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1905電影網專稿 上周,郭敬明的奇幻短片《畫皮》一經播出就喜提熱搜。最近,《晴雅集》也是新物料不斷:



晴明博雅花間相會;


 

晴明為公主吸針驅邪;


 

還有鄧倫的黑天眼造型……

 

不少觀眾都對這部電影期待滿滿,而提到《晴雅集》,不得不提的另一部電影,就是同樣改編自《陰陽師》IP的《侍神令》

 

兩部電影上映時間僅相差一個多月,而兩位男主角趙又廷陳坤,時隔五年再次飾演同一角色。


《尋龍訣》《九層妖塔》中的胡八一

 

如此一來,自然不免被拿來比較。

 

誰更有票房號召力?哪部畫面更好看?誰是最強陰陽師?

 

這些,都將在戲裡戲外備受關注。


 同一IP,不同故事


《晴雅集》改編自小說,《侍神令》改編自手遊,兩者差別大嗎?

 

實際上,《陰陽師》手遊的故事背景和主要人物也取材於《陰陽師》小說,只是劇情有所改動。所以,不論是《晴雅集》還是《侍神令》,均根植這部《陰陽師》小說。


 

從小說到手遊、影視作品,從日本到海外,《陰陽師》這個IP生命力有多旺盛?

 

1986年,《陰陽師》系列開始在日本連載,一經出版,立刻引起轟動。

 

夢枕貘構建的那個人鬼共處的時代,陰陽師連接陰陽兩界,守護八方和平。這個奇幻概念下,又串起了一樁樁不可思議的離奇事件,讓眾多讀者為之癡迷。


 

2001年,改編自《陰陽師》小說的同名電影在日本上映。彼時,日本本土真人電影在動畫電影和外國真人電影的夾擊之下,票房一直處於低迷狀態,但這部中等製作的《陰陽師》卻獲得30億票房。

 

十五年後的中國,脫胎於同名小說的《陰陽師》手遊上線,不到一個月就位居國內App暢銷榜榜首。到了2018年,《陰陽師》位列“手遊氪金榜”流水第1名,一款現象級中國手遊也就此誕生。


 

其實,原著作者夢枕貘本就是個“中國迷”。

 

他曾說過,自己內心深處的陰陽師,都是來源於中國的神話傳說與歷史故事,有著中國的文化底色。

 

所以,雖然《陰陽師》最初誕生於他國,但在國內的接受度不低,也有很高的“群眾基礎”。

 

不謀而合,如今同時被改編成電影,也像是中華遠古文明從各方趕來迎接失落千年的“重逢”。

 

晴明承師父遺命,前往天都參加祭天大典,與博雅不打不相識,從對手成為搭檔摯友,兩人一同破解離奇案件,揭開一段塵封百年的秘密,拯救蒼生。


 

這份故事梗概與2001年的日本電影《陰陽師》頗為相似,都是晴明和博雅解開誤會後成為搭檔摯友,不同的是,兩人一同破解的案件有了變化。


 

在電影《陰陽師》中,他們合力破解了反派道尊的法術,還京都和平。

 

而《晴雅集》的預告透露,晴明和博雅的任務是共同斬殺禍蛇。


 

禍蛇一詞的說法與“禍神”頗有淵源。在日本神話怪物中,八岐大蛇就被稱為“禍神”, 是一種能帶來災難的凶猛巨蛇。

 

陰陽師安倍晴明與武士博雅,共赴斬殺禍蛇之命,這也是安倍晴明的成名之戰,這一戰後,安倍晴明將成為日本歷史上最強的陰陽師。


 

與殺禍蛇的故事不同,《侍神令》則是另一版安倍晴明的故事。

 

《侍神令》改編自手遊《陰陽師》。而從原著小說到手遊,故事早已悄然發生了變化。


《陰陽師》原本的主角是安倍晴明和源博雅,《晴雅集》之名也是取自兩位男主之名;而遊戲的設定則由雙男主變成了男女主——安倍晴明和神樂。


 

神樂這個角色在原著小說中是不存在的,手遊編劇團隊稱,增加或強化女性角色是為了吸引更多的男性玩家。

 

2016年 手遊《陰陽師》劇本團隊專訪

 

《侍神令》中女主角周迅所扮演的人物或許就是神樂。


 

在《侍神令》的預告中,我們得知,陰陽師與妖締結盟約,此舉讓世人頗為不解,而當平京城的安全受到威脅時,這些結下盟約的妖就與主人一起挺身而出,守護城池。

 

實際上,晴明的身份雖是陰陽師,但也是人與狐的後代,被認為是“半妖”,如此身份本就很具爭議,再加上養了眾多妖,使用禁術“侍神令”, 哪怕他自認鋤奸扶弱,無愧於心,也難免不被世人誤解。

 

備案公示也是守護百姓的故事梗概


“你是什麽樣的人,世人眼中你又是什麽樣的人?”這個話題在當下也常論常新,如今新聞和輿論,一天內便可讓一個人的形象完全扭轉,真亦假時假亦真,多的是趨炎附勢悠悠之口。

 

也許,《侍神令》的故事是個極具社會思考的現代化議題。

 

製作班底,大有不同


安倍晴明,《陰陽師》系列的第一主角。夢枕貘筆下的他,有狐狸一樣的性格和樣貌,正邪莫測、玩世不恭;笑時狡黠不羈,勾魂攝魄。

 

2001年,《陰陽師》在日本上映,野村萬齋飾演的安倍晴明被一片讚譽。夢枕貘也點評野村,說:“那樣美麗優雅的身姿啊……很容易把他從人群裡區分出來。銀幕裡大牌雲集,夏川結衣伊藤英明真田廣之……可是,只要有晴明出現,我的眼睛就無法從他身上移開。”


 

色相動人、睥睨無雙、正邪莫測。說的是野村萬齋,也是安倍晴明。

 

從目前《晴雅集》和《侍神令》釋出的物料中看,陳坤的晴明似乎更符合原著。

 

妝容誇張,笑時妖媚。


 

眼神時而儒雅,


 

時而深不可測,


 

打戲利落,鬥法凶狠。


 

而趙又廷版的晴明則更似一位翩翩公子。


 

鏡頭中,他妝容清透,服裝板正,眼神單純中帶點憂鬱。


 

打鬥戲時,眼中又充滿了斬妖除魔的正義之氣,與原著晴明的形象頗為不同。


 

反觀飾演博雅的鄧倫,倒有了幾分亦正亦邪。


 

兩位人物特點的交錯,不知郭導對此作了怎樣的改編。

 

再來看製作班底,《侍神令》編劇張家魯,監製陳國富,再加上主演陳坤,可以說是《尋龍訣》劇組再聚首。

 

導演李蔚然雖然此前沒有太多作品,但與這個劇組的緣分卻不少,他曾與《尋龍訣》的導演烏爾善共同稱霸廣告界的導演。

 

肖央評李蔚然

 

如此組合,實力不容小覷。

 

而《晴雅集》的編劇和導演全部都是郭敬明,可以說郭導對這部作品有很大的話語權。許多觀眾對此表示過懷疑,“他能拍好嗎?”

 

但,不久前郭敬明改編的奇幻短片《畫皮》一經播出,就備受好評。

 

極具浪古典漫主義的畫面,優質的服化道配樂掩蓋了某些演員尚且青澀的演技,雙男主感情描摹甚是細膩。

 

網友力挺郭敬明版《畫皮》

 

《畫皮》原作導演陳嘉上也稱,“很聰明的改編”。


 

不由得讓人對同類題材的奇幻、雙男主電影《晴雅集》提起期待。

 

再看美術,兩部電影風格差異也較大。

 

《侍神令》的美術製作團隊目前尚未曝光,但從預告片的風格來看,妖怪類似於《捉妖記》的萌獸路線。


 

場景也有一種奇幻感和架空感。


 

這種感覺宏大絢麗,給人一種失真的藝術感,正如《尋龍訣》中那些失真而充滿想象力的設定。


 

相反,《晴雅集》則是做到了近乎還原的真實感,藝術總監由金雞獎最佳美術指導屠楠擔任,


 

與他的上部電影《妖貓傳》相同,《晴雅集》在場景搭建上極為細致。


 



場景氣質頗具盛唐氣韻,建築極盡瑰麗色彩。


 

人物繪畫既有東方的寧靜神秘,也有浮世繪的色彩張力。


 

道具細節上,《晴雅集》也下了不少功夫。

 

博雅的多功能折疊弓,看起來既現代化,卻又是傳統手工藝純榫卯結構製作而成的。


 

為突出晴明服裝既挺拔又飄逸的效果,他們在白布上鏽白線,一套衣服繡十幾二十天。


 

晴明的繡,公主的繡,需要不一樣的效果,於是,他們採用了蜀繡、杭繡、苗繡工藝疊加。


 

針線勾勒出人生無常,就像陰陽師身處亂世,命運變幻。


這些細節,讓《晴雅集》的畫面顯得質感厚重,正如造型指導黃薇所說,“魔鬼就在細節中”。



《晴雅集》和《侍神令》雖來源於同一IP,但風格不同,各有千秋。

 

我們應當欣喜的是,它們的出現讓奇幻電影與銀幕久別重逢,也讓千百年前的中華文明用現代化的方式得以重現。

 

不論是頗具想象力的奇觀,還是一磚一瓦搭建的城池。電影,都為我們拚湊出那個遠古瑰麗的屬於東方文化的奇幻世界。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