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被拋棄的“藥妝”和被濫用的凍乾粉,帶來哪些研發啟示?

真正的創新既要有商業價值,又要有社會價值。

文|索力

“化妝品行業缺乏從技術出發,對渠道和品牌進行引導的聲音,”雅蘭國際副總裁劉山向青眼闡述了化妝品加工製造研討會誕生的初衷。

作為行業內以傳播最新行業信息和流行趨勢為主要目的的會議,由廣州雅純化妝品製造公司組織主導的“科技與品牌”——化妝品加工製造研討會此前已成功舉辦28屆。第29屆會議以“小趨勢·微創新”為主題,為今年參加中國美容博覽會的行業人士帶來了研發最前沿的訊息。

▍本屆研討會的專家學者合照

會議中,專家教授對“藥妝”“凍乾粉”等話題展開了探討。

“藥妝”宣稱禁用已成共識,但“藥妝”技術仍待發展

在研討會的論壇環節,與會嘉賓就化妝品行業熱點各抒己見。其中最能夠體現當下化妝品研發爭議的,要數“如何推動具有醫美功效的護膚品發展”的議題。

▍三畝大叔黃焱(左二)

三畝大叔黃焱認為,監管部門禁用“藥妝”等詞匯在行業內使用是沒有問題的。“產品是需要有效果的,一些詞匯只是讓消費者更容易去理解這個產品。我們不能用帽子把自己界定住,而是要去跟消費者溝通好。”

雅蘭研產中心上海築美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楊躍飛認同了黃焱的觀點。楊躍飛認為“藥妝”對於中國化妝品的發展是非常重要的,而作為禁用語也是必須的。“藥妝是不是能作為宣傳語呢?肯定是不能的。藥妝在技術層面上能不能說呢?百分之百是能的。國家在對藥妝的技術定義、生產、使用上都有闡述,業內學者也有相關著作。藥妝概念來源於歐美,在外文裡有多種稱呼,其中一個組合詞翻譯過來就是藥妝品。”

楊躍飛認為,業界需要明確“藥妝”的應用規範。楊躍飛給出了“藥妝”應用的四個要點。首先是用料,“藥妝”活性物的用料必須是有文獻記錄,最好是有臨床認證的。第二點是,“藥妝”的配方成分一定要盡量少。因為“藥妝”功效性強,太複雜的配方會帶來負效應。第三個是明確使用方法,國家要求標簽中需要表明準確的使用方法,這對“藥妝”體現出應有的功效十分重要。

最後,楊躍飛強調了最為重要的一點,“即便在前三點做了良好的規範,如果你不能在生產製造標準上對標藥品,也是沒有意義的。”楊躍飛認為技術人員需要理性看待“藥妝”概念,“我個人的觀點是,研發人員需要了解藥妝的內涵,而不是藥妝的宣傳。”

▍中國香化協會專家委員會副主任委員李慧良(左二)

在技術和宣稱上區別對待“藥妝”,也獲得了中國香化協會專家委員會副主任委員李慧良的認同。“我非常讚同國家(對藥妝宣傳)一刀切。現在這個情況下,如果沒有(楊躍飛提及的)四個條件,肯定是在給無良的人機會。現在的化妝品是嚇死膽小的,撐死膽大的。如果不能達到楊教授(楊躍飛)的四個要求,(藥妝)會對消費者產生什麽影響呢?很多年前我們行業泰鬥王學民教授,在翻譯外文圖書時沒有使用‘藥妝品’三個字,而是用了‘功效性化妝品’。因為他是有道德的,有些東西的存在是有條件的。”

改變化妝品未來的肽,正在被濫用

除了關於“藥妝”的討論,楊躍飛還在研討會上做了“肽應用於護膚的發展現狀及前景——未來生物科技的應用趨勢”主題的分享。

▍上海築美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楊躍飛

“肽現在已經成為改變未來的產品了,尤其是作為功效性產品的活性成分使用。”楊躍飛認為肽已經成為國際高端品牌的核心成分之一,“事實上,雅詩蘭黛、蘭蔻、伊麗莎白·雅頓、SK-II等知名品牌的護膚品中都已經開始添加多肽到高價位抗衰產品中。例如,乙酰基六肽-8是海藍之謎精華乳霜抑製表情紋最有效的成分之一。大量的論文已經證實了肽的功效,而外用品裡賣得貴的一定是含有肽的。”

目前,肽在撫紋抗皺、美白祛斑、敏感修複、防脫生發等領域都有應用。而肽的應用,最主要的兩個特點是功效靶向和精準護膚。“肽的應用一定要遵循這兩點,如果把很多功效混合在一起,就不符合精準護膚的概念了。”

肽的應用上最具代表性的產品即是凍乾粉和安瓶。“凍乾粉的優點首先是出眾的活性物保鮮能力,其次是能夠實現無添加概念,最後隨著凍乾粉技術的發展,不溶物質也可以應用在化妝品當中。”

“需要強調的是,並不是所有的肽都需要做成凍乾粉,”楊躍飛認為很多品牌已經把凍乾粉做成了偽科學,“如果一個肽類成分不是光敏、熱敏、氣敏的,沒有必要做成凍乾粉。雖然凍乾粉有無添加、無防腐劑的優點,但是什麽東西都搞成凍乾粉,最終無非是讓消費者來買單。”

小趨勢不小,微創新不微

就歐洲的化妝品研發趨勢,瑞士Paul Niehans國際集團總裁MR.Michel Schipoff做了“歐洲純天然植物原料在化妝品上的運用——創新化妝品的護膚應用方案”的主題演講。

▍瑞士Paul Niehans國際集團總裁MR.Michel Schipoff

“Euromonitor的數據顯示,有53%的歐洲化妝品消費者表示,去除不良成分比含有有益成分更重要。近些年來,消費者意識到羥基苯甲酸酯(用作防腐劑)是一個要避免的成分。化妝品生產者也對這個問題做出了回應。現在只有35%的美容產品含有羥基苯甲酸酯,比過去兩年少了7%。” MR.Michel Schipoff認為歐洲的消費者正在避免使用含不良成分的化妝品,這是一個正在發生的變化。

而在渠道上的一個趨勢是,傳統化妝品店依然佔有優勢。“所有的研究都表明,電子商務消費者的品牌忠誠度非常低。在持續增長的層面,傳統零售店不會被電子商務所取代。”MR.Michel Schipoff同樣在論壇上表達了對國內“藥妝”概念盛行的不解,“現在很難去找到成分讓化妝品和藥品結合在一起,因為藥妝的需求是健康,而化妝品追求的是美麗。需要注意的是,不能把藥品和化妝品弄混。”

在談論當下熱門話題的同時,幾位專家學者也談論了自己對“小趨勢,微創新”的理解。李慧良認為微創新才是常態,因為創新都需要一個積累的過程。“我們(本土品牌)在創新的過程中,遇到一個問題。看到其他品牌的產品上市,銷售十分火熱,那我也要做這樣的產品。而我的競爭力可能就是在價格方面。說好聽點就是優化,說的不好聽就是偷工減料。我認為真正的創新應該是既有商業價值,又有社會價值。”

▍簽約現場,圖片來源於中國美容博覽會

為了做出更多有益於企業和社會的創新,雅蘭研產中心在會議上與瑞士PAUL NIEHANS國際集團簽約了全面戰略合作協議。同時雅蘭產研中心還舉行了與中國日用化學工業研究院設立“生態和有機化妝品聯合開發實驗室”合作協議的簽約儀式。

“未來我國會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化妝品市場,而我們的研發能力還是短板,”楊躍飛在會上說道,“研發是需要長期積累和辛勤付出的,我們要保持科學的態度和嚴謹的方法。”這也是本屆研討會上專家學者的一致觀點。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