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春秋古國麇國,翻越秦嶺山脈,經歷數次大遷徙,其間還稱王

子姓微國中講到,夏朝時山東西南部有姒姓微國,商朝晚期時遭到商人驅逐,微國翻越太行山西遷到了山西東南部潞城市一帶。宋代《太平寰宇記》有記載:“潞城縣下有微子城,在縣東北二十裡。”但微國流浪到潞城後並未得到一席之地,當時潞城境內有赤狄潞國、傍邊有黎國(今山西長治縣境內),附近戎狄遍布,生存維艱。不久再次被迫遷徙,淌過黃河至渭水流域,在今陝西眉縣一帶立國,因此微國也被稱為眉國。當時附近的周部族非常強盛,周圍多有諸侯依附,迫於生存,微國大概也在這個時候投靠了周國。等到武王伐商時期,微國也發揮了重要作用,《尚書·牧誓》記載:“王曰:‘嗟!我友邦塚君,禦事:司徒、司馬、司空、亞旅、師氏、千夫長、百夫長,及庸,蜀、羌、髳、微、盧、彭、濮人。稱爾戈,比爾乾,立爾矛,予其誓。’”這是一篇周武王號召天下諸侯團結起來共討紂王的動員令,其中被稱為“牧野八師”的庸、蜀、羌、髳(máo)、微、盧、彭、濮八國,是後來牧野之戰的重要成員國,微國赫然在列。

微國雖然幫助周國打敗了商王朝,奪取了天下,也正式冊封了微國,但微國的領地眉縣地處周畿,又是異姓之國,漸漸被王室所不容。據《乖伯簋》銘文記載:“王命益公征眉敖,益公告至,二月眉敖至見,(獻帛)。”大意是周王令益公證討眉(微)國,益公發布討伐檄文,二月,眉國國君請降,獻上布帛珍寶。儘管微國為了繼續在周畿之地生存,向周室百般討好,但結局仍不容樂觀,最後被迫再次南遷。一般認為,《乖伯簋》是西周中期以後的銅器,也就是這個時候微國開始南遷。微國的南遷之路非常漫長,頑強的微人翻越險峻的秦嶺山脈,克服種種困難,大約於西周末年到達今湖北竹山縣境內再次建國,因當地多有一種叫“麇”(jūn)的動物,其實就是“麝”,著名的一味中藥“麝香”就是來自“麇”,便以“麇”取代微作為國名,因此微國也叫麇國,而這個時候歷史已經進入了春秋。

麇國處於鄂西北之地,春秋時屬庸國附屬國。西周末東周初的庸國疆域頗大,實力很強,無論爵位或軍事實力都是在線,商朝以來一直被稱為“群蠻之首”,更難得是,當時的國君頗為仗義,可能也是因為微國和庸國的祖先當年跟隨周武王一起打過天下,尚有情結。微國在庸國的主持下獲得了竹山縣的一隅之地,並且成為庸國的同盟國,一起對抗東邊逐漸強大起來的楚國。有了庸國的支持,微國逐漸在鄂西北站穩了腳跟,國力也逐漸強大起來,據說微國還是個擅自稱王的國家,這可能跟微國當初被周王室“過河拆橋”的那段不堪回首的經歷有關,因此有意與王室形為對立。南宋文學家張嵲(niè)《微王山銘》:“微王之德,惟民所瞻。”、“微王之德,與地無際。”、 “微王之仁,古無與先。”微王山,在今竹山縣上庸鎮的官渡河西側,官渡河古稱微水,因微國南遷此地而得名。而且當時微王還施行仁政,獲得了不錯的聲譽。

春秋初期,楚庸兩國時有戰伐,楚國找各種理由攻打庸國,這段時期麇國一直牢牢追隨在庸國身邊。但楚國自楚武王開始後,國力不斷強大,周邊很多小國被它吞並,庸國在楚國的打擊下疆域不斷縮水,進入春秋中期,庸國已自身難保,失去了主心骨的麇國不得不勉強生存在楚國的淫威下,聽從楚國的調遣。據《左傳·文公十年》記載:“厥貉之會,麇子逃歸。”公元前615年,楚穆王曾糾集陳國、鄭國、蔡國、麇國在厥貉(今河南項城縣西南一帶)會盟,準備攻打宋國,期間麇子因不服楚國調遣私自逃了回去。於是楚國在次年給了麇國以狠狠顏色。《左傳·文公十一年》記載:“楚子伐麇,成大心敗麇師於防渚。潘崇複伐麇,至於錫穴。”公元前616年,楚國大將成大心攻打麇國,大敗麇國於防渚(今湖北竹山縣境內)。之後楚國的潘祟再次伐麇,率軍到達錫穴(今湖北鄖縣五峰區一帶)。

麇國雖接連受到壓迫,但並未亡國。《左傳·文公十六年》有“楚大饑,戎伐其西南……庸人帥群蠻以叛楚,麇人率百濮聚於選,將伐楚”的記載,說得是公元前611年,楚國遭遇饑荒,戎族趁機入侵其西南之地……這個時候長期遭遇楚國欺凌的庸國人率領群蠻背叛楚國,緊接著麇人也揭竿而起,率領百濮(湖北西南部少數民族部落)積極響應,一起伐楚。但楚國這一次並未遭到重創,反而用計擊敗了聯軍,群蠻和百濮先後撤去。之後楚國報復庸國,滅了庸國,麇國不見史載,估計也未能幸免。

麇國亡國後,擅長遷徙的麇人帶著自己的族人湧向各地,今天的四川眉山縣可能也跟麇國有關。2006年,鄖陽區喬家院曾出土多座墓葬,一批銅器問世,應該有屬於古麇國器物。麇國後人有麇姓,但較少見。

文/堰風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