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賢後齊薑:運籌帷幄,治理后宮遊刃有余,讓重耳無後顧之憂

列國人物底片之齊薑

齊薑,齊桓公宗女(宗室之女),晉文公夫人。齊薑不姓齊而姓薑,古代女子以姓氏相稱,她與齊國國君同宗,故姓氏前面冠以國名“齊”,稱齊薑。晉國公子重耳(晉文公)流亡齊國時,齊桓公把宗女齊薑嫁給重耳。重耳復國前流亡十九年,前十二年在母親的祖國翟國呆著,後七年則在齊國懷抱美女齊薑,日子過得幸福安逸,以至樂不思蜀。

重耳到齊國的第二年齊桓公死了,到了第七個年頭,齊國國力急衰減,依靠齊國力量復國已無可能,而重耳並不介意,天天與齊薑男歡女愛,再不提復國之事。齊薑意識到老公貪圖安逸大志不再,再不采取斷然措施,老公的復國夢怕要永遠停留夢境了,便多次提醒。無奈齊薑只要一提這事,重耳便膩膩呼呼摟著老婆耍賴,齊薑也是無計可施。後來狐偃等人密謀將重耳綁架離齊,齊薑抓住這個唯一機會,強行從把老公從溫柔鄉中逐出,迫使重耳返國完成復國大業。《列女傳·晉文齊薑》高度評價齊薑“齊薑公正,言行不怠,勸勉晉文,反國無疑,公子不聽,薑與犯(狐偃字子犯)謀,醉而載之,卒成霸基。”重耳之所以能成為晉文公,並最終成就霸業,齊薑是強勁引擎。

結緣重耳

話說晉公子重耳流亡到母親祖國翟國已經十二年,早已娶翟國赤狄部落一位公主季隗為妻,育有二位公子,日子過得也算不錯。一天重耳正和翟君在渭水邊打獵消遣,忽然接到國內密報,晉惠公夷吾已經派人到翟國追殺重耳,要重耳趕緊逃命。重耳大驚失色,立馬與狐偃等人商量往哪裡跑最為合適,最後一致認為齊國合適。理由是齊桓公雖然老了,然霸業還在,瘦死的駱駝比馬大,最為合算的是桓公有收留落難豪傑的愛好,求賢若渴,且齊國名相管仲去世不久,國內缺乏賢臣,重耳之賢名聲在外,如到齊國,桓公必定如獲至寶,在齊國還可等待晉國一旦生變,可借齊國力量以圖復國大業。大家唯恐殺手趕到生出事端,決定越快離開越好。重耳趕緊向翟君稱家有急事,立馬終止打獵,匆匆趕回家中。當晚重耳向妻子季隗說晉惠公已經派殺手潛至翟國要對我下手,一為免遭毒手,二為復國大計,我決定離開這裡到一個合適的大國去,以圖復國,兩個孩子要盡心撫養,如果我二十五年還沒有結果,你可以再嫁。季隗聽了心裡難受,雙眼含淚與老公話別說好男兒志在四方,為妻不敢留你,今年為妻已經二十五歲了,再過二十五年已經老啦,還說什麽再嫁的廢話。你儘管放心,孩子我會好生撫養,千萬不要牽掛,一心辦你的大事,為妻也就不枉受苦了。重耳也是垂淚相對,拉著季隗的手久久不願松開。

上路時倒霉的是重耳走得太急,整個團隊只有一輛牛車可用,重耳是好歹有牛車可坐,但其他人員只得靠一雙鐵腳板長途丈量了。更為倒霉的是負責這個流亡團隊後勤總管頭須,居然在這關鍵時刻攜款潛逃,讓流亡團隊既失去了巢穴又丟了盤纏,後面的旅途完全靠化緣來填飽肚子。重耳一行這一路是半饑半飽,狼狽不堪,這天終於來到齊國邊境,慶幸的是重耳他們對齊桓公的判斷十分精準。齊桓公早就聽聞重耳大名,得知他們到來,派人到齊國邊境迎接進關,安排好公館請重耳和眾豪傑住下,大擺宴席盡心款待。酒過三巡,齊桓公問重耳你們一行二十人怎麽一水兒男人,沒有帶家眷同行嗎?這一問勾起重耳對季隗的思念,重耳耷拉著腦袋無奈的說我一個逃亡之人,自身尚且難保,想帶家眷也沒能力呀。齊桓公一聽豪爽地哈哈大笑說,寡人要是獨睡一晚便如同一年,公子正當壯年,羈絆旅途,身邊豈能沒有女人侍奉,寡人定為你解憂!沒過多久,齊桓公親自主婚,把自己的宗女齊薑許配重耳,又弄了二十輛嶄新馬車送給重耳,讓這個團隊所有人員都有了專車,再專門派廚師打理重耳團隊一日三餐,真個是吃穿住行樣樣高端大氣上檔次。重耳感慨地對追隨者說久聞齊侯好賢禮士,到了這裡才知道齊侯十分好賢禮士,齊侯能夠成就一代霸業,自在情理之中。就這樣齊薑在齊國與重耳喜結良緣,共同生活了七年。

齊國生變

重耳前644年來到齊國,第二年齊桓公便病逝。六個兒子忙著爭奪君位,居然讓齊桓公屍體六十多天無人理會,以至於天寒地凍也生滿蛆蟲。先是齊桓公寵臣易牙、豎貂擁立公子無虧為君,太子昭為了活命逃往宋國。前642年春,宋襄公聯合曹、衛、鄭三國軍隊幫助太子昭回國爭位,迫於三國聯軍的壓力,齊國一班老臣在國氏和高氏兩家的率領下設計誘殺豎貂和公子無虧,準備迎立太子昭。然而其他四公子的追隨者紛紛興兵攻打已經進入齊國境內的太子昭,逼得太子昭又重新逃回宋國。五月,宋襄公重新起兵,在甗這個地方(今山東濟南附近)打敗四位公子的軍隊,太子昭才終於回到齊國首都臨淄(今山東淄博臨淄區)登上國君寶座,號齊孝公。但經過這一番六公子血雨腥風的爭鬥,齊國國力受到重創,霸業宣告終結。尤其是後來齊孝公一反祖先做法,依附楚國並與曾經大力幫助自己嗣位的宋國反目成仇,弄得各諸侯大多看不上齊孝公為人,紛紛和齊侯漸行漸遠。這對於本想仰仗齊國力量幫助復國的重耳來說,儼然是滅頂之災。趙衰、狐偃等一班豪傑焦急萬分,私底下經常討論一個話題,說我拋家別子吃盡苦頭追隨公子,幫助公子復國是大家的精神支柱,來到齊國也是認為有朝一日能夠借助齊國力量為公子實現復國夢,現在齊國出了狀況,徹底指望不上了,必須離開齊國再做打算。終於他們決定要與重耳好好談一談。可沒想到的是,重耳整日與齊薑卿卿我我,日日宴會夜夜笙歌,趙衰他們連續求見十多天重耳居然毫不理會。急性子魏犨忍不住大喊大叫,說我等追隨公子左右本是看重公子能大有作為,靖難復國,現滯留齊國已七年,公子貪圖安逸鬥志頹廢,如此下去還成個屁事!趙衰見狀,趕緊製止魏犨說這裡不是說話處,大家請跟我到一個地方說話。

眾豪傑跟著趙衰來到東門外一個偌大的桑樹林,找了一個小小的林間空地坐下商議。趙衰問狐偃有什麽好計策讓公子離開齊國,狐偃說這就要看我等決心了,可先把行李車馬準備好,只要公子出來我等邀請他到郊外打獵,齊心協力把他架上馬車上路就是,只是我等要先確定到哪一個國家好些。趙衰說宋國剛剛謀求霸業,國君也是個喜歡賢能之人,不如投宋國如何?見大家一時不語,又說假如到了宋國還是不得志,還可以到秦、楚兩國碰碰運氣,必定有大收獲。這番商議眾豪傑以為桑林深處無人知曉,卻不料被齊薑身邊采桑的十幾名婢女聽了個一清二楚,回去趕緊向齊薑一五一十做了匯報。齊薑一聽大驚失色,心想這事要是傳到齊孝公耳朵,重耳一切便完了,於是把這十幾名婢女關進密室,到晚上派心腹統統殺了滅口,齊薑為了老公的復國大業也是夠果決,夠心狠的。

強行遣夫

話說齊薑殺了婢女,當晚即對重耳說你即將去往他國,這個計劃被為妻的十幾個婢女知道了,我怕萬一洩露,你們斷難成行,已把她們殺了,公子你要趕緊做好安排,早日成行。重耳卻無動於衷,說我這一生,有你足矣,我將老死齊邦,絕不再東奔西跑了。齊薑見重耳這個態度,苦口婆心地勸道,你自流亡以來,晉國基本沒有安寧過,惠公死後懷公繼位,更是殘殺異己,國內一直存在的不穩定因素急速蔓延,到了眼下大有難以遏製之勢。加上他拋棄的妻子偏偏是秦穆公的愛女,穆公正恨得牙癢癢,國外又多了一個強敵,所以眼下正是公子回國靖難反攻復國的大好時機,現在離開齊國行事,是復國的唯一良機,千萬不能遲疑,良機一失後悔莫及。話說到這個份上,重耳閉口不語,卻是一把摟緊齊薑,膩著一堆撒起賴來,齊薑十分明白重耳的肢體語言,又生氣又好笑,卻一時拿他沒有辦法。

第二天一早,趙衰、狐偃、臼季、魏犨四位來到重耳寢宮外,讓人通報說請公子外出打獵。這時重耳還躺在床上打算美美的睡個回籠覺,便派宮人告訴趙衰他們說公子身體偶感風寒,不能外出打獵。齊薑聞聽,知道定是趙衰他們準備行事了。趕緊讓人把重耳舅父狐偃單獨叫進宮來,問趙衰和你們進宮有什麽事嗎?狐偃說也沒什麽大事,就是公子在翟國時基本天天都要馳車獵射,如今在齊國已經很久沒有出獵了,我等怕公子四肢久不活動,對身體不利,特地請公子外出打獵來著。齊薑微笑著問這次出獵是否不去宋國就是秦、楚呀?狐偃一聽吃驚的咧著嘴半天說不出話來,好一會才嘿嘿訕笑著說,打一個獵哪裡用得著跑那遠?齊薑見狐偃嚇得不輕,趕緊正色說你們的計劃我已經知道了,昨天夜裡我苦苦勸說公子,但他決意不走,今天晚上我準備設宴,把公子灌醉了,你們準備好車馬,連夜把公子塞到車上出城,這事估計就可以成了。狐偃一聽納頭便拜,情真意切地說夫人深明大義,割捨夫妻之愛,成就公子之名,真是賢德千古難有呀!我等一定謹遵夫人教誨,辦好這件大事。

狐偃告退出宮和趙衰他們說起齊薑大義,豪傑們一通感概。隨後商議決定大隊車馬、行李先由趙衰、狐毛等人押往郊外等候,再準備兩輛小車由狐偃、魏犨、顛頡三人藏在宮門外,只等齊薑得手,便依計行事。當晚齊薑擺了一桌豐盛的酒席,和公子對飲。重耳見齊薑總好像和平時有點異樣,便問今夜這席卻是為何而設呀?齊薑說知道公子有四方之志,特具薄酒一杯為公子踐行。重耳說人生苦短,我們這樣幸福安逸,我說過有你足矣,再沒其他追求了。齊薑說如此貪圖安逸,一味兒女情長,可不是大丈夫所為。如今你的追隨者計劃離開齊國,以圖復國,是對你的耿耿忠心,你可一定要聽他們這一次啊。重耳一聽,立馬翻臉將酒杯一丟,一言不發。齊薑見狀,故作認真地問你真的不離開齊國?別不是騙我吧!重耳大聲說我真心不走,絕不騙你!齊薑也立馬高興的說,走是公子的大志,不走是公子的情意,剛才是為公子踐行,現在改請公子留下,今天與公子一醉方休可以嗎?重耳一聽,高興得不行,連忙說這才是我的好老婆,來來來,我們一醉方休。可見齊薑心思縝密,這分明就是一出欲擒故縱的好戲,如不來這一出,重耳開始就感到齊薑有些異樣,心裡自然有所防備,在這種狀態下要灌醉他,估計不太可能。果然,重耳這下完全不設防,夫妻二人你來我往,杯杯見底。眼見重耳差不多了,齊薑又故伎重演,說老公你喝得差不多了,為妻我也不行了,要不你少喝點如何?重耳已有八醉,見齊薑要撤,立馬豪氣地說哎呀老婆,你再陪我喝呀,你隨意我乾杯行吧!來來來,繼續!齊薑暗笑,馬上頻頻出手,不久重耳便爛醉如泥癱倒在酒桌上。

齊薑見重耳的確醉得瓷實,用被子好生將他蓋嚴,以防酒後受涼。隨後通知狐偃。狐偃知道齊薑得手,趕緊和魏犨、顛頡三人小心翼翼的把重耳連人帶被抬上車,再厚厚的鋪上墊被,防止車上顛醒,安置停當便與齊薑告別走路。齊薑這時再也控制不住情感,雙淚長流,依依不捨。狐偃三人拜別齊薑緊忙連夜在郊外與趙衰他們匯合,疾馳五六十裡,才聽得雞鳴,東方微白。這時重耳在車上翻了個身,連喊口渴,駕車的狐偃回應要水等天亮再說。重耳又喊趕緊扶我下床,狐偃說這不是床是車。重耳一聽大感奇怪,醉眼迷離地問你是誰?狐偃說我乃狐偃。重耳瞬間酒醒大半,心裡明白自己被舅父他們算計了,立馬披衣而起,大罵狐偃你等使奸計將我綁架出城,這是為什麽!狐偃說,為送你一個晉國。重耳急了,大喊未得晉,先失齊,不走了,給我停下!狐偃誇張的兩手一伸,說現在離開齊都已百餘裡啦,停是停不下來了,齊侯若知公子逃跑,一定發兵來追,回去豈不送死。重耳暴跳如雷,一把奪過魏犨手中長矛刺向狐偃,狐偃突的跳下車跑開,重耳緊追,被眾人死死拉住。狐偃見狀停下腳步歷聲喝道,好你個重耳,還不如齊薑一個女子有氣度!眼下晉國形勢對你復國極為有利,你不回去,難道有誰會到齊國迎接你不成?重耳無奈,只得丟掉手中長矛,臨了還不忘說一句罷罷罷,就依你們,此去能成事則罷了,不能成事我要生吃舅父你的肉!狐偃笑著說如事不成,我狐偃不知死在哪個荒郊野外,你上哪裡吃我肉去?如大功告成,你錦衣玉食,我狐偃的肉又腥又騷,你能吃嗎?重耳居然被老舅逗笑了。

齊薑果斷出手,重耳才於前638年被逼離齊。雖然又一番顛沛流離,然前636年總算在秦穆公的支持下回國殺了晉懷公復國,並立穆公之女懷贏為夫人,一代霸主晉文公終於隆重出爐。國內安定後翟國季隗和齊國齊薑先後回到晉文公身邊,晉文公把齊薑、季隗的賢惠告訴夫人懷贏,懷贏大為感動,堅持要求讓出夫人之位。重耳能夠復國齊薑一掌定乾坤,故晉文公把齊薑立為夫人,後面季隗、懷贏。齊薑不但能運籌帷幄,治理后宮也遊刃有余,三位夫人和睦相處,后宮穩定,讓晉文公絕無後顧之憂,得以一心經營霸業,終得正果。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