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河南滑縣政府出資兩億開公司 多名官員擔任董事

據中國之聲《新聞縱橫》報導:嚴禁黨和國家機構及機構幹部經商辦企業,這是黨中央和國務院的一貫要求。近日,央廣記者在河南滑縣調查一起土地承包經營權糾紛時發現,介入到這一民事糾紛當中的企業,居然是滑縣政府的“官辦企業”。2015年以來,滑縣林業局不但作為出資人,設立了多家經營性企業,而且,包括財政局、文化局、公共資源交易中心等多個政府職能部門的長官幹部,都在這些企業中兼任董事或監事職務。這樣的做法,符合黨中央和國務院的規定嗎?

滑縣政府出資兩億開公司,長官擔任董事

滑縣文森開發管理有限責任公司,是一家注冊資本1000萬,成立於2016年3月的企業,法定代表人劉傳豐,目前是國有滑縣林場的負責人。

工商登記資料顯示,滑縣文化產業投資有限責任公司,是文森公司的唯一出資人,其法定代表人同樣是劉傳豐。而注冊資本兩億元的文投公司,在2015年成立時的投資人有兩個:出資七成的滑縣林業局,和出資三成的滑縣財政局。2017年9月,滑縣財政局退出,滑縣林業局成為文投公司的唯一投資人。

記者將文投公司的11名主要人員名單與滑縣政府官網上公開的各職能部門長官資訊一一比對之後發現:7名董事都曾任或現任文廣新局、規劃局、財政局、林業局、住建局、公共資源交易中心等政府部門的長官職務,而3名監事也都是運河遺產管理處、國土局、審計局的長官幹部。

工商登記資料中文投公司出資人及主要成員資訊

文投公司部分董事、監事的長官幹部資訊

對於滑縣文森和滑縣文投公司的政府背景,城關鎮紀委書記胡朝亮在接受中國之聲記者採訪時沒有否認。

記者:文森好像是文投的子公司?

胡朝亮:應該是。應該是子公司,有關聯的公司。

記者:文投和文森,我們了解到的情況,他們好像是有政府背景的企業,是吧?

胡朝亮:嗯,對。

記者:是政府全資投資的企業吧?

胡朝亮:應該是。

而這兩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劉傳豐,也向中國之聲記者進一步肯定了上述資訊的真實性。

劉傳豐:文投公司的股東是林業局,林業局全資。

記者:我看董事和監事都是政府職能部門的長官,是嗎?

劉傳豐:對,都是外部門的。

記者:外部門是指政府職能部門嗎?

劉傳豐:對。

記者:像李寶華是文化局的副局長,是嗎?

劉傳豐:嗯,對。

記者:還有財政局的、住建局、審計局、國土局的?

劉傳豐:嗯,對,是的。

記者:這個公司主要是做什麽業務?

劉傳豐:搞一些市政工程、古鎮開發、森林公園開發,這是縣裡面定位的。

記者在企業信用查詢系統中還發現,文投公司名下,除了文森這個全資子公司之外,還有滑縣文淼公司、滑縣水利建築工程公司,並參股了河南華信建築公司。

回應稱系“僵屍企業”

沿著法定代表人劉傳豐這條線繼續查詢,中國之聲記者發現,除了上述文投、文森公司之外,有住所地在滑縣人民政府院內的、注冊資本兩億元的河南省垚鑫投資有限公司,甚至還有設立在深圳的、注冊資本一億元的金秋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上述四家企業,目前都處於存續狀態。

劉傳豐本人承認這些資訊的真實性,但據劉傳豐本人的說法,這其中多家企業都是“名存實亡”的僵屍企業:“垚鑫是一個僵屍企業,到目前也沒有開展業務,就當了一次被告。”

記者:我看它的注冊地址是縣政府院內,是嗎?

劉傳豐:它是林業局的,當時是林業局的子公司。

記者:還有一個深圳金秋基金公司,是嗎?

劉傳豐:那個也是我們從林業局繼承過來的,當時都是林業局辦的。也沒有開展業務。這兩個公司都沒有開展實質性業務。

但工商登記資料顯示,無論是垚鑫公司,還是深圳金秋基金管理公司,都提交了最新的2017年的企業年報。

在中國裁判文書網上,記者查詢到河南垚鑫公司與滑縣一家加油站的買賣合約糾紛終審判決,其中記載了這樣的內容:垚鑫公司分兩次向該加油站申請了10萬元的加油卡,經辦此事的垚鑫公司員工段某某當庭陳述稱,這是滑縣林業局局長讓他辦的,也是滑縣林業局消費的。也就是說,滑縣林業局加油的費用,本應從財政列支,但卻走了垚鑫公司這個營利性企業的账。

公然違反中央規定,能否給出說法?

早在1984年,中央就頒布規定,嚴禁黨政機構和黨政幹部經商辦企業,決不允許運用手中的權力,違反黨和國家的規定去經營商業,興辦企業,謀取私利,與民相爭。此後又多次頒布檔案,反覆強調這一點。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務員法明確規定,公務員不得從事或者參與營利性活動,在企業或其它營利性組織中兼任職務。

2013年10月中共中央組織部下發的《關於進一步規範黨政長官幹部在企業兼職(任職)問題的意見》(中組發[2013]18號)明確:包括現職在內的黨政長官幹部不得在企業兼職或任職任職。

但是,河南滑縣政府卻在上述這些檔案頒布之後、近三五年的時間裡,新設立多家營利性企業,多個縣政府職能部門的長官在政府設立的企業中兼職。這樣的做法,是否符合黨中央和國務院一貫的嚴格要求?這些企業的注冊資金從哪裡來?都從事些什麽“營生”?企業的營利性虧損誰來承擔?盈利收入歸往何處?我們期待滑縣政府能給出一個合法合理、令人信服的解釋。事件進展,中國之聲將持續關注。

記者:肖源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