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侍魂一周年,這塊DNF手遊的“踏腳石”,完成使命了嗎?

《侍魂:朧月傳說》上線於2018年12月3日,上線初期可謂是風光無限。作為一款騰訊獨家代理的手遊,《侍魂:朧月傳說》不僅有騰訊頂級渠道的資源支持,早在上線半年前就曾高調亮相過騰訊2018UP大會,公測之後,這款遊戲還獲得了蘋果編輯的大力推薦。

然而到了一周年慶之際,目前的頭部渠道入口幾乎已看不見這款遊戲。百度搜索“侍魂 周年慶”關鍵詞,跳出來的更多卻是“半周年慶”內容。難道說才僅僅一年,遊戲就涼了嗎?

百度搜索信息

從免費榜第一暢銷榜前三,到各項指數遭遇腰斬

《侍魂:朧月傳說》的研發商是樂道互動,主策劃則由原DNF策劃“天策”擔任,可見騰訊對於侍魂IP的重視程度。遊戲上線後的數據也並沒有讓人失望,根據七麥數據監測顯示,該作上線後最高到達iOS免費榜第一、暢銷榜第三的位置。遊戲上線首月,《侍魂:朧月傳說》基本穩定在免費榜TOP40、iOS暢銷榜TOP15以內。

iOS免費榜(數據來源:七麥數據)

iOS暢銷榜(數據來源:七麥數據)

此外,據App Annie每月發布的App Store遊戲收入榜單顯示,在2018年12月iOS中國收入榜中,《侍魂:朧月傳說》排至第六,為唯一上榜的新品遊戲。簡而言之,起初的《侍魂:朧月傳說》既能得到多個頂級渠道的優質曝光資源,在營收數據上也極為可觀。

2018年12月iOS中國收入榜

(數據來源:App Annie)

但就是這樣一款堪稱完美開局的遊戲,卻在時間面前折了戟。

通過百度指數,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到隨著時間的流逝,侍魂手遊的輿論指數持續下滑,甚至在遊戲的大型活動如半周年慶與周年慶這兩個時間節點上,搜索量也未見明顯回升。

從開服的巔峰開始,數據一直下降,沒有明顯反彈(數據來源:百度指數)

而在最為現實的下載榜與暢銷榜上,《侍魂:朧月傳說》也難以重現當年之勇。

《侍魂》過去一年iOS暢銷榜排名,來源七麥數據(最低接近200)

《侍魂》過去一年iOS免費榜排名,來源七麥數據(最低1000名開外)

從策劃到品質再到經濟系統,遊戲的下滑並非時間所致

與很多高開低走的遊戲一樣,《侍魂:朧月傳說》如今的局面,實為多方原因導致。

1.策劃的決策失誤

在侍魂手遊中,遊戲對於玩家角色的提升,最常見的途徑便是強化。這同時也是遊戲最大的氪金點,因為大R會為了強化更高的等級豪擲萬金。然而在強化設定上,策劃團隊的思路卻讓玩家直呼“捉摸不透”。

影響氪金玩家體驗的往生祭活動

起初,遊戲團隊考慮到裝備強化失敗後會直接消失,對玩家挫敗感太大,便引入了一個“異化”系統。即裝備強化12以上失敗,則進入異化狀態,同時強化等級減1並不可繼續強化,需要使用道具將裝備強化數值清0後解除異化狀態。

由於往生祭的出現拉高了玩家的裝備強化要求

隨後,官方在今年4月又新增了一個“往生祭”活動,能直接將裝備複原到“異化”之前的強化狀態。隨後又緊接著廢除“異化”系統,更改為“劫化”系統,即強化失敗不掉級,進入劫化狀態,不可繼續強化。這等於說直接給所有玩家兩次白嫖強化的機會,無數歐皇通過此次活動逆襲,使得氪金玩家寒心。

在TapTap的差評中,玩家的評價大多為:遊戲總體表現還行,但是策劃的一些列謎之操作卻成功勸退玩家,這也印證了遊戲的數據下滑與策劃的失誤有一定關係。

TapTap上類似的評論還有很多

2.遊戲的品質缺陷

侍魂手遊作為一款18年底推出的手遊,在遊戲畫面上與同期手遊有較大差距。其一是因為遊戲使用引擎較舊,使得遊戲對細節的表現能力薄弱,簡單比較兩款同為18年推出的手遊,便能發現這個問題。

與友商18年手遊畫面比較

另一個原因便是遊戲後期內容開發緩慢。侍魂的後期核心玩法內容是團本,通過團本獲取材料將深淵史詩進行升級,然而這部分重要內容卻在快節奏的手遊領域顯得十分緩慢。一年下來,遊戲團隊共製作了4個團本,僅有15個BOSS,比以副本經典出名的《魔獸世界》效率還低,這也讓玩家因頻繁刷到同一系列怪物而失去對遊戲的新鮮感。

3.遊戲的經濟系統崩盤

對於普通玩家,侍魂遊戲裡的金判(幣)可通過消耗體力刷本獲得,氪金玩家則可以通過遊戲內的拍賣行使用充值的勾玉購買金判。於是就形成了平民玩家努力搬磚刷圖,出售金判給氪金玩家換取勾玉,然後用獲得的勾玉購買商店內道具的良好經濟循環。

現在遊戲內數十頁的金判無人問津

然而由於前兩個問題的存在,氪金玩家在喪失新鮮感之時也在逐漸流失,從而導致購買平民玩家金判的人大量減少。久而久之,遊戲經濟系統漸漸崩盤,最後無法賣出金判的平民玩家也只能無奈離去。

侍魂是DNF手遊的一塊踏腳石?

看到這裡,DNF玩家或許已在《侍魂:朧月傳說》的競技系統上找到了一些“似曾相識”的感覺。

事實上,《侍魂:朧月傳說》與DNF有非常多的相似之處,不僅擁有相同的策劃,在玩法上也難免會被拿來和同類遊戲DNF比較一番。而通過以下比較不難發現,除了核心玩法之外,兩款遊戲似乎還有很多相似之處。

商城禮包寶珠、九折卷、花籃換購等與DNF禮包如出一轍

需要注意的是,據廣電總局官網顯示,《DNF》移動版已經拿到了版號,可DNF手遊卻是內測近5年,遲遲不肯公測。原計劃於11月開啟的新一輪測試,也再一次因故延期至12月25號。謹慎程度,可見一斑。

基於此,無論是否有意而為之,先上線的《侍魂:朧月傳說》,都會被解讀為DNF手遊的“投石問路”版。在畫面上,由於DNF是一款在2005年就於韓國上線的遊戲,如果直接複刻到手遊,自然與2019乃至2020的手遊作品有極大差異。而侍魂若能在畫面不佔優的情況下獲得成功,則說明畫面並不是決定一款動作手遊的最關鍵因素。

在遊戲玩法上,由於DNF裝備失敗損壞的挫敗感太大,DNF玩家因為強化失敗而選擇棄坑也不是什麽新鮮事。故而上文提到的侍魂式的裝備強化改革,雖說有點讓玩家摸不著頭腦,但卻或多或少為DNF手遊在裝備系統上的優化改革,提供了些許參考。

在經濟系統上,兩者處理付費轉化遊戲內金幣資源的方式如出一轍。所以侍魂手遊的上線,倒也能提前試驗下DNF的經濟系統,是否同樣適用於移動端。雖然後期因遊戲其他問題影響到了經濟系統的平衡——氪金玩家流失,搬磚玩家金幣“砸”在手上,無法轉化為商城貨幣。但從遊戲的前期營收表現來看,如果以目前的結果就斷定此經濟系統不適用於移動端,還有待商榷。

因此,即便從各方面的數據來看,《侍魂:朧月傳說》已難回公測時的巔峰。不過在另一方面,對於還在開發中的DNF手遊而言,侍魂手遊這一年來的運營經驗,或許不失為一筆經驗財富。

歡迎志同道合的小夥伴加入我們: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