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都是演而優則導,人和人之間的差距怎麽就這麽大?

郭濤當導演了。

導演處女作是《欲念遊戲》,講了一個未來的故事:2020年,智能科技領域風雲人物郭實(郭濤飾),在經歷喪女之痛後決定遠離塵囂,終日與智能機器人相伴。但一次意外的發生,郭實莫名淪為殺人逃犯,為證清白,他重拾“化蝶系統”,追查真凶。

看簡介就不感興趣的朋友,恭喜你,成功的避開了一部“災難級爛片”。

全片充滿了“五毛特效”的廉價感,聽著就挺玄學的“化蝶系統”就是一款裸眼虛擬現實技術,最後的終極大戰是郭實的徒弟(薑潮飾)對著老師到處放電。

劇情尬、特效尬、表演尬,吐槽起來都無從下口,“有幸”參加首映禮的觀眾感慨萬分:看了首映,郭濤老師開場前說想罵就罵,不要不好意思,雖然我也不想說得太殘忍,不過,真的可以用雷來形容了。故事莫名其妙的,最後薑潮還成了雷神了我的媽。”

電影於4月12日首映,上映首日,票房不足400萬。上映3天,被上映33天的《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反超,兩者的差距還在擴大。

不叫座的同時,《欲念遊戲》獲得了觀眾的一致差評。豆瓣上,過半觀眾打出1星評分,3.1的評分在同期上映的影片中墊底。

集科幻、犯罪、懸疑於一身的《欲念遊戲》,被郭濤導出了“不倫不類”的效果,熱門短評一針見血:“非專業人士真的不要碰導演這個行業,不然只會敗光好感。”

這樣的票房與口碑成績,在一堆撲街的導演處女作中,也是十分“亮眼”。

小電君不禁聯想起了另一部帶“欲”的電影——《低壓槽:欲望之城》。

《欲望之城》是張家輝的導演處女作。兩部電影都融合了懸疑、犯罪類型,還有一個共同標簽——“爛片”。

《欲念遊戲》與《低壓槽:欲望之城》生動的詮釋了“轉型有風險、演員執導需謹慎”。

演員本身自帶明星效應,依靠積累的人脈資源,轉型似乎是水到渠成的事兒。按郭濤的說法:“當演員走到了這個階段,有了想說的話,轉型做導演很正常。

在影片上映階段,圈內好友寧浩、徐崢、黃渤紛紛助陣:黃渤獻聲推廣曲《模樣》、寧浩與徐崢錄製“大咖花式打call”小視頻。

值得指出的是,同樣演員出身的徐崢和黃渤,在郭濤之前,都有了自己的導演處女作。

可同樣的“演而優則導”,導出的處女作差距也太大了吧。

曾和郭濤合作過的徐崢,早在2012年就執導了電影處女作《人再囧途之泰囧》。

《泰囧》的問世有讓人眼前一亮的感覺,徐崢繼續和王寶強合作主演,採用一衰一損的捧逗組合,笑點密集又適度煽情,得到了觀眾的認可。

因為影片在泰國取景,甚至一度引發國人到泰國旅遊打卡的熱潮。一部電影拉動整個國家旅遊業的說法,名副其實。

最終,《泰囧》收獲12.67億票房,成為中國影史首部票房破10億大關的華語電影。

黃渤的《一出好戲》也堪稱“優秀”。

在這部導演處女作裡,黃渤回歸自己的喜劇類型,卻難能可貴的借著喜劇的殼,講了一出荒誕又現實的好戲。

除了豆瓣7.1的不俗成績,累計13.55億的的票房成績也很亮眼,讓觀眾對黃渤執導的下一部作品十分期待。

有趣的是,《欲念遊戲》其實和《一出好戲》是同期拍攝的。郭濤在採訪中透露:“我當時特別想讓他來幫忙,他說他那邊還焦頭爛額著呢。”

《欲念遊戲》早在2017年就拿到了龍標,一直遲遲未定檔,再次證明“猶抱琵琶半遮面”的影片,多半是爛片。

當然郭濤的《欲念遊戲》不是個例。

在執導爛片的道路上,前面提到的王寶強就走在郭濤前面。其導演處女作《大鬧天竺》沿用了“異國耍寶”的套路,跑到印度“大鬧”。

影片在2017年賀歲檔上映,大過年的,看的人也挺鬧心的。截幾條豆瓣熱門短評給大家看看——

《大鬧天竺》“不負眾望”斬獲當年“金掃帚獎”最令人失望影片、最令人失望導演、最令人失望編劇三項重量級獎項。

王寶強還親自前往頒獎禮現場,成為首個親領“金掃帚”獎的導演

根據《欲念遊戲》目前收獲的評價,看來王導也是“後繼有人”。

處女作爛的程度“不分伯仲”的郭濤、王寶強在接受採訪時,都談過從演員到導演身份轉換的問題。

這部電影從創作開始,到拍攝再到後期,對我一個人來說也是取經,每一步都很艱難,就是像取經似的,九九八十一難,每一坎都好難。——王寶強

平時演戲,大家都很尊重我,給我很優厚的條件,讓我在現場優哉遊哉,很休閑很自信。但是做導演,你要各路去求爺爺告奶奶,放下架子和各種工種的人溝通,蠻辛苦的,是個髒活累活——郭濤

郭導、王導,這麽辛苦的話,不如知難而退,別導了?

/ MORE /

/ HOT /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