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國際博物館日:高科技數字技術給展覽帶來“新花樣”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5月18日電(記者 上官雲)近些年,“博物館數字化”成了熱門話題,三維全景、虛擬現實等技術給館藏文物的保護利用帶來了更多便利和可能,一些沉浸式體驗展和衍生的文創產品更是拉近了博物館與觀眾之間的距離。

18日是“國際博物館日”,記者採訪了業內專家及觀眾:那些高科技、那些數字技術,究竟可以為博物館帶來什麽?

資料圖。中新社記者 杜洋 攝

展覽還可以有這些新花樣

數字技術拓展了文物展品們的存在空間,不再僅是博物館常見的玻璃櫃。

錯落有致的展櫃、柔和到可能近乎昏暗的燈光……這是許多觀眾腦海中博物館展覽的常見範式。想看清一件展品,有時需要盡可能貼近玻璃櫃,或者,借助放大鏡。

相較而言,數字展覽卻能讓觀眾與文物有了另一種形式上的接觸。

比如,“宮裡過大年”數字沉浸體驗展選取了故宮歷史及文物中蘊藏的過年元素,運用數字投影、虛擬影像等方式形成節與人的互動:憨態可掬的門神可以眨眼微笑;還有數字代碼生成的璀璨煙花相映綻放。

再早一些,借助8K超高清數字技術、4D動感影像,傳世珍品《清明上河圖》被打造成可沉浸體驗、可傳播分享的新型藝術展演。在展館中,遊客變為畫中人,一覽汴京風光。

如今,提起這些展覽,仍有觀眾讚不絕口:有些珍貴文物確實不適合長時間展出。借助高科技,它們便可以“活起來”,也變得更直觀、更貼近普通觀眾的日常生活。

科技帶來的“超鏈接”

上述展覽,其實只是博物館將傳統文化與科技手段融合的一個縮影。近些年來,博物館正在嘗試通過各種新鮮途徑“鏈接”觀眾。

如越來越接地氣的故宮博物院,發布了官方中文、英文、青少年網站群;不斷研發能夠深度解讀文物信息並提供文化服務的APP,讓更多人了解文物藏品背後的故事。

在“故宮社區”App中,用戶可以“建造”屬於自己的房子,創造線上數字生活:通過發表文章完成任務等方式獲取積分,使用積分及經驗值升級“專屬府邸”,吸粉無數。

圖為敦煌莫高窟第61窟壁畫數字化作業現場。(資料圖) 敦煌研究院供圖

敦煌研究院很早就開始了“數字化”方面的探索。如“數字敦煌”工程,包括虛擬現實、擴增實境和互動現實3個部分,使敦煌瑰寶數字化,打破時間、空間限制,滿足人們遊覽、欣賞等需求。

而且,敦煌石窟數字化成果還通過數字敦煌資源庫、數字展、網絡體驗、手機APP等途徑密集走出敦煌,呈現在各地觀眾面前。

另外,河北博物院、上海博物館等都十分注重“數字化”。而且,“數字博物館”亦紛紛建起,吸引世界各地的網友們“雲遊覽”。

文物保護,“數字化”可以做得更多

前些日子,巴黎聖母院在火災中嚴重受損,人們在感到痛心的同時,也意識到文物保護的緊迫性。博物館裡收藏著許珍貴文物,有說法認為,“數字化”是提升文物保護利用水準的手段之一。

三維數字化技術的出現為不接觸、完整采集珍貴文物信息提供了可能。北京市古代建築研究所副研究員李衛偉舉例,除建立文物的數字檔案外,掃描後采集的大量數字化文物信息,可以在博物館數字化展陳、文物虛擬修複等方面發揮作用。

資料圖:巴黎聖母院火災後畫面。

“最簡單的,采集文物的數字信息,比起原本的紙質檔案來,可以更高效地管理館藏藏品,還可以對包括古建築在內的文物、文化遺產進行監測。”李衛偉說。

他表示,這些數據還可以用作研究之用。如果文物因不可抗力被損毀,那時就可以利用之前保留的數據將其比較精準的複原。

或者可以說,某種程度上,這些數字技術能讓博物館的文物在虛擬世界中得到另一種形式的“永生”。

未來的路還很長

今年4月,在北京落幕的全球博物館館長論壇簽署通過了《國博共識》。其中很重要的一條便是“努力開展數字化領域的合作,推進絲綢之路沿線國家智慧博物館建設。”

“數字化”無疑有很多好處。李衛偉說,比如數字展覽,可以彌補文物、遺跡在文化傳播上的限制:3D列印的兵馬俑可以輕鬆去到其他地方,敦煌壁畫則能借助投影技術走出沙漠。

只不過,作為普通觀眾,可能在某些問題上會有不同看法。一位博物館的忠實粉絲說,有些數字展的體驗並不很好,“既不能接觸到真正的文物,各種花哨的光線更讓人覺得刺眼。而且許多博物館的APP也有點兒‘同質化’的苗頭”。

資料圖:民眾可在ipad等終端上隨意調整觀賞角度和大小,欣賞巴王矛。劉賢 攝

在李衛偉看來,博物館數字化可能還需要一個比較長的發展完善過程,科技在不斷翻新,文物藏品表現方式也要隨之帶給觀眾更有趣的體驗,激發人們對博物館展覽、對文物的熱情與關注。

“我們要認識到,數字化保護利用手段不是解決一切的萬能鑰匙。”李衛偉說,要分析技術的優勢和不足,開創新的展示傳播方式,是博物館“數字化”未來可以考慮的方向。(完)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