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11位全球智庫學者速讀:G20特別峰會傳遞哪些信號?

本文作者:梅亞雯 李曉喻 夏賓 王恩博製圖:侯雨彤

台灣時間3月26日晚間,G20領導人應對新冠肺炎特別峰會舉行。國際社會正在行動起來,努力攜手贏得這場人類同重大傳染性疾病的鬥爭。

據央視報導,峰會公報顯示,二十國集團將致力於與世界衛生組織、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銀行、聯合國和其他國際組織一道,為戰勝疫情做出一切努力,重點保護民眾生命和健康、保障就業與收入、恢復信心、保持金融穩定並促進經濟恢復,最大限度地降低疫情對貿易和全球供應鏈的影響程度,並向所有需要援助的國家提供幫助,同時協調公共衛生和財政政策。

公報稱,二十國集團將啟動總價值5兆美元的經濟計劃,以應對疫情對全球社會、經濟和金融帶來的負面影響,並支持各國中央銀行采取措施促進金融穩定和增強全球市場的流動性。

非常時期的這場非常G20,傳遞出哪些重要信號?

中新社國是直通車第一時間採訪了十一位全球智庫學者。

二十國集團在穩定2008年世界經濟危機中發揮了關鍵作用,這場危機促使這些國家領導人首次在二十國集團的層面進行會晤。在這場大流行病災難中,如果G20領導人未能提供明確的全球合作與協作,那將是一個不可原諒的領導力缺失。

鑒於此次全球危機的規模空前,二十國集團領導人需要轉變心態,下決心提供解決方案:必須迅速戰勝這一流行病,與此同時,二十國集團領導人必須為重新啟動全球經濟制定明確的計劃。

我認為,關鍵的態度來自中國、歐洲和美國。近幾個世紀以來,美國和歐洲在塑造世界格局方面發揮了主導作用。在過去40年裡,中國以人類歷史上前所未有的速度和規模使全球近四分之一的人口實現了現代化。

全世界都在翹首期盼G20領導人在思維方式的轉變上取得突破。他們必須以一種為合作開辟道路的溝通方式來結束這場會議。

新冠疫情對經濟的影響可能從2020年上半年的負增長演變成全年的衰退。但是其中含有正面的外部效應,如空氣汙染、碳排放的減少,以及成為重新思考經濟增長模式以及財富分配方式的契機。

從長遠來看,最大的問題有三方面:一是未來全球化的命運或逆全球化/重新本地化的命運;二是經濟“集群”的出現,歐洲、東南亞、北美都傾向於各自團結在一起,與其他地區保持距離,同時與“親密盟友”進行機會主義聯盟;三是未來金融和貨幣體系的命運,畢竟當前全球收支平衡所面臨的挑戰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高。

本次G20領導人應對新冠肺炎特別峰會有三個關鍵的優先討論事項:一是在公共衛生措施上進行合作,這意味著根據需要共享信息和醫療用品;二是協調各主要經濟體的經濟刺激舉措,避免有的國家“搭便車”;三是保持開放的貿易體制。

保持開放在短期內是重要的,因為它將使每個國家刺激經濟的政策更有效,這從長遠來看意義更大。

有一種潛在的風險是,大流行病的持久影響會引入更多的孤立主義和保護主義政策,使各國試圖將自己與世界市場隔離開來。這將是一種錯誤的做法——通過經濟保護主義是不可能遏製病毒的,它只會導致一個更貧窮、更不合作的世界。新冠疫情的暴發是對全球化的一種考驗,各國領導人需要向世界表明可以采取有效的集體應對措施。

二十國集團主要領導人承諾采取一切必要措施來拯救全球經濟,這樣的表態是非常受歡迎的。當下,我們應該團結起來,與新冠病毒大流行、經濟和社會不公、環境危機和其他重大全球性挑戰作鬥爭。

首先,病毒暴發的短期後果顯然意味著經濟活動的顯著下降,但從長期來看可能不會那麽劇烈。與2008年世界金融和經濟危機不同,這次危機的主要原因不是經濟。因此,一旦非經濟原因消退(即大流行),經濟或多或少會恢復到原來的狀態。雖然中國已經能夠很好地控制冠狀病毒的暴發,但是意大利、西班牙、美國、英國等國的衛生和管理系統還沒有做好應對冠狀病毒危機的準備。因此,冠狀病毒危機仍有可能造成嚴重的負面經濟後果。

第二,大流行正在全球範圍內逐漸蔓延,對經濟的負面影響隨著時間的推移是交錯的。中國經濟在經歷了第一季度的下滑之後,已經開始復甦。當然,這不僅取決於中國企業,還取決於在控制了冠狀病毒暴發之後,歐洲和美國的經濟將如何發展。

這次疫情傳染性特別強。基本上是疾病蔓延擴散到什麽地方,當地的人流、物流、商流、資金流就要全部中斷,這對全球經濟的傷害比以往任何一次危機都要大,對民生的影響也非常大。

在這種情況下,G20領導人特別峰會有三方面問題應關注:

第一,中國卓有成效的防疫經驗,國際社會學還是不學;

第二,一些疫情的重災區,如西班牙、意大利等國已經很難依靠自己的力量擺脫困境,國際社會如何救助;

第三,現在疫情最嚴重的國家主要集中在G7,接下來一個很大的問題是,疫情如果在其他金磚國家、“一帶一路”沿線、非洲國家進一步擴散該怎麽防範。如果不能盡早防範,這將是巨大的災難。

推動全球疫情聯防聯控,是此次G20特別峰會的主要目的,因為經濟危機是因疫情而起。經濟問題方面,宏觀政策協調等內容也是G20各國領導人應該關注的。

2008年首先出現金融危機,然後造成了經濟危機,而這次的情況是由於疫情對經濟造成了衝擊,隨後金融業遭受了產生比較大的打擊。

經濟恢復的速度取決於兩個維度:第一,疫情本身持續時間的長短,持續時間越長,對整個經濟的破壞就會越大;第二,疫情本身對經濟的破壞有多大,破壞程度越大,經濟恢復起來也越慢。

從救市的角度來看,目前各個國家總體而言的施策力度都比較大,也都是比較到位的,最後就涉及到國際之間的溝通與協作,比如產業鏈方面、班機何時重新開啟等。

我覺得很關鍵的是兩點:第一,各國互相之間信息溝通需要高度透明。第二,在數據公開透明的基礎之上,國際之間要盡可能多的在疫情防控期間進行合作和互相支持。

由於疫情對全球的打擊在時間上的不一致性,首先是中國,之後發展到歐洲和美國,對中國來說可能最糟糕的時刻已經過去,但不排除二次暴發的風險。另一方面,中國應該抓住此時窗口期,盡快恢復生產,尤其是基本醫療物資的生產,並且應該盡量以平價,甚至是援助的方式提供給那些現在正在遭受疫情嚴重衝擊的國家。國際社會之間此時也不應該設置任何高額關稅或者禁運的障礙。

目前疫情加速蔓延,國際合作可以幫助陷入困境的國家應對疫情危機,包括醫藥品的短缺、技術共享、疫苗的共同研發等,讓全球盡快克服疫情。此外,目前疫情導致全球經濟和人員流動停滯,互相歧視和保護主義有抬頭傾向,G20機制可以促進各國加強合作,為全球化繼續提供政治支持。

二十國集團包括了世界上主要的政治經濟強國,如果能協調一致,的確有能力扭轉全球的經濟衰退。但是,這也取決於疫情發展的情況,例如:多久能出疫苗?也取決於各國的落實情況。G20畢竟只是一個會議,依靠的是各方協商一致和自主行動。

對G20來說,當前最需要解決的問題是疫情導致的全球經濟停擺,以及保護主義、民族主義可能繼續上升的問題。

這次經濟危機與以往的不同的,是自然災害和金融危機的疊加帶來的經濟衰退。如果G20會議上世界各國能夠快速的團結聯合起來,不再相互甩鍋和指責,則有助於疫情在二季度結束,若出具一些振奮人心的、團結聯合的共識,則會成為人心的“轉捩點”。

我認為根本出路在於抵製逆全球化,各國通過改革創新的、團結聯合的方式解決出現的問題,比如要警惕2018年以來全球貿易保護主義勢力的抬頭。政治家尤其是一些精英應該有擔當、有責任感,不能轉移矛盾從而造成國家與民族之間的對立。從目前來看中國展現了大國該有的責任和開放的姿態。

現在已經不是再討論“經濟危機會不會出現”的時候,事實上它已經發生了。這次和以往的危機不同,表現為大量經濟活動驟然停止,沒有消費,沒有投資,實體經濟遇到困難。可以說,這是世界經濟遇到的一次巨大危機,比以往嚴重得多。如果疫情到6月還不能結束,全球經濟陷入大蕭條是大概率事件。

還有一個和以往危機不同的點在於,疫情對全球經濟的打擊不是一次性的,而是一波又一波的,因為主要經濟體疫情暴發和得到控制的時間不同,這也使全球經濟特別是國際貿易復甦面臨挑戰。

在這種情況下,G20現在壓倒一切的任務就是精誠合作。

第一,在疫情防控上開展合作,診療經驗、醫療器械應該更好互通有無。第二,加強金融合作,金融務必要保持穩定,不然股市不穩,市場信心不穩,經濟會更雪上加霜。第三,宏觀政策協調,特別是在財政政策上加強合作。另外,在管住人流的同時,努力做到合理的物流暢通。

從G20特別峰會所達成的共識可以看出,各國已經認識到,疫情造成的危機已經足夠大,面對共同敵人,必須團結禦敵。過去一些國家政治考量太多,但這一次,如果某個領導人還是為了個人利益,他在國內就沒有信譽了。

此次非常時期的特別峰會,有幾方面作用:

一是有利於提振市場信心。面對百年未有之大疫情和潛在的經濟衰退危機,單個國家很難獨善其身,需要各國攜手應對,此次G20會議全球主要國家對此達成廣泛共識,有利於向市場釋放積極信號,給予全球更多信心。

二是各國決定采取更多積極舉措應對經濟下行,有利於緩解全球需求不足和供給短缺風險。疫情對全球供給和需求的衝擊超過之前預期,在疫情未得到有效控制之前,私人需求很難快速恢復,通過政府積極財政和貨幣政策的推出,可在一定程度上彌補私人需求的減少,推動實體經濟逐漸築底企穩。

目前看,年內全球和除中國外的主要經濟體陷入衰退已是大概率事件,此次G20特別峰會的召開,有利於各國凝聚共識,統一思想,共克時艱。雖然無法逆轉經濟下行勢頭,但各國攜手采取緊急措施支持全球經濟恢復、穩定國際金融市場、加強貨幣政策協調和疫情防控合作,可以在協調各國政策和應對經濟金融危機方面發揮更加積極主動的作用。

另外,對於G20國家來說,目前除了要實施積極的財政和貨幣政策來穩定市場信心,提供緊急流動性,更加重要的是要做好疫情的防控。疫情得不到控制,生產和消費就無法完全恢復。疫情是全球性的公共衛生安全衝擊,對全球化和產業供應鏈有重大衝擊,因此,需要各國加強合作,在疫情防控經驗、醫療手段等方面加強交流和共享,消除醫療器械等產品的貿易壁壘。在這個過程中,中國可以發揮更多作用,與其他疫情嚴重國家分享治療經驗,派駐專家組,加大口罩、呼吸機等醫療產品的出口,推動全球疫情早日得到控制。

此次以疫情防控為主題的G20領導人特別峰會,將從防範當前經濟金融危機蔓延切入,並以此為出發點倡導建立疫情防控合作機制。

目前全球經濟形勢比2008年更加嚴峻,當時是由於大型投行倒閉產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系統性地缺乏流動性。對此只要各方有共識,仍然能夠在經濟金融合作框架範圍內加以應對。

但就眼下來說,如果解決不了疫情防控問題,就將面臨救市還是救命選擇。

因此對於當前的G20來說,團結是第一位的。目前各國實際政策行動上分歧很大,有些西方國家采取大水漫灌措施,這從全球治理角度來講是不負責任的。所以各方首先要解決團結問題,只有以此為基礎,各方才能夠協調行動,最終實現合作,讓全球經濟回到正軌。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