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颶風來前那一天:一座社區博物館的記憶與痛楚

一座記憶災難的博物館

一座關於卡特裡娜颶風、防洪堤決堤以及災後重建的新博物館已於2018年8月22日向公眾開放。該館位於新奧爾良市讓蒂利(Gentilly)的菲爾莫花園社區(Fillmore Gardens),曾經也是一棟受災被淹沒的磚砌住宅。

Gentilly地區位置示意圖,谷歌地圖截圖

該館的選址在倫敦大道水道(London Avenue Canal)的兩處防洪堤決堤口的其中之一處附近,目的是讓參觀者對2005年發生的一切有一個小而鮮明的印象,重塑一個被洪水衝毀的家庭場景。

博物館外觀,Chris Granger 拍攝

譯者注:

1、Hurricane Katrina,卡特裡娜颶風於2005年8月29日在路易斯安那州新奧爾良市附近登陸,風暴潮導致防洪堤壩決堤,致使該市80%的區域被洪水淹沒,對該市造成災難性破壞。

2、Gentilly,讓蒂利是位於美國路易斯安那州新奧爾良市的一個以中產階級為主的多元種族聚居區。在卡特裡娜颶風時受到重創。

3、Fillmore Gardens,菲爾莫花園是位於Gentilly的一個社區。

4、London Avenue Canal,倫敦大道水道是新奧爾良市的一條排水管道,用於向龐恰特雷恩湖(Lake Pontchartrain)疏導雨水。

活動家Sandy Rosenthal,新奧爾良市議員Jared Brossett和社區成員在8月22日於沃靈頓大道4918號(4918 Warrington Drive)揭幕了被稱為“被淹沒的家博物館(the Flooded House Museum)”項目的第一階段。

Sandy Rosenthal,Matthew Hinton 拍攝

據悉,最近完成的第一階段包括清理和構架住宅內部,然後布置客廳,重現颶風來臨的前一天,一個典型的Gentilly地區家庭的陳設與生活。

已被毀壞的房屋內部,Matthew Hinton 拍攝

早在兩年前,Rosenthal和Levees.org組織就買下了這座內部被毀壞的平房(約2000平方英尺,大約185.5平方米),目的就是要把它變成一座博物館。

譯者注:

5、Sandy Rosenthal,於2005年創辦了Levees.org組織致力於引導公眾關注堤壩事故並一直長官博物館的籌建工作。

6、Levees.org是一個非營利組織,由Sandy Rosenthal和她的兒子Stanford創建。該組織的主要任務就是阻止關於2005年洪水起因的錯誤資訊。人們常常將其原因歸咎於卡特裡娜颶風和是這座城市的低窪地貌。而該組織不屈不撓地揭露劣質的堤壩和美國陸軍工程兵部隊的疏忽才是造成破壞的真正原因。

由“堤壩”衝進“生活”

而在更早之前的2015年8月,該組織就開放了一個露天的免費向公眾開放的防洪堤展覽,向參觀者詳細描述了卡特裡娜颶風過後新奧爾良發生的堤壩垮塌和洪水。該展使用大規模的圖表,詳細說明了從龐恰特雷恩湖(Lake Pontchartrain)流入水道的風暴潮是如何以及在哪裡造成堤壩和防洪堤垮塌的。這座新的博物館就坐落在該露天展旁邊,距離倫敦大道水道的堤壩和混凝土防洪堤才幾步之遙。

颶風過後的新奧爾良市,來源thepinsta

Rosenthal 介紹說這個防洪堤展覽每天都會吸引不少參觀者,例如大部分情況下,在下午兩點,Gray Line旅行團都會帶人來到這裡參觀。她也注意到人們總是被隔壁的空房子所吸引。她認為,這裡可以向參觀者講述兩個故事,一個是關於堤壩垮塌的故事,另一個則是洪水對萬千家庭和住宅的影響

正如Rosenthal強調,“這是美國歷史上最嚴重的土木工程災難,人們希望了解其中的真相,他們來到這裡就是為了了解究竟發生了什麽事情。”

場景闡述手法

目前,沃靈頓大道4918號(4918 Warrington Drive)的展覽展示了一個家庭客廳,和卡特裡娜颶風和堤壩決口的前一天一樣。志願藝術家們用捐贈的物品布置了一個房間,讓這裡的家庭看起來像是剛剛離開,創造了一種真人大小的立體模型。

參加周三開幕儀式的人都擠在這棟磚砌平房滿是灰塵的窗戶旁,想看看裡面的情況。在一扇窗戶後面是一架鋼琴,上面放著鮮花和鑲框的家庭照片。

Matthew Hinton 拍攝

一座被書、棋盤遊戲和閃閃發光的紅色繆斯鞋(Muses shoe)裝飾的書架。

Chris Granger拍攝

透過另一扇窗戶,可以看到毛絨動物和玩具散落在一張破舊的沙發上。

Chris Granger拍攝

重印的8月28日《時代瑣聞報》(Times-Picayune)被安放在咖啡桌上,頭版還附有卡特裡娜颶風在墨西哥灣上空盤旋的衛星雲圖,標題是“卡特裡娜颶風瞄準目標(Katrina Takes Aim)”。

Chris Granger拍攝

其中志願藝術家作為展覽的參與者,有的同時也曾經是那場災難的親身經歷者。綜合材料(譯者注:又稱複合媒材)藝術家Aaron Angelo就是其中一位志願藝術家,在2005年,他和家人一起被安排撤離,並親眼目睹了那場災難的發生。為此,他也把當時作為親身經歷者的感受體現在了布展上。

志願藝術家,Matthew Hinton 拍攝

而在隨後開展的第二階段,藝術家們將“折磨”這個展覽,使用布景設計技術呈成屋子在附近防洪堤決口後的樣子,呈現新奧爾良居民六周後返回城市時的房子原貌。該項工作將於十一月完成。

社區記憶的參與

Rosenthal表示,Levees.org組織與街坊鄰裡們的密切合作促使該項目得以按計劃實施。

菲爾莫花園社區協會(Filmore Gardens Neighborhood Association)從一開始就扮演著不可或缺的角色,協會成員們審查了用來布置的捐贈家具,並對其做出增減建議。也是在協會成員的提議下,裡面的布置才會出現報導颶風將至的報紙和其他一些擺設。

內部陳設,Chris Granger拍攝

社區的參與恰恰能滿足該項目的最核心的設想,“我們的想法是展示2005年8月28日這裡所發生的事,這樣人們就能了解住在這裡的家庭以及這些家庭失去了什麽。”

同時該項目也獲得了特別許可,允許志願承包商在被毀壞的房子裡安裝一些牆、一個門道和一個門廳。由於特殊的情況以及房子的內部大部分都被毀壞,參觀者將無法進入到展覽裡面,只能從外面往裡看。

在外參觀的參觀者,Chris Granger拍攝

Rosenthal指出Levees.org組織曾聯繫到該房子在卡特裡娜颶風災害前的主人,看看他們是否願意分享他們的故事,然而這一提議遭到了他們的拒絕。或許,“這對他們來說實在是太痛苦了。”

承載居民的百感交集

周三開幕當天,Marceia Barabin Walker在人群中觀看了這座新的博物館。Walker是隔壁房子的主人,現在那裡已成一片綠油油的空地,滿是修剪過的青草和嗡嗡作響的昆蟲。她的家以前就在那裡,後來她的房子後面的一段堤壩出現了一個缺口,洪水把水、沙子和碎片衝進了她的家。Walter已經將她的家人疏散到聖瑪麗區(St. Mary Parish)。她還記得當時接到一個在救災直升機部門工作的朋友的電話,朋友告訴她,他們會把沙袋倒在她的後院。

隔著玻璃看內部展示,Chris Granger拍攝

Walker站在這個昔日鄰居家的門前,百感交集。她看到可視化裝置對於讓人們了解卡特裡娜颶風和堤壩倒塌的後果具有一定的價值。這對於年輕的一代(正如她那在2008年出生的小兒子)而言更是具有長遠的意義。她也讚揚了Levees.org組織讓社區能參與到該項目的每一步的舉措。

據Walker介紹,她認識這裡住著的原鄰居,她還記得她兒子與鄰居小孩打招呼的情景,這一切的一切都是讓人難以釋懷。正如Walker所強調的:“這對於整個社區而言,不僅僅是一個展覽。

後續進展

“被淹沒的家博物館(the Flooded House Museum)”第二階段的工作將在勞動節(Labor Day)之後開始。此外,工作人員還將在屋外添加資訊標牌,為遊客提供資料和背景介紹。

譯者注:

7、Labor Day,勞動節作為美國的法定節假日,規定在每年九月的第一個星期一,用以慶祝工人對經濟和社會的貢獻。

內部陳設,Matthew Hinton 拍攝

同時,參觀者可以透過窗戶看到與2005年8月28日堤壩決堤前一樣的客廳。對Rosenthal而言,這棟房子是另一種接觸人們的方式,讓他們了解導致堤壩和防洪堤坍塌的原因,以及卡特裡娜颶風如何在新奧爾良乃至全國範圍內,改變了人們的生活。正如Rosenthal所說:“這裡記錄著歷史的那個關鍵時刻。

整編自:NOLA.com | The Times-Picayune 和 the new Orleans Advocate 的兩篇報導

原標題:“Once-flooded Gentilly home opens as a museum for Katrina and the levee breaks”和“House museum offers a window into devastation caused by failure of floodwalls during Katrina”

作者:Jennifer Larino 和 R. Stephanie Bruno

圖片來源於原文

翻譯:ML

編輯:Mark仔#坤哥哥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