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為當“大領導”,秦光榮請風水大師布下“八卦陣”

撰文 | 董鑫 高語陽 李岩

雲南原省委書記秦光榮落馬後,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在對他開除黨籍的通報中指出,秦光榮理想信念喪失,大搞封建迷信活動。

他是如何搞封建迷信活動的 ?

1月13日晚,雲南省紀委監委推出的反腐警示專題片《清流毒——雲南在行動》第三集披露,為求仕途通達,秦光榮安排風水大師在昆明市的名山——長蟲山上,布下了“先天無極八卦陣”。

專題片直指,秦光榮不信馬列信鬼神,不問蒼生問大師,是封建迷信活動的“帶頭人”。

小學文化的大師為他“排憂解難”

秦光榮在擔任雲南省省長期間,深受其信任的兩名所謂大師是一對夫妻,陳志榮和張衛玲。

20多年前,這對小學文化的夫妻迷戀上氣功,後從某國企辭職以幫人保健按摩、調理身體為生。幾年後,二人涉足風水行業,偶爾幫顧客看風水、調磁場。

在此期間,夫妻倆一次經朋友介紹為秦光榮疏通經絡,調理身體。自此,秦光榮一步步開始迷信此二人的“神力”。

根據陳志榮回憶,秦光榮稱自己病得很重,經過二人幾天的調理後,感覺身體輕鬆不少。此後,二人便成為了秦光榮身邊的紅人。

陳志榮還透露,為秦光榮調理身體之初並不知道其真實身份,“幾天后別人稱其省長,我們兩口子驚呆了”。

所謂大師為了蒙騙他人,大都宣稱自己擁有異於常人的本領,這一對夫妻也不例外。張衛玲在雲南省紀委監委的鏡頭前稱,她擁有天眼,可以看到肉眼看不到的東西。同時,還有看不到的師傅在向她默默傳授治病技法。

以神鬼之事取得秦光榮的信任後,兩位所謂大師還被要求調整秦光榮家裡的風水、赴其湖南老家看祖墳。

據陳志榮透露,秦光榮要二人赴自己老家看祖墳的原因讓人啼笑皆非,“他說那段時間身體不太舒服,叫我們去他老家看一下祖墳。”

為秦光榮“排憂解難”多次,雙方免不了金錢上的往來。陳志榮承認,其女兒赴國外留學時,秦光榮給他2萬美金,過了一段時間又送給其10萬元。

長蟲山上的“八卦陣”

雲南省工商業聯合會副主席楊勇明是秦光榮的“圈中人”。為得到秦光榮賞識,楊勇明投其所好,充當他大搞封建迷信活動的馬前卒。

在昆明市任職期間,為接待秦光榮來昆明調研,楊勇明搜集了很多這座城市的歷史文化資料,其中就包括長蟲山和鐵峰庵的傳說。

長蟲山是昆明市西北部一座南北走向的名山,蜿蜒盤旋600余裡,因形似一條長蛇而得名。

民間傳說,清朝年間青城山一位道士在長蟲山布了“捆龍鎖陣”,使長蟲山上的九條龍飛走了七條,鎖住了雲南的龍脈,破壞了雲南的風水,所以雲南出不了“大領導”。

在昆明,很多市民都聽老人說過這個傳說,但都是當成茶余飯後的談資,沒人在意,也沒人當真,甚至持批評懷疑態度。

然而說者無意,聽者有心,秦光榮對此深信不疑。

得知長蟲山的傳說後,秦光榮就想到了陳志榮和張衛玲,帶著這兩個所謂的大師一起登長蟲山。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注意到,2013年,秦光榮曾在昆明召開“昆明城市規劃建設調研座談會”。據媒體報導,為開好那次座談會,他進行了長達半年的調查研究。會前,秦光榮登上長蟲山,並參觀了鐵峰庵文化遺跡。

楊勇明回憶說,在登山的時候,兩個“大師”表示,長蟲山的風水被破壞了,如果恢復好了,雲南就會出重要人物,過去是出王,現在起碼可以出國級領導。

秦光榮聽了非常高興,當時就決定要恢復長蟲山上的鐵峰庵,並向兩位“大師”尋求破陣之法,以期飛龍回歸,讓自己的仕途更加順暢通達。

陳志榮說,當時山上有一些據傳上百年歷史的壕溝,被認為是外省人做的風水陣。他們夫妻倆在家裡面準備了桃木釘,在楊勇明的陪同下上山破陣。

“我們在八個方位布了八個‘先天無極八卦陣’,然後在星形的地方再布一個,等於我們布了九個陣,因為九是在個位數裡面最大的。破掉以後,覺得力量還差一點,又搞了一個鎮山石壓在那裡,壓住對方的陣。”他回憶。

此外,楊勇明披露,破陣的資金是秦光榮約好的一個企業捐贈了80萬。

專題片總結稱,所謂大師明顯是在謀財害命,但秦光榮不信馬列信鬼神,不信組織信大師,在風水問題上絞盡腦汁,因腐敗而迷信,又因迷信而愈加腐敗。

紀檢“尖兵”幫秦光榮“壓案”

除了幫秦光榮“破陣”,楊勇明自己也開始效仿秦光榮,大搞封建迷信活動。

據他交代,昆明市委市政府大樓搬遷到呈貢之後,有人說辦公室鬧鬼。風水大師看過後,說大樓選址是在一塊墓地上,蓋樓的時候沒有清理乾淨,導致陰氣重,“他們就說在我辦公室幫我封一封什麽,來解一下。”

此外,楊勇明還幫助秦光榮進行惡意舉報、誣告陷害等。

在得到秦光榮信任後,楊勇明的仕途也順風順水。

“客觀說,通過跟秦光榮工作上的接觸和周邊這些人的接觸,應該說秦光榮對我有一定的了解和認識。”楊勇明說:“那一年我也被提拔為昆明市副市長,這裡面肯定有必然的原因。”

有風水大師為秦光榮“保駕”,還有紀檢“尖兵”為秦光榮“護航”。

2001年左右,政治掮客舒保明在一次偶然的飯局上認識了秦光榮,並一步步成為秦光榮的“圈內人”。

在舒保明的牽線下,曾任雲南省紀委紀檢監察室三室主任的刀勇(之後歷任昆明市副市長、市警察局局長,西雙版納州委副書記、政法委書記)結識了秦光榮。隨後,這位曾經的紀檢監察系統“業務尖兵”就成為了干擾紀檢監察工作的“棋子”。

“後來才知道,秦光榮問我的問題涉及到了他的家人,這個時候我應該立馬向組織上報告,畢竟案情涉及到領導幹部的子女和家屬。”刀勇說:“但我沒向分管的領導匯報,心裡就想著如何把這個案子壓下來,因為秦光榮有了交代。”不僅如此,刀勇還把掌握的線索作為“投名狀”,向秦光榮洩露案情。

“作為一名紀檢監察幹部,沒有嚴格遵守辦案紀律,沒有按照工作制度要求嚴守工作秘密,而是為了某個領導的要求,投其所好,為他提供了保密的一些內容,我覺得是非常錯誤的。”刀勇說。

資料 | 雲南省紀委監委等

校對 | 羅晶

【版權聲明】本文著作權歸北京青年報獨家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