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嘿,沒娶我的窮小子,我謝謝你一輩子

配圖:日劇《凪的新生活》

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嘿,沒娶我的窮小子,我謝謝你一輩子

正文

1

我出生在一個闊綽家庭。

打從記事起,我就沒為錢犯過愁,同學們還在穿幾十塊一雙的小白鞋,我就穿上了香奈兒的羊皮鞋。過年過節,光是爸媽生意夥伴給的紅包,都足夠一年的零花。

然而我不快樂。因為工作的原因,爸媽時常要出差,即便難得呆在家,也總是忙於應酬賓客,要麽喝得酩酊大醉而歸,要麽約一群叔叔伯伯回來打麻將。

他們壓根就不重視我,我考多少分,過得是否快樂,有沒有結交新朋友,他們通通不在乎,他們只會給我很多很多錢,來彌補陪伴的缺失。

孤獨而不被關注的童年,造成了我擰巴的性格。

我有很固執的叛逆。不是那種染頭髮、打群架的叛逆,而是暗戳戳地跟身邊的一切對抗。同學們喜歡三五結群,我偏偏要踽踽獨行。他們喜歡周杰倫、王力宏、許嵩,我的耳機裡要麽是重金屬,要麽是古典樂。

我不喜歡跟任何人建立過密的友誼,就連歡樂都視為膚淺。冷冷的,孤孤清清地,用這種有些中二的方式,無聲地對抗著身邊的所有人。

直到我遇到林南。

那時我已經念大學了。有一次校園社團在做公益,免費為大家檢修電腦。剛巧那段時間我的電腦時常藍屏,就順口找了個男同學問了問。

那個男同學就是林南。個子很高,五官很硬朗,眉宇間十分真誠,讓你忍不住就想去信任他。林南聽我描述了症狀,果然還是拋出了那句話:“這樣很難說清,要不你把電腦拿下來我看看?”

我有些不耐煩。他不會知道,對於我這種人而言,回宿舍,把電腦拿下來,等他檢測完,再聽他囉囉嗦嗦一大段,該有多煩人!

我找了個借口拒絕了,轉身就要走。

林南卻追了上來,給我遞了張傳單:“這上面有我號碼,有需要可以聯繫我。”

我以為我們一生都不會再有交集,直到半個月後,寫著一半的論文,突然從電腦螢幕上蒸發,我終於翻箱倒櫃,又找到了那個號碼。

02

就這樣,我跟林南有了幾次交集。

從零星的對話中,我了解一些他的家庭情況,爸媽都是普通上班族,還有個弟弟在讀書。雖然算不上貧困,但也很是拮據。所以他從大一開始,就靠維修電腦、倒賣電腦配件,來賺錢補貼生活。

說起來很奇怪,在林南身上,我竟感受到一絲親情的味道。

可能那幾年裡,我說話做事實在怪腔怪調得可笑吧。

林南很自然地把我當做了小妹妹,字裡行間都是那種長輩式的苦口婆心,問我怎麽老拒人於千里之外,又說我笑起來其實挺好看,為什麽不多笑笑,還說雖然我看起來冷淡,但能感受得到,內心是善良的……

這些話,換一個人來說,或許覺得空泛,但不知道為什麽,從林南嘴裡出來,特別特別地真實,就像地裡長出的莊稼,還帶著撲面而來的熱浪。

基於這些好感吧,才有了後來的事。

那個學期,我掛了好多科,暑假也不想回家,就一個人躲在宿舍裡。

林南偶然看到我的QQ簽名,又跟我聊了會天,他說他也沒回家,在電腦城打工,又說約我一塊兒吃飯。正巧我也無聊,就答應了。

那頓飯是林南請的客,我不好意思多點,就挑了最便宜的土豆和茄子。

林南笑了:“你真是個善良女孩,不過一頓飯,我還是請得起的。”

他又問我期末考得怎麽樣,知道我掛了高數後,死活要給我補課。

講真,那時候我內心是提防的,我不想談戀愛,更不想跟林南談戀愛。

即便我再怎麽心思單純,也知道我們完全是兩個世界的人,我一個包包的錢,就足夠他一年的生活費了。我很害怕他對我有想法,他很善良,我不想傷害他。

這種心思好像被他看穿了,林南開門見山地道破:“你別誤會,我沒別的意思。”

這麽一來,我反倒不好意思了,只得答應讓他幫忙補課。

很久很久的後來,我才恍然大悟,之所以不排斥他,或許是從一開始,我就對林南有點什麽不一樣的期待,只是我自己沒有發現。

03

總而言之,我們的交集越來越多。

林南不斷地鼓勵我,要好好學習,要規劃好自己的人生道路。他又了解到我口語很好,就鼓勵我去參加學校的英語角,嘗試更坦然地跟人交流。

經不住他的遊說,我抱著試一試的心態,加入了外國語學院組織的社交團體,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嚴格意義上地,去認真地對待社交這回事。

你猜怎麽的,我竟發現我很有天賦。

或許是耳濡目染了爸媽應酬賓客的一套,我不僅能遊刃有余地對應,還展現出了一定的領導才華。我總能想出別出心裁的活動策劃,還可以勝任主持人的工作……

我越發地沉浸其中,找到了前所未有的成就感。

我從前總是活得很“行為藝術”,明明不怎麽喜歡聽搖滾,為了展現與眾不同,就假裝自己愛聽搖滾。我以為自己很酷,其實不過一直在逃避真實。

而直到那時,我才有了一點腳踏實地的快樂。原來,認認真真去做一件事,一點都不傻,去成為一個優秀的人,也並不是一件討厭的事。

我慢慢蛻變了,越來越開朗,也越來越愛跟人交際。我開始認真去想,自己到底想要怎樣的未來,也開始認真地去對待,我和林南的關係。

意識到自己喜歡上林南,是在大三的下學期。

當時有個小有名氣的歌星,到我們學校禮堂來演出。我托人搶到了幾張票,除了宿捨的姐妹,還特地叫上了林南一起。

那晚整個禮堂都很嗨,到了最後的大合唱環節,每個人都熱血澎湃,我就在沸騰的音樂裡,突然轉過身去,擁抱了林南……

04

林南沒有成為我的男朋友。自始至終都沒有。

那次擁抱讓我們陷入了不長不短的一段尷尬期,於是誰都不敢想再一次越界了,生怕那層紙一戳破,連朋友都沒法做了。

大四,所有人都開始謀劃出路。林南是最早一批找到工作的,是一家500強企業。不知道為什麽,聽到這個好消息,我竟有點失落。或許,我一直在追趕他學業上的優異,或許,我始終在期待什麽……

我對畢業一點頭緒都沒有。大一掛過科,專業也不熱門,能找什麽工作呢?

林南給我建議:“讀研吧,要不,你考個研究生?”

我有點退縮,考研太苦了。林南又開始了當初勸我加入英語角的雞血模式,他找了一堆數據,分析考研都我專業的幫助,還鼓勵我:“你這麽優秀的女孩,應該往更高的地方走,去讀研,去留學……”

這些話令我莫名酸澀,或許,在他心裡,我一直是個遙不可及的存在吧。

但不管怎麽說,我還是聽從了他的建議。備考的日子很苦,林南就時常溜過來,陪我一起吃飯。我打趣他:“你女朋友沒有意見嗎?”

他攤手:“我哪來的女朋友?你願意嗎?”

可是這話一脫口,大家又陷入了尷尬。認識得久了,就成不了眷侶了。誰都害怕邁出那一步,就會失去做朋友的資格……

但謝天謝地,我竟真的考上了研究生。

成績公布那晚,林南叫上了一大群朋友,我們在KTV裡唱了一宿的歌,林南喝得有點多了,他興高采烈地跟所有人介紹:“這是我林南最最最好的朋友,也是我見過的最最最好的姑娘。”

話畢,他哭了,我也哭了。

05

數學上有一個詞,叫“漸近線”——無限接近,卻永不相交。

說的大概就是我和林南吧。

他在他的500強企業上班,我在我的象牙塔裡念書,偶爾我們會聊起身邊的追求者,我笑話他:“你眼光別太高了,差不多得了。”

他也笑話我:“你還不是一樣,都一把年紀了,連個男朋友都沒有。”

我們不斷試探,不斷靠近,有時候我會想,如果後來沒有選擇出國,或許,我們真的在一起了呢!

決定出國,是在研二那年。

我把想法跟林南說了,林南馬上拍手叫好:“你可算長大了,會為前途著想了。”

是啊,我從前總靠林南推著走,現在是該長大了,獨自去闖蕩前程了。

是林南送我上的飛機。我至今還記得那一天,他從公司請假出來,一路小跑趕到候機大廳裡,我看到他驚慌失措地在人群中找我,額頭上滿是汗珠。

“謝天謝地,我生怕來不及了!”

“我還怕你被哪個小姑娘絆住了,不來送我了呢!”

緊接著他又開啟了苦口婆心模式,叮囑我小心吃,小心喝,小心出門……

我逐一地點頭,鼻頭早就酸得不行,強忍淚水聽他嘮叨完,一句話都不敢說,隻敢借著離別的由頭,緊緊地抱住了他。

“等我回來,我們能在一起嗎?”我鼓足勇氣,終於說出了心底的話。

林南摸了摸我的頭:“傻姑娘,天高海闊,哪兒沒有比我優秀的?”

瞬間淚崩。

06

我談戀愛了。

出國的第二年,一個華人師兄對我發起了猛烈的追求。他很優秀,大概就是林南一直渴望的那種優秀,好家庭、好教養、好學歷,門當戶對。

他對我很好,北歐的下雪天,茫茫一片冰封,他徒步走了幾裡路,給我送家裡剛寄來的四川火鍋。我生病的時候,孤獨的時候,想家的時候,陪伴在身邊的,都是他。他成為了我的男友,也就是我現在的丈夫。

我跟他講自己的成長經歷,我說我別扭、叛逆、自卑、孤僻。

他不可思議地叫了起來:“怎麽可能?你是我見過的最勇敢、最堅定、最樂觀的姑娘!”

是啊,我如今終於變成了勇敢、堅定、樂觀的樣子。

我一點點地脫胎換骨,成為了同學裡最受矚目的樣子。我擁有優異的成績和良好的社交能力,我渾身散發著自信和光彩,我還有光明的未來和無量的前途……

所有人都愛我現在的樣子。

可我是因為林南才變成現在這樣的啊。

只有他見過我真正的軟肋。

我的自卑,我的脆弱,我的倔強,還有我在愛情中畏手畏腳的樣子……

林南,林南,我不等你了,我談戀愛了。

我把這個消息告訴林南,他給我發了一長串的表情:“謝天謝地,終於有人要了!”

過了好久,他又發來一句:“我終於可以放心地泡妞了。”

我們終於不再是漸近線了。

我們變成了兩條平行線,在各自的軌道上遙遙相望,卻永不相交。

他升職了,加薪了,做了項目組長,又晉升了部門主管。而我呢,讀碩、讀博,成為了令家族驕傲的女博士。

說來奇怪,這幾年,一向疏遠我的父母,竟開始主動和我親近。他們老了,終於沒有那麽多應酬了,他們變成了那種很尋常的父母,給孩子做家常菜,逢人便吹噓自己的女兒,有多麽多麽厲害。

我終於得到了凡塵俗世中,一切為人所羨慕的關懷、榮譽和幸福。

今年夏天,我和丈夫在老家辦了婚禮,我給林南發了喜帖,他卻說公司加班,沒空,隨即給我奉上了一個很大的紅包,和一堆真心實意的祝福。

聽說他也快結婚了。

我在他朋友圈看過那女孩的照片,甜甜的,很秀氣,一看就是個好姑娘。

我們終於有了各自的生活,各自的伴侶,各自的家庭,未來還會有各自的孩子,各自的晚年……

謝天謝地,這麽一來,我們可以放心地做一輩子的普通朋友了。

只是有兩句話,我一直想跟林南說。

一句是“我愛過你”。

一句是“我謝謝你”。

謝謝你,我親愛的朋友,林南。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