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OYO全球上演“閃電大撤退”:撤離200城市 客房減少6萬間

騰訊科技訊 來自印度的新創公司OYO主營酒店住宿行業,它曾是印度發展最快的科技初創企業之一,然而據外媒最新消息,這家公司現在正迅速縮減規模。與此同時,OYO大股東軟銀集團投資的許多科技公司也出現了經營問題,軟銀也面對OYO提出了更多的要求。

據國外媒體報導,最近幾周,經濟型酒店公司OYO已經撤出了兩百多個城市,削減了數千間酒店客房,開始大規模裁員,並削減了其他成本,因為它面臨著來自其最大投資者日本軟銀集團的壓力,要求遏製巨額運營虧損。

OYO的撤退迅速而徹底。根據外媒獲取的現任和前任員工的內部數據,僅在印度,OYO自去年10月以來就減少了65000多間客房,約為其向遊客提供的客房的四分之一。根據公司文件以及一名現任員工和一名前任員工的說法,OYO本月也停止了在印度200多個小城市出售客房。

據六名現任和前任員工透露,上周OYO開始在全球範圍內裁員2000多人。裁員之前,OYO在80個國家和地區擁有大約20000名員工。

OYO表示,新聞界獲得的一些數據不準確,但拒絕具體說明。在周一給員工的一封電子郵件中,該公司首席執行官裡特斯·安戈瓦表示,OYO專注於可持續增長和盈利能力——這意味著需要裁員。

他在郵件中寫道:“不幸的是,隨著我們進一步推動技術支持的協同作用、提高效率以及消除跨業務或地理區域的重複勞動,OYO的一些角色將變得多餘。”

印度一家媒體去年12月首次報導OYO的裁員即將到來。

OYO的行動是軟銀集團投資的初創企業更大範圍撤退的一部分。軟銀集團管理著1000億美元的願景基金,近年來已向全球初創企業大舉注資。這給許多年輕的科技公司提供了擴張的動力,但是這些公司的創始人通常很少考慮利潤。

去年,軟銀集團入股的一些初創企業開始陷入困境——最引人注目的是辦公大樓二房東公司WeWork,隨著投資者質疑其虧損,WeWork未能上市。WeWork最終罷免了首席執行官,並將估值從470億美元下調至不到80億美元。這成為一個震驚全球科技行業的標誌性事件,軟銀集團和孫正義的投資神話也宣告破滅。

WeWork的下滑引發了軟銀投資的其他初創企業的問題,以及這些年輕公司是否能賺錢的問題。上個月,遛狗服務公司Wag進行了幾輪大裁員,隨後軟銀虧本出售其股份。軟銀資助的另一家建築初創公司Katerra也發生了裁員。

本月,軟銀投資的初創企業裁員勢頭漸增。南美餐飲外賣服務公司Rappi和舊金山汽車共享初創公司Getaround表示,他們正在裁員。軟銀入股的Zume是一家使用機器人製作比薩的公司,價值20億美元,該公司裁員超過一半,另外他們也宣布也停止製作、配送披薩的業務。

一些投資者和初創企業表示,他們現在正小心翼翼地接觸軟銀的願景基金——或者在某些情況下,完全避開它。

風險投資公司勒克司資本(Lux Capital)的投資人喬希沃爾夫(Josh Wolfe)對軟銀的戰略持批評態度,他表示:“我們已經建議幾乎所有公司避開這一點,其他人都不敢說皇帝沒有穿衣服。”

軟銀拒絕對OYO和它投資的其他初創企業置評。

安戈瓦在2013年創建了OYO,將印度的小型獨立酒店組織成一個連鎖酒店。該公司在網上銷售房間,每次入住都要分一杯羹。

安戈瓦已經成為印度的一名商業明星,他表示,他希望在2023年之前讓OYO取代萬豪成為全球最大的連鎖酒店。

但隨著OYO試圖在全球擴張(部分原因是在軟銀的推動下),它在吸引酒店業主和客戶到其網站上的激勵措施上花了很多錢,這導致了印度業務的虧損,OYO曾表示,至少到2021年,印度業務將保持虧損。

軟銀首席執行官孫正義於2015年開始投資OYO。軟銀及其願景基金現在持有其一半股票。儘管孫正義稱OYO為其基金所投資公司的一顆寶石,並敦促其迅速發展,但他後來改變了立場。

隨著OYO的虧損增加,根據現任和前任員工的說法,該公司的高管人員告訴員工,軟銀要求其在息稅折舊攤銷前利潤(EBITDA)指標上,在2020年年中實現盈利。

軟銀集團立場轉變的另一個跡象是,雅虎日本去年11月終止了與OYO成立的一家日本公寓租賃合資公司。現任和前任員工表示,參與日本合資企業的大部分OYO員工已經被解雇或重新安置。

OYO在印度面臨著其他問題。周五,印度政府稅務部門訪問了該公司位於新德里郊外的總部,索要大量文件。稅務部門和OYO表示,政府正在檢查該公司是否恰當地代扣代繳了供應商費用相關的稅金。

外媒本月報導稱,OYO提供了數千間未經許可的酒店客房,有時還向政府官員提供免費客房,以影響執法。外媒還描述了一些OYO員工是如何合作對該公司實施欺詐。

安戈瓦在周一的郵件中說,媒體報導描述的員工行為已經違反公司的行為準則。

“我們非常認真地對待所有指控,並且正在調查每一項指控。”他寫道。

據現任和前任員工稱,為了遏製虧損,OYO還削減了自己經營的酒店的員工和供應品,如礦泉水和清潔液。他們說,管理酒店的OYO員工被指示關掉電燈、電梯甚至熱水鍋爐,以節省更多電費。

現任和前任員工表示,全球數千名OYO員工士氣驟降。

今年9月離開該公司的OYO業務發展經理普拉吉特·辛格表示,批評公司做法的員工面臨更大的失業風險。“這是一種保持沉默的文化,”他說。

無法找到另一份工作的辛格說,OYO在印度的聲譽已經嚴重惡化,以至於其他雇主不願雇傭其前員工。“他們看著我,好像我在OYO工作時犯了罪,”他說。(騰訊科技審校/承曦)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