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澳大利亞南極站升起中國國旗後,有些美國人過不去這道坎了……

參考消息網12月29日報導 (文/唐立辛) “南極真正讓各國團結起來,相互扶持。”

在為期5天的聯合救援行動圓滿成功後,澳大利亞南極局(AAD)局長金·埃利斯感慨地說。

事情的經過想必大家都已經有所了解:

12月17日,澳大利亞戴維斯站一名隊員由於健康原因需要緊急撤離,澳大利亞南極局向正在南極執行任務的中國第37次南極考察隊請求幫助。考察隊隨後緊急制定了專門援助方案,決定利用“雪龍2”號船載直升機“雪鷹301”提供救援。

12月20日, “雪鷹301”由中國南極中山站飛行110公里至澳大利亞戴維斯站,將澳大利亞5名航空地勤人員及558公斤物資從戴維斯站區運送至37公里外的戴維斯冰蓋機場。

12月24日凌晨,“雪鷹301”再次從南極中山站出動,克服了30節風速的不利天氣條件,將戴維斯站兩名隊員送至戴維斯站冰蓋機場,轉送至美國麥克默多站派出的裝備了雪橇式起落架的固定翼飛機上。

當天下午,病人被美國飛機轉運至威爾金斯機場後,搭乘澳大利亞的南極空客A319飛機前往霍巴特接受治療。

至此,救援行動圓滿成功。金·埃利斯表示:“非常感謝中國和美國的南極考察隊,他們能夠調整考察計劃並及時提供幫助。”

或許是覺得口頭感謝還不夠,12月20日,澳大利亞南極局還罕見地在官網上發布了一張“中澳兩國國旗在南極共同飄揚”的照片。

然而,如此美好的場景,卻成了美國某些人的“眼中釘”,以至於他們要專門發文陰陽怪氣一番。

12月23日,美國《富比士》網站刊登了由防務專欄作者克雷格·胡珀撰寫的文章稱,“有了新裝備和基地,中國開始在南極爭奪主導權”。

從題目便不難看出,在胡珀心裡,南極的主導權是有歸屬的,而且當然屬於美國。

但是現在,在中美澳聯手實施一次救援行動後,胡珀卻莫名感到美國的主導地位受到了威脅——因為中國的“存在感”增強了。

在他看來,中國正在利用“雪龍2”號極地考察船和新的南極考察站等擴大影響力,而這次救援恰恰給中國提供了正面宣傳的機會,這讓他懊惱不已。

“中國在南極微小的落腳點受到媒體的大力報導,不斷蓋過美國更大和更經常的存在。”胡珀的言語中充滿了不忿。顯然,他的懊惱不僅因為中國“存在感”增強,更因為美國“存在感”減弱。他指出,今年美國無法建造一艘破冰船來為南極基地提供補給,令人失望。而且中國在南極的建設熱潮受到廣泛關注,美國在南極更龐大的基地網絡卻被忽視……

在失衡的心態下,胡珀開始用各種胡編亂造的理由歪曲媒體對這次救援行動的報導,例如他聲稱,外界報導中幾乎沒有提到美國貢獻、卻對中國貢獻誇大宣傳,但事實是無論中外媒體報導,都沒有忽略美國的存在,而且澳方也同時對中美表達了感謝。

文章中,胡珀還煞有介事地翻舊账說:“很少有人記得,6年前,中國的‘雪龍’號極地考察船陷入重冰區,需要美國幫助才能掙脫。”

這更是無稽之談,事實是,在2014年1月2日的一次救援行動中,“雪龍”號用船上搭載的“雪鷹12”直升機將遇險的俄羅斯“紹卡利斯基院士”號客輪上的所有乘客救出並轉運至一艘澳大利亞破冰船上,但救援結束後海上冰情突變,“雪龍”號被厚達三四米的浮冰包圍。

在“雪龍”號被浮冰圍困期間,美國“北極星”號破冰船的確於當年1月5日從澳大利亞出發前往南極海域意圖實施救援。但值得注意的是,在“北極星”號趕到之前,“雪龍”號就已於1月7日成功突破重圍,實現自我脫困。

“經過13個小時的艱苦努力,‘雪龍’號船於台灣時間17時50分成功突破重冰區,目前正行駛在清水區,人員和設備一切正常。”當時中國第30次南極科學考察隊領隊發回的報告如是說。

在《富比士》網站刊登的這篇文章中,類似的杜撰和臆測比比皆是,而胡珀在個人推特上轉發此文時還蓄意將南極與南海兩個不相關的地區聯繫在一起,渲染所謂“中國威脅”。

如此不遺余力抹黑中國在一次無關政治的救援行動中的作用,胡珀所圖為何?文章末尾的一句話可謂“圖窮匕見”:“應當承認,長期以來被認為是過於偏遠而無關緊要的南極地區是一種戰略性的全球資產,美國和其他攸關方在對該地區的持續管理方面保有重大利益。”

說白了,都是利益。

儘管雜音難免,但好在中美澳科學家的共識遠遠超越政治雜音。正如中國極地研究中心在其官方微信上所說,南極考察科學意義十分重要,但自然環境非常惡劣,唯有各國的南極考察活動攜手努力、共同擔當、同舟共濟、共渡難關,方能充分體現人道主義精神和命運與共的國際合作精神。

目前,“雪龍2”號正在繼續執行中國第37次南極科考任務。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