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虛假繁榮!中超距離世界第六大聯賽還有多遠?要多遠有多遠

陰冷的初冬,2019賽季中超聯賽,終於在時斷時續、忽快忽慢了9個月後降下了帷幕。雖然南方溫暖,讓“恆蜜”可以載歌載舞歡慶冠軍迷失一年後重歸天河。然而霜冷霜寒,同在南中國的暖陽下,深足走完了中超一年遊歷程,追隨最少積分的人和回到寂寞的中甲。

縱觀整個賽季,過多貧困化生存的中下遊球隊、眾多平庸無奇的比賽過程、太多奇葩悖論的政策折騰和國字號每況愈下的實戰表現都讓我們沮喪,又困惑不已——一度十分火爆,曾經站上亞冠之巔的中超,如今距離信誓旦旦的世界第六大聯賽還有多遠?

如果說球迷喜提第六大聯賽是對中超善意起哄的話,足協負責人在足代會那樣莊重場合將其定為發展目標,反映的則是中國足球的主事者仍然既好大喜功又無知無畏。歐洲五大聯賽門檻有多高暫且不論,回歸亞洲,亞冠是面鏡子,折射著中超的興衰榮辱。09亞冠改製前後,中超球隊往往小組出線都難於上青天,“慘案”卻製造不少。2013-2015年,金元恆大異軍突起,橫掃東西亞各路土豪,三年間兩奪冠軍,開創了中國足球新紀元。嗣後,複製恆大燒錢模式的上港、國安和魯能等依次跟進,2018賽季中超四虎慣性上衝,力壓J、K聯賽,榮膺東亞區小組賽階段積分團體冠軍!

那是中超最高光的時刻,卻也走到了上升曲線的盡頭。今年轉捩點出現,最兵強馬壯的國安率先折戟小組賽,擁有超級外援的上港和恆大又先後倒在幾乎全日班出擊的J聯賽保級球隊浦和紅鑽腳下。雖然靠著保利尼奧和塔利斯卡兩大“神獸”的狀態回勇,亞冠失意後只能轉戰中超的恆大,在與國安、上港“三國殺”遊戲中笑到了最後,但這究竟表明恆大業已回到巔峰狀態,還是托了京港習慣性短路之福?卡納瓦羅最清楚,下達了三線作戰,三線都要贏命令的許老闆也清楚。這個賽季,又是多方勾兌並獨享歸化政策好處,又是斥巨資打包收購青年國腳的恆大,所奪得的這個中超冠軍,其實性價比不太高,含金量也有限。

最令許老闆難以釋懷的是,其為國接盤,投入巨大資源與中國足協“共建”的國字號系列,經歷了短暫的紅十月虛假繁榮後,於十一月實兵演練中紛紛崩盤。國家隊平菲律賓輸敘利亞,連能否完成晉級12強小目標都成疑,裡大帥再度負氣出走更留下一地雞毛。國青隊則坐看老撾、柬埔寨之流混進亞青賽決賽圈,自己只能回家賣蕃薯。至於國奧隊,在郝偉非正常上位帶來的製幻欣快後,很快被區區一個重慶四國賽打回原形。

許老闆沒轍,足協也只能老調重彈,又搬出限薪懲罰、矮化聯賽、圈養傻練、炮製愛國雞湯和為青訓而青訓等早已被從閻世鐸以降,歷屆前任用爛,卻從來沒啥卵用的招數。說來好笑,足協自己坐享80億中超帶來的豐厚紅利,卻要求球員和俱樂部省吃儉用,難道以為小本經營可以做大做強職業聯賽?同樣好笑,足協毫無愧色地把中超紅火當做自己的政績,還放出打造世界第六聯賽的超級衛星,卻搞來一堆鐵帽子壓製中超邁向新高程。最離奇的是,足協一再聲稱要推進管辦分離改革,還煞有介事地許諾成立職業足球聯盟,卻又一再越位頒布一系列逆轉中超職業化進程的奇葩政策。

在此背景下,若問中超離世界第六大聯賽有多遠?答案只有一個,要多遠就多遠。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