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8.7分!懸疑片爆款《網絡謎蹤》將刷新你的三觀

1905電影網專稿 近一個月以來,小電君的朋友圈頻繁被一部電影刷屏,你很難忽視它的存在。


那就是《網絡謎蹤》,豆瓣評分8.7分,下半年最大的懸疑片爆款!



在聖丹斯電影節拿下觀眾票選大獎和阿爾弗雷德·P·斯隆長片獎。8月31日,北美正式上映後,全球已累計拿下6745萬美元票房,爛番茄新鮮度93%。



男主角很面熟,是曾在《星際迷航》系列中出演蘇魯的美籍韓裔演員約翰·趙



導演則是年輕的美籍印度裔導演阿尼什·查甘蒂,再度延續了亞裔主創在好萊塢受歡迎的態勢。


導演阿尼什·查甘蒂


但影片最讓人津津樂道的無疑是“偽紀錄桌面電影”的模式。


全片102分鐘,鏡頭幾乎從未離開過男主和女兒的筆電電腦桌面。



從開篇windows經典的“藍天綠草”開始,觀眾就被帶入了由層層對話框搭建起來的虛擬世界。



通過一段段家庭影像,觀眾得以“窺視”男主角大衛·金的情感世界:恩愛的妻子,可愛的女兒,讓人豔羨的三口之家。


然而,這份平凡的幸福卻被妻子突然的患病離世打破。



男主角在極度悲傷中選擇用“逃避”緩解傷痛,他不願提起妻子,也疏遠了與青春期女兒之間的關係,父女二人之間僅有的交流也大多借助電子媒介完成。



一天早上,女兒瑪格突然失聯,父親也開始了全網搜尋女兒蹤跡的過程。


有意思的是,這一過程基本是在網絡世界裡完成的。先是通過一步步“找回密碼”破解了女兒的社交網絡账戶(細思極恐);



再通過女兒的“社交好友”列表,逐個調查“不在場證明”;



通過觀看女兒的“影片直播間”尋找蛛絲馬跡;



再通過專業查找電話號碼的網站(虛構的)get“嫌疑人”的聯繫方式。



男主足不出戶,僅在電腦桌前就完成了傳統懸疑片中主人公“踏破鐵鞋”也可能達不到的“搜索”效果。


也如傳統懸疑片一樣,導演把多重反轉玩到了極致。幕後真凶也許並不難猜,但不俗的剪輯功力和節奏把控力,仍讓人全程屏息凝神。


在結局恍然大悟後,更驚歎於導演鋪墊細節的能力。(小電君拒絕劇透)



說起來,如《網絡謎蹤》這樣的“桌面電影”我們並不是第一次見到。


從2014年的《解除好友》到今年的《解除好友2:暗網》再到《網誘驚魂》,都在重複著類似的模式。


《解除好友》、《解除好友2:暗網》


相比於《暗網》用有限太空裡的“直播”模式加以驚悚元素展現“網絡世界”的陰暗面,《網絡迷蹤》裡涉及的時間和太空跨度都更大。


導演將“桌面電影”的形式、懸疑片的架構與親情的情感訴求融合在一起,並在幾者之間找到了平衡的法門。


“搜索”的過程既是尋蹤破案的歷程,也是父女二人跨越時空,破除隔膜,彼此靠近的過程。



這正是《網絡迷蹤》的過人之處,也是它能用“小眾”的呈現形式觸及主流大眾,並成為爆款的原因。


如導演所說:“我們希望在傳統的懸疑片和這種全新的形式之間找到一種平衡。‘形式’不能喧賓奪主,我們依舊需要深挖父親和女兒背後的情感訴求和行為動機。



而這一“平衡”的過程無疑需要導演的突破性思考和鬼才。


比如,利用對話框和游標表達情感:當瑪格得知母親病重可能永遠無法出院回家時,游標在日程表的刪除選項上足足停留了幾秒鐘。


觀眾不難想象滑鼠背後的主人公經歷了怎樣的心緒波動,冷冰冰的螢幕仿佛瞬間擁有了溫度。



在父親與女兒的簡訊交流中,父親在對話框中的文本總是寫了又刪,刪了又寫,父女二人之間的隔閡不言自明。


當父親對女兒說:“我為你驕傲”時,本想在後面補上一句“媽媽也為你驕傲”,但卻在短暫的沉默後,一個個字母刪去。在父親心中,母親的去世始終是無法直面的傷痛,讓人鼻尖微酸。



“桌面電影”在挑戰觀眾觀影習慣的同時,無疑也在挑戰著電影主創們的創作慣性。


《網絡謎蹤》實際拍攝時間僅有13天(《暗網》僅有8天),卻用了兩年時間完成最終剪輯。


《網絡謎蹤》的剪輯師們


甚至在開拍前,導演和剪輯師還用了7周時間精準“排練”全過程,並展現給主演們讓他們心裡有數。


用導演的話說:“常規的電影製作流程是籌備、拍攝和後期,而‘桌面電影’則是準後期、後期和後後期。”( pre-post, post, and post-post)


對演員們而言,這也是一段全新的表演體驗。與傳統的在攝影機前表演不同,男女主角經常要對著電腦攝影頭自說自話,在表演的同時還要充當攝影師的角色。


他們可以隨時審視自己的表演甚至與之互動,這種經驗前所未有。


約翰·趙的很多表演要自己對著攝影頭完成


另一部“桌面電影”《網誘驚魂》的導演提莫·貝克曼貝托夫則更加大膽。他索性直接讓演員在異國通過skype表演,並用攝屏的方式記錄下來。


《網誘驚魂》劇照


《網誘驚魂》講述了一位英國女記者潛入某恐怖組織數字宣傳部的故事。其中,女主角的部分在倫敦完成,而恐怖分子的表演者大多數時間人在塞浦路斯。


可謂真正實現了“桌面電影”的“桌面化”。


《網誘驚魂》同樣頗受好評


其實,上文提到的這位提莫·貝克曼貝托夫在“桌面電影”的興起和發展過程中發揮著舉足輕重的作用。


這位俄羅斯/哈薩克製片人、導演曾經執導過《通緝令》《吸血鬼獵人林肯》《賓虛》等一系列標準的好萊塢大片,但近些年來,卻在著力探索主流電影之外的可能性。


提莫·貝克曼貝托夫


幾年前,他正式提出了“Screenlife”的概念。他認為這是一種全新的電影語言,即電影的所有敘事都要在電腦、手機等螢幕上完成。他創立的Bazelevs製片公司還向全世界征集相關的項目創意並提供資金支持。


“解除好友”系列和這部大爆的《網絡迷蹤》都是該項目的受益者,貝克曼貝托夫也是這三部電影背後的製片人。


《解除好友》第一部用100萬美金的成本換來了6500萬的收入,向投資人們證明了桌面電影的“錢景”。


第二部《暗網》雖然票房不足千萬,但口碑居高不下,讓更多人了解並接受這種全新的電影模式。


《解除好友2:暗網》劇照


而這部《網絡迷蹤》在聖丹斯放映後不到24小時,就被索尼500萬買下,繼而在全國公映。


“桌面電影”極高的性價比無疑為不少新人導演甚至Outsider進軍電影圈提供了可能性。



貝克曼貝托夫在接受外媒時宣稱:計劃在未來18個月內推出14個“Screenlife”項目,並有望在未來的某個時間點年產50部。為此,他還專門開發了一款軟體為“桌面電影”的系統化製作提供技術支持。


“桌面電影”帶給觀眾的是第一人稱的“沉浸式”觀影體驗。觀眾面對電腦螢幕,隨著主人公點擊、操縱各種搜索引擎、社交網站、影片播放器,故事也隨之抽絲剝繭。


這種觀影體驗看似反常規卻再熟悉不過。


畢竟,在網絡時代,通過一方電腦螢幕構築認知世界已成為太多人生活的主旋律。



就連57歲的貝克曼貝托夫也坦言,自己每天有8個小時要對著螢幕度過,“我們生活建構在各種各樣螢幕之中,螢幕內發生的一切與螢幕外同樣精彩。


既然如此,為什麽不乾脆把螢幕內的世界拍成電影呢?



從最初的天方夜譚到如今的開枝散葉,“桌面電影”這種應運而生的電影語言似乎得到了越來越多網絡公民的認可。


但也正如《網絡迷蹤》的導演所言,電影的核心價值不是技術的堆疊,而是真正講述一個引人入勝的故事。


再新潮的電影語言總會隨著時代更迭淪為明日黃花,好故事卻會長久留在觀眾的記憶裡。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