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較真|新冠病毒進化出能逃逸細胞免疫的變異體,這事驚悚嗎?

較真要點:

“新冠病毒進化出能逃逸細胞免疫的變異體”,這一發現是真的,但談不上有多驚悚,也不意味著“人類對抗病毒的兩隻手(體液免疫、細胞免疫)都廢了”。

查證者:VC | 病原生物學博士,科普作者

近日,社交媒體上有說法稱“新冠病毒首次進化出能逃逸細胞免疫的變異體”,有人對此表示“十分驚悚”,結合此前出現“逃逸中和抗體變異體”的報導,稱其或表示“人類對抗病毒的兩隻手(體液免疫、細胞免疫)都廢了。這種理解是否正確?

該說法並非無中生有,而是來自biorxiv預印本平台上的一篇論文,題為“An emerging SARS-CoV-2 mutant evading cellular immunity and increasing viral infectivity”,意即“新出現的新冠病毒突變株可以逃逸細胞免疫並增強了病毒的感染力”。

論文開頭就介紹了,目前已經發現了不少可以逃逸中和抗體的新冠病毒突變株。比如英國出現的B1.1.7和南非的B1.351等等,並且現在已經上市的mRNA疫苗產生的抗體對這兩株突變病毒的中和能力都是降低的。但是目前還沒有系統評價逃逸細胞免疫的新冠病毒突變株的報導。這篇文章說的就是這麽個事。

既然說到細胞免疫,與之對應的是體液免疫,這涉及到免疫學上兩個經典的適應性免疫系統。通俗的講,細胞免疫是T細胞免疫,體液免疫是B細胞免疫。B細胞免疫主要通過產生抗體來達到中和病毒的目的(不過也有其他功能),這樣就有了一個問題,一般情況下抗體是分泌到血液中的,所以中和抗體只能中和單個的、遊離在血液中的病毒。而病毒是通過劫持宿主細胞來進行自身的複製增殖的,在病毒還沒有釋放出來的時候,這個病毒的細胞複製工廠該如何摧毀?這就需要細胞免疫來發揮作用,通俗來說就是細胞表面表達有CD8分子的T細胞(也叫細胞毒T細胞,CTL)可以通過一定的機制來識別已經被病毒“控制”了的細胞,並把這個細胞摧毀,從而讓還沒有完成複製的病毒連同這個細胞工廠一起完蛋。

那所謂的“驚悚”發現,是怎麽一回事呢?

簡單來說,就是有研究者首次發現,新冠病毒的兩種突變體(L452R和Y453F),能在特定情形下逃逸細胞免疫。研究者還發現,其中一種突變體L452R,會增加病毒感染力,並可能促進病毒複製。

但是把這一發現稱之為“驚悚”,就有些言過其實了。

第一,病毒逃逸細胞免疫的現象,雖然在新冠病毒中是首次發現,但在其他病毒中還是比較常見的,尤其是突變非常頻繁的RNA病毒,比如免疫缺陷病毒HIV,流感病毒等等。

第二,研究者發現的突變體逃逸細胞免疫現象,目前只是會在具有特定基因的人群中出現。具體來說,突變體是會逃逸HLA-A24 這個等位基因亞型的細胞免疫,這一等位基因在不同國家人群中分布比例是不一樣的,在日本人群中的分布比例是70%,印度-東南亞是35%,高加索人種是19%。而且也並非說HLA-A24人群身上就一定會出現“逃逸細胞免疫”,其中的具體機制就不展開細說了,總之結論是突變株對HLA-A24人群可能威脅大一點,但不是“摧毀性”的。

第三,即便出現最壞的情況,即這種“逃逸細胞免疫”的突變導致現有的疫苗“無效”,也並非沒有辦法應付。比如採用序貫免疫策略,或者多價策略——序貫免疫是利用不同的疫苗(形式或者抗原)進行免疫,可以理解為第一針打滅活,第二針打腺病毒載體這樣的搭配;多價策略則更簡單粗暴,你不是突變嗎,我就製備雙價或者多價疫苗,比如用現在的英國突變株B1.1.7,巴西的P1株,和文章裡提到的B1.427株,加上原始的、只有單獨D614G突變的作為疫苗抗原,全部一次性進行免疫。總而言之,應對措施是可以預期的,沒必要感到“驚悚”。

目前看來,這個突變株的發現,其影響就是病毒的感染能力可能有了提升,另外是疫苗的預防效果可能有了輕微的降低。不過,還是需要繼續關注其他的突變體,並且及時評價對體液免疫應答和細胞免疫應答的影響。

本文編輯:ryanding

點擊騰訊新聞APP搜索框,查看【較真榜】,每日最熱辟謠科普一網打盡。

版權聲明:本文系騰訊較真獨家稿件,未經授權,禁止媒體轉載。歡迎個人轉發至朋友圈。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