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1905電影網專稿 “如何看待時代脈搏,我自己關注的一個點,是人均1萬美元。”在第8屆中國網絡視聽大會的一場產業論壇上,製作了《奇葩說》《樂隊的夏天》等節目的馬東,拋出了這樣一個數字。

在這樣一場10余個論壇、活動同時舉行的大會上,與會者可以最快接收到中國最新的網劇、網綜、網絡電影的消息。行業代表們將聚焦網絡節目發展的新模式、新格局。可以說,未來一年裡我們會看到什麽樣的“下飯綜藝”,談論哪些網絡劇激發出的新熱點,都將在這裡萌發契機。馬東的這句話,也是如此。


第8屆中國網絡視聽大會現場


2019年,中國人均GDP首次超過了1萬美元。這在全世界的範圍內,都是一個特別有代表性的數字。因為文化產業的大發展,幾乎就是以此為基礎。


人均GDP一萬美元時都發生了什麽?


1913年美國人均GDP首次達到1萬美元,隨之而來的是好萊塢的黃金時代,一步一步走向娛樂和文化產業的高速發展。丹麥在1930年,首次人均GDP超過1萬美元。2年後,樂高誕生。“在我心目中是一個偉大的內容產品,依然改變、指導開發著我們的很多內在的情緒盲區。”馬東這樣評價。


綜藝製作人馬東


1萬美元的人均GDP讓日本產生了大量的“動漫人口”,極高的年齡跨度,龐大的閱聽人人群,這成為了支撐著日本文化產業發展的基本動力。


中國香港電影的黃金時代始於20世紀80年代,恰好也是人均GDP突破1萬美元的時候。同理還有韓國電影產業的發展。“人均一萬美元在大尺度上看,是整個文化娛樂行業的一個重要的台階和基石,從今天往後看的20到30年,不管疫情,不管國際環境,這些東西在我看來,都有可能是短時間的因素,而更長的尺度上面來看,中國正在進入一個文化和娛樂行業即將開始蓬勃發展,去滿足人們精神需求的時代。”馬東這樣總結。


事實上,從今年《三十而已》《隱秘的角落》等一部部“爆款劇”,再到中國成為本年度票房最高的電影市場,這些例子都能說明,文化產業正在進入一個蓬勃發展的階段。



觀眾們的需要到底是什麽?


從一些專業技術人士的角度來看,是技術會推動觀眾們接下來會消費的產品內容。隨著5G技術的普及,未來會是短視頻的時代,VR、AR等技術會將視聽產品的互動性增強到前所未有。


但馬東認為,短視頻並不會取代長視頻。在他看來,長視頻需要做的,是滿足觀眾們的沉浸感:屏蔽外部,長時間讓觀眾們被情緒所控制。而短視頻在馬東眼裡,是一種不願意放棄的愉悅感,仿佛多巴胺帶來的快樂,不斷需要新的刺激。


綜藝製作人馬東


“從這個角度去想,長視頻和短視頻不是相互替代的關係,不存在短視頻有一天全面取代長視頻,這個事情不會發生,因為這兩種不同形式的內容,滿足的是人的大腦的不同需求。不同的人群產生的不同的需求,都需要去滿足”但在另一些專家眼中,閱聽人的變化,才是內容產品變化的基礎。當網絡視聽成為普遍的文化現象,追求流量的時代也就即將過去。而接下來,則是創作者們體會時代脈搏的跳動節奏,滿足閱聽人的需求。


文化產業未來的投資會逐年加大嗎?


馬東說:“最開始的綜藝現場要進入的叫’失控’,就是我們要讓觀眾切身的感受到,跟我們共同經歷了一個不知道下面5分鐘會發生什麽事情的場景。”他舉了今年《樂隊的夏天》一個例子:五條人在現場唱了一首誰都不知道的歌,現場都炸掉了,節目播放的時候,是某種程度上的失控,但也是某種程度上讓觀眾知道,這一切是真實發生的。這一切帶給觀眾的滿足感,遠遠大於節目編導安排的劇本。



已經開到第8屆的網絡視聽大會上,很多與會者都達成了一個共識:內容消費雖然有傾向,但已經成為了閱聽人們的一種習慣。馬東舉的這個例子其實是想說明,無論是內容生產者,還是消費者,一直享受的刺激重點在於原創的精神。


而這樣能夠吸引到閱聽人的內容產品,在他眼裡,必須要有好的商業回報。薛兆豐也認同這個觀點,但又從另外一個視角進行了解讀。


“我們要找不同的活法,我們要找不同的偶像,我們要找不同的解決方案。”在網絡視聽大會上,這位經濟學家又拋出了金句。


經濟學家薛兆豐


他對網絡視聽產品的閱聽人們做出了這樣一個觀察:線下的日常生活,是一條命;工作是另外一條命,網絡空間是第三條命,遊戲空間可能是第四條命。“我們的時間變貴了,命很貴。這個時候什麽不值錢?就是生活方式。所以我們要在生活方式裡做選擇。”


薛兆豐的這個觀察,其實就是在解釋文化產品為我們的選擇提供了解決方案。而當閱聽人的時間越來越值錢,文化產業的投資為了能對得起越來越貴的時間,投資就會越來越高,因為越高的投資,獲勝的機會才會越大。


“我們的影視產品,它的投入會越來越大,大到我們覺得很奇怪。”薛兆豐如此判斷,“但這不奇怪,因為它是邊際成本為零的享受。這是我觀察到的,大家應該去注意的一個非常重要的現象。”


國產擔當將成為影視最好的故事


有數據曾顯示,在疫情期間,網絡電影的有效播放量上漲達到80%。製片人陰超將網絡電影歸類在長視頻的領域。在他看來,短視頻為長視頻導流,長視頻則通過人物成長、觀眾共情去滿足不同的需求。


在陰超看來,網絡電影目前發展的掣肘仍然是題材和內容的創新:“我們今年一直在強調網大,網絡電影,更多的是像電影一樣去趨同,我們講一個好的故事,觀眾能夠買單的,而不是說交了會員費就可以免費看的。”


第8屆中國網絡視聽大會現場


“什麽樣的內容是好故事?我們自己的娛樂形態發生了什麽樣的迭代?”貓眼娛樂CEO鄭志昊在論壇上如此發問。


在他看來,如今的電影行業,最好的故事是國產擔當:“所謂的國產擔當,也是我們今年特殊的一個國際國內的環境,給我們帶來的機遇和挑戰。很少有一個產業,從它的生產、製作、傳播、宣發可以在一個國家裡基本完成,其實我們的娛樂產業就有著這個特點。”


貓眼娛樂CEO鄭志昊


當網絡售票平台逐漸發展成為能夠為電影行業提供大數據的平台時,鄭志昊認為,這也會給電影行業提供故事的新想法和新的行銷點。他提煉出當下電影成功的最重要要素:好內容在感受上有笑點、哭點、燃點;在內涵上有共情點,溫暖點、回味點。


張萌作為製片人,就感受到這些年裡,動人的現實題材越來越容易打動觀眾:“我們剛剛播出的《在一起》,裡面你會發現女性護士剪頭髮,這些都是真實的,不能為了寫苦情的情節去編造,因為大家都知道這個是假的,不會有好的口碑。”


製片人張萌


“一個內容產品應該大張旗鼓、名正言順的去給人們提供快樂的正向情緒價值,因為所有的快樂,真正沉澱下來的,才是那種幸福感。”在第8屆網絡視聽大會上,馬東說出了這樣一句話。


如果說2019年中國人均GDP突破1萬美元是文化產業進入高速發展黃金時期的發端,那麽今年中國電影市場超越美國可以看做產業的新起點。


鄭志昊預測,明年這個趨勢還將繼續延續。目前中國影史票房前10的影片中,有9部國產影片。今年《八佰》《我和我的家鄉》也均突破20億票房,都在講述中國人自己的歷史、中國人自己的故事。可以說一個文化自信、觀眾聰明,市場龐大的產業,將會襯托出真正優質內容的持續生產。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