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任澤平:下半年經濟和通脹邊際放緩,警惕美聯儲加息縮表引發的風險

  文/新浪財經意見領袖專欄作家 任澤平

  一季度是經濟的頂點,二三季度經濟會開始邊際放緩。主要是緊信用的滯後效應,以及逆周期調節力度的下降。

  大宗商品價格最猛烈上漲的階段可能結束了,高點臨近了。市場對貨幣政策收緊的預期和焦慮會緩解。股票市場是貨幣的晴雨表。

  全國人大授予上海對浦東新區的立法權,給了浦東新區在有些改革上先行先試的權利。在7月1日前後可能還有一些重要改革政策值得期待。

  今年有些風險因素值得重視全球經濟的過度分化是一個很大的風險。

  如果按照市場預計,10月份前後,美國的疫苗接種可能能達到70%,到年底基本接種完畢,美聯儲未來的縮表和資本從新市場流出的風險值得警惕。

  現在全球資產價格估值都很高,中國已經貨幣政策正常化了,如果哪天美聯儲貨幣政策正常化,或者說開始縮表緊縮貨幣政策,會對全球的資本市場產生壓力。

  最近這些年美元流動性泛濫非常嚴重,美國不負責任地過度在全球割羊毛,收鑄幣稅,引發股市、房市、商品、貴金屬、甚至比特幣等資產價格暴漲,各國民眾對美元代表的信用貨幣的不信任感加強。這就是我為什麽建議要減持美元資產,加大對於黃金、高科技公司股票、戰略資源等資產的配置。

  中國地方政府可支配財力的60%來自己賣地,但地價推高房價。

  人口流入的都市圈和城市群,還是有投資潛力。如果通過推房產稅,人地掛鉤,控制貨幣超發,控制住房價,大家就不會去炒房,幸福指數就會提高。

  為什麽房產稅喊了10多年推不出來,也是有原因的。因為推房產稅要有兩個技術支持,一個是,不動產實名製,另一個是,全國房子聯網。

  以上,是任澤平6月7日晚在一場線上直播交流中,分享的最新觀點。

  任澤平談到了對三季度經濟、政策和市場的展望,提醒了市場後續可能面臨的風險。

  同時,他還分享了如何根據經濟周期的運轉,進行資產配置。

  問答環節,任澤平圍繞市場關注的浦東新區政策、土地出讓金劃轉稅務部門、房產稅、人民幣匯率、美聯儲加息等話題,都給出了詳細的分析解讀。

  大家好,講一下我們對三季度經濟、政策和市場的看法。

  先亮明觀點,我在去年底提出通脹預期,今年初提出流動性轉捩點。一季度大宗商品價格上漲,股債市場也做了一些調整。

  後來我們5月25日提出隨著經濟邊際放緩,以及大宗商品價格高點的臨近,貨幣政策可能會重新對市場變得友好,這是我們比較新的一個觀點。

  今天主要講三個方面內容

  第一個,三季度經濟和市場的展望

  第二個解讀一些熱點問題比如說土地出讓收入的劃轉,當前企業的債務風險,還有G7國將全球最低稅率設為15%等等;還有不到一個月,我們有重大的節日臨近,可能有一些政策的利好預期

  警惕未來美聯儲縮表的風險

  第三個,今年有些風險因素值得重視從全球的角度,全球經濟的過度分化是一個很大的風險。

  如果按照大家的預計,10月份前後,美國的疫苗接種可能能達到70%,到年底基本接種完畢,美聯儲未來的縮表和資本從新市場流出的風險值得警惕。

  今年二三月份美元指數短暫走強,資金從新市場流出,土耳其市場直接就崩盤了。

  現在全球資產價格估值都很高,中國已經貨幣政策正常化了,如果哪天美聯儲貨幣政策正常化,或者說開始縮表緊縮貨幣政策,會對全球的資本市場產生壓力

  今年國內的債務風險也值得關注。

  中國這一輪經濟周期和大類資產輪動

  我們來看三季度經濟、政策和市場展望,中國這一輪的經濟周期輪動和大類資產輪動。

  從去年3月份,中國經濟開始復甦,復甦的背景就是貨幣政策放鬆,新基建、財政政策也開始寬鬆。

  但是到了今年初,通脹預期起來,大宗商品價格上漲,貨幣政策開始從去年松到今年的正常化,不松不緊,不急轉彎。

  與此同時,我們的金融信用政策開始在房地產、地方債等領域收緊。所以廣義流動性轉捩點出現,M2、社融都開始放緩。

  我在今年1月10號前後發了一個觀點,叫中國經濟正站在流動性的周期性轉捩點上

  當時市場爭議很大,當時市場情緒非常亢奮,大家對市場看得非常好。但是我們發布那個觀點以後,股票債券市場都調了一波,反而周期品價格大漲,周期品相關行業受益。

  到了二三季度經濟存在邊際放緩的壓力,這不一定是壞事,因為股市不是經濟的晴雨表,股市是貨幣的晴雨表

  二三季度可能經濟邊際放緩

  貨幣政策可能會對資本市場重新友好

  股市是貨幣的晴雨表

  為什麽到了二三季度經濟會邊際放緩,貨幣政策有可能會對資本市場變得重新友好?有這麽幾個原因:

  一個就是這種流動性轉捩點、緊信用的滯後效應

  根據我們過去的擬合,金融指標大約領先於經濟指標6個月左右。

  當貨幣金融數據開始放緩的時候,會引發經濟指標、經濟景氣度的放緩。

  比如說會抑製投資、抑製生產、抑製消費等,5月份公布的PMI指數、新訂單指數等等已經開始放緩,而且上遊的漲價對下遊也是一種抑製。經濟邊際放緩的壓力開始顯現。

  當然經濟運行還有韌性,是一個高位放緩,但是客觀地看,二三季度經濟已經開始放緩了,這是周期自身的力量

  還有一個就是逆周期政策調節的力度會下降尤其是在基建投資上。

  現在市場上大家爭議比較大,有的朋友會說去年設定的今年地方債都還沒發,認為上半年沒發,下半年會發,我跟大家講,大家對今年政府發債後移的預期,大概率可能會落空。

  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今年經濟比去年好,而且還有一定的通脹壓力。

  再加上地方政府的債務壓力現在也非常明顯,所以今年政府通過發債、發力基建進行逆周期調節的力度肯定會下降的。

  綜合這些因素一個是緊信用的滯後效應,第二個就是逆周期調節力度的下降。今年二三季度經濟形勢會邊際放緩

  這是我給大家講的第一個基本判斷,一季度是經濟的頂點,二三季度經濟會開始邊際放緩。

  通脹高點、大宗商品價高點可能臨近了

  這一輪大宗商品價格的上漲,主要是全球供求的缺口,歐美經濟在今年需求復甦加快,發達國家疫苗接種的比較快,但是像印度、東南亞、拉美出現了疫情失控,他們是大宗商品的供給國。

  供求的缺口再加上美元流動性的泛濫,導致了大宗商品價格猛烈上漲。

  為什麽我們判斷最近大宗商品價格高點臨近,最近螺紋鋼、鐵礦石、出現了一波調整

  銅這次調整力度並不大。

  這次調整力度比較大的價格跌比較多的是螺紋鋼和煤炭,因為螺紋鋼和煤炭國內是有供給增加空間的

  後來5月中下旬,國常會會議後,當時會議的精神就是要在保障安全生產的前提下,恢復鋼鐵、煤炭的供給。所以螺紋鋼、煤炭價格就跌了很多。

  像螺紋鋼,像煤炭,國內的產能供給比較充足的品種,是可以恢復的。

  6月份或者7月份公布的數據,通脹的主要指標可能會看到高點,後面邊際放緩,這會對我們的市場貨幣政策大類資產價格產生系統性的影響。

  後面通脹雖然可能還在高位,但是通脹的高點,大宗商品價的高點可能臨近了。

  對於三季度的經濟、政策和市場展望,大家先記住三點

  第一點一季度是經濟高點二三季度會邊際放緩。

  第二點,大宗商品價格最猛烈的上漲的階段可能結束了,高點臨近了。

  第三點,市場對貨幣政策收緊的預期和焦慮會緩解。

  股票市場是貨幣的晴雨表,不是經濟的晴雨表,經濟放緩,通脹壓力減輕,貨幣政策的窗口就打開了,貨幣政策收緊的預期就會緩解。

  這個事情對股票市場不是壞事

  同樣,如果美國經濟復甦的特別好,通脹起來了美聯儲就會縮表加息可能就會引發風險,包括資金從新市場流出,搞不好要像今年初土耳其股市直接就崩盤了。

  所以,大家記住,股市在大多數時候是貨幣的晴雨表,經濟不好的時候,對股市不一定是壞事。

  問答環節

  立法權給了浦東新區在改革上先行先試的權利

  在7月1日前後可能還有一些重要改革政策值得期待

  問:很多人問到浦東新政的解讀了,請您給大家解答一下。

  任澤平:浦東新區是中國改革開放的前沿陣地之一,自貿區,給了很多好的政策。

  這一次浦東新區給的政策是什麽?全國人大授予上海對浦東新區的立法權。

  我的理解,立法權是什麽?給了浦東新區在有些改革上先行先試的權利。

  包括離岸金融、人民幣匯率的開放、資本账戶的開放、自由貿易的開放,比如,稅有沒有可能更低一點?

  比如雄安,沒有建案,全部都是租賃房。

  中國改革很重要的經驗,就是試點,如果試點好,向全國推廣。

  7月1日是重大節日,可能還有一些重要的政策值得期待。

  這些年也推出很多利好資本市場的改革措施,比如前一段時間的注冊製擴圍、證券法的修法、保護投資者的集體訴訟制度,這些都是改革措施。

  除了在金融改革裡先行先試,我建議,像浦東、海南,包括廣東自貿區,未來在房改裡面也做一些先行先試。

  土地出讓金劃轉稅務部門

  不會改變土地財政的本質

  問:很多朋友在問,土地出讓金劃轉稅務部門會對房地產有怎樣的影響?

  任澤平:最近財政部、自然資源部、國家稅務總局、中國人民銀行,在6月4號公布,將國有土地使用權的出讓收入,徵收權限由自然資源部門劃轉到稅務部門,

  網上有說土地財政結束了,錯了,這個政策不能這麽解讀。

  雖然劃到稅務部門徵收,但使用範圍沒有改變,繼續給地方政府使用,不涉及到中央和地方要去分稅,不會改變土地財政的本質。

  它的好處是什麽?

  第一,因為有稅務稽查,增收更加規範;

  第二,更加有效率,因為我們國稅地稅合並以後,它有一個征稅體系,會更有效率;

  第三,更加公開和透明。

  中國地方政府可支配財力的60%來自己賣地

  但地價推高房價

  這裡我順便講一下土地財政,土地財政對中國房地產影響非常大。

  1992年分稅制以後,中央把很多收入上收了,為了激勵地方發展,把土地出讓收入留給了地方。有了土地出讓收入,地方就很有動力去經營城市,把城市發展好,地價拍得高,基礎設施,包括城鎮化的啟動資金就有了。

  客觀講,土地財政在歷史上還是有一定作用,中國的基礎設施為什麽建得快,城鎮化快?確實跟土地財政有一定關係,

  但是問題在哪?高地價推高房價。

  中國地方政府可支配財力的60%來自賣地,地價推高房價,這就是我們現在面臨的土地財政困局。

  這個困局是有解的。比如,推房產稅。

  為什麽推房產稅?

  一個是調節收入分配;

  二是,現在美國地方主要的收入來源就是房產稅、個人所得稅和消費稅,

  這三個稅都跟什麽有關?跟人有關,

  這就要求地方政府幹嘛?更多的為人服務,你要把人留下來。

  稅收是對地方政府的一個激勵機制,以前我們是以企業所得稅增值稅為主,地方政府想各種辦法去服務企業,對勞工、自然資源的保護都不夠。

  如果未來地方政府的稅收來自於個人所得稅、消費稅和房產稅,地方政府就會轉變理念,為人服務,對人也更友好,就不存在低端人群、高端人群了。

  因為來了這裡都在給你交稅,真正的會出現各個地方的搶人大戰。

  所以都是有解的,但為什麽房產稅喊了10多年推不出來,也是有原因的。

  因為推房產稅要有兩個技術支持,一個,不動產實名製,另一個,全國房地產聯網。

  全球經濟過度分化和美聯儲縮表加息

  是今年的風險

  最後還是要提示風險,未來潛在風險是什麽呢?

  一個就是全球經濟過度的分化。

  發達國家有錢,有技術,所以疫苗接種得非常快,歐美的經濟復甦也很好,但是問題在哪裡呢?東南亞,拉美,印度的疫情現在還令人擔憂,也為全球的經濟復甦蒙上了陰影。

  第二個風險是如果按照市場的預測,10月份美國的疫苗接種率能達到70%,今年底美國全部都接種完畢,美國經濟復甦的比較好,通脹比較高,這可能會引發美聯儲縮表美聯儲加息,美元重新走強,以及資本從新興市場流出。

  美元佔全球外匯儲備的60%多,其實美聯儲掌握著全球流動性的總閥門。

  如果美國貨幣政策寬鬆,大量廉價的美元會從美國本土跑向全球的市場,包括新興市場,所以股市、房市的資產價格泡沫化;

  但是當美國經濟好了,通脹一起來,美聯儲收緊它的水龍頭,導致資本從新興市場流出,回到美國本土,這會帶來什麽呢?

  那些高杠杆高債務的經濟體股市崩盤爆發金融危機。

  比如說80年代拉美債務危機就是美元收緊周期,1998年亞洲金融風暴也跟這個有關。

  美國經濟復甦越好,那也就意味著離美聯儲縮表美聯儲加息

  現在很多新興市場經濟又差,債務又高,疫情控制也不好,經濟也不好,資產價格可能還非常貴,這時候可能要出問題。

  比如說今年年初,美元指數短暫地走強了一小波,土耳其股市就崩了

  由於美聯儲政策的調整所引發的風險,可能是未來大家重點關注的這種調整產生的影響量級是非常大的。

  美元向全球收鑄幣稅

  建議減持美元

  增加對黃金、高科技股票、資源資產的配置

  美國割羊毛。

  為什麽最近面對美元流動性的泛濫,建議要減持美元資產,加大對於黃金高科技股票資源等等資產的配置

  因為現在美元流動性泛濫非常嚴重,

  中國持有世界上最多的美元資產3.2美元,日本也2萬多億,中東也1萬多億

  什麽叫割羊毛呢?就是向全球收鑄幣稅,美元印多了以後,會導致你持有美元資產外匯儲備貶值。

  只有美國有這個條件在全世界割羊毛,這個叫囂張的美元霸權。

  美國有個前官員就講過,“美元是我們的貨幣,你們的問題”,這就是二戰以來世界上建立起的美元霸權,也是全球治理的一個大問題。

  美國還有一個還有更厲害的,叫CHIPS(clearing house interbank payment system)系統,全球的貿易結算都是用美元。

  比如當年美國製裁伊朗就直接斷了CHIPS系統,不讓伊朗接入全球的美元結算系統,讓其跟全球的貿易結算系統隔離,作為一種懲罰措施,這就是利用了美國的霸權。

  中美關係從2018年以來也是錯綜複雜,矛盾重重,摩擦不斷,大家也很擔心金融戰,但這個東西還沒開動,原來只是在貿易領域、科技領域,未來在金融領域也是個大殺器。

  美國有很多手段,比如說如果給你斷了CHIPS系統,你就無法接入系統進行美元的結算貿易,這也是一個非常大的問題。

  上海,北京樓市還有投資機會嗎?

  人口流入的城市群房地產還是有投資潛力

  問:目前上海建案的調整較嚴,未來還有投資機會嗎?多問一句,您覺得北京還有投資機會嗎?

  任澤平:房地產長期看人口,中期看土地,短期看金融,最根本的還是人口流入。

  人口流入的都市圈和城市群,還是有投資潛力

  雖然長期來說具有投資潛力的是人口流入的地方,但我仍然希望國家能夠頒布一些政策,實成屋住不炒。

  這樣才能大家騰出來錢去消費,去享受美好的生活,這多好,幹嘛一定要炒房。

  為什麽要炒房?一個是貨幣超發,第二個是房價不斷上漲,留著現金類的資產不斷貶值,你會非常的焦慮。

  如果我們能夠通過推房產稅,人地掛鉤,控制貨幣超發,控制住房價,大家就不會去炒房,幸福指數就會提高。

  世界上有沒有乾成的國家?有,德國、新加坡。

  雖然我跟大家講人口流入的地方有投資潛力,但是我仍然呼籲通過新房改,控制貨幣、推出房產稅、人地掛鉤,人口流入的地方供地,人口流出的地方不供地,來實現整個中國房地產的平穩健康發展,然後實現實體經濟的繁榮發展,實現每個人每個家庭的安居樂業和幸福。

  (本文作者介紹:東吳證券首席經濟學家)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