定會來”,有行業人士感歎,這輪監管如此嚴厲,也是因為過去幾年教培行業跑得太快了。

過去的十年裡,線下教培行業從藍海市場進入血海競爭。龍門教育CEO黃森磊曾將2010年-2020年定義為教育培訓行業爆發的黃金十年。

截至2020年底,全國至少有40萬家校外培訓機構;而在移動互聯網的發展下,在線教育行業加速進入了風口期。尤其在2020年,在線教育的融資額更是創下歷史新高。僅猿輔導、好未來、作業幫、跟誰學四家,2020年融資額便達115.2億美元,約754億人民幣。高額融資背後,是行業選手的蒙眼狂奔。僅在2020年暑期,頭部幾家在線大班課在廣告投放大戰中便砸下了60億元。

教培行業確實跑得太快了,可以用“群魔亂舞”來形容。即便是在2018年那一輪整頓之後,教培行業依舊暴雷不斷、亂象頻生。成長保、太傻留學、韋博英語、學霸一對一、朗播網、優勝教育、學霸君等,這些機構無一不曾攀上風口,一度是當時的明星企業,卻以倒閉落幕,更遑論無數悄悄倒閉的中小機構。

據天眼查數據顯示,2020年前10個月,教培企業新增47萬家,注銷13.6萬家,在教育行業中,存在經營異常風險提示的企業佔到所有教育相關企業的17.8%。

幾乎教培行業每一次暴雷,都會讓一批家長退費無門。至於暴雷的原因,有疫情衝擊、自身發展不佳、融資不順等等,最直接的是資金鏈斷裂。但不可否認,2018年起的那波對教培行業的整頓,提高了行業門檻,讓一批機構轉型,也加速淘汰不良機構退出市場。

比如,2018年底針對進校APP的嚴管政策,倒逼昔日進校APP賽道上的明星企業一起教育科技、小盒科技尋求轉型,將變現重心轉移到家庭場景的在線大班課上。而曾經年營收達30多億的優勝教育,資金鏈斷裂的原因之一便是,為了合規,近50%的校區都需要重新選址裝修,成本大幅增加。

在監管趨嚴的形勢下,培訓行業中很多選手選擇先低調下來,不少公司已經有所行動。“一些啟蒙英語品牌,減弱了春季的市場動作。”一位行業人士指出。

某線下連鎖機構,正打算在廣州開設新機構,在得知北京線下機構停課整頓後,立刻向廣州當地有關部門谘詢關於辦學許可證的問題,但持續月余,仍未得到明確回復。在得到確定回復前,這家機構暫緩了開店計劃。

一直從事教培行業市場運營的侯悅,3月下旬離開了這個行業。“我對整個行業的發展陷入了焦慮,感覺壓力山大。”

在教培行業的緊張氛圍中,一些行業人士對短期內教培行業的發展持謹慎甚至有些悲觀的態度。

4月1日,睿途教育創始人胡中華發布了一篇題為“如果睿途清零,我得到了什麽?”的文章,儘管文中最後明確,公司短時間內不會倒閉,但其對行業環境的悲觀情緒不言自明。

“我們新項目在開辦過程中,能夠明顯地感覺到,大家新開店時要謹慎很多了。”教育綜合體品牌同學都薈聯合創始人王衡說道,“經過2021年這一輪監管,相關政策標準落地時會更加嚴格,教培行業從業者,尤其是新進的從業者會更加謹慎。”

華夏桃李創始合夥人張愛志認為,本次監管趨嚴面向整個教培行業,以K12、早幼教為重點,而這兩個領域競爭激烈、資金密度大,監管以及政策的調整會造成現有機構增長放緩,行業IPO退出存在更大不確定性,未來一段時間內,估計資本對K12、早幼教領域關注會降低,投資也會銳減。

同樣,中國民辦教育協會研究會副會長馬學雷也持類似態度。“原來預付費的模式下,一些機構會把預付款先花出去進行擴張,但如今因為政策監管,機構所儲存的現金流減少之後,發展速度也會放緩。”

“未來的不確定性太大了。”馬學雷說,“現在花了大力氣、大成本進行合規,之後究竟還會不會因為新的監管政策而受到巨大影響還未可知。合規之後,這個市場的投資和未來收益的不確定性依然很大,也會使得行業投資人比較謹慎。”

停不下來的奔跑

儘管在緊張情緒的包圍下,一些玩家選擇低調,但教培行業的奔跑很難完全停下來。

大多數北京線下機構現在都處於不得不跑的狀態。2020年的疫情使得很多中小機構在招新上受到極大的影響,尚處於需要時間恢復元氣的狀態。在疫情導致線下停擺反覆的情況下,線下機構也不得不探索OMO,線下和線上融合。

現在正處於風暴中心的北京線下教培機構,雖然在3月再次遭遇線下停課,但在寒假期間受疫情反彈影響而轉在線的背景下,大部分線下機構也還都延續著在線上課,並沒有完全停下來。“有了2020年疫情之下兩次轉在線的經歷後,大部分學生對於在線上課都已經熟悉且適應了。”北京某線下K12機構聯合創始人告訴深燃。

另一面,在線教育行業或將迎來新一波上市熱潮,作業幫、掌門教育、火花思維、美術寶都被傳出即將赴美上市,其中作業幫聘請了原歡聚集團金秉為CFO後,更是被解讀為加速了上市的腳步。

在以“政策監管”為核心關鍵詞的2021年,這個節點選擇上市存在著諸多不確定性。但不可否認,對於2020年吸納了200億美金的在線教育機構而言,投注了大量資金的投資人,也不允許其停止奔跑。

可以看見,各大品牌的大規模招聘還在繼續。字節跳動旗下教育品牌“大力教育”在2月底曾宣稱,將於未來4個月內面向社會招聘1萬人,涵蓋教研教學、產品、運營等近10類崗位。學而思網校、作業幫的招聘帖依然經常出現。美術寶旗下小熊美術的課程顧問依舊在頻繁“騷擾”家長讓其報課。

今年的廣告投放雖然較去年有所放緩,但是在線教育機構在“轉介紹”(老用戶轉介紹新用戶)、拓展本地化等方面開始投注更大的精力。

“2021年,在線教育行業整體的廣告投放勢頭都沒有去年那麽猛了,大家都在紛紛探索轉介紹。”前述教育行業廣告投放商說道。與此同時,大力教育、網易有道也已經開始開拓線下體驗店,瞄準了線下流量。

對於“不得不奔跑”的教培行業,2021年監管下的合規達標屬於不得不經歷的陣痛。

“2021年這一波的監管,主要是讓大家不再盲目地拚規模、拚速度,在行業強監管下,其實‘良幣’的心態還是相對比較穩定的,政策本質上是在引導行業穩扎穩打,往著長期、有序、健康的方向發展。”王衡認為。

伴魚創始人兼CEO黃河指出,監管趨嚴,意味著教育行業對更優質的教學效果和更高用戶體驗提出要求,客觀來看,這對行業的積極意義明顯。

多位行業人士向深燃表示,短期來看,這個行業正面臨強監管,形勢不容樂觀,但從長遠來看,經歷了當前的陣痛,這個行業才能走得更加長久。

而在強監管下,頭部選手在某種程度上或將迎來一定的發展機遇,換言之,對於已經標準化、系統化發展的頭部反而可能更有利。

這些選手在自身管理上原本就相對規範,一些不良機構退出市場後會釋放出一定的份額,中型機構可能會放緩擴張速度,頭部機構便有機會進一步提升市場佔有率。

張愛志也表示,“資金監管對短期現金流影響較大,對現金儲備好的頭部機構反倒是利好,因為腰部機構競爭力下降較大,行業集中度反倒會加大,細分賽道會加速跑出行業龍頭,現在,正是投資行業龍頭的機會。”

他認為,未來,線下教培行業或將呈啞鈴狀發展,頭部巨頭和尾部小機構的數量增加,而腰部機構的數量或將銳減;而在線上,隨著頭部在線機構的品牌效應擴大,獲客更有優勢,在線教育或將呈水滴狀發展。

*題圖來源於Unsplash。應受訪者要求,文中李迪、侯悅為化名。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