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從《紅樓夢》裡的秦鍾,看“寒門難出貴子”現象

古語有雲:寒門生貴子,白屋出公卿。

又是一年大學開學季,一些雖家境困難、但志向遠大的學子,通過自己的多年的寒窗苦讀,迎來金榜題名的時刻,踏入了實現理想、成就夢想的大學之門。

然而,早些年也曾有人認為“寒門難再出貴子”,因為經濟條件優厚的家庭,能為孩子提供了優越的學習環境、優等的教育資源、優良的成長氛圍,這是那些經濟條件不好的家庭所不能比擬的,似乎寒門學子輸在了教育的起跑線上。

當然,這種現象雖不能代表全部,但在現代社會也的確不是個案。雖然自古富貴多紈絝、將相出寒門,但是有些情況下寒門真是難出貴子。

在反映富貴家族生活的長篇世情小說《紅樓夢》中,不僅有“一代不如一代”的富貴多紈絝,而且還有不思進取、一無所成的悲哀“寒門”。

當然,造成《紅樓夢》中這種“寒門難出貴子”的原因有多種,客觀的、主觀的,社會的、家庭的,父母的、個人的等等。我們且從成長環境和家庭教育的角度,進行逐人分析。我們今天分析秦鍾。

秦鍾是寧國府賈蓉之妻秦可卿的弟弟,當然兩人是異父異母,沒有任何血緣關係,只是倫常關係上的姐弟。這些在《紅樓夢》第八回的回尾進行了交代:

“他父親秦業現任營繕郎,年近七十,夫人早亡。因當年無兒女,便向養生堂抱了一個兒子並一個女兒。誰知兒子又死了,只剩女兒,小名喚可兒,長大時,生的形容嫋娜,性格風流。因素與賈家有些瓜葛,故結了親,許與賈蓉為妻。那秦業至五旬之上方得了秦鍾”。

從上述的描述中,讀者可以清晰地看出,秦鍾是秦業的老來子。雖然秦鍾的父親職從營繕郎,卻是個油水不多、薪水不高的芝麻小官,勉強可以維持溫飽。

宦囊羞澀的秦業,為了秦鍾能去賈家私塾中借讀,千方百計、東拚西湊才籌得了二十四兩贄見禮,所以秦家是“面上的官宦、裡子的寒門”。

秦鍾之母早喪,是父親秦業獨自一人拉扯著秦鍾長大。二人在書中出現時,父親秦業已是年近古稀之齡,而兒子秦鍾僅到了束發之年。同樣的年齡差距如賈母和寶玉,二人卻是祖孫關係,而秦業和秦鍾卻是父子關係。這樣的老來子身份會在秦鍾的成長中會呈現出“兩高”的不良傾向。

一是高溺愛。自古以來,老來得子都被視為一件值得驕傲和自豪的事情,父母對這個遲來的孩子傾注了無限多的呵護和疼惜,頂在頭上怕曬著、含在嘴裡怕化了、捧在手裡怕摔了。

像古代漢武帝的鉤弋夫人之子(漢昭帝劉弗陵)等,都是在無比寵溺中長大的,雖才能平庸卻被父親許以江山社稷。何況在秦鍾之前,秦業因為無兒無女曾向養生堂抱養了一雙兒女,兒子卻不幸夭亡了。之後,秦業五十多歲才得了秦鍾一根獨苗,更是愛如珍寶。

得了秦鍾之後,秦鍾的母親又去世了。不孝有三無後為大,年邁的秦業獨自拉扯著獨苗兒子度日,所以秦業對秦鍾的寵又多了一層單親家庭的補償之愛。

雖然宦囊羞澀、家境不好,但在秦鍾的教育上,秦業卻是捨得投入的,“因去歲業師亡故,未暇延請高明之士,只得暫時在家溫習舊課”。在進賈家私塾之前,秦業是專門為秦鍾請了“一對一”的家教,可見秦業對秦鍾教育方面的重視程度。

當然在子女教育方面捨得投入,是值得肯定的。但是從另一方面看,也說明秦業對秦鍾有不顧經濟狀況無條件的滿足的傾向。類似這樣的情況,書中雖未提及,也是勢必存在。在秦鍾的成長過程中應該還有很多。整天被包裹在溺愛中的孩子,只會接受愛,而不懂得付出愛,他也不會去愛別人。

二是高期望。古往今來,為人父母者必懷望子成龍望女成鳳之心,這也無可厚非。對於得子不易的秦業來說,他望子成龍的期望要比別人更加強烈。將來一旦秦鍾有所成,最不濟能改善一下拮據的家庭條件,使垂垂暮年的他也能安享晚年,達到養兒防老的目的。

再者,作為秦家的獨苗,秦鍾的飛黃騰達更可以使秦家光宗耀祖、門楣昌盛。在秦鍾“業師亡故”之後,他也希望“和親家去商議送往他家塾中”,恰好寶玉與秦鍾的相識促成了秦業的這個想法。

況且,“賈家塾中現今司塾的是賈代儒,乃當今之老儒”,秦業覺得秦鍾能得到名師指點,“學業料必進益,成名可望,因此十分喜悅”。因為覺得“成名可望”,秦業便“十分喜悅”。

然而,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強烈,在發現秦鍾與水月庵的尼姑智能兒的早戀私情之後,秦業被巨大的心理落差擊倒,“自己氣的老病發作,三五日光景嗚呼死了”,秦業為自己寄予無限希望的老來子秦鍾活活氣死了,真是可憐天下父母心啊!

這樣高濃度的“愛”和高強度的“望”,也給秦鍾的性格和認知造成了不良的影響。

不切實際的虛榮。秦鍾作為秦業的老來子,秦鍾在秦業的溺愛中長大,秦鍾各方面的要求秦業是應該盡量滿足的。但是,人的欲望是無止境的。

在秦鍾來到賈家認識了同齡的寶玉,看到寶玉不但“形容出眾,舉止不凡”,更“兼金冠繡服,驕婢侈童”,羨慕之情油然而生,“可恨我偏生於清寒之家,不能與他耳鬢交接,可知‘貧窶’二字限人,亦世間之大不快事”。

自己家境“貧窶”,對寶玉 “金冠繡服,驕婢侈童”的羨慕,秦鍾的虛榮之心可見一斑。

不懂珍惜的無知。秦鍾來到賈府私塾讀書之後,並沒有珍惜這來之不易的好機會,把精力完全放在學習上,而是沉溺於和寶玉等人的交往之中。

作為“官N代”加“富N代”的寶玉在學裡“不安本分”,發了癖性一味的隨心所欲,寒門出身的秦鍾也是隨波逐流,每日一入學中,與那些香憐、玉愛之流,“八目勾留,或設言托意,或詠桑寓柳,遙以心照”,以至於“同窗人起了疑,背地裡你言我語,詬誶謠諑,布滿書房內外”。

如果秦鍾身正意堅,珍惜機會,好好學習,怎麽會被人詬病,上演“起嫌疑頑童鬧學堂”的風波?

不知感恩的冷漠。秦鍾和秦可卿雖非同父同母的親姐弟,但是秦可卿對弟弟秦鍾卻是疼愛有加的。如果沒有秦可卿作為寧府兒媳的身份,秦鍾怎會獲得借讀賈家私塾的機會。

得知秦鍾在私塾裡受了氣,已身患重病姐姐的秦可卿既疼惜,又恨鐵不成鋼,“今兒聽見有人欺負了他兄弟,又是惱,又是氣。惱的是那群混帳狐朋狗友的扯是搬非,調三惑四的那些人,氣的是他兄弟不學好,不上心念書,以致如此學裡吵鬧。他聽了這事,今日索性連早飯也沒吃”,可見秦可卿對秦鍾的感情不是親姐弟的勝似親姐弟。

但是,秦鍾在秦可卿病亡後的表現,卻是令人匪夷所思的。那麽疼愛自己的姐姐去世了,已通人事的秦鍾應該是悲傷和痛苦,這是最基本的人之常情。但是,在書中表現秦鍾的悲痛的字句卻是無跡可尋的。

反之,秦鍾卻在為姐姐送葬的過程中,與尼姑智能兒肆無忌憚地私會,姐姐的死亡好像與他無關,那一份不懂感恩、不會施愛於人的冷漠,讓人心寒。

不堪一擊的心智。秦鍾是秦業在五十多歲才生下的孩子。從現代優生的角度出發,高齡生下的孩子,難免會天生免疫力不高,所以秦鍾的身體素質堪憂,在第十六回時就有描述,“偏那秦鍾秉賦最弱,因在郊外受了些風霜,又與智能兒偷期綣繾,未免失於調養,回來時便咳嗽傷風,懶進飲食,大有不勝之狀,遂不敢出門,只在家中養息”。

再者,在溺愛環境中成長的秦鍾,自然是被過度保護的,其受到的生活挫折和磨礪就少,心理承受能力差,在經受了“女朋友”智能兒被驅逐、老父親病亡等不幸的打擊下,“悔痛無及,更又添了許多症候”,以至於一病不起、英年早逝,實在是令人唏噓。

在物質阜豐、營養過剩的現代社會中,人的身體出現的高血壓、高血糖、高血脂的“三高”現象,它能在人毫無防備中致人死亡,號稱生命的“無聲殺手”。在《紅樓夢》中的秦氏父子之間出現的高溺愛、高期望的“兩高”現象,竟也成為了殺死父子倆的“無聲殺手”。

可憐天下父母心,毫無方法的愛、盲目的期許,再濃再多,澆灌出的也是一棵永遠結不出果實的樹。雖然,可憐的秦鍾在生命的最後一刻,幡然醒悟,規勸寶玉“以後還該立志功名,以榮耀顯達為是”,只是一切晚矣......

作者:溫暖前行,本文經作者授權發布。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